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一百零三章什么是绝望?

章节字数:3164  更新时间:21-11-24 09: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听陈雅说,你要换宿舍?”赵书泽扔了擦头的浴巾,竟然直接上了床,顺手地像是天天做这样的事。

    云闹闹心口突突的跳,她掀开被子一下子跳下了床,“你要干什么?”

    赵书泽两手搭在后脑勺,悠闲地靠在床头,甚至翘着二郎腿看云闹闹,一点也不怕她跑的模样:“我什么都不想干,我从来都不缺女人的,陈雅那种只能算我一时兴起而已……”

    说到这里,赵书泽从头到尾打量了云闹闹一遍,赤裸裸的眼睛里戏谑比欲望更多,“其实你睡着的时候我已经看过了,也没有多少料。”

    云闹闹气得浑身发麻,她不知赵书泽说的是真是假,但她想把他的眼睛挖出来这一点绝对毫无杂念可言。

    “你想知道当年的真相吗?”赵书泽轻声说道,嘴边带着一丝笑。

    云闹闹没有答话,她头晕脑胀气得快要心梗脑梗,又觉得眼前这个人精神不太正常,怕的浑身发抖,哪里还在乎什么真相,她只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楚涵真的太傻了,”赵书泽摇头,“他简直被他爸坑得要死,当年斯坦福大学特招他的时候,他就该离开南市追寻梦想,可能早就进国际顶级的机械研究团队了,可他傻啊,非要留下来查什么真相,殊不知真相就在他身边,要他哥哥命的人就是他们那个了不起的爸爸,还到处找仇人,真是傻的可怜……”

    云闹闹呆滞住,想要挪动的脚步被他的几句话说的如同点了穴一般动也动不了,她觉得心很痛,痛得仿佛有尖锐的利器在她心中扎进扎出一般严重,那一刻她突然意识到她或许真的有点喜欢楚涵,因为她竟然会为了他而心痛。

    “陆冰算什么?”赵书泽没戴眼镜,微微眯起近视眼来想要把发呆的云闹闹看得更清楚,“他不过就是个炮灰而已,幸好当年他跑得快,否则楚青一跃而下的时候,他离死也就不远了。”

    “你是说?”云闹闹讷讷开口,“陆冰也是受害者?”

    赵书泽抿抿唇笑了,笑得很有内涵,就跟他平时装作风度翩翩的大才子一样:“陆冰有点小聪明,所以才跑的那么快,但说他是受害者又未免太高看他了,毕竟他拿了楚青爸爸的钱,也放弃了楚青。”

    云闹闹一时无法接受这样突然的改变,楚涵找了陆冰那么久,固执地非要为楚青报仇,可到头来,他的爸爸才是幕后主使,无论当年事情的经过如何,至少光这一点他肯定就无法接受。

    赵书泽看看表,似乎在确认时间和计划进度。

    “你跟我说这些没什么用。”云闹闹后退两步,“这些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很凌厉,“你和楚涵一起对付我,我认为不可原谅。”

    云闹闹就在这时一跃而起,鞋包都不要了,朝着房间门就跑,可握到金属门把手的时候,她竟然扭不动,回头看躺在床上的赵书泽,她的头皮一阵阵发麻。

    “楚涵应该还没有动过你,”赵书泽笑道:“所以在那之前,你哪儿都去不了。”

    云闹闹不知道在那之前是在什么之前,但她直觉赵书泽疯了,因为她没有看到酒店角落里的两个黑色大行李箱,她也不知道赵书泽夜里十二点半的航班飞西班牙,更不知道赵书泽一点都不疯,他临走之前绑走云闹闹,是想要楚涵发疯,他的本事大着呢,心肠也毒着呢。

    所以云闹闹被走过来的赵书泽一把扯住头发摔在地上的时候,她还在想,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夜里的会展中心安静地像一座坟墓,仿佛白天的热闹和喧嚣不存在似的,人群散去,舞台的微光和观众的掌声伴随着月亮的升起,没有在这里留下丝毫痕迹,墙壁冰冷,沙发静谧,就连一个个架在三脚架上的话筒都成了积灰的死物。

    伊凡把云闹闹被赵书泽带走的过程说了一遍又一遍,说的累了只会靠在沙发上喘粗气,都忘了喝口茶润润嗓子。

    楚振东派来的两个男人一直站在大厅的角落里打电话,悄声细语脸色凝重,半小时了却毫无进展,顾朝看着站在会展中心正中央盯着舞台上银灰色话筒看的楚涵,觉着他安静的有些可怕,自从他赶到这里,楚涵就没开口说过话,只是一动不动地伫立在那儿像一座雕塑,微风拂起他额前的发丝,露出他光洁的额头和好看的眸子,眸底涌动着他看不懂的情绪。

    顾朝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心慌过,他不是没有见过楚涵发火生气的样子,可既不抽烟也不骂人的楚涵让他担心,他隐约希望先找到赵书泽的是别人,他不是惜赵书泽的命,只是不想楚涵去坐牢。

