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66章发配农机站

章节字数:3022  更新时间:22-02-04 08: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田凤臣喜欢宋海川这个能干又上进的小伙子,但是他也了解这个小伙子,况且前些时宋海川也已经给他亮了底牌。他非常佩服宋海川敢作敢为的勇气和不趋炎附势的个性,但是白部长说了,即便知道不行,他也应该给宋海川说一下白部长的意思,于是他拨通了党政办的电话。

    现在的田凤臣还兼着党政办主任一职,当然乡政府里有很多人在争取着这个职位,书记和乡长都在审时度势,都还没有表态定调。

    田凤臣把宋海川叫过来后直截了当地把白文礼的意思给宋海川说了一遍,并一再告诫宋海川这关系他的终身幸福和人生发展的大事,让他仔细考虑再回话,但宋海川听完后当场就表了态:“田乡长,谢谢你的好意,这个问题我早就考虑清楚啦,我也给你讲过我和丽月的事。我不可能为了我的个人前途就辜负我的真爱,不管以后的路有多少风雨,我们都会勇敢去面对的。”

    田凤臣又赞赏又无奈地点点头:“海川,白洁给你留下那样一句话,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呢?”

    “我跟丽月也商量过了,为了对白洁的安全负责。我们不结婚,等白洁结婚了,我们再结婚。我们有信心熬过去这一段艰难的岁月。”

    “好吧,我抽时间找白部长做检讨吧,海川,你可把我害了啦!”

    “对不起,田乡长,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两天后,田凤臣专门到去找白文礼。在白文礼面前,田凤臣向白文礼小心翼翼地汇报了宋海川的情况,并一再做检讨,生怕白文礼会把这笔账记到他的头上。

    田凤臣走了以后,白文礼心里虽然有点佩服宋海川但也很不高兴,毕竟这让他很没面子,最主要的是发愁女儿怎么办。

    晚上,白文礼给妻子说了宋海川的情况,妻子听后很吃惊生气,但也没有办法,两口子只好商量说慢慢地给女儿去做工作,让她放弃宋海川,再找一个更好的。毕竟,在他们心里,比宋海川强的男孩子多的是。

    转眼间,1987年的元旦佳节就要来到了。在12月31日晚上单位举行的联欢会上,白洁又唱又跳。晚上九点40分回到家里,白洁还沉浸在演出节目的兴奋之中。白文礼夫妻两个见白洁今天比较高兴,便给她说象山镇镇长的儿子王强在县计生委工作,现在有人来牵线说媒,你看是不是见一见王强。

    “不见,不见。爸妈,你们不能让我心情好一会儿嘛。在宋海川没有结婚之前,别给我提这回事。”白洁不耐烦地说。

    “洁洁,咱们任意找一个都会比宋海川强,你何必跟他置这个气跟自己过不去呢?再说了,宋海川他如果一直不结婚,你难道也一直不结婚?”范倩茹生气地说。

    “妈,你了解我的性格,我明明知道我这样做不好,但我又强迫我这样做,其实我的内心也很挣扎痛苦。但挣扎痛苦后,我还是决定要这样做。我要惩罚宋海川,惩罚她对我的抛弃背叛。”白洁痛苦地说。

    “其实你也是在惩罚你自己。”白文礼吐了一口烟慢悠悠地说:“洁洁,你是真爱宋海川吗?”

    “我是,是真的爱他。”白洁说。

    “真爱他就应该放手,给他幸福。”白文礼说。

    “不,我爱他,但是现在我更恨他,我恨不得马上让车撞了他……”

    “洁洁,你这不是真爱啊,爱的最高境界是给予所爱的人幸福。”白文礼地说。

    “我,我这是爱之深恨之切,我现在就是恨他。”白洁争辩道。

    “前两天城关乡书记和田凤臣给我回报说,宋海川已经被发配到农机站上班了,他已经没有政治前途了,他也算是受到惩罚了吧。”白文礼慢悠悠地说。

    “什么?把宋海川调到农机站啦?爸爸,调动宋海川是你的意思?”

