正文  第9章

章节字数:4684  更新时间:09-06-29 23: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九章

    眼前一片黑暗,赫连清辉温和的笑声,晴朗的声音“轩儿,轩儿”一声声回荡在四周,烶轩站在中央大喊:“爸爸,爸——”拼命朝声音追去,越追越远,越追越追不上……

    “爸——”突然抓到一只手,烶轩猛然起来。眼前却是自己惦记了好久的小白蛇……赫连奇也在,“赫连奇,我爸爸呢?”是这个人把自己打晕的吧,是他把他强行带离那个地方的?

    “回少主人,主人一切安好,请不用挂念。”低着头,这一切都是主人提前吩咐的,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主任是否平安……但主人的实力除非王亲自动手,否则放眼整个大陆几乎没有人能伤得了他的性命。做属下的,就是要完全的相信和服从自己的主人,他坚信主人一定能平安。

    “带我去见他,”光着脚跑到赫连奇面前,抓着他的手,“带我去见爸爸,我要看他平安!”拿他当傻瓜。

    “很抱歉,这不行。只要你一出现,马上就会被想邀功的人抓走,这也是为了保护你。请您务必要体谅主人的一片苦心!”

    烶轩无力的坐在地上,确实,他的出现扰乱了所有的一切。包括穆云山庄,包括小蛇,包括爸爸……他就像一个灾星,走到哪里,哪里就不太平……

    ***************************************************************************

    “红霞,累的话就告诉我,我们找个地方歇歇。”在前面赶车的寒潇转身对马上里的人说。

    “不累,大哥,我们继续走吧。”一个黑发黑眼,相貌平平的女人淡淡的回答。

    一路上,两人很少说话,两个人的样子是最普通的魔族平民的样子,所以也没有引起什么注意。赫连奇使用魔法水把烶轩的样貌彻头彻尾的改变,离开赫连清辉的保护,美丽只能是致命的弱点,放弃了“烶轩”这个名字,男扮女装,改名叫红霞。其实他本来就是女人,本来这个名字就不属于他。就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美的梦,在梦里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赫连清辉……爸爸……

    靠在窗子边,看着外面的风景往后倒退,轻风拂来,是个惬意清爽的早晨,在这样的早晨逃难一样的赶路,他们将何去何从?赫连奇说他们只要一直向北方走,离炎国越远越好,那会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三个月后……

    魔国,冰天雪地的北衡山下一座小村庄里,多了一户人家,一对年轻的小夫妻,听说在叛乱中所有亲人都被杀害,只剩下二人,这个故事在村里流传,让大家对这两人平添了好感,都是劫后余生的人。

    “红霞姐姐,红霞姐姐”屋子外一个可爱的小孩子又跳又叫,“什么事呢?青青。”红霞边往外走,边拿着抹布擦手上的面灰,这个小孩子是村子里庆姝嫂家的孩子。

    “我娘说让你和寒潇哥哥今天晚上到我们家来吃饭,昨天我爹上山打到了云豹,那个肉很好吃的哦。”小脸激动得红红的。

    “嗯,好啊,晚上一定来。我在做馒头了,叫你娘别做这个,晚上我带去。”在这里的日子平淡,又温和,村子里的人都很朴实。按照现在的说法,这里基本有点像原始社会,大家打猎耕田织布,基本和外界没有什么接触。

    小孩传话完,蹦蹦跳跳的回家了。

    “大哥,晚上去庆姝嫂嫂家吃饭,我们也弄点好吃的带过去吧。”

    正在做织布机的寒潇抬起头,“好啊,”低下头又继续手里的工作。红霞好奇的跑过来,“大哥,还多久才做好啊?”织布机在他的概念里,就是纺织厂里轰隆隆的机器,要么就是电视上嘎吱嘎吱的原始东西,眼前这个和他想的那个倒是差不多。

    “就快好了,等弄好了我教你怎么用。”

    “好啊。”头点地和拨浪鼓一样。“啊,想起来了我锅里还有菜,不跟你说了。”

    寒潇看着他的背影,他们只是挂名的夫妻,实际上只是晚上抱在一起睡而已,因为红霞怕冷。但是说来好笑,他是蛇,哪里有什么温度。所以每天晚上,他都要运转真元,让自己的体温升到正常人的水平。慢慢这倒成了练功的好方法,即使睡觉也不歇息。

    这个世界灵气十分浓郁,比他原来的洞府强上很多倍,这或许是可以解释为什么这里的普通人都有法力的原因。

    三个月前遇一个人,就是赫连奇,把情况大概地说了一遍,不问原因的,他就带着红霞开始逃跑。赫连奇很强,寒潇在他面前如同孩子一般的脆弱。但是感觉绝不像以前世界里的修真人士,那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或许是与生俱来的能力和后天修炼的不同吧。听说红霞的敌人是站在这个大陆顶端的人,到底会强到什么程度?

