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哨所三个兵》  第十五章再回葫芦峡

章节字数:6725  更新时间:21-12-19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深圳没有明显的四季之分,常年气温变化不是太大,到处都是郁郁葱葱,鲜花争艳,生活在这个快节奏的城市里,唯一遗憾地是感受不到大雪纷飞的冰冷世界,匆忙穿梭于城市之间的人们,早已忘记了冰雪的模样,惬意地打扮着自己,这座城市仿佛一位成熟的少妇,到处凸显的阿娜多姿,让你看花了眼走不动路。

    魏强军胖了,比退伍的时候长了十几斤的膘,虽然每天在家也进行锻炼,但是工作上应酬多,生活上没有部队那么有规律,薇薇经常说,自己还是喜欢部队上的那个魏强军,现在变形走样了,每当这个时候,魏强军总会说,我要回部队,我要回到祁连山深处的葫芦峡,从离开那里的时候,梦就开始了!

    魏强军退伍后,按照当地政府规定,当兵十一年可以安排工作,可他谢绝了政府的好意,毅然接过父亲手中的企业大权,子承父业,在父亲魏先锋的帮带下,不到三年的功夫,不仅熟练掌握了企业运行发展的方法技巧,而且又开辟了更多的市场,魏先锋对儿子赞不绝口,十余年的军旅锻炼,魏强军比他强,他终于可以安心下来,陪着老伴天天送孙女上幼儿园,到公园里散步,享受着幸福的生活。

    “薇薇,你明天有没有空,哨长王远社来了。”魏强军没想到王远社要来深圳了,这么多年,他们只是在电话上联系,邀请他好几次来深圳玩,就是来不了,这次终于带着全家来了。

    “我上班没事,可以和同事调一下,要我做什么?”薇薇一听是王远社,感觉到特别的亲切,那个山东的老班长,当年打电话,经常是他接的,还挺有意思。

    “哦,明天下午四点的飞机,嫂子和王小样也来了,到时候我们一块去机场接他们。”魏强军有秘书,有专车司机,但是不能让他们去接老哨长,必须带上薇薇亲自去。

    “没有问题,你把他们安排在香格里拉大酒店,那里饭菜也不错,主要是有你们爱吃的麻辣口味,吃饭后可以在那里直接休息,粤菜哨长应该吃不习惯。”薇薇还是心细,听魏强军说过,王远社不喜欢粤菜,就喜欢馒头蘸辣椒酱。

    “好的,明天我尽早把手里的事情处理好,我让司机提前去接你。”魏强军现在可是大忙人,桌上的各种文件报表一大堆,都需要他过目签字。

    “好的,赶紧忙你的吧。哎哎,你等一下,要不要把格桑拉姆也叫来?”薇薇就要挂电话了,又想到了格桑拉姆。

    “哦,对对对,我这就打电话。”魏强军真的忘了,格桑拉姆和王远社比自己熟悉,当兵早那么几年就是不一样。

    格桑拉姆当兵第五年,她就退伍了,文艺女兵能够服役五年已经够长了,格桑就是凭借自己过硬的专业素质,让宣传队的领导十分重视她,格桑入伍第二年成了舞蹈队队长,由于自己语言上的缺陷,经常被兵龄长的在背后说三道四,但是格桑没有理会这些,把全部心思用在钻研舞蹈艺术上,先后参加军地舞蹈比赛,夺得了特等奖一个、一等奖两个、二等奖一个,到了第五年,由于部队编制调整,取消了宣传队,她正好退伍了,她想办一个属于自己的舞蹈学校,在魏强军的帮助下,她来到了深圳,从当初的一名舞蹈老师做起,现在与别人合伙办起了一所舞蹈学校。

    “拉姆,哨长王远社明天来,咱们一块吃饭。”魏强军和格桑拉姆基本上每个月都能够凑到一块,拉姆刚来深圳的那两年,魏强军要求她每天打一次电话,当她工作稳定下来后,她知道魏强军工作比较忙,就很少给魏强军打电话,但是每个月大家必定聚一次。

