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云雾迷茫 孰见月光  第051章 应对(一)

章节字数:2716  更新时间:09-11-09 17: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用了。但你要派个可靠的人,给朕盯好瑶贵妃,如果她和边关那边有什么联系,要立刻禀报给朕。”

    楚罹冷冷道:“朕绝不能允许荣连浩人在边关,却还有余力在京中祸乱。说到底,朕是君,他是臣,他做的太过,就是造反,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听楚罹的意思,竟是由着荣连浩扩大势力,再不想用什么方法去阻拦他,倒是反过来盯上了瑶贵妃,要在这位表姐的身上下功夫了。

    也不能说楚罹做的不对,想朝野内外,谁不知道荣王府的势力最大,荣王爷是辅政亲王,皇上本不该与他公然作对,这时候,想来也是不好下手。

    他二人若是当众撕破脸面,荣家必定不会束手就擒,一旦打着些什么旗号造反,皇上必定不能敌之。

    镇北心中虽然不想这样做,但楚罹一言既出,根本无法兜转,只好不作声,点头应了。

    楚罹没发觉他的情绪,却忽然转过身:“对了,明天朕要去戏园子,你准备一下。”

    “皇上还要去那?”

    “朕有些日子没去了,心里还真惦记着,也有些念着那位眉小姐。”

    镇北明白过来:“皇上是喜欢上了?要不要奴才去查查眉小姐的出身?”

    楚罹摇头,淡淡的笑了一下:

    “不用,还不到时候,等到朕弄明白她的心意,无论她是什么出身,朕都会把她带到宫里来。”

    镇北应了,楚罹又吩咐几句,他才退了出来。

    ……

    荣连浩走后,凝眉心里一直空空荡荡的,这一日,总算赶上荣王爷早早出门,凝眉便大摇大摆的走出大门,一路晃悠到戏园子。

    巧在又和楚罹赶在一天,楚罹早就在座上等着她,人才到,一出《白蛇传》已经开演。

    “怎么才来?戏都开演了。”楚罹一边说着,一边将精致的糕点端到凝眉眼前。

    “今个儿起晚了。”

    凝眉捏起一块点心,尝了一口:“方才在街上吃了串冰糖葫芦,耽误了一会儿。”

    楚罹笑道:“小谗猫,就知道你爱吃,这点心都是我从家里带来的,多尝些吧!”

    凝眉也不推辞,直道:“好啊!”

    便小口小口地尝起点心来。

    台上那白娘子正在浅唱,如泣如诉:

    西湖山水还依旧

    憔悴难对满眼秋

    山边枫叶红似染

    不堪回首忆旧游

    凝眉正是没看过这出戏,当下便被吸引去目光。

    “这么美的人儿,怎会如此哀愁?”她自言自语地感叹。

    楚罹听进耳里,不由笑出声来:“她哪里是美人儿,明明是妖。”

    “是妖怎么了?”凝眉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怕这妖的情,要比人真。”

    台下的人看不出她想法,台上的白娘子,依旧是泪眼朦胧,婉转歌唱:

    想那时三月西湖春如绣

    与许郎花前月下结鸾俦

    实指望夫妻恩爱同偕老

    又谁知风雨折花春难留

    许郎他负心恩情薄

    法海与我作对头

    我与青儿金山寻访人不见

    不由我啊又是心酸又是愁

    难道他已遭法海害

    难道他果真出家将我负

    看断桥未断我寸肠断

    一片深情付东流

    一片深情啊付东流……

    楚罹也渐渐听了进去,但见这一出短戏谢幕,花旦退场整装,再回眸时,却见凝眉已湿了眼眶。

    “看断桥未断我寸肠断,一片深情付东流……”

    凝眉似仍沉浸在戏曲当中,低低感叹:“好个痴情的女子,负心的男儿……”

    “这是什么话?”

    楚罹一听,连忙反驳:“人妖殊途,许仙也有他的难处,怎么能说他负心呢?”

    凝眉蓦然转头看他:“如果你是许仙,你娶的娘子是妖,你会在得知真情后,抛弃她吗?”

    楚罹微微一怔。

    “我想你也会的。”

    凝眉似乎根本不指望他回答,漠然道:“男儿多薄幸,果真如此。”

    “你……”楚罹正想反驳,却见凝眉已转过头去,不再理他。

    心中徒然一阵失落,但还是随着凝眉的视线朝台上望去。

    花旦再次登台。

    十一月水仙盆里青,法海赶到清波门;

    金钵罩住白娘娘,雷峰塔下镇残生。

    十二月腊梅报岁春,小青祭塔报仇恨……

    “你怎么了?”

