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八十九章思念入骨太痛苦

章节字数:2525  更新时间:21-11-12 09: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楚青软塌榻地躺在宽大的病床上,苍白的脸快要和白色的床单混为一色,他呆呆地看着给自己削苹果的楚涵,贫乏的心底涌起一阵轻柔的欣慰,弟弟这些年长大了不少,从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如今也学会削苹果不断皮了。

    “小寒,”楚青还是忍不住,陆冰那句”你爸早就希望你死了”的话这几日像刀子一样反复割着他的心肝肺腑,“爸爸最近怎么样?”

    楚涵刀子一顿差点割到手,愣神三秒钟继续削,当没听见。

    “他老了,你不要总惹他生气……”

    “哥,”楚涵拔高了声音,“从小到大,只有他欺负咱哥俩的份儿,我哪有本事惹他生气?”

    楚青看着他:“我说过一百次了,别为了我跟爸爸生气。”

    楚涵削不下去了,把剩下的半个带皮苹果拦腰割断自己吃,削好的半个递到楚青手里:“说一万次也没用。”

    楚青从楼上摔下来之后,楚卫国至今没露面,楚涵恨他恨的牙痒痒!

    “要是我有一个不听话去搞基、摔成瘫子、然后三番五次自杀未遂的儿子,我会比他做的更绝。”楚青像是在说别人似的云淡风轻,“你要站在他的角度上看待问题。”

    楚涵食不下咽,楚青这是承认自己自杀了,“哥,你太狠心了。”

    楚青笑了笑,却比哭还难看,他啃了一小口苹果,很小声地说道:“他来找我了,从泳池那儿翻墙进来的……他道歉,说爱我,可爱不动,因为我是楚家的人,他爱我的时候没办法不爱我们家的钱,所以他做不到纯粹,他还说……他只爱我一个人……”

    陆冰不止说这些,他一五一十地向楚青交代了当年的事发经过,还告诉楚青,当年那一切背后的指使者就是楚卫国,因为自从他知道自己的大儿子是gay后,便生出了不容之心,甚至亲口对陆冰说出”我希望他死”这样的话。

    可这些,他不能告诉楚涵,一个字都不能。

    楚涵却已被气得浑身发抖,“他怎么知道你住在西山别墅的?”

    楚青双眼含泪地看着他,“我告诉他的,他登录了我们以前开的博客留了言,我看到了,就给他回信息……”

    楚涵咬着牙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真想把陆冰这个狗杂种千刀万剐,可楚楚可怜的楚青让他无处着力。

    楚青抬起手来捂着眼睛,汩汩的眼泪从指缝里争先恐后地流出来:“小寒,我爱他,我没办法控制自己,我真的好爱他,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我才发现我没有一瞬间停止过爱他……”

    楚涵从椅子上站起来,弯下腰去拥住了泣不成声的楚青,楚青手上还拿着苹果,像个受了欺负的小孩一样埋头在他怀里啜泣,“三年了,我像个鸵鸟一样活着,只要脑子清明,我都在思念他,像思念一个死人,所以那天他一离开,我就崩溃了,我就想去死,我不想活了,太痛苦,那种思念入骨的感觉太痛苦,我不想再承受……”

    楚涵无法理解楚青的痛苦,他本该恨那个人才对,可他能真切地感受到楚青在他怀里颤抖又冰凉的身躯,仿佛能触碰到他伤痕累累的心,他们曾经那样思念逝去的母亲,可也从未像这般悲惨,他只能紧紧地拥住自己的哥哥,尽己所能地安慰他。

    云闹闹说得对,楚青仍然爱着陆冰,是他错了。

    窗外的风筝收了线,柿子掉了两个果,残阳垂到西边,楚青带着眼泪在夕阳余晖中醒来,他仍紧紧地抓着楚涵的手,楚涵却呆呆地看着洒在床脚的那缕余晖,不知在想什么。

    “小寒,”他唤道。

    楚涵回神:“哥,你好些了没?”

