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第一百五十七章骗局与救赎

章节字数:2342  更新时间:22-01-29 10: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接下来的两天蒋忠启都没有离开过房间,蒋夏也一直待在普黎,

    他从曼谷带了很多新鲜蔬菜过来,还给云闹闹买了普黎见不着的酸奶和夏威夷果,他在厨房做饭的时候,云闹闹就趴在天井里的木头小桌上翻译那本只剩下十多页的书,他从厨房的小窗看出去,一眼就能看到时而锁眉时而点头的云闹闹。

    他很满足,也并不后悔自己要求父亲把云闹闹牵扯进来的要求。

    云闹闹离他太远了,他只能让她也绊进这深不见底的泥沼之中,才能毫不费力又一劳永逸地把她留在身边。

    云闹闹从字里行间里抬起头来,看到的便是凝眸注视着她的蒋夏,蒋夏笑了笑,给她端了盘刚切好的哈密瓜搁在小桌上:“黑眼圈越来越重,不做了行吗?”

    云闹闹笑了笑:“哥,咱家很有钱吗?”

    系着围裙的蒋夏平白添了几分人间烟火的温柔,他对云闹闹的聪明深以为然,有种目的已达的痛快感,不由笑道:“总之养你绰绰有余。”

    云闹闹眼眸纯净,只是简单地点点头便又匍匐桌前,可心里的锣鼓早就敲翻了天,她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躺在床上的时候,闭上眼全是金发女人对蒋忠启的威胁,睁开眼又浮现楚小东比划的那个动作。

    她为Drug指的是药还是毒耗尽了心力,却又觉得在自欺欺人,

    蒋忠启在国内只是众多小小包工头中的常鳞凡介,曾因为一个标价仅两百万的建筑项目被文海实业夺走而一蹶不振,这才三五年的时间,如果走的是正路,怎可能一下子就把生意做得这样大?

    还有蒋夏,他心机厚重,在东南亚这个本就毒品泛滥的地方浸染多年,还选了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安置蒋忠启和她,说不定蒋忠启就是被他威逼利诱才走上这条路……

    “唐老大要来,别做爆炒虾。”蒋忠启突如其来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把神思乱游的云闹闹吓得浑身震了一下,她回头一看,蒋忠启指着厨房里蒋夏刚处理好的半盆虾仁说道。

    蒋夏愣了一下,“要去截货?”

    “嗯。”蒋忠启从墙上拿了块挂着的毛巾,不愿多说:“我去冲个澡,云儿就先回房间吧?”

    云闹闹点点头,开始收拾小桌上的东西。

    “今晚就让她一起吃吧?”蒋夏突然说道。

    蒋忠启愣了一下,“不行,让她回房间。”

    “爸,”蒋夏坚持道:“有的事,差不多也该让她知道了。”

    蒋忠启犹豫了半晌,最后将毛巾往盆里一扔:“云儿,回房间。”

    蒋夏火冒三丈,把半盆虾仁掀到了水池里:“老糊涂!”

    蒋忠启都已经走到了浴室门口,听到他这么说愣了一下,回头说道:“蒋夏,你该回曼谷了,娜木一直在等你。”

    蒋夏的火气停了三秒钟,哼哧道:“爸,这是你欠我的,当初选押货的时候,是你认情不认亲。”

    云闹闹已抱着书爬上了楼梯,透过鳞次栉比的木头栏杆,她看到蒋忠启原本高耸坚硬的后背一瞬间就耷软了下来,蒋夏的话像是一把锋利的凶器,将他杀得魂飞魄散。

    “我守了两天,终于刨到货在密支那的消息,等唐老大把买狗带来,我亲自去,只要在入境之前截住货,穆卡就会没事。”蒋忠启放软了声音,像刚入职的菜鸟在向领导汇报工作。

    云闹闹躺在夜深人静的床上,四处的悄声静谧时常让她有种入画或是遁地的消融感,她闭上眼睛,在一片天旋地转中重演了一遍过去这五年,虽然前三年她一直在病中挣扎,对周遭的记忆很模糊,可过去两年是真实存在过的,抱着一份报纸看得呵呵大笑的蒋忠启,找到她写的那篇社论还要剪裁下来夹在镜框后面的蒋忠启,天天咳嗽却从不去看病的蒋忠启……

    他只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老头,怎么可能会是毒贩呢?

