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离别与欺骗

章节字数:2580  更新时间:10-03-09 10: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春节过后,大四的学生就忙着找实习单位,姚远已经决定要去G市工作,自然也想去那边实习,三月初的时候,g市电视台经济频道接受了他的申请,让让于三天之后去报到。姚远跟姐姐商量了一下,决定独自前往,等真正安定下来,再让姚芊过去。

     张晨他们得到消息以后执意要帮姚远庆祝,姚远自是不会拒绝,跟这群兄弟在一起的时间只怕没几天了,当然要好好的珍惜,能玩就玩,能疯就疯,那天晚上他们选择了S市著名的绿源酒店,大家都很放得开,拼命地灌别人酒也被别人灌,只是热闹的氛围隐藏下的却是谁也不肯碰触的悲伤,马上就要分开了,这一分别,大家天南地北,怕是再也无法凑齐了。

     “远哥,最近怎么没见苏少爷来找你呢?”

     小强的这句话立即引起了众人的附和,以前天天见远哥和苏慕混在一起,就像个连体婴儿一样,大摇大摆的走在学校的大路上,秒杀了多少少女的芳心,当然也伤了无数少年的心。春节过后,远哥的身边却再也找不到苏少爷的身影。怎么能不让人感到奇怪呢!

     姚远点燃了一支烟,猛吸两口,吐了一个烟圈才开口回答:“你以为他像咱们这样潇洒啊!毕业后就要接受家族产业了,这半年自然有他忙的。”

     “说的也对!人家可是社会精英,身上担负着好几千人的生计问题呢!”张晨这话听起来酸溜溜的,也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我前两天还听说这小子把财经系的高材生张然招至苏氏麾下了呢,现在,那张然见了谁都一副趾高气扬的欠扁模样!”

     “我说张晨啊,你还真别气,苏氏啊,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地方啊!远哥,你别走啊,兄弟们还没喝完呢!”小强瞥见姚远拉开包厢的门,赶紧挽留,主角走了,那还喝什么酒啊!

     “我去洗手间不行吗?”姚远丢下这句话,拉开包厢的门,向洗手间走去,他倒不是真的想去,只是觉得胸闷,想出来透透气,三月初的天气还有些寒冷,姚远靠在走廊深处的墙上,点燃了另外一支烟,却无法驱散心中的烦闷,不由得暗骂苏慕那个混蛋。

     就像他不知道当初是怎么跟苏慕熟识起来的一样,他也不知道是怎么跟他疏远的。开学的前三天,他没有见到苏慕,于是给他打电话,苏慕说这学期会在公司帮忙,基本上不回学校了。那之后,两个人偶尔会通个电话,约他出来喝酒,五次倒有四次说忙,出来的那一次也总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只隔了一个月,姚远却再也找不到那个说要做他一辈子朋友的苏慕了。

     一支烟吸完的时候,姚远想应该打个电话给苏慕,至少应该告诉他自己要走了。

     “姚远……”

     电话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还在公司吗?”

     “是啊,最近在做一个企划案,经常要加班!”

     “G市的一家电视台同意我过去实习,后天我就要走了!”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是吗?那我可能不能去送你了,那天有个重要的会议!”

     “我明白!”姚远压下突如其来的失落,故作轻松的说,“我现在跟张晨他们在绿源,你能过来吗?”

     “对不起,姚远,我真的走不开!”

    “知道了,再见!”

     “姚远……”在他就要按下结束键的那一刻,苏慕突然喊住他,淡淡说:“别喝太多酒!”

     姚远的身体微微一颤,一个月来强自压抑的情绪突然就这样爆发:“我怎么样,还轮不到您苏少爷关心吧!”

     “姚远……”那边的声音很是满是疑惑,“你怎么了?”

     “没什么!”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叫做闹脾气,姚远急忙解释,“对不起,要离开了心情不好!就这样吧,我挂了!”

     这一次,他没有理会苏慕的呼喊,坚决的挂上了电话,对自己刚刚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很是鄙夷,姚远其实很清楚,所谓的忙都只是借口罢了,很多次,他都想冲到他的面前,抓住他的衣领质问,我姚远究竟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你,是男人就他妈的给我说清楚,别别扭扭的像个什么样子。但是每一次,当真的面对他,却总是不了了之。罢了,姚远缺的从来都不是朋友。

     姚远就这样靠在角落里,默默地吸完了另一支烟,但却无法平息体内不可理喻的烦躁和郁闷,这种毫无来由的失落和内心深处无法言喻的刺痛,让姚远很是惊讶,他不明白今晚的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甩甩头,姚远走出绿源门口想要清醒一下,却却在抬头的瞬间看到街上拐角处正在激吻的一对青年男女,男人赫然就是苏慕。姚远当下愣在原地,脸色突然变得苍白,握成拳的手在微微颤抖着,指甲几乎要嵌入自己的掌心,心脏没来由的抽痛令姚远清醒过来,继而强烈的愤怒和不知道缘由的寒冷席卷了他的全身,苏慕,你他--妈居然在骗我,我就这样让你避之唯恐不及,那天在医院你对我说的话,难道只是因为他替你挨了那一刀?

     姚远很想冲上去给那个家伙一拳,但他只是再一次点燃一支烟,连他都觉得这实在不是自己的风格。他用一只烟的时间说服自己苏慕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而自己显然也不是他所说的意外。

     被自己信任的朋友欺骗,以前姚远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但是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盛怒之余,居然还有些失落和伤心,他懒得去追究这些情绪的原因,转身往回走去。

     回到包厢的时候,张晨立即迎了上去:“远哥,你再不回来,我就要去洗手间把你捞上来了!”众人哄堂大笑,姚远扑过去狠狠的给了他一拳,然后起身,接过小强递来的三杯罚酒一饮而尽,众人齐声叫好,排着队敬他酒,姚远是来者不拒,杯杯见底,见他如此,大家的酒兴更浓,变着法子灌他,只有王继亚看出今晚的姚远只求一醉。他提议早点结束,大家都在兴头上,怎能如他所愿,等大部分看出姚远心情不好时,他已经醉了!

     “远哥今天怎么了,这么容易就醉了!”张晨诧异的看着向来千杯不醉的人。

     “笨蛋!”继亚敲他的头,“他要走了,自然心情不好,到处抢酒喝,自然容易醉了!我们还是走吧。”

     这一次再也没有人反对,大家出去结账,张晨和继亚扶着姚远走在最后,姚远的酒品很好,虽然醉了,却不吵不闹,只是费力的睁着眼睛四处乱看。走出包厢的时候,正好碰上苏慕急匆匆而来,依旧是那张俊脸,却少了往日的优雅。

     “把他交给我,你们走吧!”苏慕接过姚远,眼神复杂的看着他的脸,姚远却只是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他,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对于苏慕的突然出现,张晨很是疑惑。

     “他醉得厉害,上面有客房,让他在这儿住一晚吧!”

     “我留下来陪远哥!”张晨自告奋勇。

     “你?”继亚冷笑,“你只会添乱,我看还是让苏少爷留下吧,你跟我走!”

    张晨还想抗议,却被继亚拉出了包厢,继亚转头看看身后的两个人,目光中满是担忧,今晚的远哥太反常,尤其是回来之后,而苏慕在最后关头的出现似乎可以解释一切,他想起那日张晨在姚远病房门前说的话,或者,那并不是没有可能吧,那么将酒醉的远哥交给苏慕究竟是对是错。继亚不知道,他只知道,远哥的失常是因为苏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