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我在杂志上发表的短篇……很久没更新,看看!

章节字数:5370  更新时间:09-12-24 13: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灯芯

    每个灯都有自己的灯芯……

    不知道什么时候,新华大学开始流传这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话。不解者有之,嘲笑者有之,而秦丰恰恰属于后者。

    当初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秦丰乐出声来,都什么时代了,还有什么灯芯呢。跟他说这句话的传达室的大爷并没有说话,只是奇怪的看来秦丰一眼就兀自的忙活去了。

    秦丰摇摇头走了,为了这件事他乐呵了半天,那天的心情也因此变得相当的不错,并且顺利的保持到了第二天!

    可是一年后的今天,秦丰再次的听到了这句话,并且是来自他们的教授的口中,老教授似是无心随口说出这句话的,可是落在秦丰的耳中却如打破了什么东西一般,让秦丰的心情再也不能平静下来。

    草草的上了一节课,秦丰就早退了,此时的他正坐在草地上木讷的抽着烟,背靠着草地上的路灯杆子,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秦丰似乎有所察觉的蓦然睁开双眼,眼神直愣愣的盯着不远处,在那里有一个女生正打着遮阳伞朝这里走来。

    可是,秦丰的眼睛却渐渐的朝外凸了出来,当然了,不是色狼看见美女那种嘴脸,而是一种惊恐到极致的表现。

    顺着秦丰凝固的眼神,可以看到远处那渐行渐近的女生,不,那不是女生,那是什么?那是一个迈着僵硬的步伐仿佛是在表演拙劣的木偶剧般的“人”,脸色白的好像是日本的艺伎一般,一双眼睛大大的瞪着,面无表情的一眨不眨的紧紧的盯着秦丰,那手里的太阳伞也不是常见的那种,而是只能出现在古代的那种红色的油纸伞。

    外面阳光明媚,可是秦丰却觉得所有的阳光都绕过了他,只觉得一阵阵的头晕目眩,遍体生寒。那“女人”动作僵硬似是在表演机器舞,可是速度却诡异的极快,在秦丰的脑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一张惨白的脸离秦丰不过一寸来远,秦丰下意识的看上了她的眼睛,那是一双纯白的眼睛,没有黑色的部分,而且,那个“女人”没有呼吸!一阵微风吹过,吹起了那个女人的长发,一缕调皮的长发轻轻的从秦丰的鼻前拂过,没有女人头发那淡淡的幽香,充斥在秦丰鼻孔里面的只有一种陈年的腐败味,还有一种很熟悉但是一时却又想不起来的味道。

    秦丰一惊,出于本能大叫起来,这一叫顿时眼前的一切全部的消失了。秦丰睁开眼,首先看到的就是手里夹着的那根快烧到手指的香烟,还有那灼人的日光。秦丰自嘲的笑了笑,不解为什么会睡着了,还做了那么一个奇怪的梦。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慢悠悠的走出了这个白天荒无人烟显得有点偏僻的小树林。

    晚上,秦丰吃完饭在宿舍悠闲的打着游戏,这个时候,宿舍的另外一个人匆匆的撞开门慌张的跑了进来。

    “怎么了?”秦丰依旧紧紧的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头也不回的问道。

    “啪~”熟悉的打火机声音响起,一股子烟味顿时在宿舍弥漫开来,然后才听见一个有点慌张的沙哑的声音回答道:“出事了!”

    “出事了?出什么事了?”秦丰依旧盯着电脑头也不回的问道。

    “学校死人了!”那个声音突然间变的有点阴森和冷漠,说道。

    “哦!”秦丰淡淡的应了一声,就继续的玩他的游戏。良久,秦丰才回过神来,立马暂停了游戏,回过头来问道:“死人了?怎么回事?”

    可是下一秒,秦丰就愣住了,因为在他的身后根本没有人,空空如也,似乎那里本来就是没有人的!

