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章

章节字数:3959  更新时间:09-11-30 23: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五章

    “啪!”一声闷响,大堂里的金檀木桌应声而碎,西门梓延克制着自己想要杀人的冲动,“说清楚点,我没听清你刚才说什么,逐风。”

    西风追风幽怨的看着那一地的金檀木碎屑,这东西巴掌大一块就够普通人家一年的开销,大哥竟然如此浪费。这金檀木可以说集万年的日月精华,气香如兰不说,关键是可以缓和炎族人天生的火气,至少对炎族来说是难得的“保健品”。脑子里转了十八个弯儿,看大哥已经气得不轻,西门逐风也收起平时玩世不恭的语气,“无忧他去体察民情去了。”

    西门逐风眉开眼笑,一旁的西门舒云对他拼命眨眼睛使眼色,愣是当没看见,让人又好气又好笑,眼看西门梓延又要发作,西门舒云缓缓开口,“大哥,我看让无忧出去历练历练也好,成天让我们守着也不是办法。”西门舒云端着茶杯一口每一口的喝着,桌子让大哥拍了,茶壶还稳稳的悬在空中。

    西门梓延看听到耳里,看一眼西门逐风,二话不说起身匆匆走了出去。西门逐风见大哥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谢谢二哥救命之恩。”说完抓起自己那个悬浮的茶杯喝下一大口茶。

    西门舒云笑,“我看你还是快去找无忧,要真出了事,我看你就不用会这个家了。”谁都知道大哥宝贝无忧宝贝的紧,就是无忧随便蹭破点皮,西门梓延也会当成是大事。当年,无忧才五岁的时候被摔碎的杯子划破手,西门梓延硬是细心的帮无忧处理好伤口,才去治疗自己的伤势,明明他的后背被妖兽抓伤,因为爪上的剧毒和阴暗之气,伤势严重,血流不止,西门舒云实在看不下去,只好在一旁暗自帮他止血,一遍还要安慰手指被划破的西门无忧。

    “大哥比爹还要像爹。”放下杯子,转身也出去了。看着三弟的背影,西门舒云拍拍手,“主人。”空中传来声音,并没有身影出现,“你们也去找无忧,务必要保证他的安全。”

    “是!”又恢复平静。

    西门舒云起身,走到院中,天空依旧是碧空万里,大好的天气,他却知道,有事要发生,自从王宫的混乱开始……

    一时王都乱作一团,表面上老百姓的生活依旧进行,暗地里城里良方人马都忙得人仰马翻,挖地三尺的找人。

    “给我站住。”一道白影掠过空中,飒爽的英姿,握剑的架势有模有样,西门无忧心情极好,对自己的修为大大的放心,哥哥们身边的侍从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可以说他已经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那人一身白衣,蒙着面,手拿一根通体晶莹剔透的冰绿色鞭子,傲然挺立,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身旁两具尸体的伤口与鞭子的攻击方式吻合,伤口隐隐有绿光,看得出来这毒性不小。

    “他们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如此残忍。”初生牛犊不畏虎,加上这人杀人得手法利落残忍,西门无忧气昏了头,按照他的理想,这个世界应该是扶老携幼,上恭下孝的,这样的暴行,在他听到最近频繁发生的命案,就按耐不住要出头除暴安良。

    “你是何人?”那人不慌不忙地应招,不逃跑,也没有要伤西门无忧的意思。

    “西门无忧,怕了吧!”西门家威名赫赫,他又是一身好本领,家里的家将谁不敬他三分的?西门无忧心里如实想。

    “哼,来的正好。”言罢,一改防御的姿态,鞭锋凌厉,迅速的看不到移动的方向和路线,漫天的影子铺天盖地朝西门无忧袭击过来,初时他还能抵挡几招,鞭子的迅速让他不得不释放大量的灵力用灵火包围自己,形成一个完美的防御。

    那人的攻势渐渐后继无力,眼看他就要成功,剑随心动,已经攻击到那人的脸颊,白衣人回旋侧身躲避了剑锋,却不经意脸上的面纱被揭开,这是剑已经抵在他的喉咙,“你是谁?”

