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哨所三个兵》  第十二章军犬立功

章节字数:9199  更新时间:21-12-13 0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斗转星移,四季轮回。从脚下往远处看去,一片片绿油油的小草展现出了春的生迹,春天已经来到了高原,或在枝头上跳舞,或在小河中唱歌,那满地的积雪融化成了冰露,滋润了万物,汇入到小河,在远处的高山上,积雪还在遮掩裸露的岩石,唯恐让春姑娘看到,有时在夜里偷偷地补妆,始终看不出群山的真面目。

    这个时节,哨所里的工作比较多,除了正常巡逻,还要对阵地排水设施进行修整,坑道里的装备进行换季维护保养。虽然哨所对面的半山坡还有一些没有完全融化的积雪,但是被太阳能够照射到的地方,草色一天比一天深,树芽一天比一天大,每天早上,都会蒙上一层白霜,甚至让人冻得有点哆嗦,高原就是这样温差太大,王远社和魏强军早上穿着绒衣训练,中午穿着秋衣还有点热,晚上巡逻就要穿上大衣,在这个季节,最容易患上伤寒,必须及时更换衣服。

    王远社干活也是急脾气,吃过午饭来不及休息,就带着魏强军走上阵地,因为前一段时间,冰雪融化,泥石松动,山坡上淌下来的雪水夹杂着泥石,已经把发射场坪旁边的水渠填平了,如果不清理,过几天雨大的时候,就会冲毁发射场坪,严重的时候能够毁坏一些基准点。中午太阳较好,俩人只穿了一件秋衣,还是觉得有些热,高原的紫外线就是厉害,隔着衣服都有点疼,但是俩人手中的铁锹一直没有停。

    “我说”小深圳”,这两天你的北斗不太积极,我俩在这干活,它跑到哪里去了?”王远社点上了一根烟,继续挥舞着手中的铁锹。

    “哨长,我正想给你说呢,北斗有点肠胃不好,这几天吃饭也不行,不爱活动,可能还在狗舍里趴着呢,本来我想找才吉阿妈问问,有什么好办法给它治一下,这不这两天活有点紧,还没有去呢。”魏强军早就发现北斗食欲不振,自己给它吃过一种药,但是不怎么管用。

    “哦,那你得想办法给它看看,实在不行,给单位汇报一下,派辆车去省城动物医院看一看,北斗的病不能马虎。”王远社说的对,北斗要是出了问题,这可是大事。

    又过了三天,北斗还是没有精神,每顿饭只吃了一点,有时鼻子闻一下就走开了,魏强军让王远社给单位汇报,明天正好有送给养的车,把北斗拉到省城动物医院看一下。

    “”小深圳”,有啥情况给我说一下,注意安全!”王远社一再叮嘱魏强军,北斗在大卡车的车厢上,用铁链拴了一下。

    “要常看着后面的北斗。”王远社再三交待。

    大卡车行走在山路上,虽然上面搭着篷布,但是跑起来风很大,幸亏魏强军穿着大衣,在中间休息的时候,他给司机班长说,要坐到后面大厢上,陪着军犬北斗,他爬上大厢把北斗搂在怀里,将大衣盖在北斗身上,司机老刘笑着说,你在后面太冷了,狗不怕冷,跟着狗一块受罪,值得吗?

    到了省城,魏强军冻得有点说不清话了,但是为了北斗他认为是值得的,如果没有军犬就没有他的今天,是因为军犬北斗才让他有了今天的岗位,自己是兵,北斗也是兵。

    在动物医院里,通过化验北斗的粪便和血液,兽医认为北斗是因为天气变化引起的空肠弯曲菌肠炎,伴有痢疾,给军犬开了一些药,在食物中拌上或单独喂服四五天就可以了。魏强军听了没有什么大事,就打电话给王远社说了一声,然后又在兽医院住了一夜,第二天又让部队的卡车送回了葫芦峡哨所。

