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朋友,就是这么做的

章节字数:4448  更新时间:09-09-27 17: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日之后,姚远很久没有见过苏慕,那家伙甚至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就这样从他的身边消失,对此,姚远只有自嘲,自己全心全意对待的朋友,却只是想拉拢利用自己,一旦被拒绝,便毫不犹豫的离开,原来,他对他,竟然没有丝毫的情谊,早就该明白,在有钱人的心中,这世上只有两种人,可利用的和不可利用的,亲人、妻子该利用的也毫不含糊,更何况是可有可无的朋友呢?至于苏慕,从一开始不就没知道,他是个典型的商人吗?罢了,那样的人,跟自己本就属于不同的世界。

    最初几天的盛怒过后,姚远郁闷的发现,习惯真的是一种可怕的东西,他一个人走在校园中时,居然会下意识的环顾四周,隐隐期待着可以看到那个一脸笑容的家伙,甚至又一次,还鬼使神差的打开了局域网上的那个帖子,看着一张张照片发呆,帖子的最后,有人补充了新的照片,他们在零点的那一次争执被完整的记录了下来,或者那根本称不上争执,满脸怒容的只有自己,苏慕却是他一贯的优雅,即使是在被自己抓着衣领时。真是可笑,他始终没有真正了解过这个人,却一厢情愿的把人家当成朋友。

    期末考试就是在这样复杂的情绪种度过,考试的最后一天,姚远在不同时间从不同的人那里的到了三个消息,一个是继亚带来的,说那个工头又派人给他们家送来了一大笔医疗费,却在那之后的不久,以克扣农民工工资的罪名被告上法庭;一个是在校园中流传开的,胡副校长因贪污受贿被判入狱。另一个却是在路上听两个女孩子说的,学校有两个女生被迫退学,原因各不相同,但是她们身边的人证实,她们分别是局域网上最早发“苏少爷和姚大侠”帖子的人和那个PS高手。姚远从来都不相信巧合,那么这些事情同时发生就只能有一个解释——苏慕。

    这一次,姚远是真的生气了,他把自己当做什么,可以主宰别人命运的神吗?工头和胡副校长也就算了,那两个女孩子有什么罪,她们只不过是贪玩,有必要这样结束她们的大学生活吗?有钱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吗?苏慕,我真的很失望!

    他愤怒的掏出手机,熟练的拨了那个号码。

    “姚远!”苏慕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兴奋。

    “你在哪里?”姚远冷冷的问。

    “你们教学楼旁边的大路上!”

    “在那里等我!”

    不等他答复,姚远就挂上了电话,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大路旁边,果然看到苏慕正在那里,一如既往的优雅帅气,姚远心中本来就在燃烧的火焰此刻更加炽热,他冲到他的面前,一把拉住他,二话不说就往他们曾经并肩作战的体育场后面走去。

    苏慕第一次发现,原来姚远的力气这么大,想来他们以往切磋时,这家伙定是次次都手下留情了,他微笑的看着他愤怒的脸,不管怎么样,他肯见他了。

    怒气冲冲的姚远和将目光锁定于他身上的苏慕,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有人偷偷的尾随他们到了体育场后,并悄悄的藏了起来。

    确定四周无人,姚远的拳头狠狠的砸向那张完美无瑕的脸,苏慕转头避过,姚远再打,苏慕伸出胳膊挡了一下,姚远的第三拳终于落在了苏慕的胸前,好狠,苏慕承受不住往后退了几步,姚远却依旧不肯罢休,冲上前来接着打。

    “姚远,你抽什么风?”苏慕终于也急了,在抵抗他疯狂攻击的同时,出口质问。

    “抽风的人是你吧!”姚远的拳头虎虎生风,一拳快似一拳,将苏慕逼到看台的下面,“那些事是不是你做的?”

    “是!”苏慕老实的承认,换来的是落在腹部的一记重拳,他的唇角渗出血丝。

    看到那刺眼的红色,姚远终于停手了,但逼问依旧在继续,他抓住他的衣领,恶狠狠的问:“为什么?那工头和胡副校长是罪有应得,你揭发他们我可以不管,可那两个女孩是无辜的,你会毁了她们一辈子的!”

