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事发

章节字数:3018  更新时间:21-12-25 21: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云闹闹无奈,“那我去调个蘸料?”

    楚涵立刻站了起来:“油碟还是酸辣碟?”

    “我自己……”云闹闹刚站起来就被楚涵摁了回去,“你别动,我去。”

    说着便返身出门,程倩笑道:“这是我的错觉吗?”

    金宇跟着起哄:“我眼睛花了吗?”

    宣可昊更是大放厥词:“身怀龙胎也就这样了。”

    昨晚过后,楚涵的不安全感和患得患失几乎冲到了顶点,他从未有过也无法处置这样的情绪。

    须臾,楚涵便抬着两碟蘸料回来,“两种都拿了。”

    云闹闹怔怔地看着他,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她似乎感受到了楚涵异于寻常的表现。

    楚涵回视她,冷冷清清的表情偏偏又让她觉得自己想的太多。她收回目光,拿起至今未动过的筷子去锅里夹了一块虾滑。

    程倩”啊”了一声,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把好不容易夹起的虾滑晃掉了:“这是怎么了?你们班上那几个小蹄子是不是又欺负你了?我就知道!”

    云闹闹这才发现伸长手臂的时候袖子往后缩了一截,露出半截手腕来,偏偏她皮肤很白,一堂乌青的於痕明晃晃地露了出来。

    她忙从程倩手里挣脱,简直想当场挖个地洞钻进去,今儿还真是不顺啊,丢脸的场面一个接一个。

    “啥?你同学现在还敢欺负你?”金宇瞪大眼睛,“她们不怕落得股嫣然那个下场么?”

    股嫣然休学的事情其实跟云闹闹没有半点关系,只是她在学校的时候可劲儿地欺负她,最后没有落得个好下场,大家自然就会把让她落败如此的功败算在她的头号敌人身上。

    顾朝也难得地从游戏里抬起头来,含着烟模糊不清道:“股嫣然不是休学了么?”

    云闹闹头痛难忍,耳朵尖都红透了,楚涵握着她的手压在她头顶上时的低喘占据了她此刻全部的智商,让她连个故事都编不出来。

    “我看看,”楚涵全程一脸冷静,轻轻地拉过她的手。

    “别看了。”云闹闹立刻缩回手,生怕楚涵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傻瓜当着这几个吃瓜群众的面说出些不该说的话来,忙道:“我想吃虾滑!”

    “嗯,”楚涵点点头答应,嘴边还带着一抹笑,让云闹闹没来由地迅速烧红了脸,“还想吃什么?要不再点个猪脑?或者我给你叫个热牛奶吧?”

    以程倩带头的几人呜啦啦地开始起哄,“几个月了啊?男孩还是女孩?……”

    云闹闹抿着唇,在一片红晕中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

    饭后几人又邀约着去看了电影,云闹闹今天没有安排家教课,又被程倩拽着不准走,便无奈地跟着他们去了,可电影看了还没有一半就睡着了,她太累了,梦到扑在病床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云晚霞,也梦到拿着马鞭声嘶力竭骂她贱货的虞娇,她的梦很乱,像一片嘈杂的背景音,茫然地让她恐惧。

    醒来的时候竟然睡在楚涵的床上,她翻身坐起,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回忆了一下,似乎楚涵是直接把她从电影院背出来的,她捂着脸叹气,程倩不会放过自己的。

    果不其然,手机上一堆信息。

    “你俩?”

    “别给我装啊,你俩是不是?”

    “啧,我说不出来啊,你俩是不是已经……那个啦?”

    “我cao啊云闹闹,连这个都不告诉我,还是不是铁杆儿?”

    “……”

    一堆信息里夹着一条云晚霞的语音,“我在你阮姨这儿。”

    云闹闹趴在床上,把脑袋陷入两只蜷起的手臂间,云晚霞只有状态最差的时候才会回烟雨川找阮姨,她从自己这儿拿走了三万,又从那两个小混混手里拿到了五千的赔偿金,这才两个月不到就没了,其中一定有虞娇的大功劳。

    浴室的水声不知何时停了,楚涵湿热的手轻轻揉了揉云闹闹的后脖颈,“醒了?”

    云闹闹抬起头来看他,湿淋淋的头发垂在额前,把他的锋芒厉害遮去了不少。

    “你背我回来的?”

    “嗯,”楚涵低下头去亲了亲她的嘴唇,“累了就睡吧。”

    “嗯,”云闹闹的确累极了,不是睡眠不足的那种累,而是濒临崩溃却又反复被眼前的美好拽回来的那种累。

    楚涵拉过她的手腕轻轻揉了揉淤青,声音很轻却带着笑:“下次我轻点。”

    云闹闹把脸捂进被褥里,楚涵却不放过她,俯身在她耳边轻语:“我喜欢你。”

    云闹闹发了好一会儿的癔症,从床褥里露出一双含泪带雾的眼睛,亮堂堂的像夜里的一盏星星,“你会喜欢我多久?”

