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一百三十章毫无意义

章节字数:3021  更新时间:21-12-21 09: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云闹闹从内到外都凉透了,她竟然找到了肖坤,不过这到底是顾嫣然的功劳还是许诗的功劳就不得而知了,毕竟许诗那么恨肖坤。

    “你找人拍我的时候没想到我会以牙还牙吧?”虞娇歪着头笑,笑得人畜无害一脸天真,“你以为你赢了?我是谁啊,我是国民女神虞娇啊!跟个男的一起出入俱乐部怎么了?多几条绯闻还能帮我扩大知名度呢!你以为你能威胁到我?”

    云闹闹呼吸一滞,看来肖坤没把自己录到虞娇吸毒的视频说出来。

    “你勾引楚涵,又找人拍我,做尽了小三贱货做的那些烂事,”虞娇指着她,“还想来跟我一了百了?云闹闹,你以前没那么天真的,是不是我最近太忙了没空修理你,你就以为世界美好春暖花开了?”

    云闹闹一想到得了病的云晚霞此刻正一无所知地陷在一个因自己而起的骗局中,心里许久不曾出现的愧疚感就快要将她吞噬,她提高了声音:“虞娇,我告诉过你,你要怎样对付我都可以,别碰我妈!”

    “凭什么我要听你的,要不是你妈贱,也不可能生出你这么个小畜生来!”虞娇恶狠狠道,“我告诉你,你和你妈我都不会放过。”

    云闹闹觉得自己没办法再待下去了,她看了旁边水果台上那把水果刀三眼,一眼比一眼深刻,一次比一次忍不住,她甚至已经在心里思考了怎样可以顺利没有磕绊地把那把一尺长的水果刀插入虞娇肚腹里的整个过程……

    她转身就走,趁没有做不可挽回的事情之前。

    “滚吧,小贱人,”虞娇在她身后喊,许是怕远处骑马的人看到才没有扑上来打她,“你给我睁大眼睛瞧好了,我会让你事事不如意,天天不顺心,让你什么也得不到,什么都守不住,学习好算什么,照样能身败名裂,还想参加政府计划?我要让你大学都念不下去……”

    云闹闹的怒气是随恐惧一并冲上头盖骨的,虞娇已入疯魔,她也气得窒息,她顿住脚步,只想狠狠地让这个疯子五脏俱碎。

    “随便你怎样,只要楚涵爱的是我。”云闹闹回过头去,一字一句道。

    虞娇的脸色肉眼可见地由青变白,楚涵永远是她的软肋,她浑身颤抖地像触电一样,卷曲的长发抖成了一片起浪的海洋:“你是不是为了报复我?”

    随着虞娇的痛苦鲜明地呈现出来,云闹闹只觉得一阵阵快感涌上心头,她笑了笑,“否则我干嘛招惹他呢?”

    虞娇”啊”地一声吼起来,罗姨等人闻声跑来,只见虞娇边跺脚边哭,手里的马鞭四处乱甩,让人无法靠近,“我从十岁起就喜欢他,我可以不要全世界只要他,你却把他抢走了,你这个贱货,我要杀了……”

    云闹闹掉头就走,那一刻她心里想的是,血缘这个东西挺神奇的,她和虞娇在心狠虐人这方面,还挺像。

    直到上了轻轨,云闹闹仍然没有从跌宕起伏的心情中回缓过来,她脸色发白嘴唇发青,坐在隔壁的一位阿姨甚至还问她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她摇摇头婉拒,只是瞧着窗外黑下来的天空发愣,密布的乌云层层叠叠越拢越厚,过了郊区的几片树林后,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便密密麻麻的多了起来,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像一道银晃晃的钩子要把大楼拖走般吓人。

    轰隆一阵响,雷声炸裂,震得人人心口乱跳,隔壁阿姨抱着的孩子也哭了起来,阿姨连哄带骗还在他额头脸蛋上亲了好几下,孩子挂着眼泪窝在她的怀里撒娇……随处可见的画面看湿了云闹闹的眼睛,她茫然无措地在下一个站点下了车,走在豆大的雨点砸的烟尘四起的街头,她却不知道这儿是哪里。

    手机响了起来,她木然地从包里摸出手机来接起,马君蓉气急败坏地声音穿破雨幕,一字不漏地砸到她耳朵里:“云闹闹同学,你去哪里了?我给你打了十几通电话你都不接?你参加风采大赛的作品出问题了你知道吗?有人告你抄袭,评委会也认定了这个事实,下午给你打电话就为这事儿,你却一点都不当回事儿,你赶紧回来解释解释……我怎么就不信呢……你知不知道这会影响你的学业,甚至影响你的未来……”

