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云雾迷茫 孰见月光  第057章 计策(一)

章节字数:2638  更新时间:09-11-26 12: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荣王府。

    一大早,荣王妃兴致不错,邀雅郡主一同用早膳。

    雅郡主进门时候还想,若是遇见凝眉,真不知该用何种态度相对,可坐下来才发现,就只有她和荣王妃两人,凝眉根本不在。

    “夫人……”

    雅郡主面带微笑的行了礼坐下:“凝眉妹妹呢?”怎么没来捣乱?

    后半句自然是在心里嘀咕。

    荣王妃没察觉什么,淡笑道:“刚才派人去叫过了,说是不舒服,不过来了。”示意雅郡主动筷,朝她点了个头:“我们吃我们的,小孩子家,不用管她。”

    雅郡主一听这话自然乐得清闲,这几日她一直有意避开凝眉,就怕一个忍不住,又闹出些不痛快。

    况且再怎么说,这毕竟是荣王府,虽然没看出荣王爷有多疼爱他这个小女儿,可也着实没听说过他待凝眉哪里不好。

    而且,这凝眉是荣王妃所出,荣王爷对荣王妃有多情深意重,那是满朝皆知,这样算起来,凝眉在荣王府的是什么地位,一目了然。

    小心使得万年船,这个道理,雅郡主还是明白的。

    “对了,连浩送了家书回来。”

    荣王妃忽然道:“他说在边关一切都好,如今并无战事,双方还在僵持,这一仗啊,还真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

    又微微一叹:“说来也怪,怎么自从连浩去了之后,就打不起仗了呢?”

    “小王爷他……写了家书吗?”

    雅郡主脸色微变,强笑道:“是写给您和王爷报平安的吧?”

    荣王妃理所当然的摇摇头:“不是啊!都是些闲话家常,给我和他父王各写一封,还有他妹妹的呢,怎么,你没收到吗?”诧异的望雅郡主一眼。

    雅郡主一脸尴尬,不知如何作答,短短一愣,只得勉强为自己找个台阶道:“许是……许是连浩他太忙……所以……就没顾得上写那么多……”

    “你就别替他说话了!”

    荣王妃状似贴心地道:“这连浩啊!也太不象话了!赶明儿等他回来,我非得好好说说他,怎么能这样对自己的媳妇儿呢!真是……”

    雅郡主听了这话,心里一阵别扭,可面上还得装作感激:“让夫人费心了。”

    真是让夫人费心这样气我了!

    说完之后,更觉委屈不已。

    其实她就算再傻,也是心知肚明,荣王妃对她说这些话,绝不是闲来无事无意中提起。

    这位王妃的性情,绝非表面上看起来那样温婉贤良,恰恰相反,那正是极深沉的棉里藏针,深藏不露。

    荣王妃是荣凝眉的母妃,天下间有哪个娘亲不疼自己的女儿,他们全家都偏向凝眉,自然是有道理。

    可偏向归偏向,道理归道理,怎么可以表现的如此明显,怎么能让她受这么多的委屈,积压这么多的愤怒?

    她也是人啊!

    她也有七情六欲,也有感受,也会心痛啊!

    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际,凝眉的贴身丫鬟突然慌张无比的闯了进来。

    “夫人,夫人……”小双一路急喊。

    “什么事横冲直撞的?”荣王妃望着来人,微微蹙起眉头。

    小双却顾不上她脸色,倚在门口急喘着气,一张脸因紧张而憋的通红:“夫人……不,不好了啊……”

    “我怎么不好了?”荣王妃挑眉问道。

    小双连忙摆手,急道:“不是您不好了!是小姐,小姐她不好了!”

    荣王妃一听这话,忙问:“眉儿怎么了?”

    “小姐她从昨晚开始就不舒服。”

    小双总算把气喘匀了,清楚的说道:“奴婢方才去看,小姐正发着高烧,这会儿已经神智不清,说起胡话来了……”

    “什么?”

    荣王妃拍案而起:“你们是怎么伺候的?小姐是不是染了风寒?”

    小双吓的一哆嗦,险些跪倒在地:“不是啊夫人,小姐本来好好的,可奴婢瞧着,不好啊……好象……好象是……”

    “好象是什么?”

