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雾里看花的尽头

章节字数:3030  更新时间:22-01-04 1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女人的声音又尖又响亮,云闹闹”诶”了一声把门拉上了,回头却触碰到了楚涵浑身的湿冷和微不可察的颤抖。

    “你都不会打伞的吗?”云闹闹忍不住问。

    “站门口打电话的人就别嫌弃别人了。”楚涵回嘴。

    两人之间的气氛既微妙又紧张,可你来我往的两句话却像老夫老妻斗嘴,这样奇异的反差让云闹闹湿透了的心突然温热起来。

    门突然从里面被人拽了一下,云闹闹一惊,只听那女人絮絮叨叨:“闹闹这姑娘是回来了还是没回来呀?”

    “你管她呢!”男人粗声粗气的声音从里屋传出来。

    “我要闩门了!”女人朝屋内大吼,“待会儿她又进不来,冷嗖嗖地害我爬起爬落可烦了。”

    “刚才不是听见她说话啦?肯定回来了呗。”

    “她屋里没亮灯,我出去看看。”

    云闹闹拉着楚涵不要命地往东跑,踏碎一地的雨水,跑到转角的一道双开折叠门前时,两人都湿透了,拿在手里的一把破伞像个摆设,倒集了好些雨水一股脑儿地泼在两人身上。

    “那不是你家吗?你怕什么?”楚涵问。

    “我没怕。”云闹闹拍了拍折叠门,她在怕,那处小院被云晚霞租给了一家五口人,只留下两间厢房给她们娘俩住,云晚霞乱带男人回家的事儿就是从那儿传出来的,她不想再传出些其他。

    “这是哪儿?”楚涵看着门头上掉光了色的招牌,除了一个”旅”字以外什么也看不出来。

    “旅舍。”云闹闹答道。

    “去你家怕人说闲话,来开房就不怕了。”楚涵凉凉地说道。

    云闹闹就知道他看出来了,“给你一个人开房。”

    给他们拿钥匙的大叔至少也有六十了,穿着一身鼓鼓的棉衣蹲在一个红通通的火盆前,他笑眯眯地递了一把钥匙给云闹闹:“闹闹,就去二楼尽头那间,那间朝阳干燥一点,早上我还开了暖气。”

    云闹闹谢过,朝来来回回不断打量楚涵的大叔笑:“三叔,这是我大表哥,住一晚就走。”

    被叫做三叔的老头恍然大悟地点头:“怪不得生得这般好模样,一看就是你们云家的。”

    楚涵差点被气得当场晕倒。

    骗自己的感情,骗自己的身体,现在又成了她的大表哥,这人的谎话真是张口就来。

    二楼尽头的房间特别小,除了一张床之外就只有可容一人过的走廊,走廊有道门,通往只站得下一个人的浴室,楚涵目瞪口呆地站在床边,不知是为这竟然能叫旅馆而惊讶,还是为这样的旅馆竟然还有浴室而震撼。

    暖呼呼的室内温度加剧了二人身上的湿冷,楚涵甚至比在外面还要抖得厉害,云闹闹把一块毛巾递到他手上:“去洗洗吧,喝杯热水睡一觉,否则会感冒的。”

    楚涵攥着毛巾半晌不动,云闹闹连忙说道:“毛巾是干净的,三叔家的旅舍虽然小,却是干净的。”

    楚涵”嗯”了一声,朝浴室走去,云闹闹侧身让他,狭窄的走廊上两人面对面,云闹闹抬头看楚涵,楚涵也低头看她,两人以不可思议的零距离紧紧相贴。

    “……我没有嫌弃毛巾。”楚涵半晌才解释了一句。

    “……好吧。”云闹闹答道。

    干巴巴的你说我答却像一把干柴遇上了烈火,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没有挪动脚步,似乎这一刻的温暖比浴室的热水更能让他们从湿冷的颤抖中回转过来。

    楚涵揽住云闹闹的腰,低头含住了她的唇,带着些潮湿气息的唇冰冷却柔软,唇缝中溢出的香草味儿让楚涵顿时无法控制自己,他凶狠地撬开她的唇,探入蜜口之中,云闹闹无法抑制地呻吟了一声,贴住楚涵的身体无力地瘫软下来,她不由自主地探手扒住楚涵的肩,身体深处的本能让她情不自禁的迎合着楚涵。

    两人似乎都忘了,他们正处在这段感情的分叉口,反而一看见那淌滚动的春水,都不计后果地跃了进去。

    楚涵托着她的屁股将她抱起来,跌跌撞撞地只走了一步便倒在了床上,两人比往常都要激动都要迫切,仿佛这是世界末日般的褫夺着对方,楚涵温柔之余不乏粗暴,用力过后却又怜惜,云闹闹的衣裳被他扯得差点撕裂,赤裸下的肌肤都被水沾得冰冷潮湿,可触碰之处却又火星点点,刹那间一盆熊熊烈火被点燃,把他俩都烧得理智全无,不知今夕何年。

    楚涵抱着云闹闹趴在床上,昏天暗地之后的喘息比情欲正浓时还要让人脸红耳赤,许久之后他沙哑着声音说道:“在表哥房里这么久,你三叔不奇怪?”

