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哨所三个兵》  第十章哨所的春节

章节字数:10169  更新时间:21-12-09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近段时间,青藏高原一直没有下雪,虽然太阳天天出来照射着雪地,但是满山遍野的积雪没有丝毫融化的痕迹,营房后面的山坡上,清晰地看到一行老鼠的脚印,旁边偶有发黄的鼠尿,那是几只小老鼠耐不住寂寞,偷偷地跑出来玩耍放风了。

    离春节不足半月,魏强军就计划着如何过一个有意义的春节,今年适逢哨长的老婆孩子来了,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哨长,今年春节打算怎么过啊?”魏强军看着正在填写阵地日志的王远社,就随便问了一句。

    “能怎么过?这不是天天过节吗,你嫂子天天换着花样做好吃的,咱不是跟过节一样吗?”王远社成天沉浸在幸福之中,好似夜夜当新郎一样,他肯定不会考虑过春节的事。

    “我想啊,咱们过春节也要有我们的特色,连队肯定都要搞文艺晚会,我们是不是也搞一场晚会?”魏强军一直盯着低头写日志的王远社。

    “什么?搞晚会?开玩笑吧,谁演给谁看啊?就咱三个人,还是算了吧。”王远社听了非常吃惊,说完这些又摇了摇头。

    “哨长,你看是这样的,今年嫂子和小样来这里过年,听说嫂子是音乐老师,肯定能唱两首歌,我能鼓捣一下那几样乐器,我想把格桑叫过来,让她也给咱跳个舞蹈,再说你也可以演个节目,凑合凑合七八个呢,也是一台微型晚会。”魏强军喜欢这些,在学校里就是一个活跃分子。

    “哦,你说到这里,我倒想起来了,好久没有去看格桑拉姆了,不知道她现在恢复的咋样了,春节之前我们争取去一趟,正好你嫂子来了,去认认亲。”王远社没有提组织晚会的事。

    “嫂子,你来了,我正好有事找你商量呢。”魏强军看到张小萌进来,赶紧起身迎了上去。

    “啥事?还跟我商量,跟他商量不就行了。”小萌跟在小样后面,小样又来找北斗玩了。

    “嫂子,你是音乐老师,春节咱们搞一台小晚会咋样?”

    “好啊,我只会唱两首歌,其它可不会。”没想到张小萌答应的这么爽快。

    “嫂子,你只要支持我就行,肯定得让你唱两首歌,我会吹奏乐器,萨克斯、吉他我都还可以,你不知道,我们可以请格桑拉姆来跳舞,不过哨长还没有答应。”魏强军说到最后用眼神指了指王远社。

    “他答应不答应的没啥,他又不会什么,我们纯属自娱自乐,我好久没有唱歌了,正好也练练嗓子。”嫂子答应了,王远社肯定不会有意见。

    “好好,你们搞,看你们能搞个啥名堂。”王远社也没有办法,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随便他们折腾吧。

    第三天中午,王远社和魏强军决定去看一看格桑拉姆,张小萌来了这么久了,也适应了这里的气候,走平路还是可以的,大家都跟散步一样,小样由魏强军和王远社轮流背着,一个多小时,就来到了尕尔曲河畔的三间房——格桑拉姆的家。

