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善其身  第四十三章麻花辫

章节字数:3707  更新时间:22-06-06 20: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食堂吃完饭,小战士把二人送到病房门口就走了,说是下午还有事。晚上过来带他们去军区招待所。

    “二哥,你怎么升连长了?”林三哥忍不住问。

    “这有什么,组织信任。”林国良明显不想多谈,问林晚:“来的路上辛苦了,还习惯吗?”

    “不习惯,出趟远门真不容易。”林晚说。

    “那一会儿你们就先去招待所。”林国良说完,病房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换药。”

    说着房门就被推开了,进来一个推着医疗车的护士,先是看了一眼林晚和林三哥,说:“病人需要换药,麻烦出去一下。”

    这话明显是冲着林晚说的,林晚甚至能看到护士眼里的警惕。心说:这不会是二哥的桃花吧。

    “那我先出去了,二哥。”林晚故意把二哥说的很大声。

    “要不我也出去?”林三哥见了,也忙着站起来要跟着林晚出去。

    “你不用。”林国良看了一眼这个爱作妖的弟弟说。

    “我二哥比较害臊,您别介意,就当我不存在。”林三哥赶紧站好,对着护士说。

    护士听了刚才林晚的话本来就有些尴尬,让林三哥一说,直接就脸红了,只是手上的动作不落,该换药换药,该包扎包扎。

    “好了。”说完就推着车出了病房门。

    “谢谢。”林国良礼貌地道谢。林晚这才从门外进来,看了看两个哥哥,问:“我是不是被当成假想敌了?”

    “什么假想敌?”林三哥疑惑地问。

    “二哥,你跟人家姑娘怎么回事?”林晚没理她三哥,直接问她二哥说:“不会是人家姑娘喜欢你吧?”

    “瞎说什么?”林国良板着脸说。

    “有情况。”林三哥一拍脑袋,说:“这不会就是你上次回家时候说的那个吧?”

    “不是。”林晚说,她记得上次她二哥回家说的是文工团的,这个职业对不上。

    “嗨,瞧我这记性,到底没有晚晚你脑袋瓜子好使。不过,二哥,你咋想的?”林三哥对林晚说完,就继续拷问他二哥。

    “我能咋想?”林国良瞪了一眼林三哥,说:“不合适。”

    “不合适就不合适,等我干嘛?二哥,不是我说你,人家姑娘长得也挺不错的,还对你有意思,又有工作,”

    “你喜欢?”

    “哪能啊,就算我喜欢人家也瞧不上我。”林三哥讪讪地说。

    “知道就好。”林二哥说:“你们两个赶了挺远的路,先去招待所休息休息,好不容易来一趟。”

    “那行,三哥,二哥也应该多休息,咱们先去休息。”林晚是真累了。

    “那我们就走了,晚上再来看你啊。”林三哥对林国良说。兄妹二人告辞出来,就又看到了那个小战士。

    “辛苦了,同志。我还以为你走了呢。”林三哥是个跟谁都能聊两句的。

    “办完事就过来了。”小战士年纪也不大,跟林三哥倒是很聊得来。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林国良身上了,林三哥说:“我二哥真那么厉害?”

    “那当然了,他可是咱们团的兵王。要不你说咋人家这么多小姑娘追他,就这医院的护士就好几个打听咱们连长结没结婚,定没定亲的。”小战士姓孙,叫孙立波。

    “兄弟,那你看你们连长对谁有意思?”林三哥这么大会儿就跟人家称兄道弟上了。

    “这我可不敢说。我们连长虽然各方面都挺优秀的,可是吧,对女同志那是相当的不假辞色。我们背后都叫他玉面阎王呢。”孙立波发现不对,这人可是连长的亲兄弟,咋就说秃噜嘴了。于是赶忙说:“不过你可别跟我们连长说。”

    “哪能啊,哥们不是那种人。”林三哥说完,捶了捶孙立波的肩膀。

    “那就好,你可不能辜负同志的信任。”孙立波还是半信半疑。林三哥也的确没准备跟他二哥说,他二哥是什么人他还不知道,那小时候村子里谁说他坏话他不到半天就知道。

    现在这种情况多数是默许了。

    “兄弟,明天见。”等孙立波离开后,兄妹俩打量房间,这军区招待所要比他们之前在市里住的整洁多了。

    两个人也见到了林国良,伤势尽管严重,但是在医院住着,也没什么需要两个人照顾的地方,两个人就打算过几天就回去了。毕竟是农忙时节,家里一堆活要干。

    也是闲下来,林晚才发现她好像忘了跟邓复归说她最近不能去的事情。可是现在也要回去了,就先这样吧。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林晚觉得等复归这个人虽然很冷,但是说到学习的事情就格外有耐性,虽然会在林晚听不懂或者走神的时候冷冷地瞪视着她,但是过后还是会再讲一遍,直到林晚听懂。

    也多亏林晚现在年轻,记性好。又加上她毕竟多活了几十年,很多生活经验也让她对一些有些晦涩的地方理解起来不是太难。

    总的来说她这学生当的还是很走心的。邓复归这老师水平也在线,真应了章伯的话,她找这个老师不亏。

    于是她就想要不有时间去转转,这毕竟是大城市,跟他们那的市里有区别,正好给他买点东西。听章伯说他家人都不在国内,也没人给他寄东西。

    这一晚上林晚就没怎么睡,换个地方,她认床。结果东想西想,没想到她想得最多的竟然是邓复归,说实在的,这人长得好,懂得多,就是生不逢时。搁在后世,就是老天爷赏饭吃的人,就算靠脸吃饭都行,可现在愣是在乡下受苦。

