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章节字数:3186  更新时间:21-12-13 09: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云闹闹和他们四人分开之后骑了辆共享单车去了西山别墅,可到了之后却发现楚青已经睡了,这才八点多怎么就睡了?张姨说昨晚楚青有些咳嗽,几乎一整夜没睡,今儿一天精神都不太好,所以早早地就睡了。

    云闹闹把书放在他房门外的高脚桌上,要走的时候却被张姨叫住了,“小少爷怎么一直没来,是不是很忙呀?”

    云闹闹愣了一下,最近的确很少听见楚涵来西山别墅,“啊,楚涵是挺忙的,楚青哥哥他是不是有什么……”

    “哦,他倒没问,”张姨赶忙笑道,“是我多嘴,以往小少爷隔几天就会来一次,这回都四十多天了……”

    云闹闹回到城里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夜里的空气很凉,她双手捂着脸从公交车上下来,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也的确有点想楚涵,就去便利店买了些蔬菜和肉,准备去楚涵那儿煮个火锅,上次看他厨房里好像有个没开封的电火锅。

    楚涵是在虞娇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离开火树银花的,虞娇一喝多就这样,半点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幸好今晚罗姨也在,能控制住她,楚涵才得以脱身。

    他在车里坐了一会儿,嗅了嗅身上的酒味,导了个航回家,刚才小叔给他打电话,说今晚楚卫国在家,小石溪计划的事情,他必须搞清楚跟楚卫国有没有关系。

    落地窗的窗帘没拉上,灯火通明人影绰绰,楚卫国和楚振东两人在餐厅的长桌旁各坐一边,楚振东说的口若悬河,楚卫国却反应寡淡,抬着一杯调好的果酒细酌慢饮。

    楚涵没把车开进车库,就停在花园外的车道上熄了火,他不想在这儿过夜,楚卫国说楚青的那些话,没十天半个月过不去。

    “你信那个贱人?那个贱人跟你告状了?”虞娇连哭带骂的样子仍然在楚涵的脑子里挥之不去,他揉了揉眉心,很想揍人,一拳下去却仿佛砸在了绵软的空气中,无处着力的感觉让他很烦躁。

    虞娇否认了云闹闹被小石溪计划除名的事情跟她有关,还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指控楚涵为什么要欺负她,她无法对一个破坏她家庭的女人生的野种好,为何楚涵偏偏要站在那种角度来要求她!

    虞娇没有错,云闹闹更无辜,那错的到底是什么?

    今天是虞娇的生日,要是早知道他去了会让虞娇流两箩筐的眼泪,那不管金兰怎么苦求,他都不会去。

    “咚咚咚”,车窗玻璃被敲了几下,楚涵侧头一看,便看到叼着一支烟的楚振东气急败坏地在外面走来走去,他抹了抹脸,打开车门,就听见楚振东气得大吼:“他妈的老子要改姓儿。”

    楚涵莫名地被这半拉脏话逗笑了,“别给爷爷听见,否则你不用改姓儿就可以光荣回老家了。”

    楚振东一拳砸在路灯柱子上,昏黄灯影晃了晃,洒在地上那圈光影重重叠叠好一会儿才消停,楚振东也消停了,他靠着车门垂下头,叼在嘴里的烟灰结了老长。

    “你不会刚刚演了”哭闹着要结婚”这种戏码吧?”楚涵朝落地窗扬了扬下巴,“那还不如演”未婚生子必须结婚”这种更有用。”

    楚振东拿下烟头在路灯柱子上挺没有素质地蹭了一下摁灭了,“老爷子要把我调去维和。”

    楚涵愣了一下,楚振东歇了歇,“董梅被他们弄京城去了,条件是跟我分手,她同意了。”

    楚振东抬头看着楚涵,眼里血丝遍布,笑的很难看:“妈的楚涵,你知道在这些事儿里我最难过的是什么吗?”

    楚涵没说话。

    “恋爱嘛,谈了分分了谈很正常,”楚振东颤颤地又点了一根烟,“说实话,都这个年纪了,谁有多爱谁啊?可我他妈的天天护着她,她却背着我就同意了?口口声声一辈子,可到头来……”

    楚振东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却还不如京城的一个工作。”

    楚涵垂眸想了想,“小叔,要是没这么多事的话,你会娶董梅吗?”

    楚振东没说话,楚涵笑了:“我要是董梅,也得选工作,那多实在?”

    楚振东气得干瞪眼,楚涵问:“你什么时候走?”

    “下月初。”

    “走之前帮我查个人呗,”楚涵转身朝屋内走去,“查好了我请你吃饭。”

    “……”

    楚卫国在书房里写大字,楚振东找他吵了半天不但没影响到他的心情,反而给他添了好些写字儿的精气神,楚涵一看就知道老爷子搞小叔的那些弯弯道道都是楚卫国在执行,行动圆满他很得意。

    “爸,荣斐参与小石溪计划没?”楚涵开口便问。

    楚卫国回勾了一大笔,力度在了,但拖得多了,他不满意地”啧”了一声:“你什么时候关心起公司的事儿来了?”