    楚涵一愣,云闹闹自知又犯傻了,连忙探身捂住了他的嘴巴,轻声道:“别说,这是个弱智问题。”

    楚涵便没有说,看着他消失在客厅里的背影,云闹闹却又无声无息的难受,她甚至希望楚涵用安乐的名言来哄她。

    我爱你的时候会很爱你。

    楚涵接到楚卫国的电话时已是夜里十一点半,楚卫国很大声地责问他是不是跟虞家的那个私生女不清不楚。

    楚涵皱眉,没想到楚卫国查的那么快,竟然连私生女这个事情都查出来了,他看了一眼紧闭的卧室门,压低声音回道:“是又怎么样?”

    “老子连虞家的独生女都嫌弃,莫说私生女!”楚卫国的立场非常明确。

    “那正好,我一点都不准备让你认识她。”楚涵冷冷说道。

    楚卫国冷笑一声:“等着。”他没有挂电话,反而唰啦啦一阵响,只听到微信响了一声,楚涵拿下手机看了一眼,不知楚卫国要搞什么名堂,想了想还是点开了他发过来的一条录音。

    ”随便你怎样,只要楚涵爱的是我。”

    ”你是不是为了报复我?”

    ”否则我干嘛招惹他呢?”

    空旷寂寥的客厅里反反复复播放着这三句话,楚涵如同被钉在当场一般忘了摁暂停也忘了挂电话,楚卫国的声音从听筒里沉沉传过来,带着失望和唾弃的语气:“你们哥俩还真是一个模样的没有出息,被人玩得底裤都掉了还沾沾自喜,我老脸都丢尽了。”

    方才若只是一把剑把他钉住的话,现下便是万箭穿心了,楚卫国却觉得还不够,“虞家都不是省油的灯,她家那个私生女和虞娇斗了多少年了你肯定一无所知,她利用你你却还帮着她卖自己……”

    楚涵挂了电话,摔了手机,录音终于停了。

    他看向安安静静的卧室方向,云闹闹依然没有被吵醒,她到底是累得睡着了,还是得偿所愿安心入眠?

    楚涵觉得四面八方的空气都化作巴掌,把他扇得无路可退。

    他靠在沙发上,仰头看着天花板,那三句话是两个人说的,头一句和第三句是云闹闹的声音没有错,是她生气时愤怒时勉力冷静自己时的语气,凉飕飕透着风,没有人伪造得出来,录音显示为昨天晚上暴雨之前,天空中嘶吼过的雷声依稀可辨,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云闹闹昨晚会湿淋淋地出现在自己家门口,也能解释为什么她昨晚会……那么主动……

    楚涵捂住脑袋,他本想脱离楚卫国的控制,却没想到楚卫国两句话就把毒刺扎根在了他的脑子里,他越想越觉得冷静不下来。

    他扑向被摔得支离破碎的手机,想给虞娇打电话,录音中的另一人就是她,他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只想有个人来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是楚卫国为了刺激他而造出来的假象。

    从沙发上下来时,楚涵动作太大,把云闹闹脱下来放在那儿的外套蹭到了地上,从她蓝色毛衣的小口袋里掉出一颗小小的白色药片,药片只有指甲盖大小,锡纸壳被精心剪过,只能看到孕字和酮字的各半边。

    云闹闹起床的时候发现楚涵已经上课去了,她皱着眉头把乱糟糟的沙发整理了一遍,这人昨晚竟然就在沙发上睡,肯定又打了大半夜的游戏。

    粗略地打扫了一遍屋子,眼看距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她便去厨房翻出那天买的桃胶倒在水池里泡着,又在冰箱底层找到两盒野生雪燕,都快临期了还没动过,云闹闹开心地拿水泡了,配上桃胶正好可以做香甜可口又营养的桃胶雪燕羹,省得她再去超市买银耳。

    一无所知让云闹闹的开心纯粹到了极致,她忘了虞娇,甚至忘了云晚霞。

    白知阳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刚走进教室,看到手机屏幕上的三个字时,连带着想起被她扔在了西山别墅的安乐,云闹闹脑子里嗡的一声,这几天眨眼混过,竟然把这件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白知阳约她晚上吃饭,她琢磨了一会儿,校篮球队今天要去南艺打比赛,楚涵晚上不在,正好向白知阳了解一下帮安乐找工作的事,便答应下来。

    “闹闹,”扎了个又高又翘灯笼辫的文莹跑来她身边坐下,“你和校草同居了吗?”

    一口热水差点喷出来,云闹闹瞪大眼睛看着文莹。

    作者闲话:

    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