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一百一十章我的预感呢?

章节字数:3074  更新时间:21-12-01 09: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叮当”一下,脚踝上的栀子花铃铛响了一声,云闹闹转头看去,只见一个披肩短发,穿着宽大T恤和肥裤子的女孩边擦头发边用手弹了一下她的踝链。

    如果不是云闹闹性格镇定,多看了这女孩几眼,认出她竟然是卸了妆后的刘婉君,铁定得被突如其来出现的”陌生人”吓得魂飞魄散。

    “你男朋友给你买的?”刘婉君指着踝链问。

    刘婉君和白天形同两人,卸了妆后的脸蛋年轻好些,虽然皮肤长期被劣质化妆品腐蚀地有些粗糙,但大眼睛小嘴巴仍然清秀得很,衬着一头利落的短发,竟和他们一样像学生。

    云闹闹红着脸点点头,她还是不太习惯别人把楚涵称之为”她的男朋友”。

    刘婉君嘴角带笑往她身边一坐:“你俩还没那个过?”

    云闹闹震惊了一下还是不得不相信刘婉君口中的”那个”就是她想的”那个”,这女孩太过直接,让她无法接话。

    刘婉君咯咯笑着,压根不在意云闹闹的回答,笃定地说道:“肯定没有,我一看就知道。”

    云闹闹扶着椅背苦思,她到底从哪儿一看就知道?那她知不知道他俩差点就”那个”了?骨子里倔强的胜负欲让云闹闹很不服气。

    “那你知不知道你们脚上戴着这个代表什么?”刘婉君指着她的踝链问。

    云闹闹想到那个泰国小姑娘说的”同生共存”,刘婉君却已接着说了下去:“在我们这叫做花链,男女一戴,那就是私定终生的意思。”

    云闹闹歪着头想了想,中国传统文化里这样的说法多了去了,比方说比翼鸟并蒂莲之类的。

    “私定终生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刘婉君全然一副把云闹闹当未成年人的样子,掰着指头开始数点:“张翠山和殷素素,董永和七仙女,那就叫私定终生,对了,还有罗玄和聂小凤。”

    云闹闹完全闹不明白刘婉君想表达什么,虽然用的都是电视剧里的人名,但她说话好歹没那么……直接了,虽然云闹闹压根不知道罗玄和聂小凤是哪位……

    “嘿,说半天你都听不懂,简而易之,私定终生就是没结婚就睡了的意思。”刘婉君生怕她一以贯之的形象崩塌,瞬间就变回原形,云闹闹挡都挡不住,一眼看到她光溜的脚踝,便问道:“那你怎么不和唐浩然戴花链?”

    刘婉君翘起二郎腿,她的肥裤子把右腿的纹身几乎全都挡掉了,只看得到一点点黑色的影子,她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脚踝,歪着头看云闹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还是没捕捉到私定终生的精髓,终生终生,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爱的死去活来非你我不可,就算翘辫子了,也要和你埋在一起。”

    云闹闹笑了,她说的特别接地气,怕是没有人听不懂,但笑着笑着突然醒悟过来刘婉君正在回答她的问题,奇道:“难道你不爱唐浩然?”

    “爱!”刘婉君斩钉截铁:“但我俩没有一辈子,我有预感。”

    云闹闹沉默了一会儿,想不到风风火火的刘婉君也有这种感性的时候,刘婉君歪着头叹了一声:“他迟早会回去的,回中国,他就是嘴硬,可做梦都在喊妈……”

    云闹闹不知该说什么,刘婉君却坦然得很,摇摇头把失落的情绪甩开,凑在她耳边小声问道:“那你爱你男朋友吗?”

    云闹闹想了想,点了点头。

    刘婉君笑起来,瞧着外面喝得停不下来的俩男孩,压低声音道:“要不要纹身?我们偷偷搞一个?”

    云闹闹跟在刘婉君身后进了主卧,她翻出书桌下的一个小箱子,里面装着一套完整的纹身工具,很秀气,也很干净。

    “你胆子还挺大,乖乖女对我们这行都抗拒得很。”刘婉君边整理边说。

    “为什么?”云闹闹思索片刻,“这又不是什么要人命的事情。”

    刘婉君哈哈大笑:“你不怕被你爸妈骂?”

