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31章梁长生为盖房制砖

章节字数:2640  更新时间:22-01-23 09: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个多星期过去了,梁长生缝合的伤口已经该抽线了。梁长生伤口抽线的这天上午,梁母和梁红梅都来到了医院,梁长生的伤口抽过线后,伤口愈合后形成的伤疤就像一条蜈蚣趴在额头上一样,非常难看,亲友和梁长生看后都很愤怒难过。而这么多天过去了乡派出所也没再来问情况,梁红梅就骑自行车到去派出所去问案情进展情况。派出所那胡所长没在,那个姓周的年轻民警接待了梁红梅。

    周民警说:“三天前梁福宝和他的本家兄弟被传唤来了。我们对他们进行了讯问,他们几个人回答非常一致,他们都说梁长生拿着铁锹打梁福宝,结果一不小心栽倒在砖头上,额头才被磕破的,并不是像你们说的那样,是梁福宝用砖头砸的梁长生。”

    “他们这么说你们信吗?有这么巧的事吗?再说自己磕能磕那么重吗?”梁红梅激动地质问道。

    “你不要激动吗,我们也不相信,但梁长生又没有证人证明是梁福宝用石头砸的,所以你们这个案件很难办,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取证。”周民警说。

    “那你们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梁红梅问。

    “这个不好说,我们派出所就四个人,而案件还不少。”周民警为难地说。

    “那麻烦你们尽快办吧,谢谢你们啦!”梁红梅无奈地说。

    “好的好的,你放心,我们会尽快办的,为人民服务嘛!”周民警指着正对大门影壁墙上的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微笑着说。

    梁红梅回到医院与母亲哥哥和姚军旗商量这件事怎么办,姚军旗说:“派出所不给我们处理此事,我们就不出院,就天天去找他们。”

    母亲说:“打官司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现在你哥的伤口也好啦,就是留下了个疤不好看,不行就先出院回家吧,回到家可以一边干活一边跑官司的事。”

    “梁福宝既不出医药费也不赔礼道歉,我们就这样回家也太丢人了。”梁红梅说。

    “是啊,这样回去是丢人,但我要是不回去,这件事什么时候才能有结果呢?我们需要挖土烧砖,还有我们的做粉皮生意耽误时间长了,吃我们粉皮的客户就会丢了的,我们耽误不起呀!”梁长生无可奈何地说。

    “是啊,我们耽误不起呀,你哥的伤也好啦,我们花的钱也不太多,出院后我们一边干活儿一边再说这件事吧。”母亲说。

    姚军旗说:“娘和哥说的确实也有道理,打官司确实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村儿那两家因为宅基地打架打官司就打了两三年,看来我们还真不能意气用事。”

    梁红梅仔细想了想,也只好这样了,叹了口气说:”好吧,那哥你下午就出院吧,出院后我们抽空儿多往派出所跑几趟,多催催办案民警。”

    梁长生梁长生点头答应后,突然对三人说,他要出去找有制砖机的老板——原来梁长生本来是准备雇人用砖模打砖坯的,但他在乡卫生院输完液和病友聊天的时候听说乡镇上有人买了制砖机,制砖非常快,他听后很受触动,便留心问清了有制砖机那家的具体位置。今天上午,他想找那个有制砖机的老板谈一谈。他根据病友提供的线路又问了两个路人很快便找到了有制砖机的那户人家。

    有制砖机的那户人家男当家的叫冯学伟,30多岁,小平头小眼睛,整个人透着一股精明,他正好在家,见来了生意很高兴,热情地接待了梁长生,两人很快就商定好了价钱并就一些细节问题达成了协议。

    梁长生回到医院后下午就出院回到了家。

    梁长生回到家后,谁见了谁问事件的处理结果,梁长生只好如实诉说,街坊邻居有表示同情的,当然也有很多看笑话的。

    梁长生对此并不在意。在家歇息了一天后,梁长生就继续雇人挖土,一边挖土,一边又把冯学伟请了过来。冯学伟早先就是个打砖坯的,并且还会烧窑,所以他才买了这个制砖机,这样又制砖又烧窑,挣的钱更多了。梁长生把冯学伟请来后,冯学伟根据梁长生要烧的砖数,看土挖的差不多了,就指导梁长生从远处井里抽水洇土。