    葫芦峡的天气是有点不正常,早晚温差大不算什么,当你穿着秋衣,忍受着强烈的紫外线正满头大汗的干着活,突然就是一阵暴雨,有时是一阵冰雹,奇怪的是太阳还在空中,只感觉一阵凉风吹来,有时只有头顶上一块云彩,可是十几分钟后,一道彩虹从天上倒挂下来,当你欣赏着美丽的彩虹,已经把对老天的怨气忘得一干二净,彩虹还没有消失,身上的衣服已经快干透了,只能让你摇摇头,重新拿起手中的“武器”,继续着未完成的劳动。在高原上,什么隔道雨、十里不同天、一天经四季等天气,是很常见的。

    “五•一”到了,在内地即将开启空调的季节,哨所里的暖气依然还在用着,上级同意哨所的暖气可以供到“五•一”以后,本来王远社想早点停了暖气,但是这几天北斗有病,就和魏强军商量再烧几天,等北斗好了以后,就立马灭火关炉。自从给北斗看病回来后,魏强军一直住在狗舍,那里本来就是坑道的值班室,有两张床,他把那里打扫的很干净,轻微有点北斗的味道,主要是晚上他要给北斗喂药。北斗这几天明显有了好转,不仅有了精神,而且吃饭也多了一些,每天晚上它都想去魏强军的铺上,都被他撵了好几次。

    这一天,从早到晚山谷里一直在下雨,小河里的水明显大了许多,而且夹杂着一些泥土,有些浑浊,今天天黑得有点早,平时吃饭的时间,现在已经看不见了,哨所里已经用上了白炽灯。

    “今天怎么不着急走了?”王远社在走廊里转了一圈,他看到了北斗还在值班室里呆着,魏强军还在摆弄监控设备。

    “哨长,啥意思?这才几点啊?是不是这两天我不在这里住,你太清静了,难道我在这里影响你?还是你背着我干什么坏事?”魏强军嬉笑着说道。

    “深圳佬,我能干什么坏事啊?这几天你跟北斗那么亲近,成天形影不离,如果北斗是人,你俩不得穿一条裤子啊?早把我凉拌了。”王远社感觉这两天,魏强军一心用在照顾北斗上,对他有点忽视了,人和人交流的少了,却和狗那么亲密。

    “哨长,你看你说的,幸亏北斗是只公狗,要是一只母狗,不知道你还怎么侮辱我呢,再怎么说北斗是我们的战友,照顾它是我的职责,出了问题,我俩都得受影响,说不定我就要挨处分,这个家伙快好了,再有两天,我把药给它喂完就搬回来住,你别吃醋了。”魏强军和王远社相处多年,开玩笑也很随便,俩人关系那是没说的。

    “呵呵,这是你说的,是你思想上这么龌龊,我可没有那么想,我也一直把北斗当战友,以后巡逻还指望北斗呢,我更希望北斗快点好起来,不过这两天确实好多了,你愿意在那里住,我不反对。”王远社知道魏强军尽职尽责,把北斗的命看的比自己的都重要。

    “谁龌龊啦?我怕你那么想,你就放心吧,哪怕北斗是一个美女,我也不会犯错误,受党教育多年,要对得起身上的军装。”魏强军把自己说的这么高尚。

    “呵呵,北斗真要是美女,你就不会这样说了,薇薇也不会放心,看来我还得给你经常上好政治课,万一哪天北斗变成了田螺姑娘,你就把握不住了,哈哈……”王远社说的自己都不敢相信,是不是童话看多了,自己忍不住笑起来。

    “哈哈……,田螺姑娘,我巴不得北斗变成田螺姑娘,有人给我们做饭洗衣服。”魏强军也笑的有点止不住。

    “看来天黑得早有好处,我们都开始做上梦了,都在梦见田螺姑娘,哎哟,笑死我了,你快点带着你的田螺姑娘睡觉去吧,哈哈……。”王远社看了看表九点多了,外面还在下雨,一边笑着,一边催促魏强军带着北斗去睡觉,他越这样说,魏强军越不好意思走。

