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七十四章生病的楚涵。

章节字数:2344  更新时间:21-11-02 08: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楚涵戴了顶鸭舌帽走进风语吧,这是个清吧,坐在角落里唱歌的女人披着头发穿着旗袍,一个男孩在她身侧弹吉他,客人稀稀拉拉地坐在散落四周的方桌旁小酌,上午在半山咖啡馆见过的那老板抱着个混血小女孩坐在吧台边逗笑。

    陆冰不在,他的新欢小男孩也无踪影,楚涵在角落里的凳子上坐下,刚好看得见推门而入的每一个人。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是小叔打的电话,楚涵刚想接,就看见早上见过那个男孩推开门走了进来,楚涵赶忙收起手机,压低帽子,听见那男孩走到吧台边闲聊,似乎在说逛歌会的事儿,直到有人点单,那男孩才停住话头来回张望,提着瓶洋酒挨桌推销,楚涵等的有点烦,看这模样,陆冰不止找了新欢,还让新欢帮自己卖酒。

    风铃响了一声,门又开了,楚涵眼前一亮,进来的这人正是陆冰,他染着黄毛,穿着皮衣皮裤,一副山皮条的模样,吹着口哨抱过小男孩狠狠地亲了两口,走到吧台边点了杯长岛冰茶。

    楚涵就是这个时候站起来的,他一阵风似的绕过几张桌子,抬起长腿来就把陆冰屁股下面的高脚凳踢翻了。

    陆冰摔得可狼狈,脸着地不说,还被翻倒的高脚凳砸了个正着,他骂骂咧咧地抬起鲜血直流的下巴来,一眼就看到了居高临下的楚涵,时隔三年,陆冰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愤怒瞬间转为惊恐。

    楚涵阴沉着脸,杀人的心都有了,他踢走凳子蹲下来,双手揪着陆冰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你还敢回来!?”

    陆冰满口是血,说不出话来。

    歌声停了,客人的酒也歇了,新欢小男孩先扑了过来,酒保也从吧台里跳了出来,楚涵躲过那瓶洋酒,砸在地上的碎片仍然弹起来划伤了他的手臂,他回头对付酒保,陆冰趁机跑了。

    楚涵给了酒保一拳,从地上摸起砸烂的酒瓶指着他,“那个人渣也值得你们维护?”

    酒保捂着脸愣了一下,楚涵扔掉酒瓶,返身追了出去。

    陆冰刚出门就撞上了云闹闹和安乐,安乐被满脸是血的陆冰吓得大喊大叫,云闹闹心里咯噔一下,几乎是瞬间就认出了这个人就是早上在咖啡馆的其中之一,她下意识地伸出脚去,陆冰毫无意外地被她绊倒,还没反应过来,楚涵就追到了。

    楚涵弯下腰用膝盖把陆冰压在地上,“你他妈的再跑个试试!”

    陆冰喘过气来开始哭:“放过我吧,你们放过我吧。”

    “我放过你,谁来放过楚青!”楚涵气得浑身发颤,“你知不知道你毁了他,你毁了我哥!”

    陆冰使劲摇头:“我没有,不是我,我是被逼的。”

    “谁逼你了?”楚涵呵斥,“是你自己黑心。”

    “有人威胁我,如果我不那样做的话,他就毁了我,当时我正在参加锦标赛,如果被人知道的话,我会失去参赛资格,也就不可能有出国的机会。”陆冰边哭边说,说的乱七八糟。

    云闹闹愣在当场,想不到这个人竟然与楚青有关。

    “那个人是谁?”楚涵问。

    陆冰摇头:“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我没见过他。”

    “你有证据吗?”楚涵又问。

    陆冰犹豫了一下,他的新欢小男孩竟然举着一条长凳从酒吧里窜了出来,朝着楚涵砸过去,云闹闹吓坏了,本能地冲过去挡,楚涵从余光里看见云闹闹白色连衣裙的影子扑了过来,返身抱住她,正好被男孩砸在后背上,很重的一下,他和云闹闹都摔在了地上。