    云闹闹没说话,但她的手仍紧紧地揽着楚涵的背,似乎仍未从方才的激动中回缓过来。

    “云闹闹,”楚涵杵着床撑起一点来瞧着她潮湿的双眼:“就算我们分手了,你也不该放弃学业。”

    云闹闹咬着嘴唇,潮红的双颊清新的眉眼都让楚涵无法释手。

    “你要跟我分手吗?”

    楚涵心头狠狠地痛了一下,在他的心底深处,这两个字像两团不吉利的黑雾一样把他逼得喘不过气来,他用力地抱紧云闹闹,空空荡荡的一片漆黑中像是看到了让他胆战心惊的未来。

    他像是要永远地失去她了。

    “怎么不说话?”云闹闹柔声又问了一遍,“你要跟我分手吗?”

    楚涵听不得那两个字,他偏头堵住了她的嘴,有种宁愿两人都就此窒息而亡,也不想把她放开的茫然。

    像是急着岔开那个话题,楚涵在两人分开后大口呼吸的当口迫不及待:“我只希望你做好自己。”

    “怎么做好自己?”云闹闹奇异地乖巧和平静。

    “是我逼你做我女朋友的,你经常说只想好好学习,可我一直在逼你,你回去好好学习吧,实现你的梦想,成为你想成为的那种人。”

    “不可能了,”云闹闹头一次把目光从楚涵身上移开,转向另外的地方,“学校不要我了。”

    “陈雅已经承认了她陷害你抄袭的事,”楚涵说道,“学校很快就会发表声明,撤回对你的处分。”

    云闹闹把目光移回来,她没有激动万分,也没有感恩戴德,而是渐渐湿润了双眼,她放开了揽住楚涵后背的手,很轻很轻地哭:“楚涵,你是不是特别恨我?”

    楚涵没说话,他放开杵着床的手,再次压下去抱住了云闹闹,肌肤相贴让他俩都觉得温暖万分,“我长这么大,没有遇到过不喜欢我却装作喜欢我的女生,我这么喜欢你,你却不够喜欢我,而且还利用我。”

    云闹闹的眼泪打湿了楚涵的肩膀,她现在才明白,比起被虞娇威胁,比起人生戛然而止,比起梦想破碎一地,她似乎更加害怕这样的结束,这样把一个人拥在怀里却马上要失去的感觉几乎快要把她给杀死了。

    “是不是我不管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我了?”

    楚涵没有说话,他很痛苦,他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一个不喜欢他还利用他的女孩,他喜欢她,甚至可以说是爱她,这还是他第一次用”爱”这个字来形容自己的感情,可她对他却连喜欢都没有。

    找陈雅弄清事情原委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可来烟雨川找云闹闹却是犹豫万分之后的决定,他很矛盾,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云闹闹仰起头来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湿润的双眸注视着楚涵:“我不想读书了,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楚涵无动于衷地看着她:“跟我上床是为了气虞娇,给我生孩子是为了让我信你?云闹闹,你还真舍得下本。”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说,他就是不由自主,云闹闹的认真让他心中大震,可就是这样的认真也让他明白云闹闹想要放弃一切的固执,她是真的不想读书了,而且她向来说到做到。

    楚涵很生气,那个曾经穿着白色裙子长发披肩抱着一摞词典背得昏天暗地的女孩消失了,那个利落干练穿着一身小西服站在讲台上将一口英式英语念得艳惊四座的外文院第一名再也回不来了。

    这让他无端地感到愤怒和绝望。

    云闹闹眼睛里闪现出受伤的神色,但很快恢复如常,她点点头,似是在对自己说,也似是对楚涵讲:“你真的再也不会相信我了。”

    “重要吗?”楚涵冷冷问她。

    云闹闹想了想,慢慢地摇了摇头:“以前很重要,可是梦醒了,梦里的细节就成了雾里看花,是黑是白都无所谓了。”

    楚涵没听懂,云闹闹却已吻住了他的唇,她的主动和热情前所未有,顿时点燃了楚涵脑子里的一把火花,他把万物都扔到了世外,捧着云闹闹,像捧着一只振翅欲飞的夜莺般小心翼翼却又沉重爱惜,他尝到了一丝咸味,云闹闹哭了,眼泪滑下来,在他们的唇舌间交缠。

    楚涵这一夜睡得很香,他俩折腾了大半夜,累得连澡都没洗,等他醒来的时候,云闹闹已经离开了。

    作者闲话:

    这一章很重要,承上启下的那种重要。

    但写的很难受,我不喜欢吵架。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