    “狗日的,什么时候出去的?走路连个声也没有!”秦丰喃喃的说道,回过头去继续开始他的游戏。

    “滴滴……”一阵很有怀旧风格的手机铃声响起来,秦丰恼火的再次的暂停了游戏,拿起手机没好气的接通了道,“喂,谁啊?”

    “我啊!”那边一个女声不紧不慢的说道,似乎是没有听出秦丰话语中的不满。

    “你是谁?”秦丰一听是个陌生的女人的声音,语气顿时缓和起来,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对方打错电话了。

    “我是我,想知道我是谁来上午那个小树林找我吧!”对方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语速缓慢,似乎是为了让秦丰听到她的每个字,不过说出来的话依旧没头没脑的,而且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挂掉了,连给秦丰问清楚的机会也没有。

    秦丰呆呆的看着手机,这时候他才发现手机的来电显示根本毫无反应,出现在手机上的只有四个字——未知号码!

    去还是不去呢?秦丰的心里开始打起鼓来,不过最终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还有一个方面,那就是那个小树林虽然白天没人,但是到了晚上嘛,那可就是情侣们的圣地了,不可否认,秦丰还是个没谈过恋爱的初哥,对方约他去那里见面,其意义自是不言而喻,最起码秦丰是这么想的。

    春心萌动的秦丰什么也没说,镇定的先关掉了电脑,不过看他走路轻飘飘的样子,还不知道心里徘徊着什么龌龊的念头呢!

    这是继听到那句“每个灯都有自己的灯芯……”这句话以来心情最好的一次,并且希望和那次一样,可以保持到第二天!

    秦丰轻飘飘的哼着小曲走出门外,顺手带上了门。在秦丰带上门之后不久,从阳台旁边的厕所里面走出来一个满脸惊恐的人,此人嘴里的烟头无声的落下而不自知,他惊疑不定的看了看门和兀自亮着的灯光,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秦丰轻飘飘的走出了宿舍楼,带着一股子兴奋劲朝着学校角落的那个小树林走去。很奇怪的是,今天晚上校园里显得尤为的冷清,在路上秦丰一个人也没有遇到,不过秦丰的宿舍楼本来就处于比较偏僻的位置,而那个小树林的位置则是更加的偏僻,两个偏僻相加之后,半天见不到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当然了,此时的秦丰心情激荡,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些不妥之处,只是很兴奋的朝着远处那一片黑暗的小树林走去。

    “这个路灯还没修好啊?”秦丰不自觉的来到上午靠着的那个路灯杆子边,纳闷的看着这个破旧的路灯杆子,说实话这个路灯真是应该出现在30年代的上海滩时代的,很难想象为什么如此现代化的大学里面还会出现如此古董的路灯,不过事实是它就在这了,而且似乎很有些年头了!

    今晚有点兴奋过头的秦丰并没有多想,而是左顾右盼的开始找起那个叫他来的人来。可是,黑漆漆的小树林里面根本连个人影也没有,有的只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四下的寻找了一下,还是没有,秦丰顿时有种被耍了的感觉,也许还真的是被人耍了……。秦丰不由得怀疑到,毕竟他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是个典型的宅男,平时与他相伴的只有电脑,说真的,大学一年多了,他和宿舍的几个人说的话不超过一百句。在别人的眼中他是一个极端孤僻的人,那么怎么会有女生给他打电话呢!

    秦丰的心里有点失落,不过也没多想什么,就当是打游戏被人爆了装备吧,他如是想到。

    就在秦丰抬脚欲走的时候,不远处的水泥路上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是有人正在靠近这里。秦丰下意识的就躲到了不远处的一棵比较粗壮的树后面,鬼祟的探出半个脑袋朝着声音的来源方向看去。

    在不甚明亮的月光下,他看到了两个熟人,是门口传达室的大爷和教自己课程的那个老教授。

    秦丰大为好奇,不知道这两个人怎么走到一起了,在他看来,两人一个是传达室的门卫,一个是受人敬仰的教授,那种区别似乎就是平民与贵族之间的区别。

    二人渐渐的走到那个路灯杆前面,离秦丰已经不远了,秦丰立马缩回头去,支楞着耳朵专心的想听听二人究竟想要说些什么。

    “每个灯都有自己的灯芯!”那熟悉的声音是老教授的,不过说出来的话却让秦丰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继续的听下去,只听另外一个声音说道:“是啊!该是换灯芯的时候了!”

