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39章找乡长上访

章节字数:2813  更新时间:22-01-26 07: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婚后的宋山川和妻子的生活是幸福和谐的。宋山川在矿区边上租了一间大约有十七八平方的平房,他和妻子住在里面,房屋中间用一布帘隔着,布帘里面是卧室,布帘外面是厨房。一开始林瑞坤只是给送宋山川做做饭洗衣服。后来,附近的一个小饭店招工,林瑞坤便去了饭店刷盘子洗碗。有了工作,两人都很高兴,二人干的都很起劲儿,生活甜蜜幸福。

    七月份,在豫州上学的宋海川放暑假回到了家里。宋海川知道嫂子爱看书,从学校带来了三本书——《老人与海》《假如给我三天光明》和《安娜卡列尼娜》。另外,宋海川还带来些自己学习的课本,闲暇时他就看看自己的课本或小说。两人有时还就小说的某些情节做些讨论。

    几个月的中药,终于吃完了,医院女专家说过这次吃完药后应该就可以准备怀孕啦,但最好检查一下,于是梁红梅打电话和宋平川商量着去前河省妇幼保健院检查。

    粱红梅这一天凌晨四点钟就起床做饭,她草草吃了点饭,就告别家人,骑着自行车向大店而去——她和平川约好了,到大店她找到平川两人从那儿坐车去豫州——大店在107国道上,去豫州的客车很多。本来宋海川要去送粱红梅,粱红梅执意不让,宋海川只好在熹微的晨曦中目送亲爱的嫂子离开。

    宋海川粱红梅夫妻两人来到前河省妇幼保健院,女专家给粱红梅做了详细全面的检查,检查过后,女专家满意地点了点头:“输卵管已疏通了,我再给你拿几剂促进排卵的药,你喝完后,根据你两人的身体情况,你们就可以计划着怀孕了。”

    “是吗,那就太谢谢你了,大夫!”说着,粱红梅宋平川两人高兴得直给女专家鞠躬。

    “算起来女专家这次给的药八月二十号就吃完了,那我们什么时候怀孩子好呢?”宋平川在回家的路上幸福地计算着着要孩子的事,粱红梅娇嗔道:“看你猴急的样子”——其实她的内心何尝不急呢。两人坐在公共汽车上,头挨着头,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在忙过收秋种麦子后要孩子。

    梁红梅的小姑子宋平霞这一段也是挺纠结的,她除了干活外就是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现在有两个青年各有优势,家里人让他自己拿主意,他左右是拿不定主意。两方的媒人都催的很紧,决定总是要下的。最后,宋平霞和嫂子梁红梅商量后,终于做出了选择。

    宋平霞这边在公历8月底订了亲,对象正好是杨明柱所在的村杨玘屯村的一手艺人家的孩子,小伙子叫江正宽,虽然长相一般,但会泥塑捏泥咕咕,是泥塑大师王宝顺的弟子。而梁红梅的三妹梁腊梅也早过了半年内不让给她说媒的期限,在媒婆乐此不疲给她介绍多个对象,在梁红梅的参谋把关下,梁腊梅也终于在秋收前也订了亲。

    繁忙的收秋种麦又开始啦,宋平川也从木匠铺回来了。这一天家中活儿不很忙,梁红梅便想起了娘家哥哥的案件,便到娘家哥哥梁长生那里去问情况。

    梁长生在给胡所长送过礼后又找了胡所长两次,胡所长比原来客气多了。胡所长说他又审问了梁福宝和他的本家,但他们还是不承认是用石头打的你,我也尽力了,关键是你那边没有证人不好办啊……老实内向的梁长生看案子了结没有希望,也就不再去找胡所长了。

    梁红梅来问情况,梁长生便把情况给梁红梅说了。梁红梅听后很是气愤:“我看这件事不上访,他们是不会解决的。这样,今天下午我们上乡政府,咱们去找乡长。”

    “好,咱们就去找乡长上访。”梁长生痛快地说。

    梁长生知道这件事不上访也没有别的办法,原来他还有些怕见官不想上访,但妹妹都这么有勇气,他立刻也就来了勇气。

    兄妹两个在下午三点多天气不太热时骑着自行车去了乡政府。王寨乡乡政府在王寨村仅有的一条商业街的北部,大门朝西,面向南北向的商业街。兄妹两个来到了乡政府门前,把自行车靠着大门边围墙放好后,就走进了乡政府的大院。

