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烟雨川

章节字数:3000  更新时间:22-01-03 17: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楚涵推开西山别墅的门时,正好和穿着一身卡通家居服的安乐撞了个面对面,安乐捧着一个冒热气的盒子蛋糕从厨房里走出来,看见楚涵时吓得手一抖,蛋糕一整个地砸在地上,刚刚装饰上去的水果樱桃被压扁。

    “你怎么会在这儿?”楚涵问出口后觉得自己问了个傻问题,除了云闹闹还能有谁?阴奉阳违地背着自己去帮人,如今又玩消失那一套,真是把他给玩得死死的。

    他换了鞋直接上了二楼,理都没理垂首认错的安乐。

    楚青睡着,卧室里的窗帘拉了起来,严丝合缝地透不进一丝光亮,楚涵刚走进去,楚青就醒了,像是本能一般张口便喊:“小寒。”

    楚涵”嗯”了一声,楚青摁亮了床头灯,昏黄灯光下他的脸色奇异般地很不错,刚刚睡醒的一双眸子亮晶晶的像含着热雾:“你都两三个月没来看我了……”

    言语跟小孩子一样委屈,楚涵在他床边坐下:“对不起,哥。”

    楚青在他的帮助下坐起来,嗫喏道:“原本是我错了,但你也不能不接我的电话啊,我多想你。”

    楚涵没说话,朝外面扬了扬眉毛:“外面那人怎么回事儿啊?”

    从睡梦中醒来的楚青这会儿才想起安乐来,吓得捂住嘴,“你没打他吧?”

    楚涵翻翻白眼,把安乐喊进来:“你有毛病吧?到处跟人说我打你?”

    安乐靠墙站着,有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落魄,“我没说,是你说的。”

    “你好手好脚的一天到晚在我哥这儿吃白食,我说不定真打你!”

    安乐几步跑到楚青旁边站着,做好了随时躲在楚青后面的准备,一张嘴却字字找打:“闹闹说她帮我找工作来着,况且这儿是楚青的家,楚青都不介意,你急个什么劲儿?”

    楚涵火冒三丈,楚青却咯咯咯地笑起来,看着安乐的眼神很是温热:“安乐也没白住,帮了张叔张姨好多忙。”

    那么多人照顾楚青一个,能帮得上多大的忙?楚涵腹诽却忍住没说,楚青很明显护着安乐,他不想夺他哥的面子。

    “柳阿姨每两周都来一次,是你交待的吧?”楚青问他,“既然不放心我,为什么自己不来?真是个犟脾气,从小到大都这样。”

    楚涵不说话,他不喜欢楚青当着外人的面把他当小孩,楚青深知,说了两句便也就撂开了,换了个语气说道:“你帮我谢谢柳阿姨,但还是让她别来了,爸爸知道又要生气。”

    楚涵想了想,突然问道:“柳文花来了那么多次,怎么没提过他在这里的事?”

    安乐抿抿唇,用最大的声音说着最没有底气的话:“我躲起来了。”

    楚涵闭了一下眼睛让自己冷静,他逼自己不要问出你躲哪儿了这种蠢话,开始说正事儿:“哥,这两天云闹闹来过吗?”

    “没,”安乐抢答,“不过前天她打过电话来,说是帮我找了个工作,让我联系一个姓白的人。”

    楚涵抿了抿干燥的唇舌,很想暴怒也很想发火,可万千归尽之时,只余心口的一丝疼痛,云闹闹见白知阳,原来是在帮安乐找工作。

    楚青也说道:“她说要回老家几天,声音很低落,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冬天的烟雨川更加名副其实,穿镇而过的玉通河上飘着散不去的雾气,远山近楼都被笼罩在烟雨蒙蒙中,村口的大榕树枝繁叶茂,似乎又长大了一点。

    云闹闹坐在阮姨的小卖部里喝茶汤,至今无法相信她来了两天了,却还没见到云晚霞的面。

    “你妈那个人从小就是这样的,”阮姨在前面忙活,今天是赶集日,从县城来的小货车又刚好拉来半车货,门口还站了一堆穿雨衣的小孩,等着买最新鲜的辣条吃,“想什么就做什么,从来不管别人的感受,你也别怪她,她得了那种病,连我都懒得骂她了,随她去吧……”

    云闹闹拿着把白色的小瓷勺不知何去何从,阮姨不仅不让她动手帮忙,还非要抽个空来给她烧土豆吃。

    “她疼得厉害吗?”云闹闹小心翼翼地问。

    “厉害!”阮姨探了个头进来,“厉害着呢,快把那个床捣出洞来,我哭啊,她也哭,一疼就又犯病了,捶着胸口说自己这辈子不值,说虞家那人对不起她,说想你外公外婆。”

    云闹闹戳着碗里的米糕,红糖水浸了进去,把它融掉了半边:“她想外公外婆了?”

