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哨所三个兵》  第一章要狗还是要人

章节字数:9493  更新时间:21-12-04 17: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是要狗还是要人?”薇薇在电话那边发火了,声音有点声嘶力竭。

    “薇薇,军犬必须要,人也得要,只是现在军犬更需要我。”魏强军的态度依然坚决。

    “我俩相恋七年,还不如你和那只狗八个月的感情?你忘了当初怎么说的?两年,就两年,你就退伍回来,这是你当初许诺的,你要是真不回来,那我们就算了吧。”薇薇下了最后通碟,从高中到现在七年了,俩人感情真得很深,当初魏强军说去部队锻炼一下,自己也是支持的,男朋友是军人,在她心里还是很自豪的,每次在朋友面前提起魏强军,脸上都荡漾着一种骄傲,虽然相隔千山万水,但是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喜悦,憧憬着美好的未来,那种幸福搁在心里有点痒痒的,两年时间是漫长的,可是马上到了相逢的日子,魏强军却改变了主意。

    “薇薇,你和它不一样,你不了解军犬,又没有养过狗,真得体会不到,你不知道军犬有多么可爱,巡逻执勤能顶几个战士,再说了它离开我以后怎么办啊?我是它唯一的主人。”魏强军说的是事实。

    “魏强军,你真以为你有那么重要,部队有你就能强军,比你优秀的人多的是,再说你在那深山沟里有什么出息?还是一个养狗的,说出去不怕丢人,你为了强军也得找个有价值的岗位,名字挺好,有用吗?”薇薇哪里知道,下一步魏强军要去更偏僻的哨所。

    “薇薇,请你理解我,虽然我岗位卑微,但是意义重大,我常给你开玩笑说,我的名字魏强军——为强军,军人都是需要做出奉献和牺牲,和平时期虽然我们牺牲的是朝夕相处卿卿我我的岁月时光,但是有的人牺牲的是生命,几年时间很快就会过去,你不是一直都在支持我吗?”魏强军越讲大道理,薇薇越听不进去,其实薇薇心里明白,魏强军决定的事,别人根本无法改变。

    “我支持你任何决定,就是不支持你留队继续当兵,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不回来我们就结束吧!”薇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是刺痛的,甚至有点后悔,没有办法,既然是准公公指派的任务,必须认真完成,虽然自己希望魏强军退伍,但是当兵不仅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态度,军人是受全社会尊崇的职业,准公公做不通儿子的思想工作,就把自己当砝码,唉!反正也尽力了,回来也好,不再受到相思的煎熬。

    魏强军知道薇薇是说的气话,过几天打电话哄一下就好了,当初曾经许诺李小薇,当两年兵就回家,父亲的企业需要他,薇薇更需要他,家中就自己一个孩子,当兵为的是得到磨练,更是一种成长成熟机遇。

    魏强军新训结束后,分到了导弹阵地管理连,这里既有军犬,也有几条土狗,土狗是战士们从老乡家要来的。在大山深处的导弹阵地,四周群山环抱,有的山上只有几棵树,有的山上光秃秃的全是石头,新兵下连后刚开始十分新鲜,有空就争着围着大山去巡逻,经过一段时间,再围着那几座大山巡逻就不想去了,一年四季周而复始,寂寞无聊,这里是军事禁区,手机没有信号,即使有信号也不让用,除了常见的娱乐活动也没有什么新花样,幸好连队养了几只狗,有时间逗一逗,也很乐呵,尤其是那几条土狗,没事就围着战士们转,战士们打篮球,旁边除了几个人围观,那几条狗总会似懂非懂的趴在那里,有时篮球滚到了场外,狗也跟着跑过去,跑到篮球前边,用嘴想叼又叼不住,等到战士们把球捡起来,它们就翘起尾巴蹦蹦哒哒地跟在后面。

