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第一百六十七章细节

章节字数:2717  更新时间:22-02-09 09: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来是记起来了?”陈雅和从前判若两人,用知性优雅来形容她绝不过分,一言一行都透着温柔大方的好修养,她似是对以前的事一点都不介怀,甚至表现出和楚涵非常熟稔的模样,仿佛曾经的腌臜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被披上了一层浪漫的外衣:“怎么?不跟我握个手吗?”

    洪丽吃瓜吃的津津有味,捂着嘴笑道:“哇,这是旧爱相遇的既视感?”

    楚涵把小孩使劲儿拽开扔到一边,绕过陈雅伸在半空的手,头也不回地走到郑太平面前递了张纸过去:“郑队,我要请假。”

    郑太平一把扯过假条扔在旁边的桌上:“请屁假,不准!”

    “真有事儿,”楚涵淡淡地说,“一周就回。”

    被撂在一旁的陈雅脸色暗了一瞬,很快便重整骑装,恢复了惯常的笑容,当年在南工时她没有资格和楚涵那些人玩在一起,现在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难不成还低他一等?

    “现在是这个案子的关键时期,你的分析我很看重,正要往那个方向查,你怎么走啊?”郑太平气不打一处来,这群小孩傻的傻笨的笨,遇到一两个机灵点的又不听话,可比他们那时候难对付多了。

    楚涵刚想说话,顺着郑太平的目光往下一看,发现那破小孩竟然又抱着他的腿了。

    陈雅赶忙蹲下来笑眯眯地对小孩说了两句话,小孩警惕性很高,虽然瞧他在竖着耳朵听陈雅说话,但目光不善,像是随时都会从小兜里掏出匕首来扎她一下。

    小孩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盯着陈雅张口吐了两个字。

    陈雅旗开得胜地看着楚涵:“他说他的名字叫穆卡。”

    楚涵没搭理她,对郑太平说道:“我订了下午三点钟的机票,你同不同意我都得走。”

    郑太平痛苦地揽了一把头发,“我就知道你的心思没搁案子上!”

    小孩拽拽楚涵的衣角,叽里咕噜地说了两行字。

    大家都看着陈雅,陈雅却歪头看着楚涵,像是在等他开口求她。

    楚涵弯下腰抱起穆卡塞到郭小军怀里:“去会议室正式开始吧。”

    然后转头交待刘珂,“待会儿千万别忘了带陈翻译去财务室领补助。”

    公事公办,请你来就给你钱,不干拉倒,凭什么要给你面子?

    陈雅呆立当场,万万没想到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楚涵还是触不可及。

    会议室里坐满了专案组的成员,穆卡坐在长桌左边,陈雅坐在右边,小孩一分钟不抓着楚涵就要闹,楚涵只好在他旁边的凳子上坐下,郑太平则两手扶在长桌站在他们对面,铁青着脸不愿看楚涵一眼,似是表明他真的很生气。

    “你问他,丁石和他是什么关系?”郑太平闷声闷气地指挥陈雅。

    陈雅点点头顺话翻译。

    穆卡却抿唇不答。

    郑太平一拳砸在桌上,恨声道:“不说是吧?再问他,那把刀是哪里来的?是不是丁石给他的?丁石是不是拿那把刀杀人了?”

    郭小军朝楚涵挤眉弄眼一阵,言下之意是郑太平快被这个案子给逼疯了,竟然问一个人事不懂的小孩这种问题。

    陈雅用泰语重复了一遍。

    小孩依然没理她,却看着楚涵又重复了一遍方才在外面说的那两行话。

    陈雅皱眉:“他一直在说什么花链。”

    郑太平捂着头转了一圈:“难不成丁石的诨名叫花链?”

    陈雅又问,小孩答了两个字,陈雅歪头想了想:“他说,小姨的花链。”

    “查!”郑太平指着洪丽,“去查”小姨的花链”是不是哪个毒窝子的接头暗号或者黑话?”

    楚涵心头一跳,却不知为何而来。

    穆卡突然跳下凳子抱着楚涵的腿,短粗柔弱的手指却抠进了楚涵的脚踝间,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句话。

    陈雅鹦鹉学舌道:“他说,不准你戴花链。”

    “这小孩精神怕是不太正常,”郭小军撇撇嘴,“小小年纪就敢拿刀扎人,这会儿又胡说八道,我看八成是个傻子。”

    楚涵却一把将小孩从地上抱起,低头看了一眼戴在踝间那根早已褪色的链子,似是而非地问小孩:“你认识这条链子?”

