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善其身  第四十七章怦然

章节字数:3050  更新时间:22-06-10 19: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晚上吃完了饭,张晓华过来找林晚,林晚就说起了她出去的所见所闻。她这会儿就说的比较详细了。毕竟林三哥可不会每个人就去说一遍,更不可能和张晓华这个女同志说这些。

    “那这平洲也挺大的,虽然没有海市繁华,但也不错了。”张晓华在怎么年纪小,也是从大地方来的,见识自然不是这里的人能比的。

    “那你们都去了哪?”张晓华也和所有的女孩子一样,都喜欢热闹,喜欢逛街和购物,可是这个时代定然是不能满足她的,只能听听别人的经历。

    “也没怎么出去,时间都用在赶路上了。”这倒是实话,光坐火车来回就五六天,还不算走着,坐班车呢。

    “得亏回来遇见大队长去镇上开会,要不我们还得走着回来。”林晚感慨地说,这个时候出趟门真不容易。

    “我当时来的时候,晕晕乎乎地,那也找不到哪,东南西北都不知道。还好那时候有黄大哥,要不我都不知道我怎么活下来。”

    “那倒是不至于。”林晚说。

    “我当时都觉得天塌地陷了,谁能想到我爸妈他们竟然这么对我。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回去。”张晓华是真这么想的,知青大院陆续来的知青越来越多,好在建造院子的时候就想到了后来还得添人的可能,多建着呢。

    “你太悲观了,以后会好的。”林晚开解这姑娘。

    “我不是太悲观,是不得不认清现实。”张晓华看得通透,这城是回不了了,她父母就是普通工人,没见多少当官的子弟都来下乡插队了。最近都有几个受不了这份苦的勾搭上大队干部家的子女,准备留在这里了。

    “认清现实是一回事,但是心存梦想也很重要。”林晚还是说。

    “可是真的好累啊,晚晚姐。”张晓华毕竟还是个孩子,或者说人都容易受到周围人的影响。林晚不可能让她从这种环境中脱离出来,但是任何话语在现在这个时刻都是空谈。

    她也很为难,人生里真的没有几个十年,能坚持到这场运动结束的又有多少呢?要不是她的家就在这里,她也想逃离。这个时代太贫穷,一年到头能吃上三次肉的是常态,没吃过肉的都有。

    “会好的。”林晚苍白地说了句,“你还想读书吗?”

    “读书有用吗?”张晓华问。

    “有用,当然有用。”林晚肯定地回答。

    “那就读吧。”张晓华是觉得没用的,可是林晚说这话的坚定,让她觉得如果她不读了,就像是对不起林晚一样。

    “那就好。”林晚何尝不知道张晓华不太想读书,毕竟一天到晚上工都累得要死,哪还有什么心情读书。可她真的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读书是用用的。

    “那我先回去了,你也刚回来。还是好好休息吧。”张晓华不太敢面对林晚,她选择逃避。

    林晚她们实际并没有聊多久,等林晚送走了张晓华,林母才说:“你也别给她压力。她一个人在这里,周围的人又都那样,她要是不想读书你就别逼她。我知道你是为她好,可是有些事情——”

    林母没有往下说。林晚其实是知道的,就问:“怎么了?”

    “有几个知青要落户到咱们村了。秋收之后就办酒。”林母说。

    “这么快?”林晚很是诧异,这才来了多久,还不到一年就受不了了?

    “快啥呀?听说都是觉得回城无望的,没看人家挑的对象都挺不错?”林母感慨道:“城里人吃不得苦,就算留下能咋的?”

    “是啊,一个个现在小算盘打的啪啪响,要是以后有机会可咋着?”林母可不想给儿子找个知青当媳妇,丫头更别说。

    “娘,车道上前必有路。”林晚是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的,她也没打算老早嫁人,更不要说找个知青。

    “就那个长得特别漂亮的姜知青?听说也要结婚了。”林母感慨道。

    “这我倒是有印象,她嫁给谁?”林晚问。

    “大队会计。”林母说:“你哥进了厂,后来不是又找了个会计,也姓林,跟咱们家还有点关系。”

    “我知道,是三伯娘家的,那三伯娘同意?”林晚早就弄清楚了他们的关系,这会儿也能说上两句。

    “不同意能咋着?两个人都——”林母没往下说。

    “当时都让人看了去,姜知青也是个厉害的,要是你三伯娘不同意,她就要告林树流氓罪。”

    “林树愿意就行。”林晚说。

    “他们家就他乐意。”