    “为什么?”苏慕苦笑,他怎么知道为什么,那日,从零点出来,他知道姚远不会轻易见他,心中烦躁不堪,只好做些事情来打发掉这些可恶的情绪,然后就想起姚远肩头的伤,姚远谈起胡副校长时的不屑,姚远看到那些照片是微微皱起的眉头,然后当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时,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

    看到苏慕脸上苦涩的笑,姚远愣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苏慕,印象中的他,总可以从容的解决一切,他慢慢的松开他的衣领,本想就这样离开的,却在下一秒看到苏慕的背后白光一闪,他的心中一惊,想也不想推开苏慕,闪着寒光的匕首就这样刺进他的腹部。

    苏慕看清眼前的情景,一脚踢开行凶的胡林,扶住站立不稳的姚远,想出声喊他的名字,询问他的情况,颤抖的双唇却说不出一个字。

    “我们……果然……八字不合!”姚远靠在他的身上,疼痛已经让他话不成句了,“跟你一起……真的……没好事!”

    “闭嘴!”苏慕紧紧抱住他,命令自己要冷静,这种时候应该做些什么,对了,救护车,他在口袋里找到手机,拨了几遍才终于播对那个简单的急救号码。

    胡林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刚刚苏慕那一脚用尽了全力,他冷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就知道父亲出事与这两个人脱不了关系,果然在这里得到了证实,那把匕首是上次败给姚远之后,他一直带着的,本想找个机会一雪前耻,今日果然派上了用场,只是却便宜了苏慕那小子。

    胡林冷笑这接近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想趁苏慕不注意偷袭他,但是他却不知道,另一个人从刚刚开始就在注意他的动作。

    “苏慕,小心!”姚远的话这一次是连贯的。

    苏慕冷哼一声,将姚远小心的放在地上,然后转身,冷冷的看着胡林。

    被他这样一看,胡林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一股冷气从脚底直冲向心脏,但他却不承认自己怕了,勉强挺挺胸膛,说:“要为他报仇吗?那就跟我打一场!”

    事实证明,胡林做了个错误的决定,如果是平日的苏慕,他或许还有取胜的机会,但现在的苏慕却早已失去了理智,他根本不做防守,只是一味的进攻,他的力量更是平日的两倍,跟这样的疯子打架,根本没有取胜的机会,没几下,胡林就被打翻在地,苏慕却依旧不肯罢手,用膝盖压住胡林的双腿,拳头狠狠的落在他的脸上、胸前、腹部,他是下定决心要杀了这个混蛋。

    “住手,苏慕……你会打死他的!”

    姚远的声音很虚弱,但苏慕却听到了,他终于停下手,放开胡林,目光之中满是冰冷的光芒:“你给我记住,如果他有事,我要你们全家人的命。”

    丢下这句话,他再也不看那混蛋,径直走到姚远身边,蹲在他的面前,细心的为他拂去额头的汗水,却始终不敢低头看他的腹部,他知道那把刀依旧插在那里,他也知道现在那里一定是鲜血淋漓,他没有勇气面对姚远的血。他绕到他的身后,小心的避开他的伤口,紧紧抱住他,在他的耳边呢喃:“为什么?”

    为什么,你本该是恨我怨我的,为什么还要为我承受那一刀?

    “你始终……是我的朋友……朋友就是……这么当的!”姚远的意识已经开始涣散了,却还是听到并理解了他的意思,即使再怎么生气,苏慕都是他认定了朋友,保护朋友是姚远的本能。

    “朋友!”苏慕喃喃的重复着这个词,他从小所受的教育告诉他,这个世界上,人都是自私的,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对别人好,所有的付出都是要求回报的。但是自从遇到这个人,他开始慢慢的怀疑了,人与人之间,其实是不是可以很单纯?

    “今天的事……先别告诉我姐!”姚远丢下这句话,便晕倒在苏慕的怀中。

    “远,别睡!你醒醒!”苏慕立即慌了,他将脸贴在姚远满是汗水的脸上,“远,醒来啊,你不是怨我吗,起来打我啊,远,我错了,我不会再让你来苏氏帮我,我做你的朋友,一辈子的朋友!”

    救护车来的时候,苏慕依旧紧紧的抱着姚远跟他说话,他几乎是无意识的跟着担架上了救护车,看他们给姚远急救,输血,看他们将他推进手术室,他下意识的想要跟过去,却被护士的一声呵斥惊醒。

    “在外面等着!别添乱!”