    虽然惊异于此人的容貌,西门无忧在面纱滑落的一瞬间愣了一下,马上回过神。

    “寒潇。”这人眼中毫无惧色,倒让西门无忧赞赏的想,要不是这人心地凶残,倒算是有气魄。心中想着,慢慢撤去了周身的灵火防御,正要给他下西门家都有的灵力禁制,白衣人趁他不注意中指一弹,一个微小到肉眼难以察觉的水珠透过西门无忧的衣服,顿时无忧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从半空中坠落。

    白衣人俯瞰落地的西门无忧,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接到报告的西门梓延站在空中,空气中似乎还飘散着西门无忧的味道,残留的灵火和别的混杂的灵力,说明刚才这里经历的恶斗。一接到密报,他就飞快地赶过来,西门无忧却已经消失无踪,“无忧,西门无忧。”他声嘶力竭的呼喊。随后赶到的西门逐风和西门舒云也感到了事态的严重,二人安慰西门梓延之余,安排了能动员的所有人触动寻找失踪的少主人。

    “大哥,我们分头去找无忧,别太担心。”虽然知道说这样无力的话对西门梓延没多大帮助,西门舒云还是说了。

    “嗯。”西门梓延的眼中浓浓的杀意,西门舒云知道,他们的弟弟要平安无事,谁说只有大哥最疼这个弟弟的?

    “行动!”西门舒云冷冷的对身后的部下发号施令,没有回答,身后嗖嗖消失的声音代表了一切。敢伤了他们珍视的人,就要付出单价!

    一天以后,全城三方力量,从西门家,赫连家到凤炎,一共抓到了十一个所谓的“寒潇”,全都是一个脸孔,一样的武器——冰绿色的鞭子,一身白衣,面纱,还有全部一样的自报家门。如果不是三方都有密切的交流,恐怕大家真要以为都是这个所谓的寒潇做的。

    但是这样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这是一个人通通都像是被吸空了脑袋,什么记忆都没有,脸孔全都是重新做的,完全按照寒潇的样子。知道寒潇的人极少,这些人模仿的那么像,极有可能在赫连清辉和凤炎的身边除了奸细。这样的猜测,让现在在做的一干人都不敢开口,谁都知道凤炎最痛恨的就是背叛。

    凤炎环视一圈,西门贺,连同他的三个儿子,还有赫连清辉,那个西门梓延让他多看了两眼,听说西门无忧为了抓嫌犯受伤下落不明,想必西门家的人心里也不好受。再看看这十一个寒潇,真是讽刺,自己赶走了一个寒潇,就赚回来十一个。

    “你们都回去,我自有主张。”以为把一切痕迹都抹去,就能瞒过火王的眼睛,你也太小看这天地而生的王者。

    西门贺和赫连清辉跟随凤炎的时间最久,听凤炎这样说,就明白他已经有十足的把握,也大概知道了实情的来龙去脉。西门舒云心悦诚服的颔首,西门逐风挑挑眉,凤炎看来比他想象的要深,还是少惹为妙。

    等众人都散去,赫连清辉依旧带着白玉紫清去找人,凤炎嘴角上扬,看不出笑意,眼神里的阴冷让人望而生寒,他全身散发着淡淡的火焰,渐渐消失在空气里。

    “饭桶!饭桶!你不是说万无一失么?你不是说这些人偶会自动烟消云散,不会让人抓住把柄么?”金碧辉煌的大殿上,一位头戴金冠,脚踏祥云履的华衣男子正严厉的呵斥跪在长长的台阶下的人,那人腹地连连谢罪。

    “属下该死,请主人责罚”。

    “罢了,罢了,起来吧。”说着手掌一挥,一股暖流轻轻的把跪地的人托起。

    “谢主人。”这人语气的颤抖,主人这样的慈悲让人难以置信,意味会被杀死,以往的主人是不会放过这样的错误的,这样的罪过是不可以原谅的,他还没在心里感激完,突然浑身不能动弹,飘在空中,刚才的暖流现在就如同万剑拼命的往他的身体里钻。他痛苦的声音哽咽在喉咙,断断续续不成言语,只有眼睛还看这在高高的台阶上,宝座里安然端坐的主人,那样的高不可攀,那样的冰冷残酷。

