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善其身  第三十九章教授

章节字数:3087  更新时间:22-06-02 21: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冬梅月份浅,她还要顾着镇子上的工作,和李国栋两口子第二天下午就赶回镇子上了。让林晚替班还得等几个月,他们就是先回来告诉二老一声。当然,李冬梅娘家也知道了。

    而林晚也没当一回事,该上工上工,该学习学习。年轻就是好,学东西快,脑子又好。林晚有时候自己就想上辈子自己咋就和中了邪一样作死?这学习不香吗。都说活到老学到老,她也是经历多了之后才想明白的。

    只不过,丢了太多年,文科都差不多了,就是这个理科实在差强人意。所以她没事就往知青大院转悠,可是这些知青也太让人一言难尽了。

    “林晚同志,你咋又来了?”有男知青看见林晚就问。

    “我来找人学习交流不行啊?”林晚认识这个人,是后来的知青,姓尚。不过这知青也都良莠不齐,就好比班级里总有好生和差生,这人就不是很爱学习。

    “那你找张晓华那丫头可不行,她初中还没毕业呢。”这事根本不用传,时间长了大家就都知道了。

    “那就不牢你费心了。”正好张晓华听见动静出来,就听见尚知青说到了她。

    “哎呦,瞧我这破嘴,小花妹妹你别生气。我怎么尽说大实话呢?”尚知青长得不难看,就是油腔滑调了点儿。

    “滚,谁是你妹妹。”张晓华挺不待见这样的人,这年代又不是后世,哥哥妹妹的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那黄明不是叫你妹妹。”尚知青耸肩。

    “我们两家认识,岂是你能比的。”

    “你看,伟人都说五湖四海皆兄弟,那咱们四舍五入一下不也是哥哥妹妹。”尚知青的嘴巴巴的。张晓华到底是小姑娘,说不过这没脸没皮的,林晚打圆场说:“咱们进屋去说,我找你有事。”

    “你快进来,晚晚姐,我哥昨天给我记得东西到了,里边有你头一阵子让我找的水果子。”张晓华瞪了尚知青一眼,拉着林晚进了屋。

    “是吗,都啥种子?”林晚一听也来了兴趣。

    “说是草莓。”

    “那可太好了。”草莓多好吃,酸酸甜甜还好看。

    “还有樱桃子,说是结的果子特别大,跟咱们这边的不太一样。”张晓华拿了两个小纸包。这个年代种子不是很好买,计划生产都是大队长去领,平时老百姓自己种自留地的种子都是东家要点,西家要点,然后慢慢留的种,比起后世改良的是不能比的,无论是个头还是口感。

    “对了,晚晚姐,我哥说他立功了。”张晓华的眼睛是亮晶晶的,林晚看得出她很为她哥哥骄傲。

    “那真是太好了。”林晚也为她感到高兴,不过想到自己二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往回寄信了,林晚就有些担心。上一世她二哥很不幸的在战场上牺牲了。虽然不是现在,但是林晚还是担心。毕竟现在不太平,军人说不上什么时候就得上战场,或者执行危险任务。

    “晚晚姐,晚晚姐,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张晓华也发现了林晚的走神。等林晚回过神的时候,就看她在摇晃自己的胳膊。

    “那你哥应该快要升职了。”林晚说。

    “就是,我哥现在有军衔了,之前就是义务兵,他还当了排长。”张晓华得意洋洋地说,仿佛他自己当了排长一样。

    “那你哥还挺厉害的。”林晚这话是真心的,无论哪个年代当兵的都受人尊敬,他们的军功是用自己的血汗换来的,一不小心就会丢了命。

    “我哥从小就想当大英雄,唉!”

    “那你叹气干啥,这不是当了大英雄?”

    “可是我不能看看,我哥说表彰大会上有好多首长都参加了。”张晓华有些遗憾地说。

    “会有机会的。”林晚也只能这么说,毕竟部队里很多任务都是秘密,要遵守保密条例,就算表彰大会也不会对外宣传。

    林晚和张晓华说了会闲话就走了,张晓华在她眼里就是个孩子,连妹妹都不是,毕竟她活了几十年不太能装嫩,正常交流还行,小女儿家的心思,她早就没有了。

    所以说,听着女知青们聊海市的衣服鞋子,听她们聊雪花膏,她其实很想让他们多学习学习,以后什么好东西没有。

    不过她深知交浅不能言深的道理,她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自然没有上去讨没趣。倒是有几个男知青还算上进,就是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林晚来知青大院跟这些对未来一点规划都没有的年轻人真是无话可聊。都不如听村子里的人聊聊年景,说说庄稼长势。