    “想,怎么会不想?”阮姨长叹一声,“你外公狠心,可那是爹娘,再狠心也要想的。”

    云闹闹的眼泪掉到了茶汤里,她又想起那年被炮仗皮裹脏了的大白兔奶糖。

    “她说不治了,可我不同意呀,”阮姨叨叨地讲,“拽她去了人民医院,人家说癌要化疗,得去省城,她就死活不去了,说没钱,我拿钱给她也不要,安分了两天,就跟来隔壁胡家打麻将的一个男人去县城里玩,好了,她倒是有钱玩儿……”

    阮姨安静了半晌,走进来摘了手套,冰凉粗糙的手蹭了蹭云闹闹的脸:“傻姑娘,这有什么好哭的?哭的日子都过去了,小时候那才好哭呢,没人疼没人爱。”

    云闹闹心想,她哭的日子似乎永远都过不去。

    “阳阳打电话回来,说你优秀着呢,参加了市政府的啥啥,我也说不通那东西,这不好了吗?谁想得到老云家会出你这么个人才,让你那个固执的云老头外公后悔去吧。”

    “我……”云闹闹声音很轻,“阮姨,我可能不读书了。”

    阮姨吓了一跳:“傻孩子,别担心钱的事儿啊,就算没了你阮姨,你知阳哥哥也会供你的!咱们是一家人。”

    云闹闹快要把嘴唇咬破了才没让自己哭出声来,她原本也以为只是钱的问题,所以她为了一个”钱”字四处兼职,快要把南市的大街小巷都跑过来,她自以为努力就可以战胜困难,可她现在才明白,她永远都战胜不了虞娇,那个处处都要置她于死地的虞娇。

    何况,现在连楚涵都恨她了,她什么都没有了,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种空落落的感受,其实她从前也是个什么都没有的人,但楚涵出现了又离开,她便像失去了全世界一样,比之前还要穷困潦倒。

    天黑后她才打着一把破伞顺着玉通河往家的方向走,雨下的不大,但很冷,打在身上像被电触了一般让人冷不丁地打颤,河里四散着几条油蓬船,有两条船上还点着灯,船头飘着香喷喷的炒菜味儿。

    所有人都有家,都比自己过得好,她悲哀地想,或许外公说得对,当年云晚霞就不该把她生下来受罪。

    她走到家门口,看了一眼对岸灯火辉煌的虞家大院,当年云晚霞固执地非要用虞文海给她的钱买下这套小院子,就是想离虞家越近越好,她以为这样就能感动虞文海,没想到却遭到了虞文海几度三番的破坏,有一次甚至差点让人拆了这处小院,幸好虞家爷爷出面干涉,才不了了之。

    男人若是狠心,杀人放火都做得出来。

    这是阮姨常常挂在嘴边的话。

    楚涵也是男人,可云闹闹想,他没有那么狠心,在他听到自己对虞娇说的那句话后,还能当着整个体育场的人亲自己,而不是给自己难堪,就证明他没有那么狠心,或许他很恶心,但他忍住了,给自己最后一个面子。

    云闹闹擦了擦眼泪,这几天用了过多的时间想楚涵,也流了太多的眼泪,但总会过去的,时间长了,就会过去的。

    她掏出钥匙来开门,木门被接连几天没有停过的雨水浸得潮湿肿胀,推开的时候发出”嘎吱”的声响,云闹闹抬头看了一眼被夹到的杨树枝,心想等天晴了得修剪一下。

    她刚把门推开一半,”啪”的一下,湿漉漉的门被一只手拍得雨水四溅,云闹闹吓了一跳,转头便对上楚涵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街边昏黄的路灯把他的头发照得发光,也把一身的雨水浮珠晒成了金色。

    云闹闹以为自己在做梦,手握成拳掐了掐掌心,是疼的,她的嗓子被烟雨川的湿气浸得绵软温柔:“你怎么来了?”

    楚涵全身都湿透了,灰黑色的大衣被水泡的很重,压得他全身都疼,“你买手机是拿来当摆设的吗?”

    云闹闹眨了眨眼睛,“我回来的时候忘带充电器了,手机没电了。”

    “你们这儿连充电宝都没有租借的?”

    “我……”

    “闹闹,你跟谁说话呐?晚霞回来啦?”院内传来一个大嗓门的女声。

    云闹闹一下把楚涵推到门边的墙上,用半边身子和小小的雨伞遮住他,这才探头往院里回了一句:“大姨,我打电话呢,没人。”

    “冷得要命还站外面打电话,这孩子脑袋怕是不灵光,”女人喊道,“快进来把门关上,穿堂风冻死个人。”

    作者闲话:

    上卷快要结束了,戛然而止的感情更加让人刻骨铭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