    王远社和魏强军洗漱完,魏强军喊着北斗走,可是北斗就是无动于衷,他趴在那里一动不动,抬头看一看魏强军,又把头低下去,两只耳朵直崩崩地立着。以前,到了熄灯的时间,魏强军只要说让它睡觉去,它都会乖乖地走了,这次魏强军出门了,它还趴在原地不动,魏强军有点生气,大喊了一声,北斗才很不情愿的站了起来。

    “是不是我俩说田螺姑娘,北斗有点生气了,看来北斗也得要经常教育一下,经受不住打击,只会听好话,欠敲打。”看着魏强军带着北斗出了门,王远社在后面说。

    “嗷,嗷……。”北斗快要出门的时候,这么怪怪地叫了几声,魏强军从来没有听到北斗这么叫,他认为北斗可能是不舒服,但是今天北斗吃饭也不少,感觉快好了一样,怎么这样叫呢?

    天还在下雨,不再那么大了,魏强军训斥了两声北斗,就在前面径直跑到狗舍,北斗在路上磨磨蹭蹭,先是找地方撒尿,而后走到门口不进屋,还是刚才那个样子叫了几声,魏强军感觉有点怪,就把北斗拖进屋里,仔细地给它检查了一遍,他把北斗的眼睛扒开,用手电筒照了照,没有什么异常,他就把北斗的药给它喂上了。

    北斗吃过药以后,在屋里不停地打转,就是不上床,还用嘴叼住床上的棉絮往外拽,气得魏强军又大喊了几声,让它趴在地下不准动,自己躺在床上不一会儿睡着了。半夜一点左右,北斗又一次站了起来,这次它叼住了魏强军的衣服,使劲地往外拉,嘴里发出“嗷嗷”地叫声,魏强军感觉有人拉他的胳膊,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打开了灯,看到北斗那着急的眼神,他认为有什么情况,来不及穿好衣服鞋子,就跟着北斗出了值班室的门,晃晃悠悠地走出三四米远,只听见一场巨响,感觉到地动山摇,是地震?他脑子里突然闪了一下,吓得他又闭上双眼,浑身一哆嗦,这个时候北斗才松开了他的衣服。

    当他睁开眼睛看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刚才值班室的灯光灭了,什么也看不见,只感觉空中飘下来的小雨,打湿了自己单薄的内衣,他突然打了一个冷颤,是值班室那里出了问题?但是看不见。为什么北斗把他拉到这里来?刚才就是地震,北斗表现这么异常应该是地震的预兆!

    “魏强军,魏强军,你没事吧?”这个时候,王远社打着手电来了,他远远地就看见魏强军衣着不整地站在那里,两手抱肘,北斗这会儿也不闹了,就蹲在他的旁边,张着嘴耷拉着舌头。

    “哨长,没事,你怎么来了?你听见声音了?”

    “哎哟,这是地震啊,我在床上睡得好好的,把我摇醒了,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见了一声巨响,我急忙过来看看你这里啥情况。”王远社说着话,拿着手电往值班室照了一下,不看不要紧,一看惊呆了。

    “啊,这是哪里来的?怎么这么大?”王远社看见值班室的房顶上有一块大石头,正好把屋顶砸穿,怎么着也得有十几吨重。

    “魏强军,你小子真命大,要是被砸在里面,肯定没有救了。”王远社有点后怕,魏强军要是出了事,那可咋办啊?