    云闹闹停下了脚步,像行尸走肉般一言不发地挂掉了电话,她愣了三秒钟,一脚踩碎了面前的一汪积水,溅得满身都是。

    如果虞娇没有因为这些事情受到处罚,那这一切将毫无意义。

    楚涵窝在沙发里玩游戏,占据了整面墙的幕布效果非常好,是楚振东出国前送他的礼物,最近忙得忘了,今儿手肿着没去上课才得空让人送来装上了,没想到还挺适合玩他最近发掘出来的一个新游戏。

    游戏里的小人戴着安全帽,面前是一堆七零八碎的机械器件,右上方挂着一幅完整的机器人照片,任务便是把这些器件按照顺序和嵌入关系组装起来即可。

    刚装了两个底座,柳文花便打电话过来说给他在东兴源订了骨头汤,待会儿人家就送来,楚涵随口说自己在学校不在家,柳文花遗憾地砸砸嘴,反复交代他明儿一定要回去吃饭,得给肿着的手换药。

    楚卫国把他打成这样,柳文花还让他回去吃饭,楚涵就知道这是楚卫国认输的表现了,但他不准备回去,他得让楚卫国知道并接受他没法控制自己这个事实,否则楚振东的今天就是他的明天。

    想到这儿他扔下游戏手柄又给云闹闹打了个电话,还是没人接,她今天满课,现在这个点应该还在图书馆看书,说不定手机关静音了。

    楚涵百无聊赖地扔掉手机,刚想继续游戏,门铃就轻轻地响了一声。

    他看了一眼门的方向,并不打算去开,肯定是柳文花没给人家打电话取消送汤的事儿。

    没多久,门铃又轻轻地响了一声,楚涵方才给游戏摁了静音,这悠悠的门铃声在静谧无声的屋内无端生出一种温柔似水的试探来。

    他鬼使神差地站起身来打开可视电话,透过淡蓝色的屏幕,看到了云闹闹那双湿透了的眼睛。

    云闹闹赤着脚站在光滑干净的木地板上,才几分钟身上流下来的水便在脚边汪起了一圈亮晶晶的积水,倒映着头顶那盏繁复的机械灯,往四面八方反射着斑斓的光影。

    虽然一进门楚涵就拿了沙发上的厚毯子把她裹了起来,但她并不觉得冷,也或许是寒气已经从内到外地渗透了她,与她融为一体,让她失去了辨别冷热的能力。她甚至感觉不到身体的其他部分是否还存在,只觉得胸口处像是破了个洞,呼啸的北风嘶吼着往里灌。

    楚涵拿一块浴巾帮她擦头发,她低垂着头,正好能看见他薄薄的白T恤上印着一个小小的马里奥先生,黑色帽子红色背带裤,笑得很开心。

    “竟然忘记带伞,这都十一月了,淋雨会被冻死的……”楚涵虽然句句抱怨,但动作很轻柔,“你没手机吗?不会给我打电话?你傻不傻呀?”

    云闹闹张开双手轻轻环抱住了楚涵的腰,她不顾湿透了的衣衫,贪恋地陷进楚涵的怀抱,右耳贴在马里奥先生上,正好能听见楚涵的心跳声。

    云闹闹的冰凉瞬间过渡到楚涵的身上,楚涵停住了手里的动作,这时才知道她有多冷。

    他把厚毯子拉拢了些,把她裹得更紧。

    “去洗个澡?嗯?”楚涵轻声说道,“会着凉的。”

    云闹闹不说话,从进门之后除了”我忘带伞了”之外就没说过别的,楚涵想了想,低下头在她额头吻了一下,像哄小孩一样:“我抱你过去?”

    云闹闹慢慢地松开环抱住楚涵腰间的手,楚涵略一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她顿时失去重心,忙像扒住救命稻草一样抬手搂住了楚涵的脖颈,一头长发铺满了楚涵的右肩,顺着手臂铺陈下来,像一道瀑布,露出的脸许是受了冻,双颊沾染着两记淡淡的薄粉,让她显得脆弱又好欺负。

    楚涵迎着她那两道湿润的目光低下头去,含住了两片欲言又止的薄唇,温热遇上寒凉,两人都瑟缩了一瞬,却很快寒热相渡,分不清孰温孰凉,唯独让楚涵忍不住想要加深这个吻的缘故,便是云闹闹从未有过的主动,她颤颤地微张开嘴,让楚涵探入进来,唇齿相缠时,甚至还笨拙地舔了舔楚涵的唇,楚涵顿时收紧了抱着她的手,一瞬都舍不得放开了,窒息粗喘中,一片昏天暗地。

    浴室的灯很亮,浴缸的水才铺了个底便热气腾腾地开始冒雾,楚涵弯腰探了探水温,觉得还可以,转过头来时,云闹闹却仍像方才那样木然地一动不动,厚毯子扔在了外面,身上的衣服像是在水里捞过一遍似的紧紧贴着她,楚涵皱了皱眉:“云闹闹,换衣服。”

    作者闲话:

    这段时间太忙了,要读书要工作,更文已经是艰难险阻,拜求大家收藏推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