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

章节字数:4193  更新时间:09-12-01 23: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六章

    “……”

    谁在叫我?谁在叫我?那声音似远又近,好像清楚又好像很模糊,烶轩努力去想要听清楚,身体很沉重,又感觉有些飘忽不受自己控制。那声音让他很着急,着急的想要马上就知道那呼唤自己声音的主人是谁。

    “动了动了,哥,他醒了。”

    “醒了就好,看我就说不用担心。”

    耳边的声音打断了烶轩的思绪,眼皮沉重的不像话,喉咙也干涩的只能勉强发出一个音节。缓了一会儿,终于看清楚一双大眼睛正盯着自己,没等反应,那人已经抱住自己,“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害我好担心。”

    脑子慢了半拍,终于想起来这就是那天在树林里救起的少年。当时他只是漫无目的的走,不知道要去哪里,然后就看见了昏倒的西门无忧,想着自己的特殊能力,想着自己命不久矣,多救一个人也不错,所以根本没有想后果……

    “你没事就好,嗯,这个,你可不可以放开我,我想喝水。”找了个借口,这少年的力气真大,勒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无忧,过来。”门口的声音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原来是他——西门梓延,上次见过一面,自己现在容貌气质都变了,那人肯定认不出来,所以烶轩自然的正视西门梓延。

    西门梓延也没多看别人,拖过西门无忧,看了看,皱眉,“小子,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没睡觉?”转过头,管家已经带着仆人端着饭食近来,“吃了东西赶快去休息!”

    “哦。”西门无忧乖乖的点头,自己闯的祸已经够大,大哥没责罚自己完全是因为自己受伤的关系,现在不敢反驳,就是觉得没机会和救命恩人所相处,有点可惜。趁西门梓延不注意,偷偷的给烶轩使眼色,嘴巴的口型——晚上来看你。

    西门梓延也当作没看见,“谢谢你救了我弟弟,这个恩情我们西门家会记着的。”他的表情太严肃。

    烶轩摇摇头,“没关系,我也就是经过看到而已。我想就是别人看到了,也不会不管的,所以你别放在心上。”

    “哥,那个刺客怎么样了?”想起自己带着救命恩人回家的时候遇到的那个白衣人,就是那天伤自己的人,幸好二哥及时赶到,不然真是要死在家门口了,想起来就气,想他堂堂西门四少竟然输给一个一点名气都没有的刺客,说出去他还怎么混?

    “你别管,吃饱了去休息,听话,嗯——”尾音上扬,西门无忧知道再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嗯。”偷偷的冲西门梓延吐舌头。

    刺客?烶轩也听说最近的传闻,但是那是凤炎的事情,跟他无关,让他们自己去忙活吧。这样也好,这样也好,他也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子后的样子……

    夜风很凉,即使披着外衣站在院子里,还是会觉得冷。月色当空,周围稀稀疏疏的星星,这样的安静,好像又回到当年在雾隐山上的日子,如果是那时,会怎么样呢?寒潇一定会轻轻的走到他身后,为他挡去冷风,一定会指着天上的星星,告诉他代表什么意思,一定会告诉他那些星星的传说。或者他们在月下对弈,或者他们在月下喝茶,或者他们在月下琴笛合奏……

    或者……

    会是什么呢?这些年,能回忆起来的事情还真多,笑笑,毕竟他不是一般人啊。仰望着星空,感怀天地的广阔,人世的渺小。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对自己来说,是好还是坏?自己的身体他自己知道,之所以还坚持配合治疗,是因为不忍心看到别人为自己难过,那现在是不是算是给自己解脱呢?

    那天发生的事情,仿佛又展现在眼前,寒潇面无表情的跟着那个少年,眼神有些恍惚呆滞,那个少年严重泛着绿光,就像那天他第一次醒过来的时候,眼神就是那样的绿光。他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渐渐地他自己也对身体失去了控制,接下来的事情都很模糊,只知道在此醒过来的时候,赫连清辉和凤炎已经不认识他,直到他看了镜子才发现自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被他们赶出去,也在意料之中,看他们对这那个冒牌的烶轩嘘寒问暖,他还真有些嫉妒,同时发现原来他们对自己远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好。只是真要走了,他会舍不得,只想再多看几眼,如果真的走了,或许就是永别。

    那个人会对凤炎他们不利么?或许吧,但是凤炎和赫连清辉肯定能应付得来的,毕竟他们是那样能够的强者。那么寒潇呢?寒潇会怎么样?

