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一百一十二章屋漏偏逢连夜雨

章节字数:3042  更新时间:21-12-03 09: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云闹闹只看了她一眼,转身便揪着路过的护士问:“她这分明是被车撞了,撞她的人呢?”

    护士莫名其妙:“我不知道啊,她一直昏迷着,我们没单子就给她治伤了,你是家属吗?来了就快点去办住院吧。”

    云闹闹想了想:“刚才给我打电话的人说,她是被路人送来医院的,送她那人呢?”

    护士摇头:“没见过其他人。”便急着走了。

    云闹闹又气又着急,问了隔壁床的人,也说没见过送云晚霞进来的人,后来来了一个医生跟她解释了两句,才知道送云晚霞来的人是两个男青年,酒气熏天的把人扔那儿就走了。

    “他们俩分明就是酒驾撞了人的呀!”程倩大吼道,揪着医生的白袍子就不放,“你们怎么能就这样把人放走了呢?”

    程倩的声音又大又不饶人,引得急救室里的人纷纷侧目,男医生被他扯得无法脱身,无奈道:“我们又不是警察,哪有能力扣住人不让他们走呢?”

    云闹闹拉开程倩,医生说的都对,她们不能无理取闹,她对医生说:“那我妈妈现在怎么样?”

    男医生看了一眼张牙舞爪的程倩,退开三步说道:“我这不刚拿到报告吗?你是她女儿还是她是?”

    云闹闹说:“我是。”

    男医生松了一口气:“那你跟我出来一下。”

    云闹闹交待了程倩两句,跟着医生来到了外面的走廊上,现在已是夜里,四处都很安静,就连医院也不例外,除了停在外面随时等待救援的救护车闪着的灯光提醒他们这儿的夜远远没有结束之外,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

    “你妈妈的脑袋没什么问题,只是轻微脑震荡,但是她的乳腺里有颗肿瘤,看起来不太好,不过是良是恶还要进一步检查后才知道。”

    医生的话打破了这一夜的寂静,云闹闹呆愣了半晌才道:“肿瘤?”

    医生点点头:“你先去把她先前的费用交了吧,住院费预交三天的,明天我开单给她做穿刺检查,结果要三天左右才能出来,到时候再另做打算。”

    “如果……”云闹闹脑子里嗡嗡的:“如果是恶性的会怎么样?”

    医生皱了皱眉:“一般女性的乳腺肿瘤大部分都是良性的,如果是恶性的话……”

    “乳腺癌吗?”云闹闹问的很平静。

    医生扶了扶眼镜,“还是不要多想,一切以检查结果为准。”

    医生的话云闹闹没有跟程倩说,交了费办了住院手续后便把她撵回学校睡觉去了,说好了第二天再买点吃的带过来。

    程倩走后云闹闹一个人靠在床边看着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中的云晚霞,医生说她酒精中毒又被撞到大脑,且要睡上十多个小时。

    其实说白了她就是喝醉酒乱逛,被人撞了,撞她的那人还算良心发现,没让她躺在大街上等死,云闹闹心想,要不是闹进医院这么一出,哪知道她胸前长了颗瘤子呢?这么说,还得感谢撞她那人?

    急诊室里换药打点滴的人进进出出一整夜,云闹闹一夜没合眼,天快亮的时候才趴在云晚霞手边睡着了,还是云晚霞戳着她的脑门才把她戳醒了。

    “妈,”云闹闹揉揉眼睛,“你醒了?”

    云晚霞瞪她一眼,语气很冷:“你巴不得我死了。”

    云闹闹习惯了,站起来收拾东西叫护士,准备带云晚霞换去楼上的住院部里。

    “我不住院,”云晚霞闹,“我才几岁啊你就把我当老人看,等你翅膀再硬两年是不是要把我送养老院了?”

    云闹闹不理她,填了护士递过来的表,问她:“你是不是被车撞了?”

    云晚霞瞅着她:“你少装模作样的管我。”

    “在哪撞的?”云闹闹俯下身来问她,声音很轻,却有不容反驳的压迫感。

    云晚霞有时候觉得自己养了个冷心黑肠的白眼狼,比白眼狼还要白眼的白眼狼:“中昌路那个酒吧外面,烦死了,我哪里记得那么清楚!”

    云闹闹点点头,转身打了个电话报警,然后逼着云晚霞去了住院部。

    云晚霞很快发现自己住在乳腺外科,闹了半小时闹到主治医生那儿知道了长肿瘤的事儿,反而不闹了,回到病房里呆若木鸡,云闹闹打了壶水回来,见她还是呆呆的,有些反常,忍不住道:“医生说了,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是良性,甚至用不着开刀。”

    她还想说的更轻松一点,只是找不到专业术语,怕没有说服力。

    “闹闹,”云晚霞似乎是头一次这样认认真真地喊她,而不是小贱货没人要垃圾仔之类的称呼,“我会不会死?”