    魏强军喜欢狗,因为他在家没有养过小动物,更没有养过狗,没事的时候总爱逗那几只狗,帮厨的时候偶尔弄点骨头喂它们,时间长了,那些狗都喜欢围着他转,他拍拍狗的脑袋,拽拽狗的耳朵,扯扯狗的尾巴,那些狗倒是非常温顺,任由他摆布,时间长了使他感觉到,狗也是可爱的小动物。那年秋天,魏强军深夜站岗,天气突然下起了大雪,气温骤降,幸亏有几条狗陪着,他就蹲在几条狗中间,抱着狗取暖,硬是撑到天亮。后来,他经常看到军犬训导员训练军犬,感觉军犬很听话,还会敬礼、匍匐前进、搏斗等动作,所以他决心要当一名军犬训导员。

    入伍第二年,连队选派军犬训导员,魏强军就积极报了名。魏强军是深圳来的,家里有工厂,大学毕业后,父母想让他来部队锻炼一下,回去后把工厂做大做强,而且女朋友医学专业毕业后,进了深圳医院当了一名医生,也盼望着他早日回家花前月下,但是军犬训导员是不能轻易复员的,选取士官都是优先,一般要等到军犬退役,特殊情况除外,差不多十年左右才能退伍,部队与家相隔数千公里,家人怎么能够同意他留队呢?在当时选择这个专业时,他就没有把真实情况告诉家人。

    魏强军刚到军犬训导队时,北斗才不到三个月大,训导员就是在军犬小时候,从军犬的一日三餐、引导训练等等开始培养感情,经过八个月的朝夕相处,魏强军和北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北斗从主人的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动作,就知道该要干什么,最后经过基地考核,北斗各项考核课目都达到了优秀,这些都记录在北斗的档案里。

    上级规定,谁训的军犬谁带走,像新兵下连一样调入训导员所在的部队,不仅开具兵员调动行政关系,而且还有军犬的档案一块带走,档案里面都详实的记录着军犬的基本情况,如血型、种类、出生时间和地点,以及它们父母的基本情况,还有它们的考核成绩鉴定。

    魏强军带着军犬北斗回到连队的时候,士兵退役选取工作就要开始了,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留队,他感觉当兵两年的时间太短了,还没有真正体验部队生活,自己的服役期就满了。

    当儿子告诉魏先锋,要留队转士官继续服役的时候,他有点着急了,打了好多次电话,都说服不了儿子,那怎么办啊?自己说不通就搬救兵,让魏强军的女朋友李小薇打电话,他先是问薇薇啥意见,薇薇说在哪都一样,年轻人干自己想干的事,也不一定是坏事,当然回来更好,最起码常见面相互陪伴,听着薇薇倾向魏强军回来,和自己的立场是一致的,魏先锋就出此下策,让薇薇威胁魏强军,没想到这招也不灵。

    薇薇是在准公公的施压下,才打电话这样说的,心里总感觉有些愧疚,魏强军远离深圳数千多公里,驻守在人烟稀少的青藏高原,心里本来就很孤独无助,自己这样做会让魏强军伤心的,挂断电话她甚至有些后悔,不该听魏叔叔的话,还埋怨魏先锋说,从来没有给魏强军说过这样的狠话,不知道魏强军会不会恨我。

    魏先锋是一名老军人,退伍后在深圳创业十多年,好不容易扎下了根,原来他只想让儿子到部队锻炼一下,无论干啥都无所谓,反正复员回来协助自己干事业,当初魏强军说去参加培训,积极要求上进,自己还为他高兴和自豪过一段时间,没想到是军犬训导员培训,魏先锋见薇薇也劝不动儿子,放下手头的生意,坐着飞机就从深圳赶往部队,心里想就是绑也要把他绑回去。

    魏强军的部队驻守在祁连山腹地一个山沟里,距离最近的县城将近一百公里,弯弯曲曲的公路走起来,也得两个多小时。这两天,一起从广东入伍的同年兵,都强烈要求退伍,有的是回去复学继续读大学,有的是家里有公司回去接手,有的老乡劝他,能走就走吧,当年真不应该选择去养狗,现在和军犬有了感情,有些难以割舍了,还有的战友说,好好干吧,等到军犬退役,把军犬一块带回家。

