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一百三十九章她是否还能成为那个理由?

章节字数:3061  更新时间:21-12-30 22: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分明是在威胁自己了,虞娇脸白如纸,想不到云闹闹在楚涵心中竟已如此重要,不由地提高了些声音:“楚涵你是不是太天真了?你真以为她是什么冰清玉洁天真烂漫的好姑娘吗?”

    “她找人拍我你知道吗?她找了个鸭子来俱乐部拍我!”虞娇声嘶力竭,“她想让我身败名裂,夺我虞家的财产!占我虞家的地位!就你把她当宝,被她玩得团团转还乐得为她说话!”

    虞娇握紧拳头横眉竖眼,大红色的嫁衣成了火烈鸟的外套,随时都要振翅欲飞。

    楚涵眯了一下眼睛:“她拍你什么了?”

    又说:“她如果能威胁你,为什么还任人宰割地被你赶出自己辛辛苦苦立项的计划?”

    虞娇咬着嘴唇,泫然欲泣:“那是她在做戏,她不装得可怜兮兮,能博得你的可怜吗?这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的,她谋好的局……”

    “别再找人跟着她!”楚涵打断虞娇,一字一句,“也不准再欺负她!南市还没有我惹不起的人,要不是因为我哥亏欠了你……我……”

    楚涵硬生生地忍了忍,没把话说完便转身下了旋梯,既然楚青欠了她,那就不该把这些话说完。

    “楚涵,”虞娇在他身后喊:“为了那个贱丫头,我们一起长大的情份你都不要了吗?”

    楚涵在楼梯上顿住脚步,虞娇以为他念旧心软,岂料楚涵开口却把她吓出了一身冷汗:“娇姐,我记得你以前和赵书泽感情挺好的,他和陆冰勾结的事你知道多少?”

    虞娇以为赵书泽出国就代表前尘往事一笔勾销,谁料静默了半年的楚涵突然就此事发难,她被吓破了胆,幸亏背光,楚涵看不到她的眼睛里全是恐惧。

    “我……什么……都不知道。”

    楚涵再没多说,石板楼梯回荡着他沉闷的脚步声。

    虞娇瘫坐在地上,一身光华亮丽的嫁衣染上了灰。

    楚涵下了车,返身关车门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三楼健身室亮着的灯,他掐准了楚卫国这个时候还没有出门,用指纹试了一下门锁,楚卫国奇异般地竟然没把他的指纹删掉,他推开门,正好听到屋里的电话叮铃铃地响。

    他看了一眼挂在门柜旁的座机来电显示,跳动着”振东”两个字。

    他边换鞋边接起了电话。

    “你回来了?”楚涵问楚振东,他刚走了三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按理说也还没有到正常休假的阶段。

    “没礼貌,”楚振东声音闷闷的,“你关机做什么?雅霖间的电话都快被我打爆了,差一点就要报警让大部队去找你。”

    “我手机坏了。”楚涵言简意赅。

    “我在北京,老爷子生病了。”

    楚涵顿了顿手上的动作,他一进门就闻到重庆火锅的香味,这是楚卫国最不喜欢的”重口味”,刘姨听到门响,已经高兴地跑过来给他接衣服递拖鞋。

    “爷爷不要紧吧?”楚涵把话筒夹在耳边,边换鞋边说,“我下午过来?”

    “别,老爷子就是怕你奔波才不说的,没什么大事,就正常的高血压,一堆人跟着呢。”

    楚涵笑了笑:“爷爷莫不是想你回国才生病的?”

    “别胡说,”话是这么说,楚振东却忍不住加了几分笑意,“听你爸说,斯坦福又给你发offer了?”

    “嗯,”楚涵低头换鞋,不愿多说,这是前两天的事儿了,他谁也没说,就连云闹闹也不知道。

    “这回能不能不胡闹了?”楚振东换了一副语重心长的口气,“就三年时间,去把老美的高精技术学到手,回来到部队搞研发……”

    “不,”楚涵想都没想就拒绝,“……至少现在去不了。”

    楚振东没发火,这是他跟楚卫国不一样的地方,他愿意倾听别人的想法之后再发表自己的意见,“这是我的意思,也是你爷爷的意思,两年前你就该去的,一拖便拖到了现在,要是那会儿去,明年不就回来了?现在去也一样,三年转眼就过,你挂念的东西仍然好好的在这儿不会跑。”

    楚涵走到冰箱前拿了瓶水,咀嚼了片刻楚振东的话,问道:“我爸……不会就在你旁边吧?”

    楚振东沉默一会儿,笑道:“怎么可能?”

    楚涵冷笑:“让他接电话。”

    从小楚卫国劝不了楚涵就打,打不动了就关,关不住了就会去找楚振东当说客,现在楚涵大了,他关不住他,黔驴技穷了吧?

    楚振东”啧”道:“你小子……狐狸变的吧……?”