    “哪里来的石头?”魏强军走近看了看,刚才睡觉的床板已被砸瘪,自己的被褥只看见一个角露在外面,他不由的倒吸了口凉气,后背渗出了一身冷汗,自己捡了一条命,真是幸运的。

    “是山上滚落下来的,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这里,别再有余震,这里还是很危险的。”王远社不让魏强军再往前看了,晚上也看不清楚,赶紧回去找衣服穿上。

    “好的,北斗快走!”魏强军这一声,北斗立马起身跟着他走。

    “我说北斗昨晚表现不正常,它这是有预知啊,要不是北斗我的小命就完了。”魏强军边走边给王远社说着。

    “我还认为你小子跑得快,提前跑出来了呢,地震摇晃的时候你没有醒啊?”王远社还想说魏强军跑得快呢。

    “就我,我不知道啊,我睡觉比较死,北斗把我拉出来以后,我才感觉晃动,有那么几秒钟像喝醉一样,后来就听见了巨响,北斗拉我的时候正在做梦,我迷迷糊糊中还认为外面有情况呢。”

    “哦,看来真是北斗有预知,要不是北斗,你现在在那块大石头底下砸成肉饼了,我一个人也救不了你,再说了救你有何用,早就不能喘气了。”王远社分析着。

    “是北斗救了我,这个家伙是有灵性的,你说它那种难听的叫声,是不是发出的一种信号?”魏强军抱紧了双臂。

    “看来就是的,我听说过,地震前动物都有反应,老鼠搬家,牛羊不入圈,鸡鸭不钻窝等等好多呢,以后还要多观察北斗的行为,这次北斗立功了。”王远社从农村来的,这在老家的时候是听说过,这么多年没有地震,早把这些忘了。

    “北斗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真是捡了一条命啊。”说着魏强军俯身抱了一下北斗。

    “你赶紧到屋里找件衣服穿,再把大衣穿上,等你出来后,我再去穿衣服,咱俩不能同时进去,防止有余震发生,夜里咱还是躲到外面,等到天亮再说吧。”俩人说话的功夫已经走到了营房门口。

    “好的,你动作迅速点。”魏强军命令北斗在一棵树下趴着,自己率先进去找衣服。

    魏强军进去的时候顺手打开了门厅和走廊的灯,门外也有了亮光。王远社站在门外几米远的地方,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其实他的心里一直没有平静下来,刚才的一幕实在是有些后怕,现在更担心余震发生,让魏强军进去找衣服更是一种担心,千万这个时候不能有余震,不让他进去找衣服,穿的太少,这一夜怎么过,好歹营房是平房,防震性能好一些。

    魏强军动作十分迅速,不到两分钟就跑出来了,身上穿了棉衣,衣扣还没有系住,外面套着大衣,这就差不多了,关键是棉衣好找啊,打开战备包直接拉出来,两下就套在了身上,王远社看着魏强军虽然有些狼狈,但是没有笑,他认为这是对的,必须保证安全。

    “没问题吧?我进去找衣服。”王远社观察了一下周围,感觉没有什么动静,最后还看了一眼北斗,北斗这阵儿很老实,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哨长,库房的门敞着呢,灯也没有关,你动作快一些,应该没事,我看着点,如果有动静我喊你,你就往外跑。”魏强军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对王远社说。

    “好,看着点,我一会儿就出来了。”王远社说着,一溜小跑直奔库房取衣服,然后又跑到值班室,把那部电话从窗户里递出来,魏强军赶紧从外面接了一下。

    当王远社从屋里出来的时候,也一样没有整理好,别为了系个纽扣,万一赶上余震就麻烦了。等王远社整理好衣服,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个时候不知道干啥了,天上还在下着毛毛细雨,干脆两人都走到北斗趴着的那棵树下,王远社点上一根烟,也让魏强军点了一根,这个时候需要压压惊,不过魏强军有种天生牛犊不怕虎,虽然是人生第一次经历,但是感觉有种新鲜和好奇,要不是想到自己住的地方被大石头砸了,心里没有一点畏惧,甚至还在想,余震还没有发生,让我再感觉一下。