    军犬一般服役五到八年,有的能够达到十年,但是到了退役年限,军犬的年龄也大了,一旦离开军犬训导员的照顾,有的军犬常常出现不吃不喝,甚至出现其他病状,很快就会死亡,特殊情况下,经过组织批准,训导员可以带着军犬一块退役,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眼前是自己选择留队,对象以吹灯相逼没有起到作用,这不老爸又坐飞机来了。

    “魏强军,你爸的飞机大概几点到?”连长杜守平找到了正在侍弄军犬的魏强军。魏强军第一年表现很不错,虽然是深圳特区来的新兵,但是日常工作中不怕吃苦,训练积极,今年出现新情况,服役期满的士兵想走的多,留队的少,按照上级要求,要抓好思想发动,动员更多的优秀士兵留下来。魏强军的立场很坚定,是一个不让操心的战士,听说魏强军的父亲要来,连队还真有点担心,对象以分手为由都没有动摇他的决心,他父亲不会有更大的法术吧?

    “连长,我说不让来他偏要来,他也找不着这里,管他呢,什么时候他打电话再说吧。”魏强军不想去接。

    “怎么能这样想呢?你父亲是第一次来,我们应该热情一些,他来看看也好,你自己不想走,谁也改变不了,等你父亲来了,给他好好谈谈,我想他会理解你的。”杜守平从内心来讲,连队需要像魏强军这样的好兵,这只军犬更需要训导员。

    “谢谢连长,我以前查过,我爸的飞机到西宁应该是下午四点左右。”魏强军怕给连队添麻烦,父亲来队不是什么好事,但是领导却这么关心。

    “好的,我让张排长去接一下。”杜守平说完转身走了。

    “谢谢连长。”魏强军心想,连长只是听见自己在值班室接了个电话,就把父亲来队的事记在心里。

    吃过午饭,张排长找到魏强军,说是连长已经派好了车,同意让他一块去,要不张排长见了他父亲也不认识,还能举个牌子,有魏强军一同接机,那就简单多了,虽然父亲是来部队要人的,但是父子两年没有相见,魏强军的心里还是非常激动。

    两个人坐上了连队的越野车,七拐八绕地出了营区,在军事禁区入口处的检查站,拿上自己的手机,就出发了。有了手机那就方便多了,可以实时查询航班信息。

    下午三点多,天气突变,狂风夹卷着沙石,掺杂着冰雹,漫天飞舞,能见度极差。没想到魏先锋的飞机在青藏高原上空盘旋了几圈,无法辨别跑道,迫降兰州,一个小时以后,飞机再次降到青藏高原。魏先锋下了飞机,洁净的衬衫上一会儿就落满了泥点,锃亮的皮鞋也看不出了模样,在深圳是炎热的时节,而九月的青藏高原,却让他冷得发抖,这个鬼地方加上这样的鬼天气,他说这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魏强军必须跟我走,心里更加坚定自己来对了。也许这是青藏高原给他的一个下马威,也在为留下魏强军,给他点颜色看看,你是他老子也不行。

    “这个地方咋能待,必须退伍,回去干啥都行,你看我都成啥样了?”当魏先锋见到儿子的时候,第一句话就这样说。

    “老爸,不让你来你偏要来,这样的天气极少有,就这一次还让你赶上了。”魏强军对父亲没有那种久别重逢的亲切,甚至有点埋怨,在回来的车上,也没有过多的言语。

    越野车驶入军事禁区检查站的时候,哨兵们按照规定,重新核实了他们的身份,尤其是魏先锋的身份必须核实登记,并把他的手机和魏强军的一块存放在手机柜里,确认无误后,才把他们放行。

    “你们这里管理的还挺严啊?这也是应该的,我看着他们携枪带弹的样子,心里感觉好激动,好多年没有见到真家伙了。”魏先锋嘴上是这样说,其实他心里感觉像罪犯一样,要验明正身。

