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章

章节字数:4165  更新时间:09-11-29 19: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四章

    寒潇盘坐在山间,好似老僧入定般,实际上他此刻心里乱作一团,脑子里想过无数种的可能性,直到一个画面闪现,还记得那个烶轩就回来的少年拿出那个木牌的时候,自己似乎又一瞬间失神,和那个有关系么?但是初次之外似乎已经没有其他更值得怀疑的事情。如果真和这少年有关系,那他一定知道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猛地睁开眼,一跃消失在原地,下一刻,白玉紫清寒潇三人悄悄地在宫外汇合,“寒潇少爷,您查到了什么?”最近从宫外传来消息,说寒潇在三天里杀了很多多,而且似乎刻意的让别人知道他的身份,很多人已经把卷宗层层递交到了凤炎手里,大家都已经知道,只瞒了烶轩一个人,一来不想让他担心,二来看起来烶轩听到寒潇的名字会很激动。

    “没有,最近总有人找上我,说我杀了人,但是我一点想不起来。”寒潇苦恼的摇摇头,“烶轩怎么样?他还好么?”

    “嗯,还好。”紫清看看白玉,其实烶轩的情况很不好,自从那天刺激过度,昏迷了三天,之后精神一直不好,脸色苍白的吓人。

    “别骗我!”紫清脸上一闪而逝的犹豫让寒潇怀疑,“和你们相处那么多年,紫清你说话的表情我还会不知道么?”

    “是,”白玉看瞒不下去,“他确实不好,最近吃的也少了,大概心情不好。”多的也不知道怎么说,这毕竟是凤炎赫连清辉寒潇他们几个人的事情。

    “我想去看看他。”

    “还是算了吧。”白玉马上摇头,紫清也一脸为难。“现在陛下和主人听到你的名字都不舒服,等冷静一段时间,况且烶轩少爷有他们两个人照顾,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您这段时间可以追查一下线索。等他们气消了,我们几个会为你说话的。”白玉也知道这事情透着邪气,和紫清商量过很多次,赫连奇却极力阻止他们去向凤炎进言,毕竟王还在气头上,所谓伴君如伴虎,这道理不会不懂,而且凤炎遇到烶轩的事情脾气会比较暴躁。

    “好,你们要替我好好照顾他。”

    白玉紫清了然的点头。

    “那个少年怎么样了?还在宫里么?”

    “已经走了,宫里出事的第二天就走了。那人一看见烶轩少爷就发疯,所以陛下把他赶出去了。”那少年的行为确实反常,烶轩少爷对他那么照顾,少年却好像和烶轩少爷有仇一样。以免烶轩再受什么刺激,谁都没反对就把人赶出去了。倒是那少年离去的时候,眼神让人觉得很凄凉,白玉回想起来心里还有些不舒服。

    “知道往哪里走了么?”

    “不知道。也没问他是哪里人,也不会说话。”说起来那少年还挺让人同情的,大概是情人死了,精神受到极大的刺激,所以心智不正常,白玉如是想。

    接下来的日子,寒潇四处寻找这个失踪的少年,王宫里似乎一切顺利,直到有一天……

    凤炎若有所思地看和远处正和侍女玩耍的烶轩,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前几天发生的事情来的很突然,所以让他没有时间仔细的思考,可是推敲起来是不是事情发展的太突然?寒潇这个人他接触的时间不多,一切只从赫连清辉口中得来,而赫连清辉昏迷了整整两百年,实际上和寒潇相处的时间也不多,寒潇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最了解寒潇的人当然是烶轩,可是烶轩现在听到这个名字却很激动,根本不原意多谈,顾及烶轩的感受,他让周围的人都不要提起这个人。

    但是,只是因为单纯的担心烶轩么?自嘲的看着窗外,不得不承认自己嫉妒寒潇在烶轩心里无可取代的地位,谁都看得出来烶轩对他和赫连清辉温和中带有一丝疏远,对寒潇确是很亲近,很放心,这种放心,这种亲近让他不舒服,让他难受,曾几何时他也变得只能默默地忍受嫉妒的份了?所以,当听到烶轩说不要再看见这个人的时候,他二话不说就把寒潇扔出去了,根本没有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不过换了谁看到自己的爱人正在被人凌辱,怎么也不能平静吧,凤炎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为自己的不冷静和失控找个借口。

    他知道赫连清辉大概也和他差不多,只是那天晚上大家话都说得很重,面子上磨不开,不然赫连清辉也不会偷偷的派白玉和紫清出去和寒潇见面了。

    “白玉。”心神一动,白玉已经感受到王的召唤,马上出现在凤炎面前。“寒潇都和你们说了些什么?”