    苏慕终于清醒了一些,他想起姚远昏迷前的说的话,是啊,今天学校放假了,姚芊一定在家等着姚远呢,可是医院的手术室旁边是不准接打电话的,罢了,一会儿再说吧。他靠着手术室旁边的墙坐在地上,从刚刚那种混沌不清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他终于感觉到疼痛,被姚远打的地方痛,心也在痛,似乎连灵魂都在痛着,更要命的是除了疼痛,还有恐惧,怕那一刀太深,伤了他的内脏,怕耽搁的时间太久,他会失血过多,怕他再也无法醒过,告诉自己“你是我的朋友”!

    苏慕将头深深的埋进两腿之间,今天真狼狈啊,苏慕这辈子只经历过两次这样的兵荒马乱,另一次是五年前,哥哥离开的时候,你看,姚远,不管我最初的目的是什么,现在,我像在乎大哥那样在乎着你,所以,原谅我,醒过来。

    张晨和王继亚赶来得到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几乎认不出那个靠墙而坐的人,他们心目中的苏慕是意气风发的,而不应该像现在这样苍白而疲惫,他的唇边甚至还带着一丝早已干涸的血迹,衣服的下摆更是沾染了大片的鲜血。张晨和王继亚对视一眼,走到苏慕的跟前,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肩膀。

    苏慕抬头看着他们,眼神却根本没有焦距,很久之后,终于看清楚眼前的人:“你们来了!”

    “这里交给我们,你去休息一会儿……”

    苏慕摇头,却突然想到了什么:“胡林那个混蛋在哪里?”

    “你不知道?”张晨惊讶的看着他,“学校有人看到,救护车在抬走老大的同时也抬走了胡林!”

    是吗?苏慕木然的点头,那个时候,他的全部心思都在姚远身上,又怎么会注意到其他闲杂人等呢!

    “苏慕,你一定要去休息一会儿!”王继亚试图将他从地上扶起来,却被他用力的甩开。

    “别管我,我一定要亲眼确定他没事!”

    王继亚看看张晨,后者无奈的摇摇头,他们不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很清楚,此刻的苏慕是不可能离开这里的,他们只好坐在他的身边跟他一起等。

    手术室的门很长时间都没有打开,张晨有些坐不住了,他站起来,在走廊上不停的走动,口中还念念有词,似乎是在祈祷,王继亚本来就焦躁不安,看他这个样子,更是心烦意乱,终于忍不住出口阻止他的唠叨。

    苏慕依旧静静的坐在那里,将头埋进双腿之间,没有人能看到他的脸,也因此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似乎已经麻木了,但是当手术室的门被推开时,第一个做出反应的正是苏慕,他冲过去,焦急的问:“医生,他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还好送来的及时,放心吧,他会没事的!”

    那一刻,苏慕感觉到自己又活过来了。

    姚远被推了出来,因为麻醉剂的缘故,他依旧在昏睡着,苏慕冲到他的面前,看着他毫无血色的脸,情不自禁的抓住他的手,跟着护士一起进了病房。

    “苏慕,现在你该去休息了吧,我守着远哥!”王继亚轻声的劝慰,他怕远哥醒来,这位苏少爷反而倒下了。

    “不用!”苏慕依旧抓着姚远的手,回头送给继亚一个勉强称得上优雅的笑,“我等他醒过来!”

    我要等他醒过来,然后告诉他,我终于知道朋友要怎么做了,也终于明白,人与人之间除了相互利用和算计,还存在着美好的情谊,我要告诉他,从此以后,我赖定你了,你别想摆脱我。

    继亚无奈的摇摇头,苏少爷倔强起来,谁又能阻止得了呢?罢了,还是出去给他买点吃的东西吧!走出病房门口时,继亚看到张晨若有所思的站在那里。

    “怎么了?”

    “继亚,你不觉得苏慕的反应太过了吗?”张晨的目光透过门上的玻璃定在那两个人始终握在一起的手上,“他跟远哥不会真的是……”

    “瞎想什么呢!”继亚的食指狠狠的敲在张晨的额头上,“你不会也被那些女生洗脑了吧!”

    “可是苏慕太反常了!”

    “我觉得远哥这次受伤只怕与苏慕有些关系吧!”从小便经历生活艰辛的继亚,看问题自然要比张晨深刻,“走吧,跟我去买点粥,远哥醒来会饿的!”

    跟着继亚离开之前,张晨还是回头看了一眼病房中的两个人,是瞎想吗,但愿是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