    “强军,你没有事吧?过去的就不要想了。”王远社担心魏强军,心里留下阴影那就麻烦了。

    “哨长,我没事啊,我在想还发生余震吗,刚才地震时间短,只感觉到走路有点晃悠。”魏强军吸了口烟,呛得他直咳嗽。

    “你还盼着余震发生啊?如果我们的营房震垮了,以后我俩就得住帐篷了。”王远社真没有想到,还有人盼着发生余震呢。

    “哎,哨长,你说的对,我们把帐篷抬出来,就在这里搭上,帐篷里睡觉一定安全。”魏强军脑袋反应还是快,他想到了战备库房里有帐篷,总比蹲在这里强吧。

    “是啊,我咋没有想起来,不过咱得等会儿,如果没有余震了,咱再进去抬帐篷。”王远社又接上了一根烟。

    “嘀铃铃,嘀铃铃,……”这个时候电话响起来了。

    “是8616-3吗,根据地震台网报告,刚刚发生5。3级地震,不知你处有啥情况?”是机关值班室来的电话。

    “是张参谋啊,这里刚才确实发生了地震,人员无伤亡,房屋无倒塌,只是洞口老值班室被山上巨石将屋顶砸漏了。”王远社简单的汇报一下。

    “哦,值班室里没有装备物资吧?”张参谋知道以前没有住人。

    “张参谋,是这样的,那里是军犬的狗舍,前几天军犬生病,我们的军犬训导员一直陪着军犬住,晚上要给军犬喂药,所以还没有搬出来,地震前军犬把训导员拉出来了,不到一分钟,山上就掉下一块十几吨的大石头,直接砸在屋顶上,要不是军犬,后果不敢想象。”王远社把这个事简短的叙述了一遍。

    “是吗?军犬生病我们是知道的,你们单位汇报过,你说地震前是军犬将训导员拉出来的?”张参谋又问。

    “是的,军犬把魏强军拉出来的,然后屋子就被砸漏了”王远社又说。

    “现在你们怎么办?小心还有余震,你们离营区太远了,有什么需要吗?”张参谋补充到。

    “我们现在在营房外面,离营房五六米远,天上还在下小雨,我们想过一会儿,如果没有余震的话,我们就把救灾帐篷抬出来,在空地上搭起来。”王远社一边接着电话,一边注意着动静。

    “好的,我立即给首长们汇报,你们一定注意安全。”张参谋挂断了电话。

    “喂,是王远社吗?我是杜守平连长,刚才发生地震了,你们那里咋样?有什么问题没有?”王远社刚放下电话一会儿,连长就打来了。

    “连长啊,我们这里没啥事,人员无伤亡,房屋无倒塌,只有老值班室的屋顶被石头砸漏了。”王远社简短的给连长汇报了一下。

    “哦,就是那个犬舍,军犬没事吧?”杜守平想到了军犬,这也是哨所的兵啊。

    “连长,不仅军犬没事,而且还救出了魏强军。”王远社又把北斗怎么把魏强军拉出来的经过,又叙述了一遍。

    “魏强军真命大,北斗是他的救命恩人,你们一定注意余震,遇到问题先要开展自救,同时给上级报告,等待大部队救援。”杜守平在电话里交待。

    王远社还把搭设帐篷的事说了一遍,一再让连长放心,他知道连长还要联系好几个点位,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天快亮的时候,俩人抬出了帐篷,叮叮当当的敲好了地桩,拉紧了绳子,魏强军还在帐篷四周挖好了地沟,将挖出来的土,正好压在帐篷边缘上,里面放上两张单人床,一套作战桌椅,王远社又接了一段电话线,把电话移进了帐篷里,等到收拾完,天已经亮了,两人裹着大衣躺在床上,安心地睡着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格桑骑着马来了,北斗听见马蹄声,摇着尾巴跑到了检查站门口,格桑下马挪开了障碍,把马的缰绳一扔,就跟随着北斗来到了帐篷门口。今天的北斗没有叫,它可能知道主人们都累了,来的人又是熟人,就没有打扰他们。

