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一百二十章

章节字数:3136  更新时间:21-12-11 18: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用程倩的话来说,周末这两天云闹闹过得太放荡不羁堕落颓废了,竟然沉迷男色足不出户,甚至放弃了两次兼职面试的机会。

    云闹闹抿着唇笑,一阵秋风吹来,将人迹寥寥的足球场吹的呼啸四起,发出啾啾声,“我牺牲午睡时间陪你来这儿撒癔症,你还有胆子调侃我?”

    程倩捧上两盒热乎乎的榴莲班戟,“刚出炉,奶油还烫着呢。”

    云闹闹拿起一块咬了一嘴甜,冷天吃甜口相当于暑天抱瓜吼:“你最好了,我都半个月没吃甜的了。”

    “我好还是楚涵好?”程倩坏笑。

    云闹闹瞪她一眼,程倩连忙把两块都推给她:“你吃你吃,我知道你不容易,以后每天给你买一块蛋糕。”

    云闹闹笑道:“这是要把我养胖的节奏?”

    “可不,”程倩一本正经,“否则南艺校草看上你看不上我怎么办?”

    云闹闹咯咯咯地笑起来,程倩很久没见她这么放松肆意了,也跟着一起高兴,“今晚咱去吃火锅吧?”

    “今晚不行,”云闹闹看了一眼手机:“八点半我有个家教。”

    “你快过劳死了吧?”程倩发脾气,要约她一次比登天还难:“要上课,还要忙学生会的事儿,晚上好不容易有点时间还要去做家教。”

    “不止,”云闹闹两手一摊,“中午还得陪花痴来南艺看校草。”

    程倩捂她的嘴:“你小声一点,显得我不矜持。”

    “这哪有校草嘛?”云闹闹指着足球场上来回奔跑的零星几个人,“校草那种人冷天是不出门的。”

    “啧,”程倩瞥她:“跟南工校草谈恋爱就是不一样啊,连校草的脾性都统一了解了。”

    云闹闹脸色微红,“你少说两句会怎么样?”

    “会死。”程倩嘟着嘴。

    “同学,你们吃啥好香啊?”一个男生突然在她们身后说道。

    两人回头一看,一个双眼带笑的男孩就坐在她们身后不远的凳子上,怀里抱着一个笔记本,身上穿着南艺校服,头发微卷往后翘起,露出光洁的额头。

    云闹闹连忙戳程倩一下,这男孩文文静静的挺好看,她俩没碰上校草也碰上校树校枝了,机会不就来了吗?

    程倩很上道,笑得两眼弯弯,把方才刚刚贿赂过云闹闹的榴莲班戟转身就递给了男孩:“小哥哥,一起吃点呗。”

    男孩笑着从盒子里拿了一块,“我最喜欢吃榴莲了。”

    程倩点点头,笑得温柔似水:“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能不能告诉咱你们南艺的校草是谁呀?”

    云闹闹一愣,差点当场晕倒,刚还说程倩挺上道的,怎么一转眼就这样不通人情了?以前她可不是这样的。

    男孩丝毫不介意,嘴巴一扬咯咯笑起来,把搁到嘴边的班戟拿远了一些:“我还没吃呢,现在还你还来得及么?”

    程倩摇摇头:“被你捏过了谁还要啊?无功不受禄听过没?不干事儿就想拿好处,你怕不是和珅那类人吧?”

    男孩浑身上下干净整洁,就是脸色不太好,一看就是平常足不出户的那种乖仔,他被没文化嘴还溜的程倩说的笑个不停,不仅不生气,似乎还特别喜欢她的飒爽,“那我帮你问问吧。”

    两人背上包,跟着男孩穿过教学楼去篮球场,男孩说校草在篮球场打球,到那儿了她们才发现原来南艺和南工趁中午的休息时间搞了场非正式的比赛。

    一听南工篮球队的在这儿,云闹闹就准备溜,没想到那男孩看上去温柔,嗓门却不小,三人刚从楼梯口走到三层高的看台上,他就双手握成喇叭,搁在嘴上朝热火朝天的场子喊了一声:“齐修,有人找你。”

    南市艺术学院的室内篮球场是南市几所大学里最好的,听说实木地板下有三层减震垫,握钉能力达到专业篮球场的级别,五层楼高的天花板由钢化玻璃和龙骨架构而成,骨架四周装着密密麻麻的灯,足足把四个场地的边边角角都照顾到了,白天和晚上的采光几乎没有区别,最高端的要属观众台,层叠的设计别出心裁,保证每一个座位的视线都不被球架或记分设备遮挡,各个甬道均设置了出入口和卫生间,不仅方便进出,还打扰不到比赛和观赛。

    此时宽敞明亮的四个场地中只有一个被球砸的砰砰响,虽然比赛不正式,但毕竟两个学校的校队都来了,还是吸引了不少人观战,球场周围站着许多人,观众席上也零零散散的坐了一些,那男生一喊,球声顿时戛然而止,密不透风的目光全都定格在他们仨人身上。

    可男生还嫌不够似的,声嘶力竭地加了一句:“她俩是来看校草的,齐修,你过来让她们看看嘛,我吃了人家的班戟。”

