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一百零二章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章节字数:3143  更新时间:21-11-23 10: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吴瑞轩也追了出来,抱歉道:“让你空等一场。”

    楚涵刚要说话,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他接起来还没说话,对方便道:“楚涵,我是陆冰。”

    “你在哪儿?”楚涵尽力保持冷静。

    “在哪你不要管,反正肯定在一个你打不到的地方。”陆冰气喘吁吁,信号时好时弱,楚涵推测他应当是刚刚赶上公交车或者轻轨,细雨濛濛里,他四处搜索从门口过的公车。

    “我不会打你,”楚涵尽量放慢语气,“我只是有事要问你。”

    “楚涵,”陆冰压低了声音,“与其问我,不如问问你的同学和你的父亲,等到真相大白的时候,你会发现,我才是这件事里最无辜的一个人。”

    “你是说赵书泽?”楚涵抓紧时机。

    “你爸爸有钱有势也有勇有谋,我输了,我和青儿都输了。”陆冰的声音很低沉,声筒里伴着他的声音同时也响起了一阵音乐,奏乐的那辆垃圾车正好从楚涵面前过去,他顺着垃圾车看到两百米处的一辆公交车忽而掠过,楚涵追了上去,可正好遇到红灯,要不是吴瑞轩拉住他,只怕要出事。

    “三年前青儿出事那晚,我已经……在仰光了,我是一年多之后才知道……他出事的。”陆冰的声音断断续续。

    楚涵却如被钉住一般愣在当场,陆冰随即挂断了电话,他听着话筒里的忙音,意识到似乎自己一直都错了。

    “怎么了?”吴瑞轩大声问他,细雨已将他俩的头发都打湿。

    “如果陆冰说的都是真的,那三年前那个催命电话就不可能是他打的。”楚涵似是自言自语,因为吴瑞轩压根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而且陆冰走的那么突然,像是预先知道他们会来找他似的,楚涵站在原地转了一圈,锐利的目光四处搜寻,可雨越来越大,除了五颜六色的伞顶和匆匆赶路的行人,什么也看不见,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直接给楚振东打了个电话。

    “小叔,你帮我还是帮我爸?”

    楚振东愣了三秒:“谁有理我帮谁。”

    “阳光广场凯西路的浮夏酒馆,你有没有派人过来?”楚涵不跟他废话。

    楚振东斩钉截铁:“没有。”

    楚涵信他,除了信他他没有其他办法,“那你帮我去学校堵一个人。”

    云闹闹赶公车到了国际会展中心的时候,衣裳已经湿了半身,她跑到酒店前台借了块浴巾擦了擦头发就忙不迭地去了现场,原本定在明天的同传陪译对象提前来了南市,她连衣服都来不及换,直接穿着棉麻裙子上阵了。

    今儿要参加的是南市商务局副局长接待伦敦市国贸中心负责人的商讨会议,与会内容大部分都是提前准备好的,临时冒出来的几项议题也与主题息息相关,算不得什么新东西,所以她的任务虽然重但不算难,几位领导在中心会议室聚成半个圆,云闹闹就坐在副局长后面的软凳上专心致志地应付手里的笔记,一秒钟都不敢走神地记录着对方说的话。

    “Letmeintroducesomeonetoyou,whoismuchfamiliarwiththiscitythanme。”对方负责人说道,让出了坐在他旁边的那人。

    云闹闹边小声地在副局长耳边翻译了一遍,边好奇地顺着对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没想到竟然看见了伊凡!

    就是那个在小石溪定居的意大利人伊凡。

    伊凡穿了一身西服,比他在小石溪的休闲打扮正式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却老成好些。

    他朝着发呆的云闹闹眨了眨眼,操着一口正宗的汉语对副局长说道:“各位领导好,我是专程为了”小石溪计划”赶来的。”

    早就听安乐说伊凡来小石溪之前,是伦敦对外商贸部的要员,如今一看事实果然如此,不仅如此,似乎这些年来他仍然在为伦敦的商业发展出谋划策,人蜗居小石溪不出世,却写了好几本关于商业发展与现代化进程的书籍,是伦敦商贸业有名的经济学家。

    休会期间,云闹闹跑去卫生间吐,又累又饿又淋了一场冷冰冰的秋雨,她觉得浑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知道自己是被虞文海气狠了,吐完之后头晕眼花几乎站都站不起来,可会程还有俩小时,她扒着花岗岩洗手盆,看着镜子里白成一片纸的自己,直到把粉色的嘴唇咬的没有了血色,才恢复了些神智。

    伊凡在外面等她,一见她先问了声”where”syourboyfriend?”,确认楚涵没在这儿时才敢拥抱她,云闹闹无奈地笑了笑,那天晚上楚涵在酒吧里打人的”壮举”真的吓到伊凡了。

