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幸福是什么

章节字数:3240  更新时间:09-12-26 14: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泽栋在军火交易现场被抓获,自然无法脱罪,更何况,那之后有人将近几年来林泽栋非法交易和行贿的证据交给了警方,林泽栋这一次怕是死罪难免,林氏也由此倾颓。林泽栋当然会供出凌厉,只是陈苍却在最后的关头改口,誓死否认自己曾经在交易现场见过凌厉,再加上凌厉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的线索又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警方就算明知道这一次凌厉必然参与其中,也不得不在拘禁24小时之后放了他。这件事情到此也就告了一个段落。不过有些事情还没有结束。

    “苏总,你还打算一直住下去吗?苏氏这么大的一个企业,总裁好几天不出现也可以吗?”姚远听到浴室门响了,赶紧实施自己的赶人计划,从那天到现在已经五天了,他居然就在自己的家里窝了五天,最郁闷的是自家老姐盛情邀请他住在这里,自己干脆跑到美国去会男朋友了。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大哥现在已经回到公司了,有他在,我没什么不放心的。”虽然这样说,不过一想到陆云博那家伙一天好几个电话催他回去,苏慕就觉得不爽,不就是占用了大哥点时间嘛,至于这样吗?那家伙从小就跟他抢大哥,现在变得更加明目张胆了。

    “我为什么要知道?”姚远自顾自的看着自己手上的杂志,懒得去理会身后的家伙。

    “我知道你始终在关注着苏氏,你放不下我,”苏慕一边擦拭自己的头发,一边坐在他的旁边,“别否认,这些都是姐姐告诉我的。”

    “姐姐?”意识到他口中的姐姐是谁,姚远一阵恶寒,他不是一向喊姐姐名字的嘛,什么时候开始喊姐姐的。他忍无可忍地转头瞪他一眼,只是这一瞪,居然就愣在了当场。苏慕的浴袍只在中间松松的打了一个结,敞开的领口处能够看到性格的锁骨和裸露的肌肤,像大多数富家子弟一样,他的肤色偏白,在灯光下散发着暧昧的光泽,虽然已经过去半年多,姚远可没有忘记那种绝佳的触感。因为刚刚洗过澡的原因,脸色微微发红,就像是以前无数次他沉迷在欲望中的样子。姚远突然觉得口干舌燥。

    “姐姐让我这么喊的。”苏慕自然注意到了他的反应,他故意用力的甩着自己的头发,将上面的水甩在姚远的脸上,

    “我去书房。”姚远忍无可忍的准备起身。

    “别动,你头上有白发。”苏慕阻止了他,靠到他的身边,伸手去拔他头上的白发,两个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了一起。

    姚远能够感觉到他鼻尖呼出的温热的气息,清晰地听到他的心跳声,自己的心脏也不由自主的狂跳了起来,尤其是苏慕故意用胸膛去摩擦他的身体时,姚远用尽全部的自制力才让自己乖乖的坐在那里而不是伸手扯开他的浴袍。

    “你他妈拔完了吗?”他终于开口,惊讶的发现声音居然低哑地几分,可恶的混蛋,什么拔白发啊,摆明了是在找机会勾引我。

    “没有,我希望可以替你拔一辈子。”苏慕在他的耳边承诺。

    “别在这儿跟我矫情。”姚远再一次试图起身,但是却被苏慕一把抱住,再这么下去,他一定会忍不住的。

    “远,你用什么牌子的洗发水,真好闻。”苏慕的鼻尖凑在姚远的头发上轻嗅着,他已经好久没有跟他这么靠近了,贪恋着他气息的鼻子不由自主的往下,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还有沐浴露的味道也很好……”

    “喂,苏慕,不要得寸进尺啊……”

    苏慕却不理会他的警告,唇凑到他的颈边放肆的吻着,从后面紧紧地抱着他,手也不安分的隔着衣服抚摸着他结实的胸膛,“远,我想要你,这半年来,我都想疯了……你难道不想吗?”

    “不想……”姚远毫不犹豫的回答,只是那明显变得粗重的声音让这话听起来没有什么说服力。

    “是吗?”苏慕的手下移,抓住他两腿之间的那个部位,轻轻地揉搓着,在他的耳边调笑着,“说谎,你明明已经硬了。”

    要害部位被人握在手中伺候着,姚远终于放任欲火在全身蔓延,他一把扯开苏慕身上原本就松松垮垮的浴袍,紧跟着倒吸一口气,这混蛋,居然没穿内裤,那个部位早已经变得粗大挺立。

    “你……”姚远狠狠地将他压在沙发上,粗暴地啃着他的胸膛,声音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你成功了,我想上你……”