    “爸爸,谁都一样,我们上级首长来也要查验证件,你能进来已经不错了,一般地方人是进不来的。”魏强军在一旁说。

    在导弹阵地上,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地方人员进入的,包括家属,但是近年来为了让阵地官兵安心,专门修建了家属院,已婚官兵可以按计划组织家属来队探亲,家属的活动范围也是受到限制的。连长杜守平早已提前安排几个战士,收拾好一套家属房,把魏先锋临时安排在那里。

    魏先锋仔细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虽然房子小了点,但是设施还是比较齐全,一个十平米左右的客厅里,摆放着一个茶几,一套三加一的沙发,墙上装着一台三十二英寸的液晶彩电,两间卧室里面各安放有一张双人床和一张单人床,厨房和卫生间相邻,厨房里的灶台上安装有电灶和油烟机,以及高压锅、炒锅等炊具,卫生间里还安装有热水器,条件还是不错的,窗外就是大山,空气倒是很新鲜,这偃然是一个乡间别墅,如果不是为了儿子的事,在这里度假倒是不错,看到这些,儿子不听话、飞机降不下的那些怒气,在老魏的心里稍微平和了一些。

    “军仔,你这里蛮不错的,在这山沟里还有这么个”别墅”。”老魏往窗外瞧了瞧。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但是天还没有黑下来,因为这是高原,天亮的晚黑的迟。

    “老爸,现在部队的条件都好了,吃的又好,穿的也好,住的也不差,比你那个时候强多了。”魏强军借机赶紧说。

    “我那个时候条件可不行,军装都是粗肥的那种,你们现在都有迷彩服,我们什么都没有,一年四季就是两套衣服两双鞋,一条褥子一床被,倒是省事,往哪里去,背包一打,拎个包就是全部家当,携行方便。”老魏开始回忆当年了。

    “我们现在发的东西太多了,常服分为春秋常服、夏常服、冬常服,迷彩服分为夏季和冬季两种,大衣分为常服大衣和作训大衣,还有体能训练服又分为长的和短的,鞋子有作战靴、迷彩鞋、皮鞋、布鞋、棉皮鞋、防寒靴等等,我自己都快记不清了,内衣也不用买,从里到外裤头、背心、秋衣裤、保暖衣样样都给发,还有冬天穿的棉衣裤、绒衣裤,袜子每年发将近十双,国家想的太周到了,你那个时候有啥,没法和我们比。”魏强军说起这些来洋洋得意,不过这都是真的。

    “我是让你来部队吃点苦受点罪的,你说条件这么好,那就更不能再呆在部队,尽完两年义务就可以了,我们家需要你回去。”老魏突然话锋一转,又想到了此行的目的。

    “爸,回家只是早晚的事,组织派我外学刚回来,而且还带回来一只军犬,军犬只认我,它不听其他人的话,我也很喜欢军犬,我肯定不会跟你走。”魏强军从小就非常独立,也不怎么想家。

    “我来就是要把你带走,不管你什么理由,我的企业需要你去帮助,薇薇也等着你呢,难道你们真的要分手吗?”老魏又开始强硬起来。

    “爸,亏你还是当过兵的人,没有当兵的你在家还有企业?国家要是不安宁了,你连吃饭恐怕都是问题,我是不会跟你走的。”魏强军给他爸讲起了大道理。

    “我知道国家离不开当兵的站岗放哨,但也不缺少咱一个,你们这里条件再好也不如深圳好,我可以多给国家交点税,也算是一种尽忠,你看实在不行,我给你们连队投点资,只要你能跟我走就可以。”其实老魏想的比较多,家里两代人都为国家站过岗,自己感觉已经够了。

    “你不要动不动就拿点钱,我们部队什么也不缺,和我同年入伍的战友多数都要复员,连队站岗值勤的人就不够了,有的回去要复学,有的感觉家庭条件好,受不了这里的艰苦和寂寞,要是都有这样的想法,我们的国宝谁来守?我就是要和别人不一样,况且还有可爱的军犬北斗。”魏强军突然想起自己的军犬,刚才来的时候,让它在门外等着,该让它进来了。