    “叔叔——,叔叔——。”格桑还没有进帐篷就喊上了,她最近说话又有进步了,两个字能连在一块了。

    “格桑拉姆,你怎么来了?”王远社从睡梦中醒来,并用脚踢了一下魏强军。

    “阿妈——让我——来——看看,你们——没事——吧?”格桑的话基本上能让人听明白。

    “谢谢阿妈,谢谢格桑,我们没事,你家咋样?房子没事吧?”王远社招呼着格桑坐下。

    “没事,都好,搬进——毡房——,安全。”格桑脸上露出了微笑,她感觉帐篷里有些热。今天出了太阳,温度确实高了好几度。

    “那就好,强军啊,我说还是藏族有远见,常年住帐篷毡房,又暖和又防震,肯定不担心地震。”王远社说着笑了起来。

    “是啊,以后我们也住在帐篷里,就别搬进房子里面了,这住着踏实,我这一觉睡的真香。”魏强军从床上站起来,伸了伸腰。

    “格桑,你不知道,这个家伙捡了条命,要不是北斗,你就见不到他了。”王远社又把北斗怎么救他的过程讲了一遍,惊得格桑张着嘴,并不断地打量着魏强军。

    “叔叔——命大,北斗——真好。”格桑听着北斗救魏强军的故事,不由的想起了财嘎。

    格桑呆了约莫有半小时,就骑马回去了,这次两人将格桑送出检查站,回来的路上还讨论,格桑来怎么北斗没有叫声,还是我们睡得太死没有听见?

    将近中午的时候,一辆越野车停在了检查站,北斗“汪汪”地叫了几声,就向检查站跑去,王远社和魏强军也跟着去开门。

    原来是副旅长李志远、副主任甄有才和杨大可助理来了,他们要对每个阵地点位进行检查,做出安全风险评估,最后要上报的。

    “王远社,听说地震把你们的老值班室砸毁了,我们先去那里看看。”李副旅长下了车就让王远社带他去现场。

    “其它地方没事吧?”

    ……

    “魏强军,听说是军犬把你救了?”甄副主任看到魏强军,急忙问道,这是多么感人的事情,又是一条重要的新闻线索,得好好收集一下,回去又是一篇好文章,甄副主任是负责宣传教育工作的,这个对他当然感兴趣。

    “首长,是的,最近军犬有病,我得晚上给它喂药,临时搬过去住了几天,真没想到遇上地震了。”魏强军有点拘束地说。

    “地震发生前没有啥预兆吗?”

    “没啥预兆,就是军犬不好好叫,叫的可难听了。”魏强军想到北斗的叫声,浑身又有些不舒服。

    “那就对了,地震来之前,狗是有反应的。”

    “我不懂这些,以前没有这些常识。”

    “你是感觉地震了,还是北斗先救了你?”

    “地震的时候我睡着了,是北斗拉着我的衣服把弄醒了,然后它把我一直拉到门外,我迷迷糊糊地走路像喝醉了一样,不到一分钟,就听见一声巨响,当时有点蒙圈。”

    李副旅长站在值班室不远处稍微高一点的地方,看到那块大石头正好塞满一间屋子,这里面别说是人,是条狗也没活路了,他又走到房子附近,看到了魏强军的床成了地铺,只有一个被角露在外面,感觉真是太庆幸了,否则要写的是事故报告,说不定上级还要来人调查。

    “副主任,你看看,这太惊险了,要说狗把主人救了,这是非常惊人的事,但是仔细想想真后怕,就是装备放在这里,砸坏了也是大事,是哪里掉下来的石头?”李副旅长说着,抬头看了看山崖,他想起来了,洞口上面的山崖上原来有一块大石头的,受到雷击以后与山体出现了裂缝,上级还派人来做过安全评估,这次地震出了问题。他让杨助理把这里情况详细地作好记录,并拍下了数十张照片,以便向上级汇报,李副旅长一再强调,出入洞库一定小心,近段时间尽量少进出坑道,让工程部队尽快来处理一下。