    原来是这样,云闹闹摇摇头:“我只是不知道该纹什么。”

    刘婉君把电针浸在酒精里消毒,抬下巴指了指她的踝链,“栀子花也可以,反正是他给你选的。”

    云闹闹若有所思,刘婉君笑言:“反正别纹名字照片啥的,后悔的人成千上万,每天来我们这儿洗纹身的人百分之九十都是因为纹了对方的名字或者照片。”

    电针戳在身上的刺痛感形容不出来,那种密密麻麻的疼痛让云闹闹觉得有上百只马蜂在她后背咬噬似的,虽然刘婉君给她涂了一层麻药,但似乎不太起作用,她趴在椅背上从窗子的反光里看自己,褪了衣服的肩头白的像一片雪,乌黑的长发全都被揽到前面,挡住了半边脸。

    她很疼,却并不后悔,她很清醒,更没有一时冲动,她要做的事,都是她想做的。

    “乖乖,”刘婉君动作很轻柔,和她的名字终于对上了号,“他没说爱你之前,别和他睡。”

    云闹闹无语。

    次卧的床很软,幸得如此,云闹闹躺上去的时候后背才没那么疼,她把纹身纹在了左背上,那里是距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楚涵来睡的时候已是后半夜,他很小心,却仍然吵醒了睡眠很浅的云闹闹,云闹闹自觉地往边上挪了挪,给他让出个位子来,楚涵身上略有些酒气,上了床就把云闹闹搂进了怀里。

    “几点了?”云闹闹带着睡意的声音有几分沙哑。

    “天快亮了,再睡会儿。”楚涵吻了吻她的唇,像老夫老妻一样拥住她。

    云闹闹却清醒过来,窗外的天空是墨蓝色的,空气中飘散着曼谷特有的味道,是一种纸醉金迷刚刚过去,平凡生活即将开始的混杂气息,她挨着楚涵的心脏,很小声地说:“楚涵,为什么我没有预感?”

    却咽下了后面的话”就连刘婉君那个神经大条的女汉子都说,她有预感他们没有一辈子,为什么我却什么也预感不出来?”

    楚涵”嗯?”了一声,气息扑在她的发丝之间:“什么?”

    云闹闹不再说话,她反手搂住了楚涵的腰,第一次主动地把自己严丝合缝地与楚涵相贴在一起,她想,她其实是有预感的,只是害怕预感成真,刻意回避罢了。

    唐浩然当真陪着他们在泰国玩了四五天,四个人一起去了清迈和苏梅岛,回国那天还去逛了曼谷有名的丹嫩沙多水上市集,几个人玩得很尽兴,一路逛一路吃,笑声跌宕,蔓至五湖四海,到机场分别的时候甚至还有些依依不舍,尤其唐浩然,挺壮实一小伙子,抱着楚涵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可把楚涵嫌弃的三番四次想挽起袖子来教他怎么做男人。

    相比起来,刘婉君就潇洒多了,她给云闹闹留了个联系方式,偷偷地交待云闹闹,若有一天想洗纹身,一定飞来曼谷找她。

    云闹闹无奈地笑,她朝航站楼的窗户往外深深地看了一眼,心想,这回是当真要回去了,消失了个把星期,也流放了个把星期,无论回去要面对的是什么,都在等他们了。

    来这一趟最值得的,是她终于捋顺了自己的心。

    谁知飞机落地之后,等舱门打开的那一小段时间,云闹闹的手机就蹦出了无数未接电话和信息来,大部分都是程倩发的,她小心翼翼地点开最末尾那条,整个机舱都听见了程倩撕心裂肺地大吼”云闹闹你这个混蛋,我会掐死你的,我一定会的!”

    楚涵靠在座椅上笑得前仰后合:“顾大嫂中气也太足了。”

    云闹闹后悔地捂住听筒,不过好歹松了一口气,会骂人就好,会骂人就代表没跟她绝交……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陌生号码曾给她打过电话,云闹闹看了一眼没在意,既然没有名字,那应该是广告电话之类的。

    “去我那儿吧?”楚涵取了车,把他俩的行李扔了上去,对云闹闹说道。

    云闹闹刚想说话,程倩的电话竟然见缝插针地打进来了。

    “你在哪儿?”程倩很平静。

    “我……我回来了。”从程倩给她发的那些信息来看,她已经从金宇口中得知楚涵和她去泰国了,电话打的这么及时,看来她也知道他们回来了。

    “你!”程倩似是要发作,提高了八个度的声音却只持续了一个字就生生憋了回去,仍然维持冷静:“还在机场?”

    “嗯,”云闹闹答应了一声,“马上回去。”

    “回哪儿去?”程倩问,“还回奶茶店吗?我过去找你。”

    云闹闹看了一眼楚涵,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你等我电话。”

    挂了电话,楚涵已将车开上了机场高速,夜幕降临,天空被灯光映亮了半边,一颗星星也看不见。

    云闹闹小声道:“送我去南外吧,我今晚去程倩那儿睡。”

    楚涵嘴边带着笑:“还生气呢?”

    云闹闹点点头,却又摇摇头,听声音还真听不出程倩气不气来,但她是真内疚,程倩失恋要回内蒙,是她拦下来的,没陪她好好散散心,反而说都不说一声就跑泰国去了,如果没有前因后果的话,单看这种行为简直渣的要命。

    作者闲话:

    嗯……想去曼谷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