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五十三章你就那么缺钱?

章节字数:2658  更新时间:21-10-25 09: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云闹闹坐在冰凉的卫生间地板上短暂地回想了一下过去这十八九年的人生,似这般狼狈也有过。

    八岁那年,云晚霞说要带她回姥姥家过年,还破天荒地给她买了一条新裙子,可娘俩却被姥爷挡在大门外,带去的年货被扔的满地都是,云闹闹蹲在地上捡从袋子里滚出来的奶糖吃,奶糖裹满了鞭炮屑,云晚霞一把揪起她的后衣领,拖着她边哭边回家,然后把她关在冷得无法形容的卫生间里,让她边抖边听着她和那些所谓的男朋友们在外面笑闹鬼混……

    云闹闹展开手掌,仿佛仍能看见那颗沾满了鞭炮屑的奶糖,十几年了,肮脏不堪的点点滴滴却从未有一刻钟从她记忆里抹去。

    手机震了一下,她想不到楚涵竟然来的这样快,赤着脚从卫生间里走出去一眼看到一手插兜一手打电话的楚涵时,她莫名地有些感动。

    云闹闹的打扮向来朴素大方,要不就是T恤长裤,要不就是素雅长裙,所以当楚涵看见一个长发垂至腰间,身着红色吊带上衣、宝蓝色小短裙的女孩从便利店旁边的卫生间里走出来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愣了片刻。

    夜风拂过,云闹闹咬牙忍着才没有抱住手,她已经狼狈至此了,不想再在楚涵面前失态。

    ”谢谢你能来,耽误你事儿了吧?”云闹闹无事人似地走过来,行云流水的模样一点也不像赤着脚从坑洼不平的地面上走过。

    楚涵很想发火,莫名其妙的火气越烧越旺,他十分讨厌云闹闹这副故作坚强的模样。

    可他忍住了,转身就走,“车在对面。”

    云闹闹抿抿唇,跟了上去。

    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场离她而去很久却又莫名熟悉的噩梦。

    拍完广告的朴海成回到车上时,压根没有理会云闹闹,他和那个韩译男生说了两句话便倒头就睡,等回到酒店吃晚饭的时候,才仿佛终于看到云闹闹一般摇头皱眉很不满意,唧唧哇哇地对韩译说了一大堆话,大致意思就是晚上他要去火树银花谈事情,云闹闹的装束打扮太土了,配不上那个地方。

    云闹闹原本打算当场走人的,可主办方的人却扔出一沓协议书,表示临时换人会给他们造成损失,他们有权向云闹闹提出赔偿。

    云闹闹看了一眼高达四位数的赔偿金,咬牙一想,不就是换件衣服吗?可到了火树银花她才觉出这事儿没那么简单,首先是那个韩译男生没跟着去,其次是朴海成根本不会说英文,所谓中英同传简直是无中生有,而且一进包间,朴海成便对她动手动脚!

    当时的包间里人头攒动,穿着暴露的男男女女拥搂在一起纸醉金迷,云闹闹正要往外退,却被朴海成搂住了肩膀,在她耳边说了些应当不是什么好话的韩语,便低下头来将她的鞋子脱了,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一把推入了人潮汹涌的冰沙舞池里。

    她赤脚站在舞池里,贴着那些神情迷醉的舞者们,扬起手臂来狠狠对着朝她贴过来的朴海成打了一巴掌,早已醉了八九分的朴海成跌睡在地上,她则落荒而逃,连随身的背包都忘了拿。

    姥爷把红包砸在云晚霞脸上时,横眉竖眼地吼道:“我没有你这个当婊子的女儿!更没有那个贱骨头孙女!”

    云晚霞捡起红包,里面是她为了求得姥爷原谅而攒了大半年的钱,她抹着眼泪,嘶吼的比姥爷还要大声:“我是当婊子了,可婊子生的不一定就是贱骨头!”