    这回好了,球场上清一色的男生和看台上下一整溜的观众嘻嘻哈哈地开始打量她俩,云闹闹手里捧着班戟像捧着一个炸弹,班戟成了看校草的贿赂之后,她便不声不响地成了行贿贪色的傻子,她眨巴眨巴眼睛巴不得地上突然钻出一个黑洞让她掉进去从此消失不见。

    一个穿黄色球服的高个子男生朝这边挥了挥手,隔得远看不清楚五官,但从整体上来看是好看的,特别手长腿长头发茂密还没戴眼镜,应该就是程倩喜欢的类型。

    “看到没?”男生对她们笑,“最帅那个就是校草。”

    放屁,云闹闹把班戟捧到脸边挡住,最帅那个明明是眯着眼睛瞧着她哂笑的楚涵,她悄然退后两步到程倩身后,准备跑路。

    “云闹闹,”楚涵喊,“你跑什么跑?”

    这回不跑不行了,云闹闹不想被楚涵抓个现行,先跑了再说,可还没挪出去两步,就被那个男生拽住了手腕:“你就是云闹闹呀?楚少的女朋友?”

    她还没回答,就见程倩往前走了一步,双手握在嘴边学着那男生吼道:“我不喜欢穿黄衣服的男人,齐修,把你衣服脱了,老娘就当你女朋友。”

    顿时整个篮球场都沸腾起来,哈哈大笑的声音几乎冲破玻璃屋顶,云闹闹懵了,程倩这不像是放飞自我,倒像是彻底疯了!可随即她就看到了站在楚涵身边的顾朝,隔得远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可也看得出来他很恼火,把手里的篮球狠狠地砸在地上,”砰”地一声,篮球拍在木地板上的沉闷声严丝合缝地淹没在众人嬉笑着的起哄声中,像小石入大海一般没有激起半分波澜,球声陨落时,顾朝也已离开了球场。

    云闹闹心里有些难受,原来程倩疯魔的原因一直都是他,找什么南艺校草,看什么脱衣帅哥,都是为了激怒不把她当回事的顾朝。

    ……

    “我叫齐治,齐修的同胞哥哥,”大嗓门的白脸男生边吃班戟边向程倩自我介绍,“但我们异卵,所以他是校草我不是。”

    程倩没说话,坐在看台上像泄了气的充气娃娃,她杵着半死不活的脑袋,眼神飘忽,笑容也没了,齐治却一点都没察觉似的跟她边吃边唠嗑,偶尔还用舌头舔掉沾到手指上的奶油,活脱脱像个小孩子。

    云闹闹叹口气,人去楼空的篮球场寂寥得紧,就算灯光再亮装饰再奢华,也挡不住不知何处吹来的瑟瑟秋风,方才顾朝离开了就再也没回来,剩下十分钟的比赛换了人去打,人海众众中谁也没注意到他的离开,可云闹闹知道,程倩的目光和心思在看见他那一刻就粘在他身上了,他离开了球场,程倩的心和魂也跟着飞走了。

    楚涵从更衣室里一出来,就看到靠在墙边等他的云闹闹,他边穿外套边冷笑:“还没看够校草?他洗澡呢,还有一堆帅哥也在,要不再等等?”

    楚涵身上是一股刚洗完澡的凛香气,好闻得很,云闹闹嘴角一弯轻声道:“不用啦,一个南工校草就够我看的了……”

    楚涵走过来,用指腹蹭了蹭她的脸颊,冰凉的触感让她不由自主地缩了缩:“你又用冷水洗澡了?”

    楚涵不在意的”嗯”了一声,看一眼失魂落魄的程倩,“顾大嫂这是要放飞自我?齐修刚才还问她是不是精神不太正常。”

    “顾朝才是不太正常吧,”云闹闹维护自己的好友,“说不在意不喜欢的人是他,见不得别人我行我素的也是他,还说走就走?好像是程倩对不起他。”

    楚涵没对此发表意见,“小石溪计划的事情你问过你们辅导员了没有?”

    云闹闹顿时纠结起来,前两天楚涵提出要帮她解决被小石溪计划除名的事儿,被她拒绝了,她随口编了个借口说自己会去问辅导员,可马君蓉都处理不了的事问李进有什么用呢?

    “问了,他说名单定了就定了,没有转圜的余地。”云闹闹说道,其实这也不算撒谎,马君蓉就是这样跟她说的,何况她真的不想再在这件事上浪费精力了。

    楚涵锁眉,又想起联商定人的事儿,“要不我问问我爸?”

    “别,”云闹闹知道楚涵这段时间在跟他爸闹矛盾,又因为赵书泽那天说的废话,她就更不愿意让他爸掺合进来。何况她一向都不愿意楚涵整天陪着她处理这些馊事儿,跟个麻烦精似的:“而且我也不想参加了,好多事儿呢,换人就换人吧。”

    作者闲话:

    长达二十二天的假期正式开始~可是长达十九天的读研生涯也开始了……都不知道要高兴还是难受,因为论文很难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