    白玉脑子里迅速消化凤炎传达来的信息,知道他们偷偷和寒潇见面的事情已经被发现,只好诚实地说:“寒潇少爷说事发那天的事情他什么也不记得,而且整整昏迷了三天。而且他说最近发生的命案他都毫不知情。”

    凤炎静静听完,没有马上发话,那天晚上的事情一切要从他们听到烶轩的呼救声开始,仔细想来,以寒潇的修为要让烶轩不能开口是很容易的事情,犯不着让烶轩呼救,寒潇肯定知道赫连清辉和自己随时都在能马上就能赶到烶轩的范围之内,况且,那天寒潇的眼神是有点和平是不一样的感觉。

    “你觉得呢?白玉,寒潇和这事到底有没有关系?”凤炎理清了思绪,反到不紧张,手里把玩着美酒,让酒在手心里慢慢漂移,形成各种各样的形状,然后在掌心上燃烧,绽放,淡蓝色的火焰,犹如美丽的花朵。

    “我相信寒潇少爷。”两百年的相守,要做寒潇少爷早做了,何必等到今天?那些年的点滴,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明白的。

    “好,我信你。”眼神飘忽在烶轩身上,手心继续把玩着散发醉人香气的液体,忽然酒被变作晶块掉在地上,跪在地上的白玉也是一愣,抬头顺着凤炎的眼神,看见烶轩亲昵地搂着赫连清辉的腰,靠在他的胸口,那样子说不出的幸福。

    不对,难道又是自己心里酸溜溜的心态在作怪?凤炎很不舒服现在在自己心里的想法,第一次没有用瞬移,只是慢慢的飘过去。凤炎本来就美艳绝伦,火红的头发无风自盈,宽袍广袖,外袍白色的轻纱,更把场面衬的如同虚幻般,一时周围当值的侍从都看呆了。

    那衣服还是烶轩给他设计的,烶轩很喜欢大家穿这个款式的衣服,每次看到他总会开心地笑,说养眼。腰上翠绿的晶石是烶轩设计好了,叫人专门做的,他们三个人一人一个,样子都不一样,烶轩说君子如玉,当然少不了这个。当时寒潇了然的笑笑,他和赫连清辉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烶轩高兴就好,再说烶轩为他们做的东西,也无可挑剔。

    几个呼吸间,他缓缓落地,烶轩今天似乎心情特别好,鸟儿般向他跑过来,这样的投怀送抱,他梦想了多少次,可是这更加深了他的疑虑。还是习惯性的抱住烶轩,赫连清辉看起来心情也不错,自从上次烶轩对他说了那一番话以后,两人之间就越来越疏远,烶轩对他总是很尊敬,但是保持了足够的距离。两人之间渐渐地隔着一道大家都看不见也跨不过去的鸿沟。

    “凤炎,你来了。今天轩儿气色不错呢。”

    “嗯,看你们玩得很高兴,我也来凑凑热闹。”低头看看怀里的烶轩,“烶轩,今天觉得怎么样?”

    “嗯,不错。”说完小猫一样的在凤炎身上蹭蹭,以往的烶轩淡淡的,绝不会这样。

    “真的么?以往不超过三天我就要为你输送一次灵气,你身体不舒服不要硬撑。”凤炎眼里都是关怀,眼睛一直盯着烶轩看,看到烶轩不知所措,开始挣脱他的怀抱,不着痕迹的躲到赫连清辉身后。

    “真的啦,你不要瞎担心。对吧,爸?”