    “哎,我咋生了你这个家伙,比我还要犟呢,我的犟脾气是用在做生意上,别人不敢做的事,我就去干,要不是这种坚持,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但这是两码事,我不再希望你在这里锻炼,而是希望你到商海中去拼搏,那才是我的初衷。”老魏有点想骂儿子,看着儿子现在成熟了,还是想通过讲道理来说服他。

    “我对你那些生意不感兴趣,我对狗感兴趣,让你看看我的军犬吧。”魏强军说着把门打开了。

    “北斗,进来!”北斗是军犬,训练就是有素,从魏强军进屋到现在,它一直坐在门外,静听着屋内的谈话,一点也不敢跑。

    “汪!”北斗轻轻地叫了一声,就摆着尾巴站在门口。

    老魏吓了一跳,他也很少见狗,还是刚才来的时候在车上看见几只狗,这只狗个子太大了,像一头小牛犊,两只耳朵直立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直盯着他,大长舌头一会儿伸出来一会儿又收进去,腿长而不细,全身的毛有些金黄,但是肚皮和腿上的毛又渐变成白色,尤其是脖子上,有明显倒“人”字形的黑毛介于黄毛和白毛之间,军犬的毛发不长且发亮,看上去像吃奶阶段的小牛犊一样壮实。

    “坐下!”

    北斗迅速坐下,两只眼睛直盯着魏强军。

    “起立!”

    北斗又站立起来,得意地摇着尾巴。

    “卧倒!”

    北斗四肢一软,立刻头挨地,两前肢分开约六十度,肚皮完全贴在地面上,后腿弯曲,做出时刻冲锋的姿势。

    “匍匐前进!”

    北斗的嘴巴贴着地面,两前爪交替往前爬行,身体还是保持卧倒的姿势,两后腿带动着屁股左右扭动。

    “退回来!”

    北斗往前爬了三五步,听见魏强军的话又按着匍匐的姿势倒回来。

    “站立!”北斗快退到门口的时候,魏强军又给它下了口令。

    北斗又从匍匐姿势换成站立,两后腿直立,整个身体伸直,两前腿自然下垂。

    “敬礼!”

    北斗迅速把两前肢往前方伸直,两前爪往下弯曲,这就是军犬敬礼的姿势。

    “坐下!”北斗还有很多的科目,但是这里没法施展,魏强军就不再让北斗做了。

    此时,北斗的眼睛又盯着老魏,好像也在乞求,别让魏强军退伍,它的表情从始至终没有表露出半点凶恶。

    老魏看了半天,没有想到这么高大的狗,还会做这么多动作,主要是它能够听懂儿子的话,心里感觉还是挺有意思的。

    “它不咬人吧?”老魏有点好奇。

    “一般情况下,见了穿军装的它不咬,像你穿便装的,如果我不在,它肯定狂吠,军犬能辨别是好人还是坏人,当然熟人即使穿便装它也不咬。”这会儿魏强军有点得意。

    “北斗,这是我老爸,认识了没有,你不准咬他。”魏强军说着拍了拍北斗。

    北斗这会儿不再盯着老魏了,好像害羞一样低下了头,又在魏强军的腿上蹭了一下。

    “我得把他带走!”老魏说着用手指了指魏强军。

    “汪!”北斗这会站了起来,朝着老魏叫了一声,没有刚才的那种温和,两颗獠牙也裸露出来。

    “哟,你还不愿意,他是我儿子,为了你连老子的话都不听了,连对象也不要了,我看你才是罪魁祸首。”老魏感觉这个狗也在给他作对。

    “汪!汪……”北斗盯着老魏开始狂吠起来。

    “北斗,住口!”魏强军吼住了北斗,打开门让北斗到门外等他,开门的时候,连长杜守平来了。

    “怎么回事啊?北斗不听话了?”杜守平对魏强军说,魏强军就把刚才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呵呵,看来你找到帮手了!”杜守平其实也是魏强军的帮手。