    “那姜知青图他啥?”林晚倒是好奇了,听说姜知青家境挺好的。

    “林树要被推荐去工农兵大学了。”林母说。

    “那跟她有啥关系?”林晚是知道现在的这种大学的,她并不想去读这种大学,学出来就是最近这几年还行,等恢复高考这种学历就尴尬了。

    “打的热窑似的,说是林树把名额让给她了。”林母唏嘘地说:“没想到这个林树脑子这么不清醒,你说这还没结婚就这么折腾,等她真读了大学毕了业还能回来安心和林树过日子?这女的可真够有心机。”

    “他们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想到我们出去这么两天就闹出这么多事。”

    “谁说不是?”林母也说:“这最近发生的事比过去好几年加一起都多。”

    “那也是迫不得已。”林晚跟林母说话的工夫,林家爷俩儿回来了。夏末秋初天气热得睡不着,一家人在当院里乘凉,顺便说着闲话。

    林晚听着听着就走神了。

    她想起来她走得匆忙没来得及急去和邓复归请假,也不知道这么多天他会不会生气。他应该从别人那里听说她不在家,出门去了的消息吧。

    可是又想到他那人表面的冷漠,谁又能和他说得上话。也就章伯。但是他们被下放的,大家都远着他们,生怕摊上事。

    这个时候天还不冷,林晚就想起她买的毛线,今天并没问张晓华会不会织。只是会不会织都不太重要,她也不过是个幌子。

    “晚晚,你想啥呢?”林母晃了晃林晚的胳膊,说:“跟你说了半天,你这是困了?那就去睡吧。”

    “好。”林晚听话地起身往屋里走。

    “行了,你们爷俩也早点休息,明天还得上工呢。”林母吆喝林父和林三哥。

    “你们去睡吧,我和我爹还没说完呢。”林三哥说得兴起,林父也听得津津有味。林母也就没管他们,跟着林晚进了屋。

    第二天林晚就又恢复了以前的作息,晚上下了工找了没人注意的时候,她拿了书去了牛棚。这个时候牛棚的人也都回来了,虽然他们要比村里人下工晚,但是他们这还不算农场,相对没那么苛刻,只要上边没文,基本上大队里没人特意关注他们。

    林晚眼神好,老远就看见邓复归又在挑水,现在他已经不会把桶里的水洒出很多了。看来他身体素质还挺好,就是以前没干过重活。

    邓复归也看到了林晚,他先是眼前一亮,然后立刻转了头装作没看见林晚。林晚看他见了自己转头接着走,还以为等他放下水就过来,就率先坐到了桌子边等他,却不成想这人把水倒进缸里就进了屋,半天也没出来。

    “章伯,他咋了?”林晚要是再看不出人家这是不想搭理她就白活那么大岁数了。只是这人是生气了?

    “这我也不知道。”章伯还是老样子,毕竟林晚也没离开多长时间。

    “要不您帮我叫他出来。”林晚觉得这人啥事都闷着就很难沟通,于是跟章伯说:“是不是我这两天没来上课,他生气了?”

    邓复归进了屋就后悔了,屋里都是些男人,她来这里本来就不方便,他躲进屋这也没法让她解释。听林晚说让章伯进来叫自己,想了想他还是先自己出来吧。

    “你咋了?”林晚看见人出来了,索性有话直接说,她也不是婆婆妈妈的人。

    邓复归看了林晚一眼,就说:“你别来了。”

    “为什么?我可以解释,我这两天有事不在家,并不是有意放你鸽子的。”林晚以为邓复归是为了这事生气,着急的抓住了他的胳膊。

    邓复归只觉得被林晚抓的地方像是着了火,连忙拂去她的手。说:“你总来这边对你影响不好。”

    这可能是他除了讲课意外说的最长的话了,可是林晚还是不明白,“怎么就对我影响不好了,我来这么长时间不是还好好的,我会小心不让别人知道的。”

    “总之,你别来了。”邓复归看了一眼林晚,突然觉得这个姑娘真好看,他以前怎么没发现?

    “不行,我还没学完你那些知识。我是不会半途而废的。”林晚是真这么觉得。

    “该讲的你都会了,其他的学了也没用。”邓复归说这话是认真的,他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你真这么觉得?”林晚也冷静了下来,她知道这个人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这不是她三言两语就能让他恢复信心,敞开心扉的。

    “是。”邓复归说。

    “那你应该自己好好想想。”

    作者闲话:

    明日上架,明日上架,明日上架!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虽然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追书,可是我想说,不管会不会扑街我都做好了没人看的准备,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明天十更!明天十更!明天十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