    云闹闹顿住倒水的手,她背对着云晚霞,好一会儿才说道:“人都会死。”

    云晚霞伏在枕头上一通大哭,隔壁床的阿姨急道:“这小姑娘怎么说话的,都不会安慰你妈妈两句。”

    云闹闹跟云晚霞从来都不是那种母慈子孝的关系,她能在这儿给她端茶倒水已经颠覆了她们过去十几年的相处模式了,“别哭了,去洗个澡,等会儿单子送来就去做检查。”

    “你哪里来的钱?”云晚霞哭着问。

    “你别管。”云闹闹回道。

    云晚霞便不问了,趴在那儿一个劲儿地哭,也不数落了,其实她骨子里还是水乡女子,不骂人的时候哭起来声音细细梨花带雨,如落入银盘里的大小珍珠,惹人怜惜。

    “那老头……蒋老头怎么你了?”云闹闹为自己多添了三分耐心,“那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说到这个,云晚霞哭得更加厉害:“他的工程被人抢了,公司被人砸了,他心情不好,非要跟我分手。”

    云闹闹皱眉,“行了,心情不好就要分手的人也值得你这样哭?”

    云晚霞气得伸手过来就在云闹闹身上打了几巴掌,“你懂什么?”

    “我什么都不懂,”云闹闹拉她一把,“去洗澡。”

    云晚霞在床上扑腾几下,仰面望着天花板:“我这辈子真是可怜,还不是因为你,你毁了我一辈子……”

    云闹闹心头一动,她昨晚半夜上网查了一下,乳腺出问题很大原因是心情郁结导致,云晚霞十七八岁被虞文海祸害后就一直不正常,这些年来把生活过得乱七八糟,虽说她玩遍五湖四海,但没有一天认认真真地过过日子,到如今也算可怜。

    正巧程倩打电话过来,说找不到她们了,云闹闹才想起来换了病房还没跟她说,就对云晚霞说:“你先洗澡,我去接一下程倩。”

    云晚霞呆呆地盯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听见没有。

    程倩买了好些东西过来,有吃的也有用的,她强行在脸色苍白的云闹闹嘴里塞了个小笼包,“我看你这模样,再不吃点东西的话都快飞升了。”

    云闹闹嚼了几下咽了,有些不好意思:“没两天就开学了,耽误你休息。”

    “跟我还说这个呢!”程倩拿了根吸管捧着豆浆喝,“阿姨怎么样?”

    “就那样,”云闹闹想了想还是说了:“她可能要住院,这两天你就别跟着我跑了。”

    程倩愣了愣:“不是轻微脑震荡吗?”

    “乳腺有点问题。”云闹闹摁了电梯,小声说。

    程倩脸色凝重地沉默了好一会儿,比她还要小声:“你有钱给阿姨治吗?”

    云闹闹看着她像做贼的样子,仿佛只要她说没钱,俩人就得蒙上脸去抢银行了,她捏了捏程倩婴儿肥的脸笑道:“上次金兰给过我钱,你忘了?”

    程倩恍然大悟:“可你不是投资奶茶店了吗?”

    “投了两万,还剩一万。”云闹闹算了一下,“这两个月的伙食费都靠奶茶店的分成,出去玩用的是项目的会费补助,所以那一万我基本没有动过。”

    程倩稍稍放了心,跟着云闹闹走进病房,云晚霞睡的那床空着,云闹闹往卫生间的方向看了一眼,还没把东西搁下,隔壁床的老太太就对她说道:“姑娘,你妈妈走掉了,拾掇拾掇东西就走了。”

    云闹闹愣了一下,拉开被子一看,果然病号服被脱了扔在床上,衣服鞋子都不见了,她跑到卫生间推开门一看,根本没人。

    “怎么会这样?”程倩说道,拉着那老太太问:“她是不是出去吃东西了?她怎么说的呀?”

    老太太摆手:“护士送检查单来都被她撕啦,骂人又厉害,诶唷,厉害着呢。”

    云闹闹用手机给云晚霞打电话,果不其然关机了,她气得把手机扔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

    “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出去找找?”程倩问。

    云闹闹看着自己搁在床头柜上的帆布包,心跳的很厉害,她跑过去把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倒在床上,果不其然,钱包已不在里面。

    她捂着脸坐到椅子上,这么多年了,云晚霞哭得再可怜再悲惨,也还是死性不改。

    手机响了一声,她不用拿都知道是银行短信,云晚霞别的不厉害,找银行取钱是第一名,金兰给的银行卡背面写着密码,她一直懒得去改,这下倒真不用再费心了。

    作者闲话:

    求收藏求推荐~么么哒~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