    “云,你的脸色差的要命。”伊凡说道。

    云闹闹摇摇头表示没事,还从随身的包里翻出”小石溪计划”的手稿递给伊凡看,“其实这个计划大部分得益于你对当代农村经济发展的看法,那时候不知道你是经济学家,是我唐突了。”

    伊凡哈哈大笑,“你把功劳全部给我吃,我倒要脸红了。”

    在农村生活了七年的伊凡讲话特别有意思,云闹闹想笑,却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未等她反应过来,已一头栽倒在地。

    伊凡吓坏了,想要把她抱起来,可周围聚过来的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认为在搞不清楚状况之前还是别动她,否则容易坏事,有人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也有人跑去叫会展中心的医务人员。

    僵持间,有人挤开人群蹲了下来,他叫了云闹闹几声,然后不顾旁人劝阻,把脸白如雪的云闹闹从地上抱了起来,就像抱一片落叶一样轻松,她太瘦弱了,让人无端地怜惜。

    “你是谁?要带她去哪儿?”伊凡问道。

    赵书泽脸上的淤伤还未好透,他摘掉了眼镜,笑起来竟有几分痞气:“我是她男朋友,放心吧,她只是贫血,我带她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在场不乏南工的学生,有人认出了他俩,便和旁人证实了这个说法,赵书泽毫无阻拦地抱着云闹闹离开了会展中心,人群渐渐散去,只有伊凡茫然地站在原地,他想,她的男朋友似乎比这个人要好看得多呀。

    楚涵赶回南工的时候正是中午的休息时间,学校里空无一人,只剩两只躲雨的流浪猫在宿舍楼下打哈欠伸懒腰。

    教工楼的行政人员已经下班了,想要查赵书泽的暑期动向必须等工作人员一点半上班。

    楚涵靠在墙上等,他给云闹闹打了个电话,可云闹闹却关机了,他”啧”了一声,更觉烦躁。

    电话又响,他接通,金宇大吼大叫道:“楚少,你猜怎么着?赵书泽那丫的竟然转学了!!”

    楚涵捏紧了拳头:“转去哪儿了?”

    “国外,”金宇嚷道,“具体不知道,但是听说他的留学材料只用了三天就批下来了。”

    赵书泽要跑?楚涵挂了电话,转身出了教工楼,阴雨霏霏下的他心神不宁,他给楚振东打电话:“赵书泽办了出国留学的手续,你帮我查查他有没有出境记录?”

    正说着,就有电话进来,楚涵点了支烟接起电话,对方竟是一个讲话土里土气的外国人,他以为是诈骗电话,刚想挂断,那人却说:“云有没有好一点?”

    “你谁呀?”楚涵问。

    “我是伊凡,小石溪的伊凡,”对方大声喊道。

    楚涵皱眉:“云闹闹没有跟我在一起,她去会展中心了。”

    伊凡激动地喊:“云昏倒了,被个丑男人抱走了……”

    云闹闹醒来的时候头重脚轻浑身无力,这次昏迷的时间竟然这么长,她还真是被虞文海气得够呛,姓虞的一家老小都有本事,轻而易举地就能把她欺负掉半条命。

    她边想边捂着晕倒时碰到的后脑勺爬了起来,惊讶地发现自己不是在医院,而是躺在一间酒店房间里。

    她努力回忆,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从落地玻璃看向外面,天已经黑透了,雨却还在下,被雨幕包裹起来的霓虹灯像缠了一团金黄色的糖衣般好看。

    卫生间的门被人从里拉开了,当云闹闹看见裹着一条浴袍走出来的赵书泽时,惊讶瞬时变作愤怒。

    “醒啦?”他边擦头发边问,“头还晕吗?”像问候早午饭一样顺便又平静。

    “我怎么会在这里?”云闹闹不动声色地用余光找到了床边的鞋和桌上的包,再看了一眼并未搭上链条锁的房间门。

    “你晕倒了,我带你过来的。”赵书泽浴袍的带子有些松散,露出光裸的胸膛来,看来他里面什么也没穿,云闹闹移开目光,轻声道:“谢谢你,我要走了。”

    “可我们的话还没说完。”赵书泽在床边坐下,挡住了云闹闹穿鞋的机会,她往左边挪了一些距离,做好了不穿鞋也要跑的准备。

    “你为什么要怕我?”赵书泽歪头,“我喜欢你而已,为什么要对一个喜欢你的人心存恐慌?”

    云闹闹微微眯眼:“你不是这样的人,为何非要逼自己做这样的人?”

    “那我应该是什么样的人?”赵书泽笑,“其实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人,你没看出来而已。”

    云闹闹缄口不言,也许他说的是真的,毕竟当年的事还没有弄清楚。

    作者闲话:

    其实赵书泽不丑,不要相信伊凡的外国眼神,赵书泽长得很清秀,是像白衬衣邻家哥哥那种类型,不深邃也不突兀,所以伊凡觉得他丑。哈哈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