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2章拒绝圆房

章节字数:2847  更新时间:22-01-14 10: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朱营村的村口聚集着迎亲和看热闹的人。这些人簇拥着四辆马车来到宋平川垛着土院墙的家门口。第一辆车上迎亲的女客和送亲的女客下车后,拿了家里人送过来的凳子让第二辆车上的新娘子下车。旁边看热闹的人冲着先下车来的宋平川起哄喊道:“让平川背到家,让平川背到家。”心情郁闷的新娘梁红梅也不管那么多,从车上径直跳了下来。迎亲的女客一边说笑着,一边就簇拥着新娘和后面赶来的送亲的女客走进了热闹的院子,而迎亲的男客把后面两辆车上送亲的男客让进院中,给新郎前来帮忙的本家叫了几个人,把后面那辆车上的嫁妆抬进了院子。

    新郎家这个院子——严格说是两个并排的院子组成的一个足有二百多平方的长方形大院子,院子北边是相连的十间平房,十间平房屋墙的下半部是砖,上半部分却是用土垛的,院子左边临胡同搭了放杂物的棚子,棚子南边挨着前面人家是朝东边胡同的大门,院子右边临南北街盖有两间作厨房用的配房,配房南面是临大街的街门。

    现在这个院子很热闹,帮忙做酒席的,来吃酒席的宾客,来看热闹的街坊邻居,再加上一下子涌进来新娘和送客的队伍,院子里一下子挤满了人。

    新娘的队伍直接走进了十间堂屋最东边的新房。新房是两间屋,屋顶也没有吊顶,檩条和椽子子看得清清楚楚的。屋内的床紧靠西北边墙角放着,是一张没有床头的平板床,床上铺着棉布床单,整齐地叠着几条颜色鲜艳的被子。在床周围的墙上还粘贴了几张喜庆的年画,而紧挨着西边床头和界墙放着一张木桌子,桌子上有红色新暖壶和一面带支架的圆镜子。这就是他们的新房,迎亲的女客招呼新娘和送新娘的女送客坐在床上和正对门临时摆放的桌子旁。而在那边,几个男送客也被让到了堂屋就坐。

    “快十二点了,赶快准备拜天地的东西。”院子里有人喊道。顿时有人抬桌子,有人摆香炉,有人准备鞭炮。一切准备就绪后,管事的人叫道:“让公婆就位,让新郎新娘就位。”

    瞎了一只左眼的新郎的父亲和慈眉善目的母亲被拽到了香炉前,新郎也站到了父母的对面。只是新娘怎么也叫不出来,在新房里几个妇女轮流劝新娘出来,新娘就是拽住桌子不出来,并且说如果再逼她拜堂她就撞墙。尖利的叫声转到了院子里,外边的人惊呆啦!

    阴沉的天空下起了毛毛雨,站在外面的新郎急了:“不拜堂就不拜堂,不拜堂也是两口子,看我晚上怎么收拾她。大家就坐吧,我们马上开席。”说着新郎吩咐厨师们上菜。尴尬的场面结束了,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而帮忙的人赶紧弄油布搭棚遮雨。不一会儿,棚搭起来了,遮住了大锅灶和一些待客的桌凳。陪客的本家人把客人让到了座位上,并不丰盛的酒菜就开始上了。那个时候人们的生活水平还不高,这并不丰盛的酒菜也让他们吃得兴高采烈,这不,宋平川好吃好喝的姐夫张永俊在一张桌子上就和陪客的猜拳行令,喝的是不亦乐乎。坐在另一张桌子上的宋平川的姐姐宋艳萍看到张永俊喝的很厉害,就过来劝道:“你少喝点儿,别一会儿喝多了没法儿回家。”

    “我知道我知道,你去吃你的吧。”张永俊不耐烦地说。

    宋艳萍只好又回自己桌上去了,张永俊照样和陪客的又用“虫子老虎杠”的玩法喝得很带劲,只是新娘的房间还有男送客吃酒的房间内缺少了应有的喜庆气氛。在吃酒的男送客中,有一位二十六七岁的男子,只见这个男子中等个子圆脸庞,大眼睛大鼻头大嘴巴,一脸的朴实相,虽然陪客的人一直劝他吃菜喝酒,但他皱着眉头并不怎么吃菜。