    “对,你只要帮我做完着最后一件事,我就原谅你所犯下的过错。”他心里明白,以凤炎的程度,他的雕虫小技绝对很快就会被识破,即使那些人偶全都没有记忆和自己的思维,但是他接触过那些人偶,凤炎要真认真起来,一样能从这些细微的灵力流动中觉察到蛛丝马迹。从对凤炎俯首称臣那天开始,他就知道凤炎的可怕。但是怎么甘心,一样是天地孕育而生,凭什么凤炎就是主人,他就是仆人?

    “天虹——”

    这声音让金冠华衣的男子,顿时像受到刺激一样,警觉地看像四周,他竟然来了,自己的结界不要说破坏,那人出入就如同无人之境,“呵,你来了。”本想让不下冒充自己,来个金蝉脱壳,看来已经没有必要。在听到凤炎的声音的同时,他突然发觉那么多年自己都是痴心妄想,凤炎的恐怖,没人能胜过他。

    空中一点亮光,火焰在燃烧,渐渐的一个鲜红的,美艳无方的影子,凤炎还是那样,张扬的气势,美丽的凤炎睥睨天下。漂浮在空中的凤炎,似乎没有在意天虹几近爱慕的眼光,手中把玩着五色的火焰,“当年我就告诉过你,只要你不动,我也不想伤你,可你为什么不听。”说完最后一个字,凤炎正眼看着天虹。

    天虹苦笑,问原因,想做王?想主宰一切?谁知道呢,或许吧……

    他一步一步地在虚空中,一步一步地靠近凤炎,凤炎端坐于需空中,无视他的逼近,这样的程度在看来或许不构成威胁。

    这样的无动于衷,天虹早就料到,“你就不想赶快知道你的烶轩身在何处么?”

    听到这话,凤炎眼中的光芒一闪而逝,呵呵,他就知道,他就知道这招有效,“想不想知道八天前都发生了些什么?”

    凤炎没开口,美丽的凤目盯着天虹的脸,最后,天虹苦笑,说:“那个人名叫清遥,他想找一个死的容易的方法。因为他身上有一股力量在保护他,但是他很想死。我试过,我也杀不了他。”天虹细细的观察着凤炎脸上的表情,可惜凤炎除了开始的时候表情有所变化,接下来几乎连眼睛都没眨过。

    “所以……”

    “所以你就利用了他。”凤炎打断天虹的话,接下来和他猜想的已经八九不离十,加上在清遥脑子里看到的画面。

    “是……”天虹先是惊讶,后半个音节慢慢软下来,凤炎能想到这一步也不奇怪,说不定他早就知道,只等自己开口认罪而已。

    “你为什么那么做?”

    “谁知道呢?”什么原因都已经不重要。天虹的手伸向凤炎,每进一寸,他的手就要经受凤炎护体火焰的焚烧,凤炎静静看着他的行动。靠得越来越近,终于天虹的衣服开始燃烧,当他的手轻轻的抚上凤炎的脸颊时已经奄奄一息。他早就知道凤炎的利害,却不知道只是护体之气就可以强到让他的灵魂都快要消散。

    意识开始涣散,身体上灼烧得疼痛似乎还没有心里那个自己也没有发现的伤口来的难受,凤炎身上的香气,让他的思绪飘飘荡荡,似乎又回到当初第一次见到的情景,那个冰冷邪肆又张狂的火焰之王。

    当天虹的眼角一滴血泪滴落到凤炎的手背时,凤炎终于变了脸,天虹满足的笑了,终于渐渐失去意识。最后的关键时刻,凤炎心软了,霎时前一刻还是焚烧的烈焰,变得柔和,看着昏迷在自己怀里的天虹,凤炎久久不能言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