    “真的吗?好多年没有见到王叔叔了,服从命令,魏叔叔。”格桑没有说太多,魏强军的话在她的心里就是命令。

    “哨长嫂子你们好,这是王小样?”魏强军看着跟王远社一个模样的年轻小伙子,不住的上下打量,当年那个小屁孩,现在长成大小伙子了。

    “叔叔好,我叫王小样。”王小样自报家门的时候,身体站的笔直,没有当过兵,却有当兵的素质,肯定是他爹训练的。

    “真是太快了,我多少年没有见了,长的这么高,身体还挺结实,真像你老爹。”魏强军伸出右手,在王小样的肩头拍了一下。

    “别在这里聊了,先上车吧。”薇薇在旁边看着他们聊有些插不上话,催促着赶紧上车。

    “哨长,我们多少年没有见了,让你来你也不来,你在忙什么?”魏强军上车后跟王远社坐在了一起。

    “强军,这几年小样上高中,我们两口天天盯着,哪里也不敢去,这不是高考结束了,我们就带他来深圳,到你这里来转转,让他开开眼界。”王远社的白头发增添了不少。

    “好啊,让小样考到深圳来吧,你和嫂子退休来这里定居,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魏强军说的心里话。

    “哈哈,这个小子要报考军校,再说还不知成绩如何呢,来定居有点不可能,但是以后有时间我会经常来的。”王远社说完笑起来。

    “嫂子,你们可是第一次来深圳,一定要到处转转。”魏强军回头对着坐在后面的嫂子说。

    “你看嫂子嫁给你多亏啊?”魏强军又看着王远社。

    “是啊,强军说的对,我嫁给他真有点亏。”张小萌说的是玩笑话,也是真心话,当军嫂不容易。

    “嫂子,真的不容易,我等魏强军十几年,这个家伙总让我等他回来结婚,我差一点连娘家都回不去了,单位的同事说我有毛病,我看是魏强军有毛病,我下辈子真的不再嫁给军人。”薇薇拉着张小萌的胳膊。

    “魏强军,你看你的话引出这么多矛盾。”王远社指了指魏强军。

    “你们女人啊,目光短浅,嫁给我们当兵的有什么亏的,我们是负责任的,能够让你们过上安心幸福的生活,最起码我们没有花心,对待爱情忠贞如一。”王远社和魏强军要保持立场一致。

    “是啊,现在的男人花心的可不少,我们当过兵的知道珍惜,没有非分之想,知足吧。”魏强军开始帮腔。

    “你们心里怎么想的,我们怎么知道?”薇薇抢着说。

    “哈哈,你们想去沾花惹草就去吧,你们是受过部队教育的人,不要说对得起老婆孩子,只要对得起曾经穿过的军装就行了。”还是张小萌有水平,不亏是老师。

    “嫂子,我可没有想法。”魏强军听着张小萌的话,脑海里又一次想起了葫芦峡,真想回去看看。

    “我更没有想法,穿过军装的人都是值得放心的。”王远社也赶紧说。

    在大家的说笑中,车子驶进了香格里拉大酒店的门厅,张秘书早已来到这里,安排好了一切,打过招呼以后,她带着王远社一家去了客房。王远社的客房在十五楼,吃饭是在六楼,魏强军没有上楼,而是直接来到了六楼珠穆朗玛餐厅,说是餐厅其实就是一个较大的包间,里面有一个圆形餐桌,餐厅内有一半面积摆放着沙发,七十英寸的大液晶彩电,还有卡拉OK点歌机,角角落落里摆放着绿色植物和鲜花,仿佛至身于公园之中。等到王远社一家三口从楼上下来,魏强军和薇薇还在沙发上浏览着电视节目,张秘书转身出去了。

    “哨长嫂子,咱们坐下吧,估计你们应该饿了,尤其是王小样,咱们酒桌上聊吧。”魏强军开始招呼着上桌。

    “你不是说还有拉姆吗,她怎么还没有来,好多年我没有见到她了。”王远社想起了那个用手比划着的藏族小姑娘,虽然在电话上,魏强军给她说过,但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多年以后在深圳能够相遇。