    他就是新娘梁红梅的哥哥,他在三个月前才娶了亲。

    梁长生知道妹妹的心思,他明白自己的老婆是用妹妹的幸福换来的,是自己害了妹妹,他感受到了自己的自私,他很羞愧自责,但他又没有办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所以现在他很痛苦。他敷衍着陪客的人吃喝了将近一个小时,等最后一个蒸碗上来后他吃了几口,便起身招呼同来的人离席回去。陪客的人给他们客气了几句也便不再挽留。梁长生领着同来的本家送客来到了婚房,婚房的女客们见了赶紧让道,梁长生走到妹妹面前,拉着妹妹的手哽咽着说:“红梅,哥对不住你,哥给你跪下赔罪啦。”说着,梁长生就给妹妹跪了下去。

    梁红梅惊慌失措赶紧拉哥哥:“哥,你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梁长生站了起来,继续握着妹妹的手说:“红梅,事已至此,好好过日子吧,以后有什么难处,哥会尽全力帮你的,哥走啦!”

    说完梁长生转身走出门去,女送客中一个比较苗条瘦小的女子走了过来:“妹妹,安心过日子吧,我们都命苦啊,你哥他知道你的心思,他心里也不好受啊。嫂子走啦。”原来跟梁红梅说话的就是哥哥换亲娶到的嫂子。嫂子也很命苦,比哥哥小四岁,说是嫂子,其实嫂子比红梅还小几个月,红梅知道嫂子也是不愿意嫁给哥哥的,但是……

    紧接着,梁红梅的两个妹妹腊梅和青梅也过来红着眼睛安慰姐姐并和姐姐告别。

    亲戚们都走了,梁红梅双眼噙满了泪水,她无力地坐在了凳子上,接着又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她哭的是那么悲痛,因为这是与青春爱情诀别的哭泣……

    吃晚饭的时候,宋平川把饭菜端到了梁红梅的面前,但梁红梅怎么也不肯动筷子,宋平川劝了一会儿,见没有效果便独自吃了起来。等他吃饱了,梁红梅还板着脸,不说话,不动筷子。宋平川便起身把梁红梅那一份儿饭菜端了回去。在堂屋的饭桌上,宋平川的父母和弟弟妹妹都已吃过饭,他们看到了宋平川端回来了饭菜,都要求过去劝一劝,宋平川摆了摆手说:“都别去,去了也白搭,饿一两顿也没关系,就让她慢慢适应,慢慢接受现实吧。”

    “不吃饭也不是个事儿啊,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就饿得慌啊。”慈眉善目的母亲说。

    “听人说他跟一同学搞自由恋爱,你可要小心呀哥。”宋平川又黑又瘦的二弟说。

    “我知道,没事。”宋平川虽有些担心,但还是故作轻松地说。

    “不过没关系哥,如果嫂子敢悔婚,就叫咱大姐也离婚。”

    “老二,”满脸皱纹的父亲急了,“瞎说什么呢?”

    “哎,嫂子也怪可怜的,不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宋平川的妹妹宋平霞无意间说道。

    “你,你还可怜他,谁可怜咱哥咱姐呢?”老二宋山川急了。

    “都不要吵了,没事的,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你们都不要操心了。”说完,宋平川扭头走了出去,两位老人看着儿子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了,新娘梁红梅坐在椅子上,还是不肯上床去睡。宋平川坐在床上说:“你白天不和我拜堂我家已经丢尽了面子,我都忍了,晚上想来闹洞房的人都让我家人挡了回去,你晚上不跟我洞房又没人看见,没什么,这样吧,红梅,来,你睡床上,我拿条被子盖着,坐在椅子上睡。来吧,如果你不愿意我绝对不会动你的。”说着宋平川下床来拉着梁红梅上床,梁红梅挣脱宋平川的手:“你说话算话?”

    “我宋平川不说假话,如果我夜里欺负你,让我遭雷劈!”

    看着面相憨厚的宋平川,梁红梅知道他的话可信,径直上床拉了被子躺下了。宋平川从床上拿了一条被子,坐在椅子上后,把被子半展开盖在身上,身心俱疲的他一会儿就睡着了。

    新娘梁红梅虽说躺在暖和的被窝中,却怎么也睡不着。他的心里像开了锅,自己这样的抗争有意义吗?自己还能回到和杨明柱的从前吗?自己已经进了宋家的门,杨明柱还能接受自己吗?再看看已经熟睡的憨厚的宋平川也挺可怜的。但这个人值得自己去爱吗?不值得爱又能怎么样呢?唉,自己命苦啊,想着想着,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作者闲话:

    这部作品文字就像是黄河故道上的泥土一样土气,但它很真实,作品中的人物大多都有原型,前面的故事节奏较慢,但很多都是真实发生在农村的事,后面的故事会越来越精彩的,希望读者朋友们能耐心读下去,也请多提宝贵意见,多多指导,谢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