    大约七八天后,冯学伟看洇的土湿度差不多能制砖了,就把自己的制砖机拉了过来,把跟自己常干活儿的几个熟练技术工人带了过来,然后又让梁长生在本村找了十来个青壮劳力帮忙,他们就开始干了起来。

    机器轰鸣,机器带着制砖机旋转,黏土从制砖机铁肚子上的方形大铁敞口里进去,然后从铁肚子里出来后变成了长方形的泥坯块,长方形泥坯块到了一定的长度,就用锯弓把它锯断,然后把锯断的长方形泥块推到切割平台上,长方形泥坯块经过切割平台一切,就成了一块块的砖坯。这些制成的砖坯再由干活儿的拉走垒好晾晒,晒干了后就可以入窑烧砖了。

    制砖的场地上一片繁忙,干活的人干的热火朝天,半晌功夫制成的砖坯便垒了那么长的几行了。粉坊村的人从没看过这制砖机制砖场面,坑里和坑上站满了看稀罕的人,人们交头接耳,纷纷称赞制砖机的制砖效率高。梁福宝也在人群中站着,看着梁长生制出来的砖,他心里却恨得不行:要不是这砖就是我的啦,梁长生你等着,我还不算罢休。

    在给梁长生帮忙的人群中,还有几位亲戚:妹妹梁红梅(因为宋平川在大店木匠铺干活儿,所以梁红梅自己来啦),梁青梅和姚军旗,还有小舅子张永俊。

    张永俊是被父母催着来给妹夫家帮忙的。自从有了儿子后,宋艳萍忙着养儿子,对张永俊更无暇顾及了,倒是张永俊的父亲对张永俊的经济管得更紧了,地里的收入和卖柳编制品的钱全由张永俊父亲掌握着。张永俊父亲只是给张永俊一些零花钱,剩下的钱全存了起来,宋艳萍什么时候需要钱只要向公公一张口,是要多少给多少。手里没钱,这一下倒真治住了张永俊,他的赌是真戒了,只是不时地还自己喝点小酒。

    其实让他真正戒赌的一个原因是他和牛月芬的情人关系。自从宋艳萍生了孩子后,他五个月内一直没有和宋艳萍过性生活,朴实的宋艳萍还以为是张永俊体贴他,哪知张永俊隔三岔五就会到牛月芬那里去享受一回。牛月芬不缺钱花就是独守空房寂寞孤独,需要性生活滋润,张永俊正好填补了她的空白,满足了她的需要。得到满足后,牛月芬还不时地给张永俊些小钱花。张永俊呢,既得到了快乐,又能得到些钱花,可以说两人各取所需,都很满意。但正所谓日久生情,两人从这几个月的交往中,越来越谈得来,越来越投机,几天不见面,两人互相还真有些想的慌,两人互相还真有了些感情。

    俗话说的好,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两人这种不正常的情人关系,虽然做的比较隐密,但还是被牛跃芬的邻居平静静发现了。

    平静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媳妇,他家和牛月芬家是对门,有一次在夜里上厕所时她从街门的门缝里发现了黑影一闪,平静静一惊,趴在门缝里仔细往外看,只见朦胧的月光下,一个黑影左右看看没人,便推开了牛月芬家虚掩的街门,这个黑影进去后又把街门闩上。平静静一看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后来她用心观察了几次,终于认出了那个黑影就是张永俊。平静静作为新媳妇,丈夫又出去干活儿了,她便没敢对任何人说这件事,她知道这事说出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就这样张永俊和牛月芬一直平平安安地过着刺激的偷情生活。

    作者闲话:

    现实类农村小说,确实情节内容没那么热血玄幻,但它质朴真实,也许有些情节看起来很平淡,但它质朴真实……朋友们,后面的故事会越来越精彩的,请你耐心地读下去,也了解一下豫北地区农村的一些风俗人情。请朋友们多多指导!求收藏!求推荐!谢谢支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