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现在也不晚

章节字数:3087  更新时间:21-12-14 09: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的确忘了,和楚涵谈恋爱让她忘记了很多事情,消磨掉了许多锐气,她不可落俗地像大多数女孩一样沉迷于梦幻般的恋爱中,哼着歌儿心无旁骛地洗菜煮汤,直到电视上的娱乐版块大篇幅地报道了虞娇过生日上热搜的实时新闻,主持人兴高采烈,新闻博人眼球,全方位地介绍了这个从众多十八线小明星里脱颖而出的年轻女孩演技出众、背景神秘,却丝毫没提到她脾气糟糕,性格很烂!

    齐平说的那句话像是该新闻的催化剂,连带着欢快热闹的背景音乐,狠狠地刺痛了云闹闹的心和眼睛,她边跳绳边哭,势要把眼泪化为汗水。

    “我就去送了个礼物。”楚涵解释道。

    云闹闹不吭声,默默地挣脱他的桎梏,跨过门槛回到了屋内,二楼是楚涵的书房,装修的时候他正处于沉迷电子游戏的高二时代,所以除了落地书柜以外,还装了直角形的木质书桌,一边放宽屏显示器和电脑,另一边搁PS4和模拟赛车椅,地面抬高了一层,把一个类似于榻榻米的懒人沙发嵌了进去。

    楚涵右手非常疼,心里更是烦得要死,他不喜欢爱耍小脾气的女孩,向来很欣赏云闹闹的理智和无所畏惧,但此刻的云闹闹的无理取闹却让他有些难以招架。

    “有话就说,别他妈的跟我冷战!”他冲着云闹闹的背影吼。

    云闹闹顿了一下脚步,回头看一眼楚涵,眼里的委屈如同被箭射伤了的小鹿般楚楚可怜,她一个字都没说,转身就走。

    楚涵这才于愤怒中觉出些恐惧来,他怕了云闹闹的决绝,怕她一去不回。

    他跟上去,一把拽住云闹闹的手,把她拽了回来:“你到底想怎么样?”

    云闹闹抬起的眼里已淹满了泪水:“我累了,想回去睡觉。”

    “所以说谁让你打那么多工的?”楚涵气急败坏,“一天二十四小时,只有晚上睡觉那七八个小时不用打工,你是机器人吗?”

    她大大的眼睛布满了泪水,眨一下,珍珠似的泪便顺着长长的眼睫毛滚到了脸颊上,“楚涵,你讨厌我了吗?”

    她的泪像两颗原子弹一样把楚涵的心脏炸的支离破碎,他心头大震,运筹帷幄了快二十年的人生突然在此刻茫然无措起来。

    沉默了一分钟后,他将云闹闹搂进了怀里,她身上有淡淡的汗味,也有火锅汤的香气,她疲惫的身躯被生活折磨得绵软无力,可就算这样,也还是在华灯初上的时候就来到这里一菜一汤地给他准备,他此刻后悔方才骂她的每一个字。

    云闹闹任由他搂抱,不闹也不吵,只是很平静地说道:“顾嫣然说得对,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谁也无法理解对方。”

    “放屁。”楚涵骂道。

    “现在也不晚……”云闹闹似在呢喃自语,慢慢地推开楚涵,“我去给你给热火锅。”

    楚涵用力拽住了云闹闹,锐利的目光桎梏住云闹闹:“你什么意思?”

    云闹闹沉默不语。

    “我问你,现在也不晚,是什么意思?”楚涵沉声。

    云闹闹皱了皱眉,认认真真地说道:“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后悔的,趁你彻底讨厌我之前,我们都可以后退一步。”

    楚涵像是被戳了一下,心脏狠狠地抽痛起来,“你再说一遍?”

    “楚涵,我太累了,”云闹闹说道,“我每天要做很多事才能维持正常的生活,而且你以为只有赶不上的人才累吗?不是的,跑在前面的人原本可以肆意妄为,可如果他非要去拉落后的人的话,就会失去领先的快乐。我试过了,就算再怎么努力也没办法和你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所以连带着让你也很累,何况我们只是谈个恋爱嘛,本来图的就是个高兴,可现在我们好像都不开心。”

    楚涵真是拿云闹闹一点办法都没有,一点小事她就可以延伸到如此广阔的深度问题,他气得快要爆炸了。

    “虞娇过生日,我去送了个礼物,二十分钟都没待,”楚涵再次解释,“你不要小题大做好不好?什么谈恋爱图的是个高兴?谈恋爱图什么你不知道吗?”

    云闹闹瞪他一眼转身就走,楚涵连忙拉住,云闹闹想要用力挣脱,楚涵却不屈不挠地不松手,你拉我扯间,楚涵突然被云闹闹一把推得撞在了电脑桌上,正好磕到了被楚卫国砸到的小臂,他疼地闷哼一声跪倒在榻榻米上,云闹闹也被他拽着跌在了身上,正好压着他的手。

    云闹闹反应过来时发现楚涵疼地脸都白了,小臂肿的有馒头一般大,她赶忙杵着手爬起来,谁知道楚涵仍然拽着她不放。

    “你放开,”云闹闹”啧”道,“你的手怎么了?”