    “格桑,你最近怎么样?能听见我说话吗?”王远社看着出来迎接的格桑拉姆,满脸充盈着喜悦,非常好奇她最近的变化。

    “叔叔——好——,我——很——高兴——”格桑好似听见了大人们的讲话,但是语言表达是一个字或者一个词语的说。

    “你们来了,这就是你的妻子和孩子吧?长得真漂亮,快点进屋吧。”才吉阿妈最想见到他们了,说着话一手抓着张小萌,一手抓着王远社就往屋里走。

    “格桑,一个多月没有见,你有进步了,我们讲话你能听得清楚吗?”魏强军又把王小样抱起来,一边走一边对格桑说。

    “叔叔——,我——能——听见——”格桑面带着微笑说。

    “太好了,你要坚持锻炼,将来能听着音乐跳舞,真为你高兴。”魏强军高兴地把王小样直接举向空中,小样也只是嘿嘿地笑。

    “孩子们,快点来,吃肉喝酒。”德吉大叔正在喝酒,这就是牧民的生活,冬天呆在屋里,喝酒吃肉,困了就睡,醒了再继续。

    “德吉大叔好,喝了多少啦?我从来就没有见你醉过,真是好酒量。”王远社说着坐在大叔身旁。

    “德吉大叔,这就是我老婆张小萌。”德吉大叔给小萌打招呼。

    “小萌,这是德吉大叔,对我们特别好。”小萌赶紧起身,对着德吉大叔点了一下头。

    “赶紧吃肉,这手抓肉特别香,快品尝一下。”才吉阿妈端着装肉的盆子走到大家面前,客气地让着。王远社和魏强军一人拿了一块,蘸上了椒盐就吃了起来。

    “这块肉好吃给小样,拿着。”才吉阿妈将一块羊头肉递给小样,小样有点认生不肯接,小萌就赶紧接了过来,阿妈还给了她一块肉,小萌有点不习惯,又不好意思拒绝。

    “远社,我正想找你商量呢,我想给你们部队送牛羊肉,要兑现我的承诺,怎么联系你们领导啊?”德吉大叔别看天天喝酒,心里始终装着这件事。

    “送什么牛羊肉啊?你还当真了,算了吧,你们家也不富裕,你就积攒着留给格桑用吧。”王远社有滋有味的吃着手抓肉,那个味道就是不一样,虽然中午吃的挺饱,但是吃起手抓肉来,还是觉得香,吃一块还想再吃一块。

    “我当初说过,只要格桑的病有了希望,我要给部队送十头牛和一百只羊,现在格桑的病大有好转,能够听见我们喊她的名字,她也能喊阿爸阿妈,你阿妈的手势越来用的越少了,前一段时间,薇薇医生又给她寄来了药品,还有那些训练听力和语言表达能力的光盘,薇薇每天按照医生的要求坚持训练,我都感觉到她的听力进步了不少,说话也能连起来了,医生都说要一年左右,这才几个月,就能达到这个样子,我和阿妈知足了,真的要感谢部队首长,更应该感谢你们俩个,要不是魏强军,格桑拉姆这一辈子就完了。”德吉大叔说完,端起一碗青稞酒一饮而尽。

    “德吉大叔言重了,能够帮助你们,也是我们军人的职责和义务,能够把格桑的病治好,我们部队上从首长到基层官兵都高兴呢,你可别跟我们客气,藏汉同胞一家人,军民鱼水情谊深吗。”王远社和德吉大叔从不客气,但是对待这件事情,还是要讲出水平。

    “远社,我们去深圳为格桑治病,部队上不仅安排小魏跟我们一块去,还组织全体官兵给我们捐款,真是太感谢你们了,牛羊都是自家喂养的,再说了到冬天,贮备的草料有限,我们计划卖掉一些,正好给部队上送一部分,马上过春节了,让部队的官兵吃上咱自家的牛羊肉,你们今天不来,她阿爸也说要去哨所找你们商量呢。”才吉阿妈怕德吉大叔说不明白,自己又补充了这些。

    “阿妈,这些都是小事,其实就是写写信打打电话的事,我还得感谢你们呢,要不我怎么有机会回深圳啊,咱们是一家人,大家都不要客气了,阿妈煮的手抓肉真香啊。”魏强军说的也是实话,要不他的假期还得推迟,再说陪格桑看病是出公差,领导们是不会扣他假期的。