    小孩愣了一下却没反应,楚涵却忘了他听不懂中文,激动又痛苦地吼他:“我问你,你是不是认识这条链子?”

    或是被他吓到了,或是他过于用力,总之穆卡哇呜一声哭了起来,吊在空中的两只脚胡乱扑腾,直到郭小军一把接过,哭声才逐渐小了下去。

    “楚涵!”郑太平火冒三丈,好不容易到手的鸭子又飞了似的:“你干还是不干,不干的话今天就把这身衣服脱了!”

    “郑队,”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春泽江里发现一具女尸,李副召开紧急视频会,五分钟后开始。”

    郑太平狠狠地抓了一把头发,闷声闷气地答应了一声,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楚涵坐在天台上,手边搁着正在播报紧急新闻的手机,大标题赫然写着”春泽江惊现女尸”。

    ”今天上午六点五十分左右,我市冬泳爱好者刘某和王某在春泽江璐杉码头往西五百米处的芦苇丛里发现一具腐烂严重的女尸,目前周围已聚集起大量市民,警方暂无信息透露,据小道消息称,此次发现或和五年前那起”史上最年轻副董香消玉殒”一案有所关联,具体情况还请继续关注。”

    他闭上眼睛,隔断强烈的阳光,不至于让它把摇摇欲坠的一颗心烤得七零八碎。

    昨天半夜市局信息科那个胖子给他打电话,说他提供的那个境外号码来自于泰国一个非常偏远的小镇,是个座机,比对后发现,该号码此前没有任何诈骗疑点或预警信息。

    也就是说,那个号码是正常的。

    楚涵连夜订好了去清迈的机票,他没有痴狂,他只是不想放过任何一丝疑点,他要亲眼去看看半夜三更给他打来电话的那个偏远小镇。

    可是现在,他连站起来去赶飞机的力气都没有。

    曾经也有过这样的事情,春泽江里惊现的浮尸被认作是云闹闹,可每一次都证明那不是她,这一次,楚涵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熬过等待DNA辨认结果出来的这三天。

    “楚涵,”通往天台的铁门后面露出一张圆脸来,郭小军陪笑道:“你不是要请假吗?现在都两点半了,你快赶不上飞机了。”

    有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楚涵充耳不闻,他瞧着头顶湛蓝的天空,目光里的伤痛躲过了所有人的视线。

    “郑队说,”郭小军磨磨蹭蹭来到楚涵身边,“如果你没走的话,让我俩去跟进出现在福利院那两人的事儿。”

    楚涵没说话,几乎没人知道他在查五年前那桩旧事,但郑太平多多少少是知道一点的,所以他不让楚涵参与春泽江浮尸案,也猜到了他在这种时候不会离开南市。

    “竟然不让我们去跟春泽江浮尸的案子,郑队太偏心啦!”毫不知情的郭小军故意抱怨郑太平,好跟楚涵站在同一战线,毕竟楚涵刚刚被郑太平骂了。

    谁知楚涵猛地站起来,把搁在旁边的手机带到了地上,正在循环播放的新闻戛然而止,郭小军也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唬得噤了声。

    楚涵蹲下去把手机捡起来,问郭小军:“那两个人又出现了?”

    不找点事做的话,他会熬不过去的。

    “嗯,”郭小军应道,“十分钟之前刚从荣斐福利院离开。”

    楚涵想了想问道:“小孩儿呢?”

    “刘珂带回家去了,她妈妈是幼儿园老师,很会带孩子。”

    楚涵低头摁了几下手机,给楚振东发了一条短信,撇下郭小军往前走去:“那走吧。”

    郭小军愣了一下跟上去,“楚涵,郑队把咱俩除名在浮尸案外,你就不争取一下吗?你不是特能杠?你要是跟他杠的话,我指定不怵,也跟他杠。”

    楚涵踢开铁门,铁门砸在里面的楼梯栏杆上,发出震耳欲聋的砰咣声,郭小军瞪大眼睛直拍胸口,呢喃自语,“杠一下没事儿,去打架倒是算了吧,我还想多当几年警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