    “轩儿,不要淘气。”赫连清辉从身后把他抓过来,抓起他的手腕试着输送灵力,下一刻却变了脸,这一试让赫连清辉差点无法站稳,“凤炎,你来看看。”

    “你也发现了?”凤炎还勉强能保持镇定,“你不是烶轩。”此话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白玉和紫清完全不知所措。

    “你在说什么,你弄疼我了,放手。”他挣扎着想要甩开凤炎紧紧抓住他的手,一面向赫连清辉求救:“爸,你看啦,他欺负我。我的手好痛。”

    赫连清辉吸进一口冷气,半天才呼出来,“你模仿的很像,可是轩儿说话的口气你却一点都不会模仿。他绝对不会用这样的口气说话。说吧,真的轩儿在哪里?”

    “快说。”凤炎看见别人冒充这张脸就说不出的难以忍受,想把这人打回原形,只引得那人嗤笑:“别白费力气了,除非我愿意,否则你没办法让我变回原形。”

    少年见被识破了,也不着急,竟让人恍惚间觉得他松了一口气。

    不光是白玉紫清,几乎所有的人都难以接受这一连串的事情,赫连清辉看人太多,给凤炎一个眼神,然后消失在原地,凤炎意会抓着这个假冒的烶轩跟着去了烶轩的房间。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就连二十四小时对他贴身伺候的白玉紫清都被骗过去了,别说下面的那些侍女么了。凤炎在整个寝宫外面施加了防护,只要他不开,任何人都进不来也出不去。

    “你如果不说,我也多的是办法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就看你自己怎么决定。”看着烶轩这张脸,凤炎实在没办法口气强硬,怕是这个人也看出来了,所以才利用他这一点。

    “呵呵呵,不是很好玩么?想想说不定当你找到他的时候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说着仰天大笑,确是,很可笑,这让他会想起很多,多到觉得活着都已经成了负担。

    “你想死?”这人不愿意说,凤炎闭上眼,“好,这是你自找的。”说罢,临空把人抓到手上,烶轩就这样漂浮在空中,凤炎凝神提取他的记忆,下一刻,凤炎皱眉,这人的记忆竟然如此混杂,抓到一个关键画面,白玉下马车,烶轩正好也从马车上下来,然后是王宫,看来猜测八九不离十。

    “烶轩!”甩开手里的人,凤炎猛然起身,浑身的火焰又开始肆意燃烧,就和那日看到寒潇在烶轩房间里的样子差不多,赫连清辉眼疾手快,马上上前制止凤炎,“凤炎,你冷静。到底怎么回事情。”地上的人已经奄奄一息,恐怕再也经不起第二次的记忆抽取。

    “我们赶走的那个才是烶轩……”凤炎回想起以前和朗月开的玩笑,把伴月的身体和别人对调,那时候就只是觉得好玩,现在想来果然报应不爽,让他胸口沉闷的有如巨石压身……

    赫连清辉没听完最后一个字已经冲出房间,凤炎有些颓然,转而有些愤恨的看着这个假冒的烶轩,“你会后悔今天所做的一切。”缓慢冰冷的语气,伴随着凤炎的话音,这人四周燃起几乎看不见的火焰,对周围的物品没什么损害,但是看得出来这人很痛苦,他死咬着牙关,额头的冷汗如流水。

    凤炎在离王宫不远处的山顶虚空中,开辟了一个小小的空间,里面白雾茫茫,什么也没有,冰冷刺骨,少年身上的透明淡火只会燃烧灵力而没有任何温度,就是说他的身体感觉到刺骨的寒冷,灵魂却在烈火中煎熬。

    “好好享受,当然不会有人看见你,也不会有人听到你,更不会有人来救你。”说完消失在少年面前,留下少年凄厉的惨叫。想到烶轩如今的处境和被他们赶出家门的心情,凤炎的心就觉得一直往下沉,如果,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的话……

    他将情何以堪……

    如果不是因为找不到烶轩,此刻的赫连清辉和烶轩不会如此的烦躁不安,就连寒潇也没有了踪影。最近很多人追杀寒潇,他下令严查最近发生的一切命案,并下令对寒潇不能有半点伤害。可是突然间寒潇就如同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得毫无踪影。连带着找烶轩的事情也毫无眉目。

    王宫里一片愁云惨淡,下人们也都战战兢兢,谁也没想到,竟然会发生那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