    “其实我也有计划,我和收购牛羊的扎西多杰是多年的老朋友,他们常年从事牛羊屠宰销售,我把这些牛羊一块赶到他那里,让他杀完直接送到你们部队去,大家都省事了。”德吉大叔之所以能够沉住气,他是有把握的,老朋友扎西从州上到省城都有销售点,冬天牛羊肉好贮存,等他帮忙全部收拾好,自己跟着一块送到部队去。

    “德吉大叔,你常年放牧也很辛苦,真的没必要给部队送,格桑阿妹以后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再说了才吉阿妈的腿又不好,常年吃药,十头牛和一百只羊不少钱呢。”王远社还是不赞同德吉大叔的意见。

    “德吉大叔,能够得到你们的认可,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和褒奖,真的没有必要,还是换成钱给格桑留着吧。”魏强军虽然当兵时间短,但是他认为军民关系是历代官兵逐渐建立起来的,能够赢得藏族同胞的信任,是拿金钱换不来的。

    “孩子们,牛羊肉的事就这么定了,你们汉族要过阴历年春节,本来我们是不过的,现在全国上下都要过春节,我们藏族也要过,这是各族人民的盛大节日,到时候我杀两只羊,给你们送一只,让才吉给你们做成手抓肉。呵呵,还是在家里好啊。”德吉大叔是那种典型的藏族汉子,说一不二,说过的话就要兑现,所以也不能过多拒绝,他想表达心意就让他表达去吧。

    “才吉阿妈,我还有事给你商量,我们准备组织一个微型晚会,小萌嫂子是音乐老师,她会唱歌,我想让格桑给我们准备一个舞蹈,咱们就自娱自乐。”魏强军吃肉不忘工作的事,抓住机会找援兵。

    “好啊,今年我们也高兴,格桑的病有了希望,咱们得好好庆祝一下,必须让格桑跳舞,我还可以唱歌,就是唱的不好听。”才吉阿妈满脸笑容,今年真的很高兴。

    “太好了,阿妈也支持,嫂子,我们的节目还挺丰富。”魏强军高兴的站起来了。

    “啊——我——要——跳舞。”格桑听懂了大家谈论的事情,说着话她的手就做出了跳舞的动作。

    “今年确实高兴,格桑阿妹的病算是有了结果,只要坚持矫正训练,一定能够好起来。小萌和孩子也是第一次到部队来过春节,咱们一定好好庆祝一下。”王远社听着大家说的这些,感觉组织一个微型晚会还是有必要的。

    “小样,到奶奶这里来。”这个时候,才吉阿妈看到了依偎在妈妈怀里的王小样,虎头虎脑的,身体长得挺壮实,他不仅吃了自己那块肉,还把给他妈妈的那一块也吃了,但是当喊他的时候,他偷偷地看了才吉阿妈一眼,又害羞地躲进了妈妈的怀抱。

    “小样,快去让奶奶看看。”张小萌把小样从怀里推出来。

    “给——小样——甜——。”这时候格桑拿着几颗奶糖,走到小样身边蹲下来,小样见到奶糖就高兴了,一把抓到手里看着格桑,格桑就牵着他的另一只手,带到一边玩去了,格桑喜欢小样可爱的样子,尤其是一个小男孩,她做梦好想要个小弟弟。

    小样和格桑之间再也没有拘束,被格桑逗的“咯咯”直笑,大人们也笑。才吉阿妈见到小萌没有吃手抓肉,于是她准备了一些,让王远社他们带回去。藏族人家没有什么特殊的食物,奶茶和手抓肉是招待客人的主要东西,对于藏民来说,天天吃牛羊肉喝奶茶都不会腻烦,有一段时间没有,肯定要馋死人。德吉大叔三四个月的游牧生活,早就思念才吉大妈的手抓饭和酥油茶,回家这几个月,天天如此,散装的青稞酒都喝了几大桶。