    金宇起起落落无数次,到了后来,整个开阔的大厅里只听得到他在沙发上弹起又压下的窸窣声,顾朝听得心烦,正想骂他,他却搓着手走到顾朝身边小声哔哔:“早知道那天就剁了丫的,敢跟我们玩这出。”

    顾朝正欲答话,就听到门口传来车声,楚涵转身就朝门口走,黑色轿车从行车道上疾驰进来,车灯打亮了楚涵冰一样的脸,宣可昊跳下来:“我爸说虽然达不到立案标准,但已经派人去找了。”

    楚涵快要把手指捏碎一般,小叔找人比宣可昊他爸更快,他要的不是他们帮忙找人,他要的是立案,只有立案,赵书泽才跑不了。

    手机响了一声,楚涵拿出来一看脸就白了,是赵书泽给他发的一张图片,云闹闹躺在床上,乌黑的头发洒在白的像裹尸布一样的床上,她的嘴角有血眼角有泪,照片只拍了锁骨以上,不着一缕的苍白皮肤刺痛了楚涵的眼睛。

    楚涵疯了一样把手砸在身旁的石头柱子上,砸的五指鲜血直流,宣可昊急问怎么回事,楚涵却收起了手机,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顾朝和金宇追了上去,这个时候的楚涵根本不能开车,可无奈他们哪里挡得住楚涵,楚涵锁了车门挂了档,风驰电掣一般把车开出了会展中心。

    “我跟。”顾朝撂下一句话也上了车,跟着楚涵而去。

    云闹闹紧紧拽住被赵书泽扯到了锁骨下面的衣领,赵书泽掐着她的脖颈,拍完照后随手扔了手机,冷声道:“你说楚涵看见你这个样子会不会生气?”

    云闹闹空出手来想要打他,赵书泽却压了下去,用肩胛的力气摁住了云闹闹的手,他笑:“楚涵那种人玩得很开,他可能懒得生气,以为你脏了,就扔掉找下一个。”

    云闹闹浑身冰冷,直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赵书泽会做这样的事,她更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赵书泽和楚涵之间的牺牲品,她还什么都不是呢。

    云闹闹反抗的厉害,烧的也很厉害,他的手所到之地都烫的令他心悸,他触着云闹闹红得像是要滴血的脸庞,竟有种想要吻上去的冲动……

    云闹闹一脚踢向了赵书泽摸索到她腿间的手,却换来了比刚才还要厉害的一顿暴打,她的额头湿透了,不知道是血还是汗,赵书泽把浴袍脱了扔在地上,一左一右按住云闹闹发狂似的乱打乱拍的手,整个人压了上去。

    云闹闹不敢相信,她闭着眼睛紧绷成一块,却适得其反地把赵书泽浑身上下的变化感受得清清楚楚,她的心一直往下坠,坠到一块镶了大理石的地板上时,碎成一块又一块。

    “赵书泽,”她喊道:“不要做让你后悔的事。”

    赵书泽停顿了一下,血红的眼睛看着她:“其实我真的有喜欢过你。”

    云闹闹趁他怔忪这片刻,手脚并用乱扑一通,竟然真的从赵书泽身下脱逃出来,她跑到床下,却因为发烧无力双腿一软竟然跪了下去。

    未等她站起来,赵书泽就从后面拽住了她的衣裳,噗嗤一声,她听到自己的裙子被扯下一块,随后就被赵书泽顺手压在了地上,地毯扎得她后背生疼,赵书泽打了她两巴掌,厉声道:“但自从知道你和楚涵是一伙的,我就一点也不喜欢你了。”

    云闹闹精疲力竭却仍不放弃,也不知赵书泽是为了拍照还是力气不敌向死而生的她,总之他一直没有得逞。

    “你想坐牢吗?”云闹闹带着哭声吼,“你不是最重视自己的前途吗?你想毁之一旦吗?”

    赵书泽冷笑:“放心吧,楚涵不会让我坐牢的,他不是很了不起吗?他不是天之骄子富二代吗?我就想看看他是怎么咽下苦果不敢言的。”

    压在她身上的赵书泽肮脏的像一团生肉,云闹闹快要把嘴唇咬破了才没有吐出来,她倒是希望自己吐他一身,她希望力气更大一些,她希望身旁有一把刀,她能把这坨肉剁成肉酱。

    可现实是,她的力气越来越小,她的身边只有肮脏的地毯,赵书泽的手探到了她的腰间,扯到了她的内裤,她心里一沉,像是快要死了一般绝望,她嗅到了那日在宿舍的床上嗅到的那股味道,她想吐,赵书泽却把手机对准了不堪的她,她缩回脚来,一脚踢了过去,没想到不偏不倚,竟然踢到了赵书泽的要命地方,赵书泽疼地翻滚下去,云闹闹试了几次却都没有爬起来,正在这时酒店里的电话却响了,赵书泽觑着颤抖地牙齿咯吱响的云闹闹,反手接起了电话。

    作者闲话:

    赵书泽要走了,欺负云闹闹既为了拿到点保命的把柄,也为了报复楚涵。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