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倩影又现

章节字数:2356  更新时间:22-01-20 15: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唰唰唰”几下,盖着”延毕”红章的研究生毕业论文被程倩三下五除二撕得粉碎,撕完还嫌不够,她张开双手朝天一扔,把碎屑疯狂地烘托至天花板,让印着黑字红章的碎纸片在单身公寓昏黄的灯光下尽情地飞舞,像下了一场鹅毛大雪。

    就着这场”雪”,她抬起手边的红酒一饮而尽,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延毕了,下午的论文答辩会上,那几个目光锐利的老师看她的论文就像在看一堆垃圾,而她就是生产垃圾的那个蠢货,他们搜刮各种或直接或委婉的词语来诋毁她的论文。

    不,诋毁二字用在这里不合适,老师们是公正的,她的论文本来就是垃圾,是一叠在酒精和瞌睡中东拼西凑起来的垃圾。

    她把头靠在冰凉透骨的玻璃窗上,瞧着二十二层楼以上的风景,又低头看了一眼乱七八糟的街道,心想,从这儿跳下去能感受多久飞舞在空中的痛快?楼底下那个快捷超市的小弟弟会不会被她吓出精神病来?

    她像疯了一样捂着嘴噗嗤噗嗤地笑,那刚满十八的小弟三天两头找她要号码,她真要往这儿跳下去的话,一定在手里捏一张手写的号码条,正好给他送去。

    她觉得自己是真的疯了。

    扔在地毯上的手机乱叫起来,唱着一首她从来没听明白的英文歌,她等了三分钟,手机响第四次的时候终于把最后那句”Idon”treallymindwaiting”听出来,难怪答辩老师毙了她狗屁不通的论文,这么简单的一首英文歌都听不明白,好意思拿翻译硕士的毕业证吗?

    她盯着不依不饶的手机,想了很久才跌跌撞撞地跑过去捡起来,原以为是顾朝终于打算道歉了,却没想到屏幕上赫然闪烁着”楚涵”两个字,她顿时清醒。

    “喂。”

    “程倩,你没课吗?”

    “没有,我……在家。”她揉了揉脸,尽量让自己说话不要大舌头。

    “我有事找你,现在方便吗?请你喝杯东西。”

    “……可以,”程倩看了看表,“十五分钟后我在楼下等你。”

    楚涵没说话,程倩赶忙加了一句:“南光小区东门,我租了套房子。”

    楚涵许久才”嗯”了一声:“那见面再说。”

    楚涵快四年没有跟她联系过了,程倩在卫生间里洗脸,她把冰凉的水扑到脸上,刺骨的寒冷把骨头冻得发疼,瞧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她用三秒钟的时间回想了一遍无迹可循的过往岁月,忍不住狠狠地抓了一把染成了青色的头发和发白的脸,不过才五年而已,她却已千疮百孔地苍老了。

    一辆牡蛎色的路虎卫士在她面前停下,程倩偏着头看到驾驶位上的楚涵,便打开车门爬了上去。

    “你喝酒了?”她还没坐稳,楚涵便问了一声,随后自言自语道:“那咱们去喝茶吧,解酒的。”

    程倩顿时挫败地瘫坐在副驾驶位上,亏她出门之前刷了两次牙吃了三颗薄荷糖,似乎只要楚涵看不出她喝了酒,就不会知道她过得有多颓废,她气恼道:“你还真是当警察当出职业病来了。”

    楚涵没说话,转动方向盘朝东城驶去。

    程倩歪在座位上细细打量着楚涵,他剪着一头利落的短发,眉眼长开了,比以前多了几分坚毅和俊朗,黑色的防风服并不能遮住他身高腿长的身材:“你比以前帅一百倍。”

    楚涵许久才回了一句:“你怎么把脏辫剪了?”

    “我都二十六岁了,不可能永远长不大。”她嘟囔道。

    楚涵顿了一下,胸口涌上难以名状的哀伤,若是云闹闹也在的话,她也二十六岁了,他很快换了个话题:“听说你在读研,要毕业了吗?”

    程倩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延毕了。”

    楚涵什么都没说,这些年来他们一直没有见过面,读研也好,当警察也罢,都是东拼西凑从老同学们那儿听来的。

    两人在江边的”毛玻璃”茶吧找了个靠窗的位置,现下是深冬季节,从江面上飘来的凛冽雾气冻得整个黑夜都呈凝固成了固体,屋内的壁炉燃着熊熊大火,温暖如春的温差把落地玻璃蒙上了一层淡白色的水汽,将折射在上面的霓虹灯光包裹得朦朦胧胧,像一场旧电影里的梦。

    “找我有什么事儿啊?”程倩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喝过茶了,于如今玩闹成性的她来说,喝茶就像重金订下高级餐厅的主位,却只点一桌子素菜似的无聊又无趣。

    她玩弄着手里的陶瓷杯子,将里面飘着的茶叶颠来倒去地晃动。

    楚涵把一张照片放在桌上推到程倩面前,“你见过这个吗?”

    程倩看都没看就噗嗤笑了起来:“天哪,原来你找我是为了查案子?我看看,我这是跟什么了不起的案子扯上关系了……”

    她话还没说完就噎在了当场,因为照片上是一个蓝色的卡通充电宝,充电宝上印着小猪佩奇的图片,旁边摆着一张卡片,上面写着”证物13”。

    她的思绪猛地被拽回五年前,眼泪也不由控制地哗啦落下,“这是……当年那时候……的证物?”

    她无法说下去,她的心疼得厉害。

    楚涵点点头:“车里的东西之一。”

    “这是我的,”程倩边哭边说,“我在烟雨川的时候给闹闹的……”

    楚涵双眼一亮,激动地拽住程倩的手腕:“你确定吗?”

    “确定,”程倩使劲点头:“你看这儿,佩奇的耳朵花了一块,是我平时搁包里被钥匙磨掉的。”

    楚涵盯着那块磨损,他入职警队已快半年,反复捋当年那件事的前因后果,却仍旧一头雾水,可肖坤的证词和西分所的证物几乎同一时间出现,如今再加上程倩的确认,他几乎能立刻确认当年的事情没有他们说的那么简单。

    金兰在报警的时候说云闹闹一直没有使用手机,可一个没有使用手机的人为何会随身带着充电宝?要不就是金兰撒谎了,要不就是云闹闹只能偷偷摸摸的用手机。

    “楚涵,”程倩泪眼婆娑地看着他,“你相信当年那些人说的话吗?云闹闹一朝登上枝头变凤凰,所以就不理像我这样的普通人了?”

    楚涵看了她一眼,她捂着脸,泪水从指缝里争先恐后地流出来:“虞娇出事后,我给她打过无数次电话,甚至还去烟雨川找过她,可她不接电话也不见我,后来,她莫名其妙地成了什么副董,上了新闻,再给她打电话她还是不接。”

    “电话是通的吗?”

    “一开始是通的,后来就关机了。”

    楚涵陷入思索,许久之后才问程倩:“那你信吗?那些人说的话?”

    程倩不带一丝犹豫地否决:“当然不信,她不是那样的人,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发生那么多事她却没跟我说过一个字,甚至她回了南市也不跟我联系,我真的不明白。”

    “相信你自己的判断,”楚涵说道,“她不是那样的人。”

    作者闲话:

    真的会有那样的人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