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一百四十六章戛然而止的爱

章节字数:2855  更新时间:22-01-09 20: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云闹闹睡不着,她掀开被子轻手轻脚地来到院子里,月凉如水的院子冷飕飕地刮着过堂风,她捂紧身上的棉衣,仍然止不住地发抖。

    楚涵要出国了,他要离开南市,去离她上万公里的地方了。

    她无法控制自己一刻不停地去想这件事,她原本以为没什么,不过失恋而已,谁还没有失过恋呢?可噬骨蚀心的挫败感和空虚如同食人蚁一样,在她肚腹里啃出了一个又一个大洞,她克制不住地颤抖和心痛,却又无法寻找个解决的出口,因为是她亲手断送了他们之间的唯一一线希望,是她在远赴烟雨川来寻她的楚涵耳边,说了那句话。

    凌晨三点,三叔旅社,睡着的楚涵一丝不落地听见了那句话里的每一个字。

    月色当空凉如水,瓜架下接水的大缸里仍沁满着一个多月前那场瓢泼大雨,仿佛她心里的潮湿,久久不会干涸。

    不过才一个多月而已,却已感觉过去了半辈子,这一个多月里,她没有看过一页书,没有背过一个单词,甚至没有玩过一分钟手机,她逼自己把以前喜欢的东西都戒了,为了彻底和之前的世界隔绝,她不敢用手机,也不想跟其他人来往。

    就连和程倩联系,用的都是护士站的座机。

    “睡不着吗?”程倩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身后了。

    “被我吵醒了?”

    “我也睡不着,”程倩拉过一个凳子坐在她旁边,搓着手:“我的娘亲耶,这烟雨川也太冷了。”

    “我去给你拿件衣服。”云闹闹说着就要站起来,程倩却拉住她重新坐下,“闹闹,你跟我说实话,你妈妈的医药费是问题吗?实在不行的话,我可以帮你的,募捐众筹什么的都可以……”

    “不用,”云闹闹打断她,“我已经把这个小院卖了,况且她现在花不了多少钱,还绰绰有余着呢。”

    程倩顿时又要哭,满眼的泪水让她在月色下的双眸闪闪发亮:“你把房子卖了?”

    云闹闹点点头,勉强笑道:“这套院子怕是唯一一样没被云晚霞糟蹋掉的财产了,老天冥冥之中或是有安排,要把它留着给她治病。”

    程倩哭得很厉害:“那你怎么办?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你想过吗?你不读书了吗?”

    云闹闹沉默了一会儿:“……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我……暂时想不了那么多。”

    云闹闹站起来走到院子中央,挪开水井的井盖,把手伸到上面,对程倩说,“你看。”

    对面的院墙上光怪陆离地开始出现小鸟,燕子和一朵花的影子,云闹闹笑道:“只要有月亮的晚上,都可以做这个,我小时候夜里睡不着的时候,常常会趴在井边玩这个。”

    原来是月光反射到井水上,再倒映出云闹闹的手影,投射在墙上。

    “你来的刚刚好,再过两天买主就要搬进来了,”云闹闹收回手,“到那时就再也看不到这幼稚的小玩意儿了。”

    程倩蹭蹭眼泪,跑过去趴在井边,也学着云闹闹的样子,在墙上作出各种奇奇怪怪的手影来,两人顿时笑作一团。

    “你和楚涵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分手了吗?”程倩靠在云闹闹肩膀上问,两人玩累了,就在井边席地而坐,吃一盘冷得发硬的糍粑。

    云闹闹没有说话,她咬着糍粑,狠狠地用力咬,只有这样,眼泪才不会掉下来。

    “分了就分了吧,”程倩也咬了一口硬糍粑,“好男人多得是,我一直都觉得他不适合你。”

    云闹闹抱着双膝,把心脏紧紧地压在膝盖上,好似这样能止疼。

    程倩叹口气:“闹闹,为什么人越大越开心不起来了。”

    云闹闹转眼看着程倩微肿的眼睛,忍不住皱眉:“顾朝欺负你了?”

    程倩哈哈大笑,眼泪仍莹润在眼眶里:“他敢!?他疼我宠我都来不及。”

    “那就好,”云闹闹戳戳她的脸:“你是个小太阳,老天爷一定会让你成为我们当中最幸福的那一个。”

    程倩使劲儿地点点头,把脸揉进云闹闹的肩窝里喃喃道:“你也是,闹闹,你也是。”

    程倩离开烟雨川那天下着蒙蒙细雨,她上了车又跳下来,把包里的充电宝塞到云闹闹手里:“开机好不好?就算是为了我?”