    “换灯芯?”秦丰仔细的品尝着这句话,脑海中兀自的蹦出许多的莫名其妙的想法……,秦丰蓦然想起,这句话他听过两次,而且说这句话的两个人此时都站在他的不远处!

    “小梓,我们给你送灯芯来了!”老教授的声音再次的响起,听在秦丰的耳中却带着无边的阴森。

    “五十年了,小梓,你离开我们这么久了,每年也就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见到你啊!”传达室老头如梦呓一般的声音传来!

    可是那声音却不是传自那路灯杆子处,而是来自秦丰的身侧不远的地方。秦丰慌乱地回过头去,却看到那传达室的老头子正在在自己的右手边,脸色铁青的盯着自己。

    “霍!”秦丰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却觉得自己的后背一痛,转过头去,看到老教授正在他的背后,脸上挂着平时上课的时候时常露出来的笑容。

    “张教……”秦丰说完这两个字就失去了意识。

    再次恢复意识的秦丰发现自己依旧还在原地,只是外面似乎没有了灯光,好像是到了很晚的样子,整个校园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秦丰紧张的四处的看了看,什么也没有,两个老头子彷佛就像是自己在做梦似地,梦醒全部的消失了,秦丰悄悄的长出了一口气,扶着路灯杆子缓慢的站了起来!

    “你在找我吗?”一个缓慢的女声突然从秦丰的头顶上传来,一字一顿的,语气腔调秦丰都很熟悉,正是那个约他出来的女生!

    秦丰一惊的同时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毕竟人都有这样的一个心理,打过电话的都算认识了,而对于认识的都会有种莫名的安全感产生!

    秦丰抬起头来,然后他就后悔了,因为他看到他自己也不能相信的诡异的一幕。在路灯杆子的尽头,那里本来应该是一个破旧的路灯头的,可是,现在却换成了一个头发散乱的女人的头颅。

    诡异的是,这个女人的脸就算在漆黑的深夜也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像是个散发着荧光的人形灯泡!

    秦丰看到这个脑袋的同时,脑袋里面就嗡的一声,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因为这张脸是那么的熟悉,就是今天上午在这里睡觉的时候做梦梦到的那个诡异的女人,可是那真的是梦吗……?

    秦丰后退的同时却感觉到自己的腿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住了,低头一看,秦丰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在他的腿上此时正有两双手紧紧的拉住他,让他后退不得,而那双手则是来自路灯杆子上的,就像是一棵腐朽的树上长了两个菌类一样的诡异!

    那双手突然间用力往后拉,秦丰只感觉自己的双腿被一股巨力拉扯,顿时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于是秦丰就那么被一双诡异的手拖着朝着路灯杆子移去!

    “救命啊……”出于人类的本能,秦丰开始喊叫起来,不过他只喊了一句便戛然而止了,原因是,他突然发现那张诡异的女人的脸就在他的脸孔的正上方紧紧的贴着他的脸,一双纯白的眼珠子里面毫无感情,就那么盯着秦丰,把秦丰后面的话全部的堵回了肚子里面!毫无感情,就那么盯着秦丰,把秦丰后面的话全部的堵回了肚子里面!

    “你想干什么?”秦丰略带颤抖的问道。

    “灯都有自己的灯芯!”那个女人的脑袋依旧用那副缓慢的语气说道,不过下面的话却让秦丰全身都紧绷起来,只听它接着说道:“你来做我的灯芯吧,我要走了!”