    楚涵失去了三秒钟的意识,醒过来后看见男孩扶着陆冰已经跑了两百米之远,他爬起来就追,却一阵头晕目眩跌跪在地,楚涵气得大喊,偏偏在这个时候生病,他没有力气了,要不然也不会让陆冰三番五次地跑掉。

    云闹闹抱住楚涵的时候,楚涵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他烧得厉害,安乐报了警,云闹闹要带楚涵去诊所,楚涵却死活不去。

    楚涵的声音沙哑情绪低落,云闹闹看见了他声嘶力竭的样子,知道这个晚上他并不好过,心里一软,就不想再强求他。

    “那回胡椒青旅吧,我给你开间房。”云闹闹仰头看着几乎把半个重量都压在了她身上的楚涵。

    楚涵迷迷糊糊地说:“好歹跟你开房,住青旅是怎么回事啊?”

    云闹闹原谅他高烧说胡话,才没有在扶着他的腰上狠狠掐一把。

    站在十舍山庄的门口,云闹闹认命般地一句话都不想再说,这个人骗她没钱吃饭,却在小石溪最好的酒店开了最大的一间房,她就不该被他忽悠,想想也是,楚家大少爷怎么可能没钱吃饭,傻的还是自己。

    山庄走的复古路线,窗边有榻床边有几,淋浴间也只用一块帘子两棵水竹跟智能马桶隔了起来,听到水声响起,似乎隐约还能看到楚涵的影子,云闹闹局促地坐在木榻上不知该走还是该留。

    “云闹闹,”楚涵轻声喊她。

    “啊?”云闹闹站起来。

    好一会儿都没声,她走近了两步,“你没事吧?”

    楚涵很低的”嗯”了一声,“你哪儿都别去。”

    云闹闹愣了一下,这个人像是看得透她在想什么似的,半晌才道:“知道了。”

    她把安乐帮她买的药拿出来,烧了壶水,又去酒店前台要了份粥,这才回到房间,淋浴间仍然水声沥沥,她有些担心,靠在电视墙上问:“楚涵,你还好吗?”

    楚涵似乎有些虚脱,声音有气无力:“嗯……”

    可下一秒,就听到哐当一声,似乎是跌在了地上,云闹闹顾不得许多,拉开帘子跑了进去,楚涵靠着瓷砖墙已经坐了起来,全身上下只在腰间围了一块浴巾,现下已被莲蓬头喷出的水淋湿了。

    云闹闹跪下去扶他,急得满脸通红:“你没事吧?摔到哪儿没?”

    水哗啦啦的流下来,很凉,几近冰冷,洒在她的脸上,发着高烧还洗冷水澡,云闹闹来不及骂他作死,伸手去关开关,可拧了半天也关不上。

    楚涵双颊通红,去够开关的云闹闹半个身子都压在他身上,他拉住她的手,将她拉回来,笑道:“莲蓬头都不灵光,这家酒店可太跌份儿了,还卖这么贵,回头得说说他们……”

    云闹闹揽了一把脸上的水,看着楚涵:“没摔哪儿吗?”

    楚涵没有答话,迷蒙的双眼像黑夜里的光紧紧地桎梏住云闹闹的脸庞,两人在水雾涟涟下对视,莫名其妙的沉默让气氛变得微妙起来,楚涵的皮肤很白,肩和前胸被晒成了小麦色,微微凸起的胸肌让云闹闹收住余光不敢再往下,楚涵双眼含雾,脑子混沌,云闹闹微红的脸颊和湿透的头发都让他很想拥有,他凑过去,用手在云闹闹的唇上轻轻滑了一下,很软也很烫,他慢慢地靠过去,只差毫厘之时,云闹闹像是突然醒过来似的别开了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