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云雾迷茫 孰见月光  第053章 应对(三)

章节字数:2548  更新时间:09-11-14 13: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礼亲王笑容满面的踏进殿内,恭敬地行了礼:“臣参见贵妃娘娘。”

    康思瑶忙道:“礼王叔不必多礼,折煞小辈了。”

    “娘娘册了贵妃后,过的可好?”礼亲王坐在椅子上,唇角含着笑问。

    “王叔取笑我,好久不见了,亏得王叔还惦记。”

    康思瑶幽幽叹了一声,亲自为礼亲王奉上热茶,“王叔请用茶。”

    礼亲王连忙接过,“娘娘太客气了,这让臣如何受得起。”端了热茶,轻抿了一口。

    两双同样深如幽潭的眼睛淡淡交会,精明的光泽掠过,印着对方眸中颜色。

    “臣今日前来是有事求贵妃娘娘。”

    康思瑶忍不住一笑:“早已猜到,王叔请讲。”

    “雅儿如今在荣王府内过的并不顺心,皆因荣王府那小郡主荣凝眉,她处处与雅儿作对,长此一往,终究不是办法,臣想请娘娘想个办法,让那荣凝眉离开荣王府。”

    “王叔……”

    康思瑶忽道:“你是想让我想个办法,让荣府小郡主入宫?”

    “有何不妥吗?”

    礼亲王的笑容凝了一凝,微微低头:“朝廷上下,与荣王府门当户对的人家,几乎没有,皇上如今只有娘娘一个妃子,又无子嗣,其他嫔主身份低下,根本不足一提。皇上再选一妃,为皇家开枝散叶,乃人之常情,再合适不过了。”

    像狠狠的一拳打进了棉花堆,康思瑶听过后,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无谓的笑道:“既然如此,王叔就回去等消息吧!”

    她习惯性的笑就挂在唇边,礼亲王深深看她一眼,缓缓起身,象征性的施了个礼,而后退出殿去。

    空旷的大殿之内,只剩下康思瑶一人。

    良久。

    嫩白的指尖在茶杯上轻轻一推。

    啪——

    装满茶水的杯子应声落地,四分五裂。

    随着这一声响,康思瑶的心也猛然跟着颤,长期以来积压在心底的悲伤失望一涌而上,翻江倒海般呼啸而来。

    “为什么……”

    她低低自语,将脸埋在掌心,痛哭出声。

    就这样痛痛快快的哭一回吧!

    让眼泪尽情的流,落在掌心。

    此刻没有皇上,没有连浩,没有亲人。

    约束着她的家国天下暂时抛开,牵伴着她的儿女情长暂不去想。

    可是。

    怎么才能割舍掉二十几年的亲情,全然抛下,放弃那朝朝暮暮的恩情,为一己之私,去争去夺?

    怎么才能将心底这隐忍的感情宣之于口,说她爱着一个人,一个不属于自己的男人,却又在爱一个人的同时,嫁给另外一个?

    今日在礼亲王过分的要求之下,康思瑶终于忍不住大哭出来,把心里的郁结像倾诉一样发泄出来。

    普天之下,恐怕没有人会明白她的感情。

    她不说,便没有人懂。

    其实她又何尝不知,即使她说出来,那个她爱了这么多年的人,也未必会懂。

    荣连浩,你要到何时,才能明白康思瑶的心?

    “娘娘,您怎么了?”刚刚从御书房回来的宫女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

    康思瑶泪眼婆娑,抬起头,定定望着眼前人影,半晌才吐出一句:“记住,你什么都没看到……”

    娘娘这是怎么了?