    “啊……”对这月亮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希望你们都过得好……

    一阵熟悉的笛声悠悠的响起,不会错,这是寒潇的声音,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跟随着声音一直走,没走多久发现已经不能再前行,原来是结界。

    从这声音中能感受到寒潇此时不好,一点也不好,这样的感觉让烶轩心慌,憋闷。他不顾一切直接去找西门梓延,开门见山的要求要见寒潇,西门梓延的眼神很奇怪,嘴上答应了释放寒潇,但是心里在捉摸,既然王证明了寒潇是被人陷害的,那么他也没有理由再关着人家,正好他做个顺水人情。不过,这寒潇身份特殊,能为他求情,这少年到底是……

    什么人?和寒潇什么关系?似乎有着什么复杂的问题在里面。他既然提出要走,那再好不过,总之让麻烦离无忧越远越好,他也不想去趟什么浑水。

    王宫这头——

    凤炎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烶轩丢了,寒潇没消息,赫连清辉带着一干人等除去找人,这地方只剩下他一个人。想到这事件的罪魁祸首,他在最后的关头竟然忍住了,没有来得对自己都有怒火。

    一瞬间转移到后山的那片虚空中,那少年已经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不过正像天虹所说,这少年虽然受到极大的折磨和痛苦,却不见有要死的迹象。脑子里飞闪过得混乱画面,他还是消除了那些火焰,少年缓缓地睁开了眼,看到凤炎,也没有任何害怕的样子。

    “你走吧。”说完手指轻弹,清遥消失在原地,跟着凤炎回到自己的寝宫,天虹还在沉睡,雪白的肩膀露在外面,他知道被子下面不着寸缕,在火里烧掉了……

    凤炎悄无声息的把人带回来,却不知道要如何处置,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人安静的睡脸,嘴角含笑,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两天了,两天了!这人一动不动,就像死了一样,却又是那么栩栩如生。

    “你给我醒过来,把话给我说清楚。”凤炎走来走去,终于忍不住冲上前,抓起天虹的双肩,使劲地摇晃,想把他从沉睡中叫醒,“听到没有。”他几乎是用吼的。天虹只是在他的摇晃中头部轻轻的摆动,柔顺的发丝也跟着飘荡。

    最后凤炎失望的松手,天虹的身体自然的倒在枕头上,头软软的偏过去,几缕发丝横在脸上,侧面的天虹有着完美的轮廓,闭着眼安静的天虹比起平时里衣着金光闪闪,目中无人的天虹要柔和许多,也不经意带了一丝的柔弱。特别想到他那一笑,那滴血泪,凤炎的心情糟糕到了谷底。

    “说,你到底是谁?”锋利的剑地在喉咙,烶轩有些无奈的看着寒潇,他生气的应当的,这张脸的主人应该让寒潇吃了不少苦头。

    “我……”烶轩一时不知道要从何说起,说自己就是烶轩?还是编个故事说自己为什么要陷害大家?正在苦恼之际,看到“自己”从天而降。寒潇眼疾手快的接住了“自己”。还真不习惯,看了另外一个自己。

    寒潇扔掉了剑,焦急地轻轻拍打“烶轩”的脸,“烶轩,醒醒,你怎么了?”寒潇觉得自己快疯掉了,心里一连串的疑惑。

    烶轩看得心里发酸,最后还是开口,“你别着急,让我看看。”

    刚说完,寒潇马上戒备的看着他,不知道这人又要耍什么花样?可是怀里的人一点体温都没有,生死未卜。

    烶轩看出他的挣扎,他太了解寒潇了,只要是为了烶轩,寒潇一定什么都愿意做,所以他又上前了一步,“我能医好他。”

    “真的?”寒潇眼睛里已经开始有希望,但是下一刻他的手狠狠地抓住烶轩的脖子:“好,如果你救不了他,那你就跟他一起去吧!”