    想到这些,让他不寒而栗。弱肉强食的道理他是懂的,但是这样强烈的差距第一次让他感觉到了生命的威胁。所以即使赫连奇给他们准备了很多财宝,他们依然往最原始的地方躲,只要红霞身上没有任何的法力波动,那么就是翻遍整个大陆,那人也休想找到他们。

    晚上吃饭回来,红霞高兴得拿着云豹皮在寒潇面前展示,“大哥,你看漂亮么?不知道要做成什么样子的衣服才好看呢。”原来庆姝嫂不光是请他们去吃饭,看红霞穿得单薄,特别叫老公上山去找的合适皮革。“这可难倒我了,”

    “怎么呢?”雪白的云豹皮,上面有点点斑纹,确实很漂亮。

    “我不会做衣服。”回想起在穆云山庄的那段日子,想起那个侍女虹儿,想到虹儿给自己做的衣服。“后悔以前没有学。”

    “拿你没办法。”寒潇摇摇头,抓过云豹皮,“我做吧!”

    “谢谢大哥。”高兴得抱着寒潇亲了亲,寒潇也习惯了她三五不时地亲密,习惯了两人朝夕相对,习惯了……很多……

    别看寒潇是男人,俄,男蛇,做点针线活还真不是盖的,红霞看得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怎么什么都是反过来的??首先,后院地里的菜是寒潇一个人种的,厨房和储藏室里的肉干也全是他打猎打回来的,饭菜基本是他做的,挑水砍柴……貌似他就是整天等着吃,能帮上的忙少的可怜,现在连衣服也不会做。

    “大哥,你好厉害,什么都会,那我不是成废物了。”有点过意不去,拿个小凳子坐在寒潇身边,看他一针一线的做衣服。

    “这有什么,你只要是你就够了。”

    看着油灯下做衣服的寒潇,红霞突然冒出一句:“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寒潇迟疑了下,然后表情怪怪的抬起头:“真亏你能想,慈母,我还慈父呢。”没好气地白他一眼,继续缝衣服。

    魔国活脱脱就是一个雪国,没有四季,只有雪,整个银白的世界,很美很诗意,当然……也很冷。越怕冷,就越说明法力的低下,对于红霞这样的凡人来说,一天到晚手脚都是冰冷。晚上,缩在寒潇怀里,还在瑟瑟发抖的红霞,心里开始怀念气候宜人的炎国,怀念那个对自己照顾的无微不至的父亲。

    “有那么冷么?”寒潇无奈,搂进了他,脚缠住他的脚,那么冰冷,比他这条蛇还冷。

    “嗯,很冷啦,人家跟你又不一样。”说着又在他怀里蹭了蹭。

    寒潇……总之是很可怜,蹭啊蹭……有些人总是米办法睡好滴==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红霞也逐步掌握了织布机的用法,每天没事就哐当哐当的摆弄织布机,也没见织出几米布来。倒是寒潇,本身除了法力,他还有高超的武艺,所以在村里男人们没事就找他学习,他也乐于教大家,特别是小孩子们,俨然他在这里已经成了最受欢迎的人。

    三五不时,村子里有人往家里送点柴米油盐等等的物品。这个村子,虽然大家都不富裕,但是每家人都相亲相爱,让红霞感动得,这比教科书上描写的大同社会还没好。没有纷争,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让他彻底的爱上这个地方,即使要生活一辈子,也毫无怨言。

    哼着歌,脚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地,鞋子和衣服都是寒潇连天连夜给赶起来的,镶着白色云豹皮的靴子,云豹皮的小短袄,还有一幅手套,配上红色的棉布长裙,红霞越看越满意,还有他央求寒潇用剩下的皮草给他做的发饰,虽然普通的相貌,但是他自己已经很满意了。腰上依旧挂着那四个特别的珠子做的腰饰。宁静的生活,无争的日子,像这样有一声没一声的哼着歌,外面看起来天气也很不错。

    寒潇一大早就出去了,村子里一般打猎都是一起去的,女人孩子们就在家里。红霞哐当哐当的摆弄他的织布机,幻想着自己也能织出上好的布料,但是眼下他最多就只能织出毫无花纹的平布,这也不错了,总比没有强,他如是的自我安慰。