    临走的时候,德吉大叔恐怕王远社的老婆孩子走路累,就让格桑牵着马送他们,小萌和孩子坐在马上还有点不适应,但是总比自己走着省力气,几个人一块说说笑笑,没有感觉多长时间就回到了哨所,格桑没有停留,天快要黑了,她骑上马一会儿就到家了。

    自从小萌来了以后,魏强军基本上不再负责做饭,他的任务就是保障供暖锅炉正常运转,使室内温度保持在二十五度左右,外面大雪纷飞,室内温暖如春,没事的时候,他就把连队捎来的那些气球吹起来,把走廊和各个房间里都挂上,还有那些拉花,从屋顶中间拉到屋角,哨所逐渐地有了节日气氛。除此之外,魏强军抽空在俱乐部里捣鼓那几件乐器,王小样也好奇,拿着一把小号吹着玩,可是吹不响,魏强军让他去找王远社,王远社也没有办法,他不喜欢这些玩艺,为了哄孩子,只好拿起来吹两下。

    张小萌这段时间忙完了厨房的事,就躲进房间里练歌去了,虽然是自娱自乐的晚会,也不能太随意,到时候才吉阿妈也要来,准备的差了,说明自己这个音乐老师不合格,她准备了好几首歌,有《难忘今宵》、《幸福万年长》、《边疆的泉水》、《兵哥哥》等,都是以前她会唱的,她要选有意义的歌曲,让王远社帮忙参谋一下,王远社只会说随便,气的张小萌不愿搭理他。

    春节在大家的忙碌中越来越近了。这天下午,魏强军正准备练会儿乐器,突然听见北斗“汪汪”地叫了两声就跑出去了,他也赶紧跟在后面。等到了检查站,魏强军看到了格桑拉姆骑马进了峡谷,北斗已经跑到她跟前。

    “叔叔——好——,羊肉——。”格桑下马后,马背上还放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的是羊肉,由于袋子小,羊腿还露在外面。

    “格桑,你给我们送羊肉来了,谢谢你,快进屋暖和一下。”格桑牵着马,魏强军跟在格桑身后,用手扶着马背上的羊肉。

    “没事——不用——。”格桑看着魏强军用手扶羊肉说道,因为羊是阿爸刚杀好的,还没有冻硬,甚至还带着一些温度,放在马背上搭拉在两边,所以就不容易掉下去。

    “德吉阿爸在家杀羊,今天没有喝酒啊?”魏强军对德吉大叔的印象,除了吃肉就是喝酒。

    “杀——羊——,没——喝——。”格桑现在基本上能够正常交流,语言表达不那么连续,但是能表达她的意思,别人给她说话的时候,声音一定高几分贝,距离她近一些,声音小了她还是有些听不清楚,如果她能够看到你的口型,也能够猜个差不多,所以格桑听别人说话,不能完全靠听力,这是她多年形成的习惯,不过格桑能够恢复到这个程度,已经是不幸当中的万幸了,在她出院的时候,耿博士说了,格桑的手术非常成功,只要好好矫正训练,一定能够恢复的更好。

    来到哨所,王远社和妻子带着小样早已站在了门口,他通过阵地监控系统看到了格桑来了,这不就带老婆孩子出门迎接。

    “格桑,给我们送羊肉来了,快进屋暖和一下。”王远社做出了请的动作。

    “叔叔,不——冷——。”格桑说着话就把马背上的羊肉拉下来,一使劲就扛在肩上。

    “格桑,你给我,怎么能让你扛呢,快点给我。”魏强军本来是扶着羊肉的,没想到格桑这么利索,一下子就放到肩上,魏强军赶紧从她的肩上接过来。

    “没事,我——行——。”格桑说着,羊肉还是被魏强军抢过去了,然后格桑往马屁股上轻轻地拍了一下,枣红色的马驹就走进旁边的灌木丛里。

    “格桑你真厉害,骑着马还驮着东西,那天我坐在马背上就有点害怕。”张小萌也热情地招呼格桑,格桑看到王小样,高兴地把他抱了起来。

    “格桑,你准备好节目了吗?给我们跳什么舞蹈啊?”王远社突然关心起晚会的事。

    “没——,都行——。”舞蹈对于格桑来说,简直太简单了,随便跳一段就是一个节目,格桑在矫正训练这段时间,她在电视上又学到了不少动作,等到明年网络信号好了,还可以利用手机在网上学。