    乡政府大院里错落有致有五排瓦房,这些瓦房都是建国初期建的,显得很是破旧。兄妹两个从一进门路北第一排房子问起,问了几个房间的工作人员后,得到的答复都是书记乡长去开会了。其中一工作人员问他俩找书记乡长有什么事,梁红梅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乡里那个工作人员听后说:“这件事你们应该继续找派出所,找书记乡长没用,你们没证据,书记乡长也没什么办法。”

    梁红梅说:“这么好判的案,派出所不判,主要是被告人有亲戚在咱乡政府做副乡长,给派出所打了招呼,派出所他们循私枉法,我现在要找乡长告派出所。”

    这位工作人员一听管不了,便只好说:“书记乡长都不在家,你们改日再来吧。”

    “好吧,我们明天还来。谢谢了!”梁红梅说着跟哥哥梁长生走出门去。这个屋的几个工作人员望着他两个人的背影议论了起来。

    梁长生兄妹两个又连续来了两天,在第三天早上才把乡长堵在了屋里。梳着背头,穿戴整洁的乡长在办公室听到有人敲门说了声进来,一抬头看到是宋平川他们两个进来不由得一愣:“你们是找我吗?”

    “是的,乡长。我们是粉坊村的村民,我们是向你反映一些事情的。走在前面的梁红梅说。

    “哦!我听通讯员说有人来上访,昨天和前天是不是你们?”

    “对,就是我们,我们这是第三天来了。”梁红梅说。

    乡长指了指靠墙的椅子说:“你们坐下说吧。”

    兄妹两人坐在了椅子上,梁长生明显有些紧张,手心都出汗了,他坐下后一直把手往衣襟上擦。

    “说说你们的事吧。”乡长看了看梁红梅说。

    我们要反映的是我哥哥的案件,这就是我哥,你看他头上的伤疤。”梁红梅说着指了指哥哥的头。

    乡长看了看说:“伤疤挺大的,到底怎么回事啊?”

    “事情是这样的……”

    乡长听完梁红梅愤愤不平的诉说后,沉思了一会儿说:“那你哥这个案件还真的不好办,没有证人,被告又说得似乎合乎情理。”

    “什么合乎情理呀,他们说我哥自己摔倒磕破头的,就那么巧合吗?再说磕破的伤疤跟用石头砸的伤疤一样吗?他们派出所根本没就没有认真审问梁福宝。梁福宝有一个亲戚在咱们乡里是副乡长,给派出所说了情,所以派出所就贪赃枉法,我现在要告的就是派出所。”梁红义愤填膺地说。

    “就是,就是,我们要告他派出所。”梁长生这时候不紧张了,激动地站起来说。

    “被告有一个亲戚是咱乡的副乡长?哪位副乡长?你们可不能妄告不实啊,你们诬陷乱说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乡长严厉了起来。

    “我们没有妄告不实,事情原本就是这样的。”梁红梅坚定地说道。

    “你看到了吗?你有证据吗?你凭你的主观臆断去告人家,这是不行的。”乡长严厉地说。

    “那如果不是这样他们派出所为什么不去抓打伤人的梁福宝?”梁红梅也不害怕,接着说道,“梁福宝打了人,派出所不去抓他,他更猖狂了,在一个夜里,他还偷偷的毁坏了我哥的许多砖坯,这个坏蛋太欺负人啦,而我哥太老实,你们政府可一定要为我们老百姓做主啊。”

    “你们说的都是自己的判断,都没有证据。而派出所断案那是需要真正证据的,不过这件事推理起来确实不合逻辑。这样吧,我一会儿打电话到派出所过问一下此事,让他们尽快再次调查你们这个案件,好吗?”乡长压了压火气改变了口吻说。

    “那谢谢你啦,乡长,那我们就回去等消息。不过如果派出所不处理,我还会来找你的。”梁红梅说。

    “我只能是过问一下此事,但结果怎么样就不知道了,如果不行,你们可以再想办法。”乡长说。

    “我们相信您,谢谢您乡长。”说完兄妹两个人就满怀希望地告辞而去。

    作者闲话:

    这部作品文字就像是黄河故道上的泥土一样土气,但它很真实,作品中的人物大多都有原型,前面的故事节奏较慢,但很多都是真实发生在农村的事,后面的故事会越来越精彩的,希望读者朋友们能耐心读下去,也请多提宝贵意见,多多指导,谢谢!求收藏!谢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