    楚青恍若大梦初醒,愣了半晌神才轻声说道:“你晚上不是要给朋友过生日吗?快去吧。”

    又道:“闹闹怎么都不来看我,还说要给我带吃的,是不是你惹她生气了?”

    楚涵笑了笑:“她明天来。”

    “真的?”

    楚涵点点头,想了想小声道:“哥,我在追她。”

    楚青瞪大眼睛,这混小子竟然还有追女孩的一天:“怎么样了?”

    楚涵”啧”了一声:“才开始……”

    想了想又问:“哥,你之前说我喜欢她,真有那么明显?”

    楚青点点头,笑意终于渗了出来不假也不冷了,“从你第一次带她回家我就知道,她在的时候装大尾巴狼,不在的时候提起她的名字都带着笑,现在也是。”

    楚涵顿时抿唇收住笑,惹得楚青忍不住咯咯笑起来,冰冷的病房顿时热乎了一些。

    “哥,”楚涵正色道:“如果……我是说如果,现在陆冰回来了,我想把他打残,你拦着吗?”

    楚青的笑意僵在嘴边,好一会儿才道:“爱他和跳楼都是我自己选的,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楚涵怔忪,却也是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站在楚青的角度上看待这个问题。

    云闹闹没想到顾朝过生日这家酒店正好就是顾嫣然当初过生日那儿,她仰起头往上望了一眼繁复的酒店名儿,确认三楼以上便是许诗被拍视频的那家高端酒店。

    程倩歪歪扭扭地从车后座上下来,一着地就双手扒住云闹闹的肩膀:“快快快,给姐撑撑,疼死我的脚了。”

    云闹闹看着被粉色的小香风短裙,白色的细高跟和宝蓝色的腋下包”改造”一番的程倩,叹气道:“何必呢?做你自己不好吗?”

    程倩揽了揽爆炸式的脏辫,风约绰姿地说道:“不,经过我连日观察,顾大帅哥就喜欢这类的,我可不能再搞个哥们回来。”

    “那你也不捯饬一下头发?”云闹闹扶着她往里进。

    程倩边走边往金碧辉煌的大厅墙上观察自己的侧影:“这不是来不及了么?”

    直到在包间里见着顾朝,云闹闹才想起来她曾在MOHA酒吧里见过他,当时这人叼着一支烟眼睛也不抬,跟眼前扬了扬下巴朝他们打招呼的这位一对比,果真是同一人,酷是酷了,可就让云闹闹的腰椎莫名地疼了一下,还未想全呢,让她更加头痛的顾嫣然便跟在她们后面抬头挺胸地走进来了。

    “哥,生日快乐。”顾嫣然一袭抹胸白裙配大卷,张口甜如蜜糖,礼物一放,两手一缠,快要化了似的黏在顾朝身侧。

    “她竟然也来?”云闹闹和气到磨牙的程倩耳语。

    程倩可不是好惹的,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顾朝面前,嗓门大是大了点,但笑的还勉勉强强称得上灿烂可爱:“顾朝,生日快乐,这是我亲手做的。”

    顾朝夹着烟没看礼物,倒从头到尾把程倩看了一遍,“你作什么妖呢?”

    顾嫣然嗤嗤嘲笑,程倩丝毫不怵,把脏辫一甩,对着顾朝摆造型,“我好看吗?你不就喜欢这种款式的吗?”把满屋子篮球队的男生们逗乐了,顾朝也笑,“你下次再穿我亲手把你扒了。”

    程倩眨眨眼睛:“那我一定穿,你得说话算数。”

    顾朝愣了一下,随即一把拽着程倩的胳膊拉到身前:“你成天撩我,老子真把你上了。”

    程倩伏在顾朝身上笑得花枝乱颤,“谁怂谁小狗。”

    顾嫣然冷着脸闷闷不乐,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边带笑看戏的云闹闹,她略一皱眉,想不到云闹闹会来。

    最近虞娇在深山老林里拍戏,对楚涵和云闹闹的事情一无所知,她因此得了些松快,可也日日担心疯子一样的虞娇会不会因此事而迁怒于她。

    作者闲话:

    给了楚青所有的美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