    “看看,格桑真了不起,将来说不定成为一名舞蹈家。”王远社说的是真心话,最起码在他的心里格桑是最好的,比那些宣传队来演出的要强。

    “不不——,叔叔——取笑——我——。”格桑听了这话,本来脸蛋就是红的,这下更红了。

    “格桑,我这里有音乐,你要不到俱乐部试试,随便跳一段。”魏强军放下羊肉回来,他好奇地想看看格桑跟着音乐节奏跳舞,应该更完美。

    “好——,跳——不好——。”格桑还有点谦虚,这个时候,小萌给格桑端来了一杯热茶。

    “谢谢——嫂子——,不——渴——。”格桑还是接过了茶杯。

    魏强军赶紧把音响设备打开,把里面的音乐和视频让格桑自己挑,格桑当然还是挑具有藏族风格的曲子,最后她选了一首《欢乐的海洋》,魏强军特意把音量放的大一点。

    格桑没有一点拘束,从出场就十分大方,把外面的藏袍一脱,更能够凸显少女的身材,先是紧闭双眼,跟着音乐的节奏慢慢睁开,魏强军还给她准备了一条哈达,伴随着她的动作,哈达飘浮有致,特别到最后高潮那一段,格桑的马靴踏出节奏与音乐合拍不差丝毫,让人看不出她只是一名爱好舞蹈的牧羊姑娘,更看不出是一名处于耳聪康复训练期的孩子。王远社醉了,魏强军迷了,张小萌呆了,连王小样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格桑跳舞。

    “格桑,你完全是自学的?没有老师教过你吗?我不相信。”张小萌等到格桑跳完音乐停下来,惊奇地问道。

    “不相信?我早就给你说过,格桑是个天才,这都是她自学的,和那些专业的没什么区别吧?”王远社有点洋洋得意,他不是为自己居功,他是为部队官兵这么多年的努力而高兴。

    “自学胜过科班出身啊!格桑应该走舞蹈这条路,最起码将来能够养活自己,这是最低标准,有可能她会走向全国,走向世界。”魏强军从大城市来的,他更明白如今的文化生活在都市里多少的重要,藏族同胞的舞蹈艺术是近年来呈现较为活跃的,需要传承,甚至需要申遗进行保护。

    “别——夸——我——,差——远了——。”格桑听着大家说她,一边喘着粗气说,一边还不住的摆手摇头。

    格桑看着到处挂着气球,挂满了拉花,觉得很新鲜,就到处转了转,走到哪里都是一脸的欢乐,她牵着王小样的手,王小样也跟着她。

    “叔叔——,贴——春联——吗?”格桑对魏强军说。

    “哦,格桑说的对,过几天就贴,我和哨长还没有写呢,对,要贴春联。”魏强军确实还没有琢磨出对联内容。

    “叔叔——,我——要——回家——。”格桑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回家还要帮阿妈干活。

    “好的拉姆,谢谢你,告诉你阿爸阿妈,年三十来我们这里做客,咱们演节目,我们也好好准备。”大家一再挽留,格桑执意要走,这是阿妈立下的规矩,下午五点后必须回家。

    “好——,都来——过年——。”格桑知道春节也叫年,这也是长期和部队的官兵打交道,逐渐学会掌握的,她吹了一声口哨,那匹枣红马就从树丛里钻了出来,格桑跟大家摆了摆手,就骑上马走了。

    哨所贴个啥对联呢?魏强军已经考虑好几天,要有哨所的特点,这还真有点难。最后,魏强军琢磨了一幅这样的对联:

