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浮巴黎  第三章 遇见,花神(2)

章节字数:2887  更新时间:10-03-17 10: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又来了!

    这是划过安澜脑海的第一个想法。在意大利是这样,在巴黎也是这样,为什么她遇上穆子风就必须逃命呢。

    要说安澜躲避穆子风,当然不只是因为他是一个花花公子,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很麻烦的花花公子,惹祸的本事堪比招蜂引蝶。若是没有一个强健的心脏和一身耐跑的好气力,怕是非得成了那城门边被殃及的池鱼不可。

    之前在意大利,安澜就很有运气的成了那条殃及的池鱼,虽然这等运气实在是不要也罢。

    话说那天,天很蓝,云很白,分明是出门闲玩的好时候,安澜很有兴致地逛着威尼斯广场,身后自然是跟着将死缠烂打精神发挥到极致的穆子风。一只苍蝇待在眼前,固然是让人讨厌,可呆久了,渐渐也就习惯了。况且穆子风这只苍蝇,单凭卖相来说,还是相当养眼的,时不时还能兼当免费的导游。于是,安澜很凑合的将就了身后的这个跟班,逛着威尼斯广场的时候,偶尔还会顺着他的话茬闲聊几句,画面甚是和谐。

    可惜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穆子风似乎注定享受不得她难得的和顺。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眼前就很生动鲜活的窜出一帮穿黑西装的,形容恰似那意大利的名特产——黑手党。安澜当下心一突,委实是吓着了,双腿在大脑还没下达指示之前便拔腿就跑。

    天可怜见,那