    楚涵没说话,外套搭在手上,露出精干的胳膊来,楚卫国冷哼一声:“你陈叔叔找你是想让你参与进来吗?”

    “我一个搞机械的参与这个干什么?”楚涵说,看来陈荣根本没和楚卫国说云闹闹的事情,楚卫国的反应也证明他跟此事无关。

    楚卫国有些生气,他有两个儿子,当初老爷子坚持至少要有一个去搞军工,正合了楚涵的意,没想到楚青废了,楚涵如了老爷子的愿学了能源技术,倒让他两头抓不着落了空,苦苦建立起来的商业帝国后继无人,他一直明里暗里纠正楚涵,希望能把他掰回”正路”来,没想到僵硬的父子关系倒把楚涵推得越来越远。

    “你去虞家了?”楚卫国突然说道。

    楚涵点点头,“娇姐过生日,我去送了个礼。”

    楚卫国抬头看着他,缓了缓才道:“虞娇并不是良配。”

    楚涵愣了愣,没想到楚卫国会这么说,忍不住讥讽道:“因为她是抛头露面的演员吗?”

    楚卫国怒了,“怎么跟你爹说话的?”

    楚振东说得对,他们什么都想管什么都想控制,看似金风玉露的人生其实处处都是干涉你规整你的手脚,充斥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

    “我说的没错啊,当年她和哥差点订婚,你不也是极力认可的吗?”楚涵原本就对楚卫国有些愤懑,方才又被楚振东的事儿挑得心潮起伏,一时没忍住,“如今她进了娱乐圈,就不是良配了?”

    楚卫国握紧了手,保养得当的手背上青筋暴露,当年虞娇跑来他面前哭诉的模样仍历历在目,她虽然没错,但对楚青的残忍无法否认。

    可这些他没法和楚涵说。

    “你就是要跟你爹反着干是不是?”楚卫国厉声说道。

    楚涵累了,他不想一整天都在吵闹谩骂中度过,反正跟楚卫国扯虞娇的事儿也纯属白费力,便先退了一步:“娇姐是姐,没别的。”

    他穿上外套,转身就走。

    “我听说你在学校里就没断过女朋友,”楚卫国在他身后冷笑,“玩可以,但别当真,别让我去给你擦屁股。”

    楚涵顿了顿脚步,一阵阵的烦躁快要冲破他的理智,他转身看着楚卫国:“这一次,我还就当真了怎么着吧?”

    直到回到雅霖间,柳文花的哭喊还在楚涵耳边回荡,他稍稍活动了一下疼麻了的小臂,方才开着车还不觉怎么样,现在僵硬了半天,疼得更厉害了,他微微吸了一口凉气,楚卫国还真是老当力壮想要他的命,要不是他抬手挡了一下,那块松花石砚台就直接砸到他额头上了,就算不痴呆可能也会半身不遂,把柳文花吓得双腿一软当场就趴下了。

    开了门就嗅到一阵香味,可四周却一片漆黑,他打开灯,一眼看到了搁在餐厅饭桌上的火锅和三四碟配菜,火锅的汤是煮过的,但现在已经凉了,配菜和饭碗摆放的整整齐齐,似乎等人齐了就开火。

    可准备这些的人却不见了。

    生日会上虞娇胡闹,砸了半桌子菜,从早上到现在他就喝了两口酒,饿的眼冒金星,屋子里的香气和暖意都让他觉得舒适,拿起电话正要拨给云闹闹,就听见二楼传来微弱的音乐声。

    他拉开阳台的折页门,便看见只穿着一件短袖打底的云闹闹正背对着他在跳绳,小桌上的手机放着震耳欲聋的英文歌,和着啾啾啾的跳绳声,把夜色中的冷空气都逼出了些挥汗如雨的味道。

    他走上前关了音乐,突如其来的安静惊醒了专心致志的云闹闹,云闹闹回过头来看见他,通红的脸上似有两道如汗似泪的痕迹:“我没听到你回来了。”

    楚涵本要去拿她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却被云闹闹反常的神情和声音惊地愣了一瞬:“出什么事了?”

    云闹闹没理他,低头把跳绳卷起来放在一旁的器材架上,“不好意思,擅自用了你的东西。”

    然后走到椅背旁拿起外套兀自穿上:“本想先回学校的,但……那个火锅操作起来有点复杂,我研究了一晚上才会弄,我怕你用不来……”

    “怎么了?”楚涵抓住她的手腕:“说话。”

    云闹闹紧紧咬住嘴唇,她反复做了良久的心理建设,却都说服不了自己别去在意,此刻面对身上带了些酒气的楚涵,倔强的脾气顿时湮灭了全部的理智,“虞娇今天过生日,我竟然忘记了。”

    楚涵明白过来,探询的眼神顿时变得软弱,云闹闹加了一句:“小时候她每次过生日都要比平时更狠地欺负我,我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日子忘了呢?”

    作者闲话:

    这不是无理取闹,设身处地地想一想,云闹闹的反应已经很理智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