    李副旅长带领大家小心翼翼地进入坑道,仔细查看了地面和墙壁,以及通风供电设备等,没有发现异常。他们又来到营区,围绕营房里里外外转了一圈,总体感觉没有损伤,可以继续使用。

    “王远社,你们过几天再搬进去住,防止最近还有余震,但是从检查的情况来看,这些营房质量相当不错,没有出现裂纹,说明我们工程部队在早期建设当中,就充分考虑了防震,估计这些营房能够抵抗八级以上地震,要不是那块石头,你们这里是没有问题的。”李副旅长站在帐篷外面指划着作指示。

    “说起这块石头,要不是地震可能呆在山崖上好好的,这就是地壳的力量,魏强军真是幸运,你看你把军犬当成亲密的战友,军犬关键时候救了你的命,这个事情会轰动全旅的,甚至整个二炮,这个事情我们会抓好宣传,军犬也是一个兵,完全可以给它申报三等功啊。”甄副主任等李副旅长讲完,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副主任,你别开玩笑了,军犬立什么功吗,不过它救了人的命是真的,还不如给魏强军立功呢,但不是他救的军犬,是军犬救的他。”李副旅长说完哈哈地笑了起来。

    “副旅长,军犬怎么不能立功,军犬也是一个兵,要不是军犬我们恐怕不只是来拍个照转一转这么简单,出了人命全旅上下都得忙活。”甄副主任说的有道理,不过跟李副旅长讲话,他还是带着更多的微笑。

    “立功好啊,就看你们政治部把材料写的怎么样了,你可得把好关。”李副旅长没有反驳的意思。

    两位领导说完,一块上了车,准备去才吉阿妈那里看看,王远社也上了车,他给领导说了格桑来哨所的事。

    “首长来了,快进屋里坐。”才吉阿妈和格桑正在院子里晾晒衣物,见到了越野车开到帐篷外停下,就赶紧迎了上去。

    “阿妈身体可好啊?”李副旅长问道。

    “好,托你们的福,好的很呢。”

    “地震对你家房子有影响吗?我们去看看。”李副旅长握着阿妈的手,走到三间红砖房前。

    “这个房子很结实,地震没有摇倒,多亏当年的解放军,盖房子的不惜力气,结实着呢。”才吉阿妈对着大家伸出了大拇指。

    “没事就好,你现在还是住在毡房帐篷里,地震的时候很安全。”李副旅长又看了看帐篷。

    “就是的。”

    “格桑拉姆,你能听到我们说话了吗?”甄副主任对着跟在身后的格桑说。

    “能!”格桑点了一下头说道。

    “哟,不仅能听到了,还会说了,真是不一样了。”甄副主任看着格桑的表现,和上次比简直判若两人。

    “你平时怎么矫正训练啊?”

    “我——听——音乐,看——录相,跟——老师——学。”格桑断断续续地说下来。

    “好啊,你一定坚持,再恢复的好一些,我就把你送到宣传队去跳舞。”甄副主任没有忘记自己对她的许诺。

    “快谢谢叔叔。”才吉阿妈高兴地说。

    “谢谢——叔叔,我——努力——练!”格桑对着甄副主任鞠了一个躬。

    “不客气,也要经常练舞蹈,都不能松劲啊。”甄副主任微笑着说。

    李副旅长和甄副主任告别了才吉阿妈,并嘱咐王远社常来看望阿妈母女,坐车就直奔下一个点位。

    几天以后,兵种报以《军犬患病,战士陪睡喂药地震来临,犬兵衔衣救命》为题,报道了葫芦峡哨所军犬北斗,危险时刻将训导员拉出门外,躲过巨石,部队为军犬荣记三等功一次。

    这条新闻炸了,本来军犬救人就是抢眼的新闻,部队给军犬记功,又激起了官兵们的热议,这不仅是该旅历史上的第一次,也是导弹部队发展史上的第一次。

    作者闲话:

    军犬立功不是稀奇事,当你看了本章的故事,就会感到军犬是多么可爱,就会明白为什么会把它当成亲密的战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