    “你这眼睛咋了?”林三哥看了林晚惊讶的问。

    “没咋的,就是没睡好,我认床。”林晚无精打采地说。

    “那要不你再睡一会儿,我去看看二哥。”

    “没事,我跟你一起去吧。”两个人这次自己去的军区医院,还是先登记,只不过这次不用人来领他们,可以直接进去了。

    见了林国良,林国良正在换药。今天的护士换了一个,对林国良也有点儿意思,不过这次林三哥没那么大惊小怪了,毕竟昨天孙立波都说了林国良很受欢迎。

    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林国良这么年轻就当上了连长,以后能走到哪还不一定呢。不过这个护士应该是知道他们两个的身份,所以林晚没被误会。

    等护士走后,林国良才对两人说:“行了,看也看过了。你们这两天也不用守着我,我这没什么大事。倒是你们难得能出来一次,去城里转转,给爹娘买点东西,也买点自己喜欢的。”

    “那怎么好意思?”林三哥装作不好意思地说:“我怎么能留伤重的哥哥在这受苦,自己去玩。晚晚你说呢?”

    “拿你赔二哥,我自己去。”林晚还能不清楚她二哥?

    “那怎么行?我也不能让孤身一人的妹妹在陌生的地方迷路不是?我还是陪妹妹吧。”说着林三哥就对林国良说:“二哥,你也不放心你如花似玉的妹妹一个人外出吧?”

    “少来,要去就赶紧去。”林国良说完,伸手朝林晚说:“我这有些钱和票,你们拿去用,别省着。”

    “不用了二哥,娘给我们拿了钱和票。”林晚倒是不好意思还伸手拿哥哥的东西。

    “你说什么傻话,娘给的是娘给的,这是哥哥给的。”林国良现在升官了,待遇也往上提了,他又没有家室,看着给钱的大方就可以看出来他对弟妹的疼爱。

    “谢了,二哥!”倒是林三哥没那么多想法,有人给他钱花他自然愿意。大哥来之前可没问他们路上花销够不够。

    “行了,快去吧。”林国良给完了东西,就让他们快点出去。

    “给我看看都有什么票?”林晚也挺好奇她二哥都给他们写什么,这个时候买啥都得有票,没票有钱都不卖给你。

    “二哥可真大方。”林三哥说完,就把手中的票递给了林晚,又说:“还有手表票呢,不过咱们也没那么多钱。”

    “那还不快走,别等会就中午了。咱们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别找不到路回来。”林晚兴冲冲地说。倒不是林晚稀罕那些东西,只不过从后世回来,相比真是要啥没啥,看个时间你还得问。

    “二哥还给了不少钱呢。”林三哥当然也想要手表,可是这手表可算大件。谁们家结婚才买块手表,就是他大哥和大嫂结婚时候的手表票还是二哥给换了寄回去的。

    “娘给了二十,还是看看就算了。这一年到头才多少钱,咱们也不能真逗花了。”林晚跟林三哥说。

    “啥时候能想买啥买啥?”林三哥随口说了一嘴。

    “以后。”这话可不是瞎说,以后改革开放可不是想买啥买啥,有钱就行吗。

    两个人问了一下门亭百货大楼怎么走。听说离医院不远就没舍得做车,两个人一路走了过去,

    百货大楼共四层,不过只有底下三层买东西,四楼是办公区。这也很豪华了,林家两兄妹从一楼开始逛,还真是比镇子上的东西齐全。最基础的烟酒茶糖,日用百货,什么毛衣毛线,还有海市的呢子大衣呢。

    林晚一眼就相中一款呢子大衣,红的颜色特别正,于是她就走上前,问售货员:“同志,这款呢子大衣可以给我看看嘛?”

    “有票吗?”售货员打量了一眼林晚和林国文,两个人长得还不错,但是这衣服一看就是乡下来的,立刻没了耐性地说:“不买别瞎看,弄坏了你赔得起吗?”

    “唉,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林三哥是个暴脾气,一听立刻不干了。这要是以前他还真不争这口气,可这不是二哥刚给的票里真就有票?

    “我有票,给我把那件红色的包上。”谁曾想买个衣服还遇见截胡的?售货员听见有人直接要买,立刻眉开眼笑地说:“张同志,这件事我特意给你留的,就等你来取了。”

    林晚就看刚才还是一张晚娘脸的售货员热情地招待着一身军装,两条麻花辫的姑娘。她就是想看看,要不要还不确定,倒是林三哥这火气上来了还没发出来,就让人给憋回去了,不上不下这个气啊。

    “这件衣服是我们先看中的。”林三哥上前一步挡住售货员递给麻花辫的动作。

    “刘姐,这是怎么回事?”麻花辫问售货员。

    “小张,这是个误会,他们刚来,还没看呢。我这不是给你留的吗?你先拿着,剩下的我跟他们说。”售货员对麻花辫的张同志说话客客气气的。

    “不行走,怎么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林三哥看了看售货员刘姐,对麻花辫张同志说:“我看同志你也是个当兵的,当兵的应该是最讲理,你来说说。”

    “好啊。”没想到这张同志是个豪爽的,听了林三哥的话,就等着售货员解释。倒是让售货员刘姐有些难下台,可她又不能不解释,这位可是跟她们经理是舅舅外甥女的关系。她本来就是为了讨好一下上司的亲属,没准哪天就能转正了,这要是解释的不好,可能饭碗不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