    ”轰隆”一声雷,云闹闹从混乱的梦里醒来时,发现自己仍坐在楚涵的副驾驶上,身上盖着他的蓝色外套,泪水已经打湿了外套的衣领。

    她抹抹眼泪坐起身,原来已经到学校门口了,楚涵站在外面抽烟,他抽烟的样子很不一样,不是村东头刘姥爷嗜烟如命的样子,也不是虞文海故作掩饰的由头,烟在他手中似乎可有可无,却又融为一体,就像他做报告那日,一颦一笑都是云淡风轻不需强求的自信。

    ”轰隆隆”又打了几声雷,豆大的雨点扑簌簌地打在挡风玻璃上,楚涵却像是毫无察觉般仍然背着身靠在车门上,烟头上的红光亮得刺眼。

    云闹闹探身过去从内叩了叩车窗玻璃,楚涵转过来看着她,二人对视一眼,刚好被一道闪电划亮了彼此的脸。

    外面大雨倾盆,车内静谧如湖,楚涵方才的焦躁被湿润的空气和云闹闹睡梦里的哭泣浇灭了大半,他更多的感到悲哀,却不知道为谁。

    “等雨停了我就走,”云闹闹轻声说道,“又把你的衣服弄脏了,你不急着穿的话我就带回去洗一洗,连着上次那件一并还你。”

    楚涵冷笑:“云闹闹,我是你什么人呐?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云闹闹自知理亏,脸有些红,“不好意思啊……我在南市没有什么可以拜托的人,所以才冒昧给你打电话,过后你算算吧,我给你补点油钱?”

    楚涵在方向盘上轻叩的手倏然停下,他不可置信地问云闹闹:“您是把我当滴滴司机了不是?”

    “没有,当然没有……”云闹闹连忙否认,抿了抿唇说道:“我把你……当朋友的。”

    “在医院的时候我有没有说过,以后别说认识我?”楚涵冷冰冰地说道。

    云闹闹垂着头没有说话,她当然记得,若不是楚涵给她打电话在先,她会在那个卫生间里坐到天亮,然后走回学校的,可楚涵的那几通电话让她一下子变得软弱……可是现在,她有些后悔了。

    “云闹闹,你可真有能耐,”楚涵极力控制的怒气被云闹闹几句话激的喷薄而出,“看似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却样样都想要,跟我说不想干了,转头就去讨好你的书泽学长,被许诗戏弄了,又来找我?”

    云闹闹涨红了脸,原本还想辩解几句,可话听至此,顿时愣住了:“你怎么知道是许诗……?”可顿时就明白了,原来楚涵那么快赶过来并不是巧合。

    楚涵没有解释,反而问道:“你就那么缺钱?”

    云闹闹咬牙没有反驳,她的确很缺钱,可现下这个问题已经包含了太多的言下之意,她不想跟楚涵吵。

    “他们给你多少钱?”楚涵仿佛嫌云闹闹的伤口不够深似的钝刀慢掘。

    “你要给我吗?”云闹闹转头看着楚涵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她目光里不是愤怒,而是悲伤,那种刻在骨头上的哀痛让楚涵的灵魂莫名地为之震荡,他没有说话。

    云闹闹的十指死死地扣着手心,她在忍,把没用的眼泪忍回肚子里去,“你早就知道她们要玩我,所以站在一边看热闹?你和她们是一伙的吗?”

    “和谁?”楚涵眯起眼睛。

    “许诗?”云闹闹咬牙。

    楚涵脑子里炸了一下,他怒道:“我他妈好心来找你,你却说出这么没脑子的话,也对,你要是有脑子的话,早就应该看出来这里边没有什么好事儿!”

    云闹闹气坏了,脸蛋红通通的说不出话来,她脑子里一片混沌,压根捋不清现在的情况。

    楚涵也生气,有种好心被当做驴肝肺的愤怒感,他冷笑:“还是说你为了钱什么都能干?老外都能陪,那怎么就不能乖乖完成我们之间的交易呢?反正他是你喜欢的书泽学长,也不亏。”

    云闹闹气得浑身发抖,那日在宿舍门口的花园里沾染了一身泥土,她三魂不见六魄地还坚持去医院给楚涵送粥,没想到楚涵都看在眼里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不仅未出言询问过半句,还转瞬把它当武器投向自己。

    她终于没忍住落下泪来,头脑昏沉含糊不清地大吼了一声“楚涵你混蛋!”便打开车门头也不回地冲入雨中。

    楚涵看着大雨瓢泼里跌跌撞撞向前奔跑的人影,心想,自己真的是个混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