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泪水中坚持

章节字数:3135  更新时间:22-01-07 11: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屋里没有暖气,两人说话时从嘴里呼出的白气腾云驾雾般团在空中,程倩裹着棉毯盯着顾朝瞧,“读读呗?”

    顾朝像是觉察不到冷似的,仍然只穿着一件短袖薄T,微微凸起的肱二头肌露在外面,性感的让程倩脸红心跳,他只拿含威带撩的视线扫了一眼程倩,程倩就丢盔弃甲连连摆手:“得得得,你厉害。”

    顾朝低头笑,问:“你要去几天?”

    “闹闹休学了,”程倩叹气,“好不容易去一次,我巴不得整个周末都陪着她,要不是我们辅导员婆婆妈妈的不让我请假,我都想去个十天半个月。”

    顾朝锁眉:“休学了?她那件事儿不是已经解决了吗?我前天看到学校撤回处分她的通知了。”

    “嗯,但她妈妈病了。”程倩情绪低落,“我很担心她。”

    “楚涵也很久没有来学校了,”顾朝讷讷道,“怪不得。”

    “听说他要出国了,”程倩咬着嘴唇,“去斯坦福,传的沸沸扬扬。”

    顾朝什么也没说,低头认真地扫地拖地,程倩却突然道:“要不我搬来跟你住吧?以后打扫卫生这事儿就不用你干了。”

    顾朝突然停下,面色不虞地看了看程倩,转身去了浴室。

    程倩的心轰隆塌了下来,从她和顾朝做了那个事之后,顾朝从来没有跟她说过任何把关系定下来的话,甚至没有说过”喜欢”或”爱”之类的字眼,她一直把”顾朝不擅表达”这个理由拿来安慰自己,可她隐隐觉得这是在自我欺骗。

    特别网上铺天盖地教你怎么恋爱怎么看懂男人心的文章里,全都一个口气——真正喜欢你的男人就算再不会说话,也会让你感受得到他的爱。

    可是程倩感受不到。

    她走到浴室门口,看着背对着她正在擦洗手台的顾朝,又软又糯地轻声说道:“我开玩笑的。”

    顾朝顿住了动作,转身把她摁在墙上,用膝盖顶开她的双腿:“我有没有说过,是你自找的?”

    程倩忍住眼泪,抬手环住顾朝的脖颈,使劲儿点点头,甚至还挤出一抹笑:“你让我实现梦想了。”

    顾朝使劲儿亲她,含糊间问:“什么梦想?”

    “睡你的梦想。”程倩喘息不匀,感受着顾朝越来越用力的贴近,满足地叹息。

    顾朝一把将她抱上洗手台,摩挲着脱掉了她的裤子,笑道:“妈的,这也能当梦想?”

    “为什么不能?”程倩又费劲儿又半分不示弱地仰头对付顾朝铺天盖地的吻,她不留余地地把自己分分寸寸都交给他,明明是个初尝爱情的雏鸟,却偏偏伪装成大战四方的老手,畏首畏尾的纯情姿态点不起顾朝的火,大开大合的蛮力豪放倒让顾朝理智全无,程倩眼冒金星,却仍腾出余力来把话说完:“我……见到你的第一面就定下了这个人生梦想。”

    顾朝像是没听到,程倩突然就哭了,抱在顾朝脖颈上的两只手握成拳,使劲儿地捶打着顾朝,边打边骂,什么难听的词儿都用上了。

    顾朝掐住她的两只手拉起来贴在镜子上,失去支撑的程倩猛地往下坠,终于止了骂声,她皱着眉头大口喘息,像是被方才的哭骂耗尽了力气,不仅眼眸里的坚强溃散逃尽,就连开口出声也成了恳求乞讨:“顾朝,你说句喜欢我会死吗?”

    顾朝没理,她忍受着手腕处的钝痛,断断续续地说:“你承认我是你女朋友会死吗?你说句爱我会死吗?你让我搬进来怎么了?我爱你……我喜欢你……”

    顾朝突然停了下来,他抬起迷蒙的双眸看着程倩,心头涌上那曾经在夜里反复折磨他的失落和恐惧,警察给家里打的那通电话是他接到的,那句”车主没有呼吸了”成了他挥之不去的噩梦,去给他买蛋糕的妈妈前一分钟还巧笑倩兮地擦着口红梳着头,后一秒就成了没有呼吸的车主。他用了很多年让自己学会享受孤独,用了无数个不眠之夜来消化那句”车主没有呼吸了”,才终于能在喝醉酒的时候睡上一个好觉,可仍然无法面对失去的恐惧,那根深蒂固的怅然若失在他心里像一颗种子,长到现在,也长成了参天大树,不去牵绊也不要拥有的树叶帮他挡掉有所失去的可能。

    他退了出去,用手揽了揽程倩湿透了的发丝,转身离开了浴室。

    程倩抱着双膝开始默默地哭,棕色的眼影花了,像两团肮脏的泥土。

    云闹闹从病房里出来扔垃圾的时候看到了靠在走廊上的程倩,程倩没有化妆,穿着一身休闲的运动装,斜挎着一个很大的黑色包包,整个人无精打采又失魂落魄。

    “你不是明天才到吗?”云闹闹诧异道,想了想又问:“你这是几天没睡觉了?脸色差成这样。”