    上联:一个哨所三个兵斗地主不够

    下联:甘守寂寞为祖国献青春无悔

    横批:在哪都一样

    “你小子就是有文化,这既说出了我们哨所的特点,又彰显了我们奉献的信心,我感觉很好,让你嫂子也来点评一下。”魏强军让王远社看了看,王远社仔细念了两遍,还真的同意了。

    “强军,这是你想出来的,还真不错,别看我是老师,比我强多了,我也琢磨不出来,尤其是横批:在哪都一样,听着很普通,意义很深远,你作为深圳特区人,来到这里当兵,这句话是对自己的安慰,王远社作为哨长,从一个连队到一个排,再到现在一个哨所,从没有离开这里,他肯定向往人多的连队,这也是对他的安慰。其实,对于我来说,作为一名军嫂,常年和丈夫两地分居,但是你们从事的工作是有意义的,幸福来自于和平,和平来自于千千万万个像你们一样的军人无私奉献,在哪都一样,同样都是为和平奉献力量,我也感到很光荣。”张小萌解释的有道理,这让魏强军心里乐坏了。

    “能够得到张老师的肯定,说明魏强军真下功夫了,啥也别说了,就把这幅对联贴在营房门口,很有意思。”王远社在拍媳妇的马屁,又一次表扬了魏强军。

    哨所的节日氛围营造的基本到位,凡是有的东西彩灯、灯笼啊,也都让它亮起来了,营房的门口一边一个大红灯笼,再配上那一副宽大的春联,更有了节日的气氛。营房的走廊里,每个灯的周围都有几个彩色的气球,开灯以后周围映衬着五颜六色,到处彰显着吉祥和喜庆。俱乐部是魏强军特别注重的地方,他把多数的拉花都拉上了,那些彩色的气球除了挂在屋顶和墙壁上,连地上都放了不少,他说不怕踩,踩破了出了响声更好,就等于放鞭炮了。他还把常年不用的彩色球灯擦干净,通上电各种颜色的斑点不断的转动,屋顶和墙壁上到处都是。

    年三十下午,格桑一家骑马都来了,本来德吉大叔留下看家的,家里有那么多的牛羊,虽然卖了几百只,但是还有不少,德吉大叔执意要来给大家拜年,然后再回去看家,才吉阿妈和格桑要参加晚会,还要表演节目。

    晚饭准备的有手抓羊肉、糖醋排骨、尖椒牛肉、红焖大虾等等十几个菜,当然手抓肉还是才吉阿妈指导着做的,其余的都是张小萌和王远社各显身手,按说是年年有余要做鱼的,因为藏族不吃鱼,所以他们没有做鱼。德吉大叔没有等到菜全部上齐,匆匆吃了点饭,骑马回家了。

    “观众朋友们,这里是葫芦峡哨所微型春晚现场,首先有请藏族才吉阿妈给我们演唱一首《北京的金山上》,才吉阿妈曾经是草原上的百灵,她的歌声能使白云止步,牛羊醉卧,下面我们跟着阿妈的歌声,一起爬到北京的金山上去看看,掌声有请才吉阿妈。”魏强军主持人、演员、场务、灯光、音响身兼数职,真是能者多劳啊。

    “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就是那金色的太阳,多么温暖,多么慈祥,……”阿妈的歌声非常醇厚,这是草原孕育出来的天赋,虽然是一首老歌,但是让人听着是那么的亲切,唱完了大家都激烈地鼓掌。

    “孩子们,我也是好久没有唱了,气快跟不上了,今年春节真的非常高兴,尤其是格桑能够听到我们说话,也能简短说出来,我休息一下,待会儿我再唱一首《洗衣歌》,感谢亲人解放军!”才吉阿妈把话筒递给了魏强军,笑着下去了。