    宫女稍稍失神,良久才点头道:“奴婢明白,娘娘您……”

    正想再说什么,却见康思瑶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滴滴淌下,伏在桌前,哭的喘不过气来。

    “翠儿,今天的事,绝不能泄露出去半句,否则……”康思瑶强撑起身子,话未说完却骤然停下,头脑一阵发晕,竟一下子昏倒在地。

    “娘娘——”

    宫女急跑过去,瞬间慌了神,大叫道:“来人,快来人啊——”

    成年累月的郁结发泄过后,就是一场大病。

    昔日里谈笑风声,风华绝代,权倾后宫的瑶贵妃竟险些一病不起。

    康思瑶重病卧床。

    病来的又奇怪又突然。

    幸亏皇宫之内聚齐全国名医,诊脉抓药一日多次,康思瑶在宫女和太医无微不至的照顾下病情才渐渐好转。

    静躺了几日,康思瑶已经可以坐起来,自己用膳了。

    “表姐。”

    帘外明皇色的身影一闪,接着是轻风吹至,楚罹走进来笑道:“刚才朕问了太医,说是过两日便能大好,表姐这次可把朕给吓着了。”

    “皇上……臣妾给皇上请安。”康思瑶只轻轻点个头。

    楚罹过来坐下,从宫女手中端过药碗,小心地喂了康思瑶一口,又帮她擦拭唇角:“表姐这是怎么了?说病就病,那群蠢太医,又诊不出个究竟。”

    康思瑶对着楚罹笑了笑,“无妨,可能是着了凉了。”

    缓了一缓,又问:“朝中近来忙吗?皇上每日都过来看臣妾。”

    “还可以。”

    楚罹回道:“朝中有各位亲王主事,边关有荣连浩坐镇,朕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望着康思瑶的眼中悄悄黯然:“朕恐怕,要挑些其他事来做了。”

    气氛忽然压抑,似久违的寂寞缠绕上来,空落的无奈。

    康思瑶接过楚罹手中的药碗,端在眼前,抿唇不语。

    楚罹道:“朕听说,表姐发病的那天,礼亲王曾进宫来找过表姐,不知礼王叔所谓何事?”

    康思瑶勉强笑了笑,说:“也没什么,寒暄几句而已。”

    “朕并不是不相信表姐,家人之中,后宫之内,就属表姐和朕最亲,可近几年来,朝中变故重生,荣连浩却是牵连最多的人,朕与表姐连浩三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知己朋友,向来坦诚相对,却不知表姐这次是怎么了?”

    楚罹幽深的眸子盯着康思瑶,轻声问:“莫非礼王叔此次进宫,与荣连浩有关?表姐,为什么不和朕说实话呢?”楚罹似笑非笑。

    窗外宫人们四处奔走,房中两人安静对坐。

    康思瑶皱着眉头,不发一言。

    楚罹怀疑的目光一动不动的停在她头顶,过了很久,康思瑶似乎累了,抬起头,缓缓靠在床头,轻轻地道:“连浩娶礼王叔之女雅郡主为妻,皇上您是知道的。雅郡主这个人,我们也都见过,从小性情就霸道无理了些,本来她生在皇亲之家,娇惯一些也没什么,可偏偏荣王府的小郡主比她的性情还要任性,正因如此,连浩这一走,两人在府内争风相对,闹得不可开交。”

    “原来是这样。”

    楚罹不能理解地蹙起眉头:“雅郡主嫁到荣王府,那是荣府小郡主的长嫂,两人也许性格不合,但并没有深仇大恨,怎么会这般不对付呢?”

    想了想,又叹一声:“唉,连浩也真是的,哪能那么宠着妹妹,难怪王叔想求你想办法将那位小郡主弄进宫来了。”

    他乌黑的眼眸盯着康思瑶半晌,自失的笑了笑,半开玩笑道:“表姐坦白说开便好,其实朕早已知情,既然礼王叔想让你帮他这个忙,你不妨就让荣府小郡主进宫陪你一段时间,也算是为荣王府的和气着想,待连浩回京,再将她送回去不迟。”

    他站起来,伸说按在挣扎着要起床行礼的康思瑶肩上:“躺着吧!不必行礼,要是再有谁进宫来找表姐,表姐可别忘了知会朕一声,朕也好和表姐有个照应。”

    楚罹离去,房门被风吹的轻轻作响,直让康思瑶胸中烦闷,意乱心烦。

    总像是那棋局中的一颗无辜棋子,无论再怎么挣扎,是败是胜,都是被人控制。

    无能为力的彻底。

    这一场病没能让她逃出复杂无比的人事之中。

    天色初亮,窗前默然伫立的身影,带着说不出的无力和寂寥。

    时光在指缝中悄然流走,不留一丝痕迹,日出日落,朝阳黄昏,带着同样的节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