    这回可是真疼,甚至比上次桡骨骨折还疼,楚涵出了一头的冷汗,缓了三分钟才吸着冷气说道:“被我爸打了。”

    云闹闹脸色一变,作势要起身来看,楚涵却把她往下一拽,正好让云闹闹亲密无间地趴在了他身上,他用左手揽了揽云闹闹的头发,小声道:“谈恋爱图的是爱,我抱怨你打工是心疼你,怎么就不开心了?你一天到晚胡思乱想什么呢?”

    千言万语不敌一句”心疼你”,云闹闹的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顿时湿了楚涵半边领子,楚涵蹭了蹭她的脸颊:“真累了?煮饭煮累的还是跳绳跳累的?”

    云闹闹懒得理他的调侃,突如其来的眼泪让她觉得无颜见人。

    楚涵抱了抱她,终于言归正传一本正经:“累就睡会儿,我在这儿呢。”

    云闹闹避开他的小臂,伸手搂住了他的腰,把半边脸都埋进他胸前,她累极了,不止是生理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她已然意识到,虞娇或许是她和楚涵之间永远无法跨越过去的坎儿,今天任哪个女孩过生日她都不会生这么大的气,甚至在看过新闻之后,她还反复地在说服自己不要去问,更不要提起,可满腔眼泪没化作汗水,反而憋出了绝不该说的怨怨愤愤,最后竟然闹成了这样。

    她甚至对楚涵说了现在还不晚这种话,她微微颤抖,后悔地如同刚刚经历一场噩梦。

    楚涵闭上眼睛,用左手紧紧搂住了云闹闹。

    醒来的时候窗外已天光大亮,还好屋里暖气开的足,否则两个人在这什么都没有的榻榻米上睡了一夜,肯定得感冒。

    云闹闹一睁眼就看到了楚涵极不安稳的睡颜,他仍然搂着她,右手垂在榻边,露在外面的小臂比昨晚红肿得还要厉害。

    她赶忙爬了起来,轻手轻脚地跑去一楼找急救箱,抱着急救箱回来的时候楚涵已经醒了,怔怔地看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

    云闹闹想起昨晚吵的那场架,后悔比尴尬更多,再加上让楚涵疼了一夜没处理,就更自责了:“我帮你擦点药酒,再去医院拍个片儿吧,万一骨头断了啥的。”

    “没断,”楚涵杵着左手坐了起来,用指腹刮了刮云闹闹的鼻子,“断了就让你负责一辈子呗。”

    他睡的并不好,额前一缕发丝垂在眉骨之间,显得神色慵懒。

    一触冰凉探到他的手臂,突如其来的寒凛和屋内的燥热形成鲜明的对比,楚涵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一下手臂,却被云闹闹紧紧握住了,绵软暖和的手挤进了他的掌心与他五指相扣,云闹闹抬头看他:“忍一忍。”

    她用棉签把棕黄色的药酒抹匀在楚涵红肿的小臂处,屋子里顿时散着一味浓郁的草药味,云闹闹低着头往伤处轻轻吹了吹,“你爸为什么要打你?”

    楚涵不答,反而用左手抬起云闹闹的下巴,低头吻住了她。

    云闹闹手上一松,差点把药酒一整瓶地摔在地上。

    楚涵把云闹闹压倒,腾出左手接过药酒瓶搁在了地上,两人右手紧紧相握,云闹闹怕伤到他的痛处,几乎一动不敢动,只剩一只空出来的左手像抓浮板一样用力地搂住了楚涵的腰,楚涵捧着她的脸细细啄吻慢慢研磨,渐渐亮起来的晨光透过折页门照射在深陷下去的软榻上,越来越热烈的朝霞点燃了原本温柔绵长的吻。

    一声气若游丝的”疼”让楚涵顿时回归了些许理智,也才觉出右手伤处的剧烈疼痛来,原来情到深处时,都同时忘了右手不能动,五指相扣的结果便是双双扭到了手腕。

    楚涵百忍成金,和眸子里水汽氤氲的云闹闹对视半晌,恁是固若金汤也瞬时碎成渣,他不顾右手肘处的肿痛,牵着云闹闹的手猛地往上一扬,将五指相扣摁到了两人头顶上方,身子一沉,再次吻住了殷红的唇。

    窗外阳光炸裂,碰撞之处尽是火花阵阵,忆起初秋时节,初见秋光的橘绿之叶推拒还迎颤颤巍巍,怕被摘了去,又希冀被它带走,踌躇辗转间进入了深秋,深秋的阳光总是带了些橙黄橘绿的优越感,把一片摇摇欲坠的落叶轻柔包裹,用力抚摸,落叶舒展开蜷缩的纹脉,任由秋光处处可及。

    粗喘声中,门铃倏然响起,叮咚声惊地二人同时重回理智。

    作者闲话:

    不能细写的感觉好痛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