    “我说阿妈的歌声能让白云止步,牛羊醉卧,连我都听入迷了,阿妈唱的真好,接下来呢,让我们的哨长王远社同志即兴朗诵一首诗,他不会唱歌又不会跳舞,就让他表演个最简单的,有请王远社哨长。”魏强军前几天就问王远社,让他表演一个节目,他说啥也不会,魏强军哪能放过他,让他学狗叫或者驴叫也行,但是才吉阿妈和格桑都来,还是来点文雅的吧。

    “我自己胡编的一首诗《山沟里的家》,下面开始朗诵:

    出了门

    总有几分的牵挂

    思绪最多

    是山沟里的这个家

    低矮的砖房

    躲藏在大山脚下

    几十年风雨侵蚀

    你的腰杆依然挺拔

    历史的年轮

    揭下了你神秘的面纱

    曾经的你

    为大国长剑安个家

    用自己的寂寞

    谱写着一个个神话

    那一砖一瓦

    那一草一花

    怎能让我忘记

    大山深处这个特殊的家

    ……”

    王远社的诗不是诗,是他根据自己的想法写的,是他内心对哨所的表白,这是真实的情愫,不掺杂任何水分。

    “刚才我们哨长这首诗,虽然朗诵的水平不咋的,但是诗的内容很感人,我们以阵地为家,别说现在,就是将来退伍了,也会永远想着这个家。下面就让我们亲爱的嫂子张小萌老师,给我们唱一首《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音乐起。”魏强军赶紧播放伴奏音乐。

    “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五十六个兄弟姐妹是一家,……”张小萌在教学过程中,有时也参加学校的文艺演出,在这方面那是轻车熟路,端庄大方,潇洒自如,只可惜舞台太小了,非常好听的一首歌。

    “才吉阿妈,格桑妹妹,还有小魏,今年我是第一次来部队,正赶上春节,我想这一次肯定是我这辈子最难忘记的一个春节,虽然军嫂不容易,但是我和老公比,更让我知道军人这个词语,具有太多的艰辛和责任,今天在这里,请允许我代表天下所有的军嫂,向军人们致敬,请你们安心军营,我们一定孝老爱亲,修德立善,无愧于军嫂的称谓。”张小萌唱完歌后,突然讲了这些话,本来欢快的场面一下气氛有点紧张,最后她还给王远社和魏强军鞠躬,这让他俩很不好意思。

    “本来嫂子这首歌唱出了我们民族团结的亲密关系,嫂子最后的感言,让我们还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无论谁,都是祖国的一分子,为了国家和平富强,贡献力量是自己的本分,才吉阿妈为了我们安心哨所,把我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也是为了固国安邦,所以爱国就要爱到骨子里,好了不多说啦,下面我们放松一下,由格桑妹妹给大家跳一支欢乐的舞蹈,名字就是《打青稞》,音乐马上起。”魏强军把那首打青稞早准备好了。

    “阿拉的阿拉的阿拉赛,……”这首藏族歌曲非常欢快,只见格桑自由伸展着衣袖,一会儿收一会甩,一会儿耸肩,一会儿抖胯,场地有点小了,她有点施展不开,大家只能往后退,尽量把地方让给了格桑,现在的格桑听着音乐的节奏,每个动作都正好卡在点上,非常准确,不仅魏强军看出来了,连张小萌也感觉到格桑哪像是一个自学成才的孩子,她的舞姿与电视上真的没有区别。格桑这支舞跳下来,额头已经渗出了汗珠,别看只有几分钟,她在一直跳,一直在扭动,还是非常消耗体力的。格桑跳完舞蹈直接下去休息了。

    “大家刚才看到格桑妹妹的舞蹈,简直是太兴奋了,我都想上去跳了,以后我得跟着格桑学跳舞,格桑先休息一下,后面再给我们跳一个。平时,我喜欢捣鼓这几件乐器,哨长说我制造噪音,下面我要好好吹一下,让大家欣赏萨克斯独奏《天路》,希望大家喜欢。”魏强军说完,格桑和小萌就热烈的鼓掌。