    “叔叔,您看军犬真离不开魏强军,关键是这个家伙通人性,它都知道护着魏强军,今年部队出现了新情况,想退伍的兵比较多,我们也有点头疼,再说了魏强军是军犬训导员,上面也有规定,是不能轻易放走的,如果他走了,军犬一时半会儿别人没法管,您老人家曾经是军人,我不敢在您面前讲大道理,希望您支持魏强军,就是支持我们部队建设,您想让魏强军过上幸福生活,那他不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过上安慰日子吗?我想您老人家当年参军入伍的初心也是这样的吧?”杜守平见时机成熟也倒出了心里话。

    “魏强军从新兵下连一直表现不错,我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上,都说您们深圳来的兵不好带,怕吃苦,怕受累,但是魏强军从不抱怨,脏活累活抢着干,积极要求上进,当年我们选拔军犬训导员,本想选拔农村来的,愿意长期服役,但是农村来的战士也不愿干养狗的活,没想到魏强军主动要求去,当初我们就曾经担心他不能长期服役,留下军犬没有人管。军犬是非常通人性的,再早的时候有个训导员复员了,走的前一天给军犬洗澡梳毛,把狗舍打扫的干干净净,军犬知道主人要走,看着主人干活,军犬都流泪了,当时训导员以为狗的眼睛出了问题,第二天没想到军犬挣断了铁链子,追赶送老兵的汽车跑出去好几公里,连队派出十几个人,才把它逮回来,一连几天军犬不吃不喝,过了不到两个月,得了一场大病就死掉了。但是军犬死亡是事故,我们要上报,为此上级还给了当时的主官处分。军犬也是兵,都是有实力和档案的,军犬的事可不是小事,有时比一个战士都重要,所以这些年来,我们对军犬十分重视,对训导员必须优先保留,肯请叔叔多理解多支持!”杜守平讲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在他讲的时候,魏先锋一直认真的听着。

    “这么严重吗?我认为不就是一只狗吗,只要有人常给它喂食,时间长了就给谁亲近,很简单的事情,你这么一说,我这个退伍老兵是不是太自私了?”老魏当兵的时候没有军犬。

    “老爸,你不知道,我要是不喂它,其他人送的东西它不吃,为什么叫军犬,随便换主人是不行的,最起码有一年以上的时间过程。”魏强军这会儿感觉老爸态度有点变了。

    “叔叔,您不知道军犬既可以自己巡逻,也可以跟着战士们一块巡逻,以前七八个战士的工作,现在一只军犬最多再跟上两个兵就可以了,战士们听不到的声音,军犬可以听得到,军犬嗅觉灵敏,还可以根据气味分辨是人还是动物,军犬的体力比战士们强,尤其是它能够听从人的指挥,导弹阵地有了军犬,节省了大量的兵力,是我们巡逻执勤的好帮手。”杜守平又补充到。

    “连长,你也认为魏强军留在部队确实很重要?军犬真有那么大的作用吗?”老魏有点为儿子的工作感到自豪。

    “叔叔,那是相当重要,如果魏强军走了,留下军犬再出个啥事,我这连长最少也得挨个处分,魏强军这么好的兵,我们也舍不得。”杜守平抓住了火候。

    “儿子,你自己想好就行了,我和你妈妈真希望你回去,薇薇也希望你回去,看来是这只狗拴住了你的心,留下了你的人,既然连长这么说你的工作重要,我不得不折服,我也是一个老兵,组织上的需要是不可以讨价还价的,以后一定要踏实工作,为连队建设多做贡献,家里的事还是靠我自己吧,薇薇那里我也帮你劝劝,有时间你再给薇薇好好解释一下,我想她会理解的。”老魏终于同意儿子留队了。