    终于等到整场戏唱罢,也见着凝眉缓过了神,楚罹才敢开口问:“你似乎有心事。”

    凝眉淡淡望他:“你看出来了?”

    楚罹点头:“这哪能看不出来,你说吧!是不是有什么烦恼,说出来,我帮你解决。”

    “你帮我解决?”

    凝眉似笑非笑的反问一句,“你有烦恼吗?”

    “这……我当然有。”

    “你怎么不去解决你的烦恼?”

    “我……”

    楚罹面露难色:“我的烦恼,不是关乎我一个人的小事,它牵扯的人太多,牵扯上的事太复杂,有时候,我是无能为力的。”

    凝眉瞅着他,抿唇一笑:“你连你自己的烦恼都无法摆脱,还有什么闲情逸致来帮我解决?”

    “那不一样。”

    楚罹忙诚恳的解释:“我愿意帮你,而且我敢保证,你的事,绝对比我的事小。”

    “真的?”

    凝眉道:“好吧,那我就告诉你。”

    楚罹露出欣慰笑容,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凝眉仔细斟酌了语句,说道:“我哥哥娶了一位我不喜欢的嫂子,我这位嫂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才过门没几天,就处处跟我过不去,不但气我,还在我哥哥背后训斥我,吓唬我。”

    她脑海中浮现出雅郡主的面容,打心眼里的反感。

    “如今我哥哥出了远门,不在家,我想,她又会变着法的欺负我,我到是不害怕她,但我的目的,不是不被她欺负,而是让她知道,在我家中,她什么都不算,我哥哥也不喜欢她。”

    楚罹听的皱起眉头,竟是轻轻一叹:“你才多大年岁啊,就开始学这些个明争暗斗的,真是……”

    “怎么,你不愿帮我?”

    凝眉眼睛一瞪:“不帮就算了,少在这教训我。”

    楚罹连忙摇头:“不不不,我不是教训你,我只是有感而发。”

    “那你说,我该怎么做?”

    “这个么……”

    楚罹略一沉吟,问道:“你家中还有些什么人?谁在家中的说话最有份量?”

    凝眉笑道:“家中还有父亲母亲,父亲虽说是一家之主,但我想,无论是什么事,只要娘亲说出口,父亲都会照做。”

    楚罹又问:“你娘亲平日管教你是否严厉?”

    凝眉含笑摇头,说:“自然不严,否则我怎么会三天两头的跑到戏园子听戏,我娘亲待我很好,从小到大,无论我犯多大的错,从不责罚,父亲要罚,娘亲也不许。”

    “还有。”

    她续道:“无论我怎样对我嫂子,我哥哥都不会理她,心也只会向着我。”

    楚罹心下奇怪,又不好问,只得笑道:“那敢情到好,既然如此,你且静观其变,见招拆招吧!”

    凝眉一怔,心想那怎么行,如是那样,她岂不是坐以待毙,等着那雅郡主欺负到头上吗?

    正要再说,荣王妃贴身的丫鬟急匆匆的跑过来。

    “小姐。”

    她气喘嘘嘘的说:“快回去吧!府里出事了。”

    凝眉与楚罹均是一惊,楚罹还没顾得上问,便见凝眉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远了。

    一路上,小丫鬟长话短说的向凝眉讲述了荣王府内这一白天发生的事情。

    原来凝眉前脚刚出门,后院雅郡主那边就说丢了陪嫁的古玉簪子,整个房间都翻遍了,就是找不到。

    后来,事情禀到荣王妃那里,王妃看雅郡主哭天抹泪的要找簪子,便问她是否记得在哪掉了。

    她说不记得,只记得凝眉的丫鬟小双,前日进过她的房。

    荣王妃叫来小双,小双却发誓没有踏进雅郡主房间一步,雅郡主当时似乎也过了气,只说搜查小双卧房,若是找不出簪子,她便自认倒霉,给小双赔不是。

    结果也巧了,这簪子就出现在小双的被褥下面,人脏俱获,小双再抵赖也是无用,这会儿正在大厅跪着受审。

    那小双性子也烈,宁死不承认是她偷了簪子,荣王妃顾及着颜面,又不能护短,只得赶紧谴人找凝眉回去,希望有办法替小双洗了嫌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