    “爸,我哪都不去,”楚涵对着话筒说,“你也别再调查云闹闹,堂堂商业巨头调查一个小姑娘,也不嫌丢人……”

    “丢人的是你吧?”一个沧桑却有力的声音从对面传来,“都二十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不听话,从小你就喜欢高精机械,也没人逼你,多好啊?斯坦福的高精是全球顶尖,老子不信你不动心?不为国家造福,只知道玩那些过家家,早知道就该在你十二岁的时候把你扔进部队,没那些花枝招展的丫头们在你身边转,怕是才会收一收心!”

    楚涵扶额,“爷爷,你把我说的像发情的泰迪。”

    楚云”哼”了一声:“那丫头的照片我看了,像没长开的小豆芽……”

    “爷爷!”楚涵打断他,楚云是穷苦兵出身,战场上生里来死里去,向来糙惯了,“你给我爸说,他要是再找人调查云闹闹或者跟踪云闹闹的话,我跟他没完。”

    楚云没生气,反而哈哈笑起来:“我就说,楚涵是最像我的,跟你叫板从来没怵过。”

    楚涵挂了电话,一转身就看见一身运动装的柳文花期盼地站在他身后,满头大汗地问:“小涵,是你爸吗?”

    “我爷爷,”楚涵答道,原来是柳文花在健身室里,“我爸什么时候去的北京?”

    “昨晚,”柳文花左手抓右手,也就是这种时候才会让心宽如湖的她感到失落挫败,“你爷爷身体怎么样?没事吧?”

    楚云在楚卫国续弦之后一直不承认柳文花,没让她去过北京,也没让她出现在家宴上。

    “没事,”楚涵回答,能有什么事儿?老爷子的声音比他还要洪亮。

    “吃饭吧?想吃什么,我和刘姨去买?”柳文花露出笑脸来,又是平时那副乐呵呵的模样,楚涵都三四个月没回来吃过饭了。

    “就重庆火锅吧。”楚涵原本是来找楚卫国说他调查云闹闹的事,现在话已带到,本想直接走人的,但看柳文花和刘姨期盼的模样,又觉得这三层半的楼安静落寞得不像话,便答应了。

    刘姨高兴地眉开眼笑,柳文花也连忙上楼换衣服,打算再去买两个菜。

    楚涵回了二楼的房间,趴在桌上摆弄一排夷羿将军的小兵,其实这些都是当初做出夷羿将军之前的试验品,算是夷羿将军1号2号3号……,后来夷羿将军成功了,这些便沦为了他遗散人间的小兵。

    楚涵叹了一口气,自己还真是无聊。

    爷爷是最了解他的,他的确对斯坦福的offer很动心,两年前没走是挂念楚青,不想放过赵书泽,如今那件事已告一段落,他却有了更加无法离开的理由。

    可是,云闹闹是否还能成为那个理由?

    她的确被人欺负遭人陷害,但都无法否定她亲口说出了那句话,更无法否定雨夜那天她和他上床的诱因。

    ”你信虞娇,却不信我喜欢你……”

    云闹闹眼含热泪的这句话在他脑子里重复了上千遍,他瘫倒在床上,嘴里似乎又蔓延上那丝在他和云闹闹嘴里蜿蜒的苦味来。

    楚涵是被柳文花轻手轻脚的敲门声叫醒的,爬起来才觉得浑身酸痛,转身一看发现身下压着一个小兵就睡着了,窗外太阳已西斜,橘色的晚霞透过落地窗,把卧室照得很是温暖,却说不上来的孤独。

    “小涵,你没事吧?”吃饭的时候柳文花忍不住问道。

    楚涵愣了一下:“怎么了?”

    “就觉得你跟平时不太一样,是吧?刘姨?”柳文花找同盟,“你睡了三个小时,我本来不想叫你的,但午睡时间过长无益于作息……”

    “我没事。”楚涵想了想又问:“最近我哥……”

    “楚青好着呢,”柳文花笑道,“上周我去的时候,发现他脸色都红润了不少。”

    “谢谢。”楚涵道谢,自从他拜托柳文花照顾楚青之后,她每半个月就会去一次,也算是尽心尽力了。

    “夫人,下次你去的话带我一起吧?我也想小青了。”刘姨眼眶红了。

    在这个家里,楚卫国不容许有人提起楚青的名字,这还是第一次,三个人堂而皇之地在饭桌上说楚青。

    电话又响,柳文花猛地拍了拍脑袋:“刚才有人打电话找你,是个小男生。”

    楚涵皱了皱眉头,接了电话的刘姨朝餐厅探头:“小涵,找你的。”

    电话是金宇打来的,除了他还真没有别人知道他家的电话,楚涵一接起,就听到金宇大喊大叫:“你怎么关机呀?今天上课老韩点了你三次,肯定被记缺勤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