    “拉姆可不是当初的那个小姑娘了,现在可是深圳高原红舞蹈学校的副校长兼民族舞蹈老师。”魏强军让王远社坐在了自己的身边,两人要好好地喝几杯。

    “拉姆是我们看着她长大的,没想到她最后来到深圳发展,真是缘分啊。”王远社真是看着格桑长大的。

    “是啊,当年格桑拉姆来深圳治病的时候,我就很喜欢她,现在见面或者打电话,一口一个薇薇姐,我还真把她当妹妹了。”薇薇说完又开心地笑起来。

    “我见到她的时候,只是一个小姑娘,头上梳了好多小辫子,我得有十四五年没有见到她了。”张小萌当年去过葫芦峡,也去过格桑拉姆家里。

    “嫂子,一会儿真人到了你自己好好看看,是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姑娘。”魏强军看了表,估计格桑拉姆快到了。

    “叔叔阿姨,你们还认识我不?”格桑拉姆进门时一路小跑就来到了王远社的跟前。

    “你是拉姆?”王远社没有想到脱去藏族服饰的拉姆,穿着普通服装,是这样的美丽,二十五六岁的模样,除了脸蛋上有些许高原红,几乎看不出她是藏族女孩,皮肤也白了嫩了,曲美的身材荡漾着青春的活力,比原来的格桑拉姆又高出不少。

    “你说话挺流利的,真的是你吗?”王远社仔细地打量着格桑拉姆,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拉姆,你变化太大了,我真有些不敢认你,当年我带着王小样去的时候,你才那么高,真是太好了,长得这么漂亮。”张小萌印象当中的格桑拉姆,真是脱胎换骨了。

    “拉姆,阿妈阿爸身体可好啊?”张小萌想起了待己亲如一家的藏族阿爸阿妈。

    “噢,忘记告诉你们了,你们自己看看吧。”格桑转身又跑出去了。

    大家有些莫名其妙,格桑这是干啥去了,怎么走了呢?王远社和魏强军跟在格桑的后面往门口走去。

    “谢谢你,张秘书,把阿爸阿妈交给我吧。”张秘书搀扶着阿妈阿爸,已经来到了门口,格桑出门正好碰上,刚才她是为见王远社夫妇才提前跑上来的,阿爸阿妈走路慢,由张秘书陪着走在后面。

    “哎哟,才吉阿妈,德吉大叔,您们好,太想您们了。”王远社和魏强军一块往前抱住了他们,激动的眼泪早已顺着脸颊流下来。

    “您们什么时候来的,我咋不知道?”魏强军握着阿妈的手说。

    “拉姆,你怎么不给我说,我开车去接德吉大叔和阿妈,你这个女仔不懂事。”魏强军埋怨着格桑,格桑只是嘿嘿地笑。

    “先坐下再说吧,也不能让阿妈站着说话。”薇薇和张小萌一边一个,搀着阿妈往里走。

    “今天真是太好了,这个餐厅叫珠穆琅玛,很有高原特色,大家一定要多喝几杯。”魏强军招呼大家落座。

    “叔叔阿姨,我想给你们一个惊喜,阿爸阿妈也是刚来到这里几天,我在这里选了一套房子,准备在深圳安家落户,是让阿爸阿妈来看看的,还没有来得及给魏叔叔和薇薇姐汇报,听说王叔叔来了,我想干脆就保密一点,一会儿我自罚一杯酒。”格桑站着说完又给大家弯腰施礼。

    “拉姆,我不同意罚酒,大家应该感谢你,是你让我们又见到了德吉大叔和阿妈,真是缘分呢。”张小萌清晰地记得,上一次见到阿爸阿妈的场景,在尕尔曲三间房那里,还有那飘香的奶茶和诱人的手抓肉,仿佛昨天一样,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

    “阿妈,您们来深圳定居好啊,以后还能够吃上您做的手抓肉,可以和德吉大叔一块喝酒,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魏强军真的很高兴。