    可蒋忠启的确在骗她,他曾说整个普黎只有市政厅有一部电话,但现在看来,他的房里应该也有一部电话,否则这两天他一直待在房中,如何能获得货源信息?

    还有方才她隐约听到蒋忠启提到穆卡,穆卡怎么了吗?

    她越发惴惴不安起来。

    蒋忠启为什么要骗她呢?

    ”云儿,把以前的事都忘了吧。”这是她醒来后蒋忠启跟她说的第一句话。

    蒋忠启为了她亡命天涯,她充满了感激,可他们不能回国,当真是因为私逃出境这一条罪吗?

    当信任的墙板裂开一条缝时,离彻底倒塌也就不远了。

    “开窗,蒋云,把窗户打开。”有人轻轻摇了摇她的窗子。

    她爬起来把窗户打开一条缝,楚小东笑嘻嘻地探进一颗头来,光滑的头顶有过量摩丝的味道,衣领上用回形针夹着一朵新鲜玫瑰:“我进来咯?”

    云闹闹拿起桌上的钢笔拔了笔帽,用尖头对准楚小东的眼珠子:“进来呀。”

    楚小东”啧”一声,讪讪道:“蒋家的人都厉害着呢。”

    “你又来干什么?”云闹闹问。

    “蒋云,”楚小东压低声音:“我是来带你走的,他们是毒贩子,你跟你哥没有好下场。”

    “滚蛋,”云闹闹冷冰冰的说道,“还有,我不叫蒋云。”

    楚小东”哎呀”直叹气,“我刚刚都听见了,你爸要回国赶在中间人前面把货截下来,他一走,你哥就没人管了!到时候你就惨啦。”

    云闹闹心头呼啦啦地往下陷落,她冷冰冰地说道:“不关你的事,你再不走的话……”

    隔壁的门咯吱响了一声,楚小东脑袋一遁,比谁都溜得快,云闹闹扔下钢笔,迅速回到了床上。

    她的门被人轻轻推开了,黑暗中露进一丝走廊里的夜灯来,她摒气凝息,听到蒋夏的声音:“云儿,你睡了吗?”

    云闹闹不吭声,”嘎达”一声,她听到钢笔入帽的声音,刚才慌乱间竟然忘记了把钢笔收好。

    “明儿我要回曼谷几天,”蒋夏笃定她在装睡,“我跟报社的人说过了,这几天你就不出稿了。”

    云闹闹睁开眼睛,对上蒋夏那双凌厉却心事重重的眸子:“为什么不让我出稿?”

    蒋夏笑了笑,在床边坐下:“爸也要出门,所以我会让谷雨过来看着你,你趁这几天的时间把脑子腾空,想一想我跟你说的事。”

    云闹闹在被窝底下把自己的手心掐的生疼:“哥,穆卡出什么事了吗?”

    蒋夏沉默不语,半晌站起身来,“我会把阿晟带过来住几天,你收拾一下一楼那间大屋,这间就让给阿晟吧。”

    阿晟是蒋夏的二儿子。

    云闹闹不吭声,蒋夏对她很好,有的时候甚至比蒋忠启对她还要好,他们是她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蒋忠启跃进零下十几度的冰水里冒险相救,不是蒋夏找人给她治病,她早就是一抔黄土了,无论他们背后藏着什么秘密,她对他们的感激是无法抹灭的。

    作者闲话:

    每次遇到这种正义还是恩情的选择题时,都会想起加缪曾因为“我首先要保护我的母亲”这句话而被当时的正义之士误读为他要在“正义和母亲”中间选择母亲被鄙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