    林晚看了看山的方向,她觉得能跟下放的老教授拉拉关系势在必行。只是这些下放人员被批、斗的狠了,有个风吹草动就如惊弓之鸟,并不和村里人交流,着实难办。

    趁着天还没黑,林晚又一个人往牛棚的方向溜达了一回,这次她又看见了那个穿着破烂中山装的青年。这次他在跳水,看他那样就是没干过活的,农村人别说是男的,就是妇女挑个水也不至于洒的那么多,而他倒好,水桶里就剩下三分之一了。两个桶合起来还不到一桶。

    虽然他还是冷冰冰的一张俊脸,可是林晚就是觉得他很沮丧。

    林晚走过去,说:“你好,同志。用我帮忙吗?”

    男人看了看林晚,他明显认出了林晚。毕竟这是他们第三次见面。但是他并不想和这里的人有什么交集。

    “你怎么不说话,不会是哑巴吧。”林晚这就有些恶趣味了,她觉得自己心里都八十多了,这小伙子都可以叫她奶奶了,她也不想想她现在还是青春靓丽的样子,这样说话和搭讪也没两样了。

    “不用。”男人冷冷拒绝。

    “你是冰块做的?”林晚就没见这人有其他表情过。但是男人并没有接话。他挑着他的水桶绕过林晚就要走。

    “别走,我想找你们那的一个老教授。”林晚干脆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

    男人这才停下脚步,开始打量林晚。这还是他第一次正眼看人。林晚白白净净的,不太像时下农村姑娘,她也没有扎麻花辫,而是简单的高马尾,倒是有几分飒爽。穿的倒是蓝布裤褂,大家都这么穿,也没几个补丁,洗的干干净净,一看就是上完工又换的。

    林晚早就知道这个青年好样貌,这回正对上,就想到她三哥上次说这人是什么男狐狸精来着,她就想笑。

    “你好,同志。我叫林晚。”林晚笑盈盈的自我介绍道。

    不过男人并没有会以同等的礼貌,他只是好奇这不太像农村姑娘的林晚找教授干什么。于是也问了出来。

    “高尔基说过,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总理也说过为种花之崛起而读书。那么知识就是我们改变命运的最佳途径。”林晚说。

    男人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又暗了下去。说:“知识还能改变命运吗?”

    “当然能。”林晚知道,这男人应该是经历了严重的打击,但她知道未来啊,她不希望这些高级知识分子失去方向,她希望能拉他一把,他还这么年轻,虽然林晚不知道他是为什么来到这里,但是他的气质说明他不是普通人。

    比起那些知青,他身上有种古代世家公子的气度,别问林晚是怎么看出来的。她上一世活了也算久,也见过几个人物。这人身上有那种锦衣玉食堆积起来的大气,还有饱读诗书的气质,能来这里应该也有几分风骨。

    男人说:“好。”

    林晚倒是不明白了。男人挑着水,接着往前走,林晚跟上。

    到了牛棚,说实在,这里的环境真的是太差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大爷正在门前劈木头,见到男人挑着水回来,就埋怨的说:“水还够用,你怎么又去挑水?”

    男人说:“找你的。”

    这时候这个老头才像是突然发现了林晚一样,看了过来。

    林晚让人打量,她可不怕。倒是老大爷好奇的问:“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在这也没熟人啊?”

    “你自己说。”男人回答的简短,直接把问题扔给了林晚。

    “教授,您好。我叫林晚。”林晚只能自我介绍道。

    “别叫我教授,我现在可不是,这不是害我吗?”老大爷倒是比男人好相处,话也多:“你找我个老头子干嘛?难道是没见过教授,想看看教授长什么样?”

    “大爷,您说笑了。”林晚有些无语,这老头看来心态挺好。不像这个年轻男人直接自闭了,不过也可能天生就冷漠。

    “那你找我干嘛?”老大爷问。“这声大爷还算顺耳,看来你这姑娘挺有眼力见的。”

    “我想向您学习。”林晚开门见山地说。

    “跟我学习,学什么?”老大爷顿了顿,问道。

    “这······”林晚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只知道这是个教授,可她却不知道他是哪方面的。

    “你不说你想学什么,我怎么能知道能不能教你?”老大爷打趣地说。

    “就是我有些理科的问题想请教您。”

    “那你还真找错人了,我之前是教考古的。”老大爷无奈地说,“就算你想学,我也不敢教,这可是四旧。”

    作者闲话:

    中间没有三十七章,不是没传,是合到前边两章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