    “叔叔,感谢您地支持,我们一定牢记老前辈的嘱托,建设好连队,履行好职责,多培养像魏强军这样的优秀战士,在您有机会的情况下,多来我们连队指导工作。”杜守平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爸爸,你太好了,在电话上你说的那么强硬把我吓一跳,我以前总是听你的,这回就让我自己做主留在部队,你和妈妈放心,我不会给你们丢脸,一定干出一番成就,等我服役期满就回去,听从你的指挥,孝敬我妈妈,做一个好儿子。”魏强军知道爸爸的弱点,别看父亲脱下军装这么年,一直在关心着部队,时常了解部队实战能力,有时还说,若是现在部队有战争,还想再回部队上战场,这就是一个老兵的军旅情结。

    “哈哈,看来我真的不该来啊,让杜连长笑话了,我不仅是一名军属,而且还是一名老兵,应该说更能够理解你们,为了表示我的歉意,你们看连队需要点什么,让我这个老兵尽点微薄之力?”老魏脸上表现的有些不自在。

    “连长,咱缺啥就让我爸给咱买,你要是不让他表示一下,他心里会过意不去的。”魏强军脸上露出了微笑。

    “叔叔,我代表全连官兵感谢你,现在的条件非常好,上级对我们边远连队十分关心,如果我们有需要,只要上个报告就可以了,咱们国家有钱了,部队的条件得到了较大改善,真的不需要。”杜守平心里想,只要不把魏强军弄走,比给我什么都高兴。

    “那可不行,我既然来了,就得办点实事,看来儿子是弄不走了,那就给连队办点事,你们随便提。”老魏那股犟劲又上来了。

    “叔叔,真的不需要,谢谢。”连长杜守平站起来说道。

    “爸爸,你先别急,我想想再给你说。”魏强军看出来了,再这样争执下去,是没有结果的。

    “那也好,不急。”老魏也站起来。

    “连长啊,我想在这里再呆一天,陪一下儿子,好久不见了,其实我这次来,心里也有想儿子的成分,两年没有见面,这家伙成熟了,你放心我不再坚持让他走了,我也不会到军事禁区里面去,你看行不?”老魏想既然来了,和儿子有空聊一聊也是好事。

    “魏叔叔,没有问题,只要您有时间,多住几日也无妨,这几天让魏强军没事就呆在您这里,我们食堂的饭菜还可以,就让魏强军打回来,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我只有一点要求,别把魏强军绑走了。”说完这句话,杜守平和老魏一块笑起来。

    杜守平又寒暄了几句走了,魏强军因为点名带着北斗也走了,老魏独自一人又重新坐下来,看着电视又开始回忆自己的军旅往事。

    第二天,魏先锋在儿子的指引下,参观了战士们的宿舍,看到了整齐划一的内务,战士们都有自己的衣柜,里面的衣服叠放的整整齐齐,整洁的床铺上一尘不染,老魏叹息比自己当年强百倍,当他参观连队的俱乐部时,不断地询问战士们平时使用的训练器材,休息时间娱乐活动开展哪些项目等等,老魏的心里终于有数了,他不用再问儿子,为连队做点实事就有了计划。他还去了连队的温室大棚,看到了官兵们亲手种植的青菜,那一畦畦的青椒和西红柿,正是大量采摘的时节。老魏感觉到儿子生活条件确实不错,除了是大山沟交通不便,通信受限外,还是挺让他放心的,在这里当兵确实是一种磨炼。

    老魏放心地走了,他说没有绑走儿子不遗憾,来部队两天又接受了教育,让一个老兵又燃起了报效祖国的激情。上飞机之前,他给杜守平连长打来电话,让秘书购置了两套台球桌和一些体育健身器材,过段时间邮寄过来,也算是一个老兵为部队办点实事。

    送走了老爸,魏强军接到了命令,根据任务需要,他和军犬北斗同时调往葫芦峡阵地,因为老兵退伍,那里不再保留一个战斗班,缩编成立一个小哨所。

    作者闲话:

    喜欢军事文学的朋友,我向大家推荐《一个哨所三个兵》,如果你是一名退伍军人,尤其是一名从导弹部队退伍的老兵,我想通过此书,会激起你对军旅的那份深深的情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