    今天天气好,万里无云,外面白皑皑的一片,是个晒太阳的好天气。往常不去打猎的话,寒潇会带着他上山,后山上有雪莲花,在白雪里特别漂亮。但是摘回家很快就会枯萎,所以他们还是习惯到山上去赏花,而不是摘回家。

    看着和自己家乡一样的景色,以前电视上也经常会播放这样的景色。虽然那个世界已经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但是偶尔他还是会想回去,想回去看看。只是想想而已,每次他说到家乡的时候,寒潇都默不作声,看不透在想什么。

    寒潇通常一身白衣,穿的不多,不像他这样全身武装的。村子里其他的人穿的也不是很多,他实在是个特例。大概大家都觉得他很赢若,所以对他倒是比较照顾。

    寒潇平时很会做事,忙完了,就一个人找个地方躲起来,吹吹他的笛子。这让他很意外,但是转念一想,这样好像和寒潇的气质很相配,轻轻冷冷的,淡淡的,透着一股出尘干净的味道。他的头发很柔顺,有时转身的时候,会扬起一个小小的幅度,没有广告那么夸张。偶尔,他会看着红霞微笑,只是一闪而过。

    红霞只是觉得很安心,只是觉得身边有个人的感觉很好,从来没有仔细想过为什么,大概有些东西就根本没有个为什么,也不会有一个答案。

    哐当哐当的倒腾了一下午,这个下午比较特别,往常这个时候村里的小孩会跑来缠着他,他听说那些胡邹的故事,有些倒是他在现代的经历,变个花样当故事来哄小孩子的。这些小孩子连村子都没有出过,见过的东西当然也少,对他说的那些上天入地的奇奇怪怪的东西好奇的不得了。

    有些时候,寒潇不出门,也会随意听两段,听得他或摇头暗笑,或微微惊讶。看着红霞那神采飞扬的样子,略略失神。他总是爬上房顶,嚼着草,看着蓝天白云发呆……

    放下梭子,柔柔酸痛的肩膀,站起来跳两下,坐了一天,今天怎么那么奇怪。走出院子,村子也是安静的诡异,走到隔壁,探头往里看,什么人也没有。又走了两家,还是没有人。越看越奇怪,“青青”,左看看,“小遥”,边走边喊,没有人回答。突然墙角一处的血迹让他看了吓一跳,鼓起勇气走过去,发现只有血迹,墙上还有一道很深的抓痕,看样子是什么野兽的爪子抓的。

    脑子里浮现大家时常说的妖兽,山里时常有一些妖兽会下来袭击村子,通常他们会抓到人以后,带回洞穴慢慢食用。这种妖兽比普通的野兽凶残,还要聪明,他们懂得使用工具,还会设置陷阱。

    红霞站在路口,风呜呜的吹,仔细看,好多地方都有血迹,恐惧涌上心头。心里不住地呼唤寒潇的名字。隐隐的听到小孩子的哭声,好像从不远处的房子里传来。尽量放轻脚步,跑进房间,看到村长的孙女小雪正坐在地上哇哇大哭,三岁的小孩子,想必是被吓坏了。抱上孩子,往自己家跑,希望寒潇快点回来,希望村子里不见的人都还能救得回来。

    突然一个黑影跳到身前,沉重的力量,落在地上弄得雪花四溅。红霞抱着孩子,惊吓得不停往后退。记得赫连清辉带他去看过这种妖兽,当时他们都是被禁锢起来的,而且有赫连清辉在,当时的他只顾担心寒潇的安危,根本不曾想这是一种极其危险的野兽。

    那野兽朝他扑来,红霞睁大了眼睛,那狰狞得面孔离自己越来越近,就好像慢动作……一瞬间的事情,在他的脑子里好像经历了很久。绝望的看着那双血红的眼,思绪定格在这一霎那……

    一阵红光,把他笼罩在中间,那野兽扑上来,被狠狠的反弹了出去,反复试过很多次,依旧是如此。红霞的心终于慢慢放下来,才发现腰间的那四颗珠子似乎有什么在里面流动,速度极快,用手摸摸,很烫。红霞就呆在那里,那野兽伤不了他们,他以为它会走,谁知它仰天长啸,不一会儿四面跳出许多同伴,全都睁着血红的眼,看着这个红色的光圈。

    它们好像有组织一样,轮番攻击,但是都被一一弹回去。虽然没有损伤,但是怀里的孩子被吓得哭得更厉害了,脸色苍白,抓着他的手指甲都陷进肉里,那孩子毫无知觉,声嘶力竭的哭喊。这种接近死亡的折磨,红霞实在难以想象,自己被这些野兽分而食之的感觉。不能动,更不知道动了以后这个圈会不会消失,只能祈祷奇迹出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