    云闹闹眼眶一热,点点头:“别不开心了,笑一笑。”

    透过雨幕蒙蒙,脸上挂着眼泪的程倩站在大巴车旁边哭边笑,她的脏辫如同她长长的水晶指甲一样,都和这座古朴素雅的小城格格不入,却是云闹闹不想离舍的一团炭火。

    辗转办好云晚霞的转院手续后,云闹闹和阮姨帮着云晚霞从床上坐起来穿上了毛衣和棉服,云晚霞一点力气都没有,却还喋喋不休地嫌棉服土气毛衣臃肿,让她没法见人。

    云闹闹忍着不说话,蹲在地上帮她穿鞋,可原本尺码合适的鞋穿在脚上却空出了好大一截,云闹闹捏着她一手便可握过来的脚踝,心里五味杂陈,她在齐平的实验室里见过真人骨架,拿层皮来把那副骨架裹起来,分明就是云晚霞现在的模样。

    疾病对人,特别对漂亮的女人来说,胜过剥皮拆骨的恐惧。

    她们刚把行李打包好,白知阳就来了,云闹闹有些错愕,见阮姨一点也不惊讶的样子,才知道是阮姨把他叫回来的。

    白知阳把云晚霞背上了停在医院外面的车,他回头看着站在路边的云闹闹,一丝微风拂过来,把她耷拉在耳边的头发吹的轻轻拂动,他轻声道:“我们回家吧。”

    在白媛和白知阳的帮助下,转院办的很顺利,甚至还在烟雨川卫生所里的二楼找了个单间给云晚霞住下,小楼是明清时代的木质建筑,推开吱吱呀呀的窗户,能看到玉通河,云晚霞抬着眼睛四处张望,原本就大的眼睛被骨瘦如柴的脸衬得越发圆愣。

    “玉通桥呢?”她问。

    云闹闹愣了一下没答。

    “远着呢,在东边。”阮姨帮她躺下,整理些棉毯盖在被子上。

    苍白的云晚霞再没问其他,讪讪地躺在那里,一双眼睛不知望向何处。

    云闹闹知道,她找的不是玉通桥,而是桥对岸的虞家大院,事已至此,她不过问自家小院,反而仍在执着那个把她狠狠抛弃的男人,云闹闹不明白这到底是执念还是爱情,或许当爱情被迫戛然而止,就会转变成执念,而只有细水长流的爱才会一天天地消散,直到无影无踪。

    所以世间哪有什么爱情?不过都是岁月挟持着命运玩的把戏罢了。

    安顿好云晚霞后,阮姨赶回小卖部去理货,白知阳便带着云闹闹去卫生所门口的面馆吃面,要了两碗面才出门去给云闹闹买水,想了想又买了两瓶牛奶,云闹闹的身体和脸色肉眼可见地一天比一天瘦削。

    接过牛奶的云闹闹愣了一下,“谢谢阳哥。”

    白知阳拉过云闹闹的手:“闹闹,咱们小时候是最亲密的,你不要跟我生分,云姨病了那么久,要不是我妈让我帮忙,我都不知道。”

    云闹闹笑了笑:“你工作那么忙,不该回来的,这么远的路,开车又不安全。”

    白知阳很久没看见云闹闹如此楚楚可怜的模样了,那个会伏在他背上偷偷落泪的小女孩似乎又回到了他面前,他冲动之下忍不住说道:“闹闹,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就回南市辞职,回来陪你。”

    云闹闹愣了一下,她慢慢地把手从白知阳手心里抽出来:“哥,你怎么到现在还成天说傻话。”

    白知阳知道自己过于冲动了,尴尬地笑:“看你和云姨这样,我心疼。”

    云闹闹动了动嘴唇,似乎说了句”谢谢”,可她眼里的光却黯然无色,白知阳为求转圜,连忙说道:“对了,上次你拜托我那件事成了,你那个朋友已经去上班了,听我朋友说,他唱歌唱的还挺好,应该能长待。”

    云闹闹这才笑了笑,“谢谢阳哥。”

    夜里待云晚霞吃了止痛药终于睡着后,云闹闹摸索着把一个多月没用过的手机拿了出来,接上程倩给她的充电宝,云闹闹盯着逐渐亮起来的屏幕,还没等未接电话和未读信息跑完,屏幕上忽然闪出了一个来电,云闹闹盯着陌生的来电号码,慢慢地滑开接听键。

    深夜里,寂静辽阔的烟雨川上空,一个男声从听筒里传到云闹闹耳朵里:“云闹闹,我是肖坤。”

    云闹闹咀嚼着这个名字,许久没有反应过来。

    作者闲话:

    赶上了。上卷到此结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