    程倩和她并肩坐在医院小花园的花坛上,深冬的花园萧瑟又冷清,水池里结了厚厚一层青苔,青苔上飘着些碎冰,像抹茶味的炒酸奶。

    程倩低着头不停地用脚碾地上的小碎石:“闹闹,我失眠了。”

    云闹闹笑:“你不像失眠,像失恋。”

    程倩瞪了瞪眼睛,里边的光重又暗下去,云闹闹的一语中的让她心如刀割一般痛,一想到顾朝的绝情就难受地喘不过气来,她甚至玩起了小女孩的撒娇试探一哭二闹,可没想到她半夜离开顾家,直到现在,一天一夜过去了,顾朝也没有给她打过一通电话。

    她甩甩头,把眼泪憋了回去:“你怎么样?阿姨怎么样?”

    云闹闹咬咬唇:“切片结果已经出来了,确定是晚期,而且已经扩散了,可能会转移成骨癌。”

    程倩紧张道:“骨癌?那不是疼死了?”

    “嗯,”云闹闹点点头:“疼,每天都疼,除了疼就喊不出别的字。”

    “那怎么办?”程倩急道:“要不咱们转院吧?去南市,或者上北京。”

    “她哪里都不去,就连这儿都不待,过两天就转回烟雨川的卫生所去。”云闹闹一字一句地说,听不出她的情绪变化,“医生说了,她现在已经没有治疗的必要了。”

    “医生真那么说?那说白了,就让等死呗?!”程倩心直口快,说了又后悔。

    “差不多就那个意思。”云闹闹垂眸瞧着满地苍凉,“这病被她拖久了。”

    程倩发了半晌愣,电视剧里看到的场景竟然真实地出现在了她的生活中,云闹闹冷静淡然下的痛苦和无奈她无法想象,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楚涵……来过吗?”

    “没有,”云闹闹说的无波无澜,“他不会来。”

    “你听说了没有?”程倩急道,“他要出国了。”

    云闹闹愣了一下,有了程倩见着她之后第一次明显的情绪变化,她的手紧紧地掐在花坛边,好半天才轻声说道:“是吗?”

    程倩提着一篮子水果去看了云晚霞,她瘦的不成人形,躺在干净的白色床单下,像一具待命运屠宰的骨架,阮姨刚送了换洗衣物过来,正给她喂茶汤,她翻个白眼吃一口,还要怼几句阮姨没给她带肉。

    “明天给你带,”阮姨戳她的脸,两人仍像十五六岁的女孩一样相处:“我烤两块里脊,把油烤掉半拉。”

    云晚霞看见程倩还特意笑了笑,夸她的脏辫时尚,人长得大方,让她吃桌边的香蕉,又瞪着云闹闹:“热水打来了没?你要把你妈渴死?”

    云闹闹没理她,倒了半杯热水兑了半杯凉的,从抽屉里拿出根吸管插在水杯里递过去让她吸。

    云晚霞得意洋洋地吸了两口,还余了些精力跟程倩唠嗑:“你那小辫子我也想弄一个,甩着去广场上跳舞那才得劲儿。”

    程倩笑嘻嘻地把头探过去让云晚霞摸脏辫,缩回头来又叹气:“我妈要能像阿姨这样开化该多好,我也不至于天天被数落。”

    云晚霞抱着阮姨递过去的热水袋兴致勃勃地和程倩侃往事,三五句话又去细数交往过的男朋友谁比较帅谁又比较有钱,像在展示她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奖牌。

    “在日本的一夜情是最刺激的,”云晚霞也就这种时候才会两眼放光,“提着裤子被警察追着跑,但那里的牛郎活可是真好……”

    “妈!”云闹闹喊了她一声。

    云晚霞翻翻白眼,“我这个女儿一点都不像她妈,成天清汤挂面老老实实,除了书上那几个弯弯扭扭的字儿,什么也不懂,不懂得享受生活也不懂得男人的好……”

    “妈!”云闹闹这回是真火了,云晚霞就算病了也是这个德性,她根本分不清楚她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甚至在此之前从来没听她说过她去过日本的事。

    “好了好了,”阮姨拉了一把云闹闹,“闹闹这几天不眠不休的也累了,正好你同学来了,你带她回烟雨川住两天,后儿要转院的时候再过来,这儿有我就行了,正好和你妈秉烛夜谈两日。”

    云闹闹低着头收拾了一下床头柜上的东西,什么话也没说就离开了病房,云晚霞喝水看手机,丝毫不以为意。

    程倩打了招呼后走出来,见云闹闹正缩成一团蹲在走廊边,她心疼不已,蹲下去抱住了她。

    云闹闹把头搭在程倩肩上,“我觉得快要坚持不住了。”

    程倩比她哭得还厉害。

    作者闲话:

    这段时间太忙了,只能两天更一次,甚至还更不了,小可爱们别怪我,请继续收藏推荐,我会加油码字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