    “我主要考虑深圳气候好,以后阿爸阿妈不能再放牧了,把家里的牛羊卖掉,来深圳和我一块生活。”格桑到了成家的年龄,考虑父母养老的事情也是应该的。

    “德吉大叔,拉姆安排的对,把那些牛羊卖了吧,在深圳安家真的不错,我都想来这里。”王远社喝了一杯接着说。

    “德吉大叔,葫芦峡里现在什么情况?”王远社想起了山沟里的那个家。

    “哨长,你又在打听军事秘密?大叔,你见过那个川娃子吗?那个川娃子周洪民还在吗?”魏强军也想打听山沟里的事。

    “呵呵,你俩是不是想那个地方了?我给你们说吧,那个地方可不得了,现在时常有大车进进出出,听说那里最大的官是营长,因为那里的领导经常换,我也认不过来,他们过节的时候给我送大米和面粉,还有食用油,我的年龄也大了,眼睛也不好使,记不住他们的模样和名字。”德吉大叔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你说的那个小周,我现在也只有认识他,他说快走了,马上当兵满十六年了,我这次来就是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他了,让他有空去我家里看看。”大家让着德吉大叔吃菜。

    “那些牛羊咋办啊?”薇薇有点好奇地问。

    “呵呵,孩子你不知道,我和他阿爸从去年就开始卖,现在只有二三十只羊,成天放在葫芦峡外的草场里,羊吃饱了就趴在草场里休息,晚上也不用赶回家,有葫芦峡里的战士们在,我们放心的很呢。”阿妈说起来有点得意,那些羊吃饱也不会跑,有部队官兵们照看着,她真的很放心。

    “我们家的狗,天天跑到葫芦峡找周叔叔,一到饭点就跑进去了,时间常了,那里面的叔叔们都认识它,知道我阿爸阿妈不在家,都给狗弄吃的,所以阿爸阿妈来到这里,能够安心地住些日子。”格桑喝酒了,脸蛋红扑扑的。

    “孩子们,我们一家真的要感谢党,感谢解放军,不是**解救了我们,我们还是奴奴,这是我亲身经历的,拉姆小时候患上了耳疾,如今康复成正常人,不是部队首长和同志们的帮助,哪有今天啊?那一年下暴雨发洪水,我们的帐篷冲毁了,冻得你阿妈抱着小拉姆在羊群里取暖,是部队的官兵给我们吃的喝的,还有干衣服,我们认为还是部队靠得住,呆在部队附近最安全,所以下定决心不走了,又是部队的同志帮着我在公路边上盖房子,这些到死我也忘不了。”德吉大叔不是喝多了酒,这些事情在他的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那些点点滴滴又浮现出来了。

    “德吉大叔,那您什么时候正式来深圳定居?”魏强军拿酒杯跟德吉大叔碰了一下。

    “这不是已经来了吗?你怎么还问啊。”薇薇感觉他问的多余。

    “德吉大叔家里不是还有几十只羊吗?那里还有牵挂就定不下来,要把羊全部卖了,把房子和草场也租给别人吧。”魏强军考虑的也对,只要有东西,德吉大叔就得牵挂着。

    “我都想好了,那几十只羊也值不了多少钱,我想把羊和草场一块送给部队,那个草场也不需要有人专门盯着,我留的那些羊多数都是母羊,产仔能力强,用不了几年,就能达到上千只,可以让葫芦峡的官兵改善生活,将来每月吃上十几只羊还是没有问题的。”德吉大叔早有打算,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回报部队。

    “那几十只羊值不少钱,您要留着养老啊?”王远社也端起了酒杯,跟德吉大叔碰了一下。

    “能有多少钱啊,拉姆买房子的钱早就够了,我和才吉还有一百多万元,除了给格桑买嫁妆,其余的留着养老,你们大城市嫁姑娘,我看用不了多少钱,要是在草原上准备嫁妆那就厉害了。”德吉大叔说着有些得意。

    “谁能娶到我格桑妹妹,那才有福气呢。”薇薇在一旁说。

    “等到明年,拉姆的房子装修好了,我们就来深圳,来了就再也不走了。”阿妈高兴地说。

    “哨长,我有个想法,等到明年,我们一块去接德吉大叔和才吉阿妈,顺路回部队看看,我太想那个地方了。另外,拉姆的房子我找人给你装修,尽快让大叔和阿妈来深圳。”魏强军举杯示意大家共同干一杯。