    “请便……”苏慕抱住他的肩膀,轻笑着,早已经打定主意今晚给他,所以刚刚才会这么不遗余力的诱惑他。

    苏慕的爽快让姚远不由自主的愣了,他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看着他的脸,印象中,他们每一次都会为了这个问题争论不休,可是今天他居然说“请便”。

    苏慕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靠在沙发的靠背上,自动自觉的张开了双腿,一副任君品尝的模样。

    这样的主动让姚远的理智之弦当场崩溃,肿胀的欲望让他再也无暇去做前戏,手指一动,送进了苏慕的体内。

    长时间没有欢爱过的身体本能的抗拒外来的入侵物,看着苏慕额头的点点细汗,姚远的心中满是怜爱,他吻上他的双唇,舌伸进他的口中搅动着,帮助他放松身体,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的停止。唇舌和手指按着同一个节奏在爱人身体里掀起滔天的欲火。

    “远……”当姚远终于放开他的唇时,苏慕的身体早已经完全打开,他用低哑地声音催促着:“够了……进来……”

    姚远分开他的双腿,脱掉自己的裤子,一个挺身,将自己埋进那个火热紧致的秘密所在,那销魂的感觉另他忍不住低吼出声,就像苏慕说的那样,他想要他,这半年即使怨恨他,也从来没有停止过这种想法,好几次梦中与他纠缠在一起,现在,他真真切切地在他的身体里面,这种满足感比单纯的肉体的快感更加让人难以自持。他熟练地寻找着他的敏感点,每一次都狠狠地撞向那个地方,执意要让身下的人跟着他一起沉沦。

    苏慕的全身都被强烈的快感包围着,他情不自禁的用双腿紧紧缠绕着他的腰身,希望他每一次都能进到自己的最深处,口中不停地在喊着他的名字,远……这个名字这个人就是他的魔咒,每一次只要碰到他,他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做出妥协,连主动勾引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但是没关系,他认了,这辈子他宁愿不停地对他妥协。

    “嗯……远,快一点……”

    在爱人的催促声中,姚远加快了节奏,不遗余力地抽差,每一次都顶到最深处,苏慕的喘息和呻吟是最好的催情剂,终于高潮伴随着两个人的嘶吼声如期而至……

    “你真是个混蛋。”姚远轻轻地抚摸着爱人潮红的脸庞说。

    苏慕一把抱住他,低笑着去啃他的脸,真好,他终于再次追回这个人了,他相信他们再也不用分开了:“远,我爱你,比我想象的还要爱你。”

    姚远叹口气:“你早知道我已经原谅你了,对不对?”

    如果不是这样,他绝对不会就这样赖在他的身边更加不会像今晚这样引诱他,苏慕的自尊不允许他做出这样的事情。

    “啊,那次你发烧的时候,我来看你,我知道你其实是有意识的,那个时候,你允许我吻你,我就知道你已经不再怨我。”苏慕伸手抱住他,在他的耳边的说,“远,以前的我做过很多让你伤心地事情,那个时候的我不懂爱,更不懂得如何去爱,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信不信我?”

    “信。”姚远轻轻地吻着他的唇角,怎么可能不信呢?这半年来,他从来不曾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却在身后默默地凝视守护,这样的人当然懂得如何去爱。

    “我有东西送给你。”苏慕推开他,转身往客房走去,从床头的橱子里掏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对男用的戒指,将其中的一只带在他的手上,他问:“知道我什么时候买的吗?”

    姚远摇头。

    “你说你要去见张晨的那天晚上,”苏慕轻抚着他的脸,“我买来之后一直等着你回来,想给你个惊喜,可是十点之后你还没有回来,然后你就失踪了,那几天我发了疯的到处找你,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你再也不会出现我的面前。”

    姚远叹口气,伸手抱住他,轻轻地吻着他的耳垂安抚他,他能够想象得到那些日子里苏慕所经受的痛苦与煎熬,那件事,始终是自己太任性了。

    “远,不准再一声不响的离开我。”

    “不会了,这辈子都不会了。”姚远轻笑,举举手上的戒指“我已经被你套住了,不是吗?”

    “远……”苏慕情不自禁的吻上他的双唇,这辈子,他刚刚跟他说这辈子,真好,有他的这句承诺,他什么都不怕了。即使未来还要经历更多的困难,只要有他在身边,他相信什么都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

    “苏慕……”姚远的眼睛再次被欲望控制,他把他推到在床上,“刚刚你真棒……”

    “还要再来一次吗?”苏慕冲着他眨眨眼睛,伸手去解他的衣服……

    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两颗心相互吸引。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两颗相互吸引的心彼此信任,彼此依恋,永远在一起。

    窗外的月华顽皮的照在两个紧紧相拥的人身上,那柔美的光泽是对这一对爱人的祝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