    荣王妃急道:“吞吞吐吐的做什么?还不快说!”

    小双扑通一声跪下,一字一顿道:“小姐好象种了邪,奴婢从前在乡下的时候,奴婢的小妹中过邪,和小姐现在的样子很像……”

    话还没说完,荣王妃已经移动身形,朝门外迈出步去:

    “派人到宫中请太医,我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邪,敢来侵犯我的女儿!”

    雅郡主全身忽然不自觉的一僵。

    立刻跟上荣王妃的脚步,可心里却预感着,似乎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说不明白,也想不清楚。

    可这不祥的感觉,却如此强烈。

    宫中的杜太医急匆匆的赶来,马不停蹄,直接去给凝眉诊病。

    可整整半个时辰,太医都没有从内室出来。

    荣王妃在外室等的坐立不安,来回踱着步:

    “到底怎么回事,什么疑难杂症,需要诊断这么长时间?”

    “夫人莫急,太医一定会有办法的。”雅郡主出言安慰道。

    可她这么一说,荣王妃非但没有安心,反而更加烦躁:“若是真有办法,就不会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动静了。”

    雅郡主一怔,讪讪住了口。

    气氛正有些尴尬,太医满头大汗的从内室走出来,一见荣王妃忙行礼道:“启禀王妃,臣无能,臣行医二十余年,从没见过如此病症,实在诊断不出小郡主所患何病,还请王妃恕罪……”

    “什么叫诊断不出?”

    荣王妃脸色一变:“你诊断不出,我女儿怎么办?”

    太医忙跪倒在地:“臣无能,臣已用针灸之法为小郡主醒神,可小郡主还是不能清醒。”重重一个头磕在地上:“臣无能,还请王妃另请高明!”

    荣王妃怒目而视,半晌,眼神渐失了犀利,似乎终于找回些理智。

    “小双。”

    她朝旁边唤道:“方才你说小姐,是……中邪?”

    小双颤颤点头。

    “中邪……”

    荣王妃将这两个字又念了一遍,斟酌了一下,又道:“既然有这种可能,便派人到京郊的洪福寺,将方丈大师请来瞧瞧。”

    小双应了,连忙下去找人。

    荣王妃看着她出门,转过头道:“杜太医,此事还未有结论,请太医回宫之后,不要对他人提起。”

    杜太医连连点头称是。

    荣王妃说完,似乎累了,就近在身旁椅上坐下,手支上额头,沉默不语。

    雅郡主先前那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

    总是觉得事出突然,又有蹊跷,可是又找不到问题出在哪。

    看了看四周,雅郡主也跟着陷入沉思。

    ……

    凝眉重病的消息,不出意外的传入康思瑶耳中。

    “娘娘,臣已按照娘娘吩咐,诊断荣府小郡主所染为怪疾。”

    虽然早已将一切安排妥当,心细如尘的康思瑶还是忍不住追问了一句:“宫里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吧?”

    “娘娘放心,臣必定为娘娘守口如瓶,绝不敢泄露半句。”

    杜太医跪着,神情端正的禀告:“荣王妃已派人前往京郊洪福寺,去请方丈大师了。”

    康思瑶一边喝着茶,一边问:“雅郡主那边可有异常?”

    “雅郡主当时一直在旁陪着,臣说的话她都听的清清楚楚。”

    “如此最好。”

    康思瑶一脸自信,回头叫了贴身宫女:“去拿一百两黄金,本宫要重赏杜太医。”

    她顿了一下,又吩咐道:“再多拿五十两,给这次为本宫办事的几个奴才分了。”

    身后的宫女连忙点头,一一记下,转身要走。

    嗒嗒嗒嗒——

    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从殿外传来。杜太医吓了一跳,康思瑶脸色也跟着一变:“不是让人在外面守着吗?谁进来了?”

    不一会儿,一名身穿铠甲的侍卫小跑着进来:“奴才叩见娘娘。”

    原来是早先派到洪福寺的侍卫回来复命,康思瑶松了口气,笑着问:“事情办的如何?”

    侍卫直起腰,拱手道:“托娘娘洪福,一切顺利,方丈大师明天一早便到荣王府去替小郡主‘驱邪’。”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