    “嗯。”烶轩温柔的拍拍寒潇的手,没再多说,他知道如果寒潇知道他就是烶轩的话,一定不会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也一定不会那么凶狠的吓唬他,但是刚才寒潇抱着那个奄奄一息的人时,烶轩突然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

    如果烶轩不在了,那寒潇还会是寒潇么?

    他不说话,尽量少说话,也尽量少做动作,尽量减少寒潇对他的怀疑,如果烶轩一直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话,那么他们是不是一直都会开心?那么,这样真好……

    这个力量已经不是第一次使用,控制的比上一次更顺手多了,只是从手那一端的身体流淌过来的冰冷寒气,让他的身体都忍不住地发抖,一会儿似火烧,一会儿似掉入寒冰,而眼前的寒潇也根本没有多看他一眼,眼睛里只有躺在地上的烶轩……

    他知道,只要再坚持一下就好,再坚持一小会儿就好……

    终于,烶轩舒了口气,“好了。”语气明显比刚才虚弱了许多,脸色苍白,脚步虚浮,眼前开始晃动,他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坚持多久。寒潇很高兴,完全忘记了他这个人的存在,这样也好,这样也好,回头看一眼,已经别无所求,静静地离去。

    他不该在这世上,这些年都是上天的恩赐,做人要懂得惜福,要懂得感恩,要懂得回报……

    可是,为什么心里会难过?为什么胸口会痛?即使是凤炎坏坏的样子也开始让他想念,脑子里把那座王宫想了一遍又一遍,那里有父亲,那里还有白玉,那里还有紫清,那里还有一片美丽的荷塘。转过身,自己到底走了多久?身后夕阳西下,迷蒙的傍晚,寒潇就在那个方向,就在那边,搂着心爱的人……

    忍不住又咳嗽起来,打开掌心,刺目的血,仿佛在告诉他,快放手吧,你什么也无法拥有。低头,发丝也自然垂下,这才发现,呵,原来头发又白了……

    走到溪边,掬起溪水洗脸,看着水中的倒影发呆,似乎从来没有仔细看过自己的脸,这还是烶轩的脸,原来只是变回了自己,而不是头发又白了一次。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呢?昨天?前天?还是更久以前?每天看着太阳东升西落,时间对他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他也完全忘去时间的意义,只是拼命的走,想走的越远越好,走到他们再也找不到的地方就好,走到让他们都不再难过的地方就好。

    烶轩从不知道安静的自己,静静的矗立在黄昏溪水边的自己,是那么的美丽,黄昏的金光笼罩在身上,温和的光晕,淡淡的荷香,银白的头发也散发着柔和的光采。他背靠着树,想是累了,歇一歇脚。

    远处悉悉索索的声音打扰了他的清静,睁开眼,发现一个炎族的男子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发出声响的是远处跑来的狗和几个人,“少爷,等等我们,你跑得真快。”听他们嘴里在抱怨。

    烶轩不愿和人有什么交流,转过身继续往前走。那人追过来,“那边危险,别去!”烶轩只顾往前走,那人着急了,想拉住烶轩,还没等抓住烶轩的手,身后的仆人边叫:“少爷小心!”同时手里的箭簇已经嗖嗖的发射出来,不远处一头野兽倒在地里,猎狗们欢快的飞奔上去,绕着战利品嗷嗷直叫。

    地上的野兽吸引了烶轩的注意,一头豹子,让他想起当初他和寒潇在山下隐居的时候,寒潇亲手为他做的衣服,嘴角不禁微微含笑。接着又继续往前走,身后的人锲而不舍,烶轩知道像他这张脸是少见的,幸好以前寒潇教过他一些小小的法术。手里飞快的捏着法诀嘴里念念有词,树林的雾浓起来,一阵风过后,烶轩已经消失在林子里,只留下那青年愣愣的呆在原地。

    “世上还有这样的人……”那人兀自发呆,仆人叫唤也无知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