    “我怎么会那么做呢,这都是底下的人见风使舵干的,我批评了他们,但事已至此,不可能马上改变。”

    “那是他宋海川倒霉,跟我没关系,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惩罚他,报复他。”白洁恶狠狠地说。

    “女儿啊,你这是何必呢?你在惩罚他的同时不也害了你自己吗?”范倩茹苦口婆心地说。

    “这也许就是我的宿命吧。爸,妈,我知道你们爱我,但这是我自己的事,请你们不要再管了,就让我自己处理这件事吧,最后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爸,妈,晚安。”说完后,白洁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只剩下白文礼范倩茹夫妻两个又是摇头又是叹气。

    今晚的宋海川正和唐丽月坐在简陋的农机站办公室内煤球炉边烤手呢。但这个元旦前的夜晚对这一对恋人来说并不算温馨——唐丽月正在流着泪和宋海川谈着话。

    宋海川是在一个星期前被调整到农机站工作的。城关乡的书记乡长本来是想把能干的宋海川提拔为党政办主任的——当然有白洁和宋海川谈恋爱的原因。后来田凤臣怕得罪白文礼,就及时地把宋海川和白洁的情况汇报给了书记和乡长,书记和乡长当然也害怕得罪白文礼,为了讨好白文礼,就商量着把宋海川调整到了农机站上班。

    被调整后的宋海川虽然很愤怒,但想到自己是为了真爱而牺牲,就平静地接受了现实。但唐丽月并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她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因为她而丧失了大好的前途。她太痛苦了,她几次哭着要宋海川分手,都被宋海川劝住了。今天晚上宋海川要值班,她便骑着自行车过来看宋海川了。

    农机站院子不小,但破破烂烂的,院子中的空地上停着几辆破旧不用的拖拉机,院子中的角落里还存放的一些干农活的工具。农机站里加上新来的宋海川一共五个工作人员,包括站长在内的那四个人都是原来会修理农机的技术人员,宋海川不会农机修理技术,站长就安排他写材料干杂务。但农机站内没有多少材料可写,也没有多少杂务可干,所以宋海川被发配到这里等于成了一个闲人。

    自从宋海川来到农机站工作后,宋海川基本上就成了晚上专职的值班人员了——农机站站长和两名工作人员在城里有房,另外两名工作人员在附近的村里有房。不过这样宋海川感觉挺好的,这么清静的地方,又不用写那么多讲话稿和通讯稿,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自己支配,这样他就可以专心下来读书和写一些文学作品了。另外,在这里他和唐丽月的交往也方便多了,特别是晚上不会有人打扰他俩谈话。

    “海川,我们还是分手吧,现在分手你再去找白洁还不晚。你还会有好的前程的。”唐丽月痛苦而又真诚地说。

    “丽月,我已经给你多次表白过我的心思,我希望你是最后一次给我说这样的话,你再要说这样的话,我会真的生气的。丽月,相信我,我们会斗争胜利的。对了,要不我们结婚吧?”

    “结婚?我们结婚白洁要是真的去我们婚礼喝药怎么办?”唐丽月担心地问。

    “随她的便,她愿意喝就让她喝吧,我又没有逼她。”宋海川气愤地说。

    “要真是那样,你忍心吗?你我心里会好受吗?再怎么说她也曾经是你的女朋友啊,这样吧,这么长时间不接触了,找机会再和她好好谈谈,你现在也受到惩罚了,你看她思想有没有变化。如若不行,我们还是采取拖的办法,她父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不相信我们拖不过她。”唐丽月说。

    “那好,我听你的,停几天我再找机会约白洁好好谈一谈。但是你今后不要再因为我被发配到农机站而耿耿于怀了,这不关你的事,为了真爱而牺牲,我心甘情愿,无怨无悔!”宋海川掷地有声地说。

    “但是我总觉得是我耽误了你,我亏欠了你……”说着,唐丽月又流起泪来。

    “又来了,又来了,我刚才怎么说的?以后不要再这样说了,还有,以后也不要再提分手这件事,否则我会很生气的。”宋海川假做生气地说。

    “你不要生气了,我以后不再说了。”唐丽月带着泪眼有点慌张地说。

    “傻丫头,我现在没有生气。”宋海川说着把唐丽月拥入怀中。

    “你又逗我。”唐丽月边说边用小手打着宋海川的胸脯。

    宋海川突然用双手捧着唐丽月的脸吻起她来。

    唐丽月一开始有些被动,慢慢地她也热烈回应起来。不一会儿两人便浑身发热,都动了性情。但当宋海川要抱着唐丽月到床上去时,唐丽月却反抗起来:“海川,你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我们还是把这份美好留到结婚那天吧,我该走了,你把我送回去吧。”

    被推开的宋海川慢慢地也冷静了下来:“好吧,我把你送回去吧。”说着两个人走出了门。

    作者闲话:

    现实类农村题材小说,情节内容没那么热血玄幻,但它挚质朴真实,也许有些情节看起来还很平淡,但它情感真挚……朋友们,后面的故事会越来越精彩的,请你耐心地读下去,也了解一下豫北地区农村的一些风俗人情。请朋友们多多指导!求收藏!求推荐!谢谢支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