    “不要啊!我不想死,我不想……”秦丰突然用双手推开了那近在咫尺的脑袋,不甘的吼道,让后就挣扎着起来想要跑出这个恶魔的手掌。

    秦丰猛然间爆发出的力量似乎超出了那个恶魔的预料,本来紧紧抓住双脚的那双手居然被秦丰一下子挣脱开去。秦丰一鼓作气的朝着前方闷头跑去,根本连回头的勇气也没有!

    耳边只有跑动的时候呼呼的风声,不知道跑了多久,秦丰停了下来,此时的他有点气喘吁吁了,弯着腰扶着膝盖,不免后悔起来为什么自己平时老也不锻炼,整天窝在宿舍打游戏了!

    休息了一会,秦丰开始走起来,走位依旧是一片的黑暗,只能看到脚下在月光中不甚清晰的水泥路面了!走了一会,稍微冷静下来的秦丰不免开始疑惑起来,“这是哪里?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了?”,脚下坚硬的水泥路面直直的延伸到远处,似乎没有尽头!

    疑惑归疑惑,但是秦丰除了朝前继续走根本想不到别的措施,无奈的秦明只好再次的朝着前面走去!

    良久,秦丰看到远处有点微弱的光芒传来,顿时心下大喜,遂加快了脚步朝前走去。

    光芒越来越强烈了,随着秦丰的靠近,他渐渐的可以看到,在不远处一个巨大的发光物体正在散发着自己的光芒。

    可是秦丰却停在了那里,兴奋的表情就那么诡异的停留在了脸上,可使眼中却散发出深深的恐惧。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秦丰开始一句还是喃喃自语般的说道,后一句却是怒吼出声了!可惜没人回答他,不,那巨大的发光物散发的光线突然增强,那光线仿佛化作千万道有生命的触手,卷向秦丰,而秦丰却没有反抗,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然后被触手卷起,拉向那巨大的发光体!

    在进入发光体的最后一眼,秦丰分明看到,自己还站在路灯杆子下面,在不知何时亮着的路灯下面他的脸上兀自的带着一开始的惊恐表情,而不远处,一个撑着红色油纸伞的女人正缓慢的朝着远处走去,旁边还有两个老人,三个人渐行渐远……。

    相传,新华大学始建于五十年代后期,里面还是有很多很古老的东西的,例如,路灯!不过现在只有一座了,据说是前任校长,也就是现在的张教授特批留下的,但是为了不碍观瞻,所以放在了学校角落的那个小树林里面了!

    相传,每年的农历七月十四,在那个路灯的下面都会死掉一个人……

    而今年的七月十四,学校一共死掉三个人,传达室的门卫大爷,前任校长张教授,还有——被怀疑精神分裂的秦丰!

    前两个都是死于自己的家中,而秦丰死于那个诡异的路灯杆子下面,前两者据法医检查为自杀,而秦丰的死因则是——双腿被路灯杆子露出的裸线绊住,触电而亡!

    而据那些找到秦丰的护校队所说,发现秦丰的时候,他正抱着路灯杆子,似乎是要往上爬的。而打电话叫护卫队的就是那个在秦丰玩游戏的时候回到宿舍的那个人,他回忆说,那天他回来就去上厕所了,后来就听到秦丰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对了,那天是断网的,可是秦丰盯着关闭的电脑一晚上……

    学校给张教授办了个追悼会,把张教授生平的一些照片贴出来供大家缅怀,其中有一张是三个人的合影——里面有张教授,现在的门卫大爷还有一个撑着红色油纸伞的漂亮女人,上面写着日期:1959年摄于新华大学新生入学典礼!

    黑暗中,秦丰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不停的在耳边说道:“集齐四十九个灵魂,你就能出去了……”

    一年后

    “喂!谁啊!”某女生接通了手机上显示号码未知的一个电话。

    “我啊!”

    …………

    (此篇版权属于杂志,贴上来只是为了让读者看看!呵呵……大家唔怪!)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