    “强军,你这个主意好啊,我们去了在大叔那里住几天,要是能进葫芦峡看看就好了。”王远社离开的时间更长,思念那里更浓。

    “好啊,我们可是在那里等着你们。”德吉大叔听着大家的话语,此时的心里比喝了百年老酒还要高兴。

    “强军,我还有个事想问你,听说你后来把北斗带回深圳了?”王远社知道军犬北斗和魏强军的亲密关系胜过自己。

    “对啊,北斗后来怎么样了?”张小萌对北斗的记忆犹新。

    “是啊,军犬北斗被我带回来了,可惜啊!”魏强军说到这里,语气上有些低沉了,这些年,北斗的事很少有人提起,自己也从没有向别人讲过。

    “哨长,你不知道,北斗来到深圳以后,活了不到两年,其实北斗在高原呆久了,来到深圳后和人一样,有些醉氧,一天到晚的不怎么吃东西,只是趴着睡觉,魏强军坚持给它注射葡萄糖,但是北斗最后瘦的不成样子,按照人类的年龄推算,差不多达到八九十岁了,我俩把它送到动物医院,检查没有任何疾病,可以说是老死了,魏强军伤心了好长时间,我们把它埋在白沙岭宠物公墓,还给它立了墓碑。”魏强军在讲述的过程中,眼睛里始终含着泪花。北斗救过魏强军的命,在照顾北斗上,薇薇是积极支持的,也是她联系的公墓,有时她陪着魏强军去看看北斗。

    “哦,北斗陪着我们在阵地呆了那么多年,要不是有它,我们当年在那里也没有意思,更重要的是在山沟里巡逻,有它我们不害怕。”王远社当年可不是这样说的,其实他胆子不大。

    “哨长,一个哨所三个兵,两个人一只狗,不过再回头想想,那个时候还真有意思,我们到阿妈那里吃手抓肉喝奶茶,那个香味到现在我也忘不了,你看当年的那个小丫头,现在都变成大姑娘了,什么时候结婚啊?千万不能忘记通知我们。”魏强军最后指了指格桑拉姆。

    “我连对象还没有,结婚还早着呢。”格桑有些脸红了,即使脸上有高原红,但还是让人能够看的出来。

    “抓紧时间,不行让魏强军和薇薇给你搜罗一下,格桑这么优秀还愁找不到对象。”王远社端着酒杯跟德吉大叔碰了一下。

    在此后的几天里,魏强军安排好了单位的工作,陪着王远社一家和德吉大叔两口,在深圳到处游玩,他也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自己了,和大家在一块,感觉又回到了高原,回到了那个魂牵梦绕的尕尔曲河畔。

    第二年七月,王远社两口飞到了深圳,与魏强军夫妇会合后,带着格桑拉姆,驾驶奔驰商务车,直上高原,两天的时间,他们就到了尕尔曲德吉大叔的家。

    格桑早就通知了德吉大叔,德吉大叔宰杀了两只羊,就等着他们来了,大家还没有进屋,就闻到了阿妈的奶茶香味。

    王远社和魏强军没有进屋,而是站在路边,极力地眺望葫芦峡,青山依旧在,营盘人事非,那个当年自己管辖的地盘,已经不属于自己,如今连进去的权力都没有了。

    晚上,德吉大叔在院子里架起篝火,烤起了全羊,大家喝酒吃肉,边吃边聊。川娃子来了,前几天德吉大叔早告诉他了,今天他必须出来陪一陪老哨长。

    深夜,王远社和魏强军喝多了,怎么也睡不着,他俩一块爬上羊圈后面的山坡,躺在草地上,感觉天是那么的近,星星触手可及,他俩就一起回忆葫芦峡的日子,禁不住有闯进葫芦峡的冲动,下了山坡朝着葫芦峡跑去,跑了不到两公里,俩人停止了脚步,谁也没有说话,向着葫芦峡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在晶莹的泪花中,仿佛看到了一枚导弹从葫芦峡腾飞而起!

    作者闲话:

    写到这里,也该给大家说再见了。说句实话,到了最后,连我自己都湿润了眼眶,我思念那个地方,更想我的战友,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只能是梦中的回忆!再一次感谢大家支持,别忘了我----你们的朋友,戈壁红柳,敬礼!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