    “叮铃铃,叮铃铃……”电话响了。

    “喂,您好,这里是8616-3,我是王远社。”王远社虽然在看着节目,但是他的心里一直在想着电话,过一会就过去看看,这次电话响了四五声他才接起来。

    “王远社你好,我是政委许天亮,我代表党委首长给你们拜年了,也请你们转达对家人的问候,还有就是你们要当面感谢德吉大叔,给部队送来的牛羊肉,德吉大叔不容易,每年有几个月在外游牧,才吉阿妈身体又不好,格桑拉姆还在康复吃药,他们家不富裕,却给部队这么多牛羊肉,我们一定要感谢他们一家,在新的一年里,你们要一如既往的帮助他们,争取军民共建活动再放异彩。”

    “首长,我们正在与才吉阿妈和格桑拉姆搞联欢,我们一定牢记首长嘱托,在守好阵地的同时,搞好民族团结,争取走进全国精神文明建设的先进行列。”王远社赶紧向首长表决心。

    “好啊,非常好,你们这个阵地是老先进了,虽然现在你们守着是一个空阵地,但是不久的将来,这里将会成为新型导弹武器自动化值班的示范阵地,目前维护好阵地十分重要,有机会我一定去看看。”许天亮的讲话,让王远社感觉到责任重大。

    王远社与许政委通过电话后,微型晚会还要继续,接下来才吉阿妈又唱了一首《洗衣歌》,魏强军又弹了一曲吉他独奏《外婆的膨湖湾》,格桑又跳了一曲《心在飞》,最后一个节目是张小萌主唱的《难忘今宵》,魏强军和王远社也跟着一块唱。

    晚会结束后,才吉阿妈和军嫂小萌又一块包水饺,王远社和魏强军也在一旁忙活着,格桑带着小样吃着瓜子糖果,还在俱乐部里看电视上的晚会,整个哨所里到处洋溢着温暖的幸福。

    北斗在大家进行晚会期间,也一直呆在俱乐部的角落里,它趴在地上,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子,直楞楞的三角耳朵,把晚会欣赏的一个节目也不落,它是最轻松的观众,不用欢呼不用鼓掌,只要不碍事,没人打扰。这会儿的北斗,从房子里出来,走到院子转了一圈,除了格桑母女的两匹马在啃食小路边上的灌木,脖子上的铃铛不时发出的声音,整个山谷里再也没有其它声音,连以前远处山峦上的狼叫,今天也听不到了,北斗跑到山根下,找到一棵小树,撒了一泡尿,又回到了俱乐部,趴在格桑和小样的旁边,眼珠子一会儿盯着格桑,一会儿盯着小样,看着她俩打闹。

    除夕夜零点钟声还没有敲响,才吉阿妈和格桑吃完了水饺,执意要回去,德吉大叔一个人照看那么牲畜,她还是有点不放心,才吉阿妈上马后,邀请大家改日到她家做客,一定会给大家做好吃的奶酪和手抓。

    正月初十,王远社就向连队提出申请,妻子和小样也该回老家了,希望连队派车送到省城的飞机场,这次连队特批他一块到机场送老婆孩子,来的时候没有去接,走的时候一定要去送一下。

    张小萌和王小样走后,哨所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王远社看上去有点无精打采,老婆孩子刚走还有点不适应,魏强军则是一切工作照旧,尤其是做饭的活,一人一天,还学着嫂子的样子,有时做烙饼,但是王远社吃着总是摇头,王远社做一次吧,魏强军吃着也摇头,就这样重复着每一天,期待着嫂子下一次来队。

    作者闲话:

    春节是全国人民共同的节日,当你全家共同举起美酒,幸福团圆的那一刻,在祖国的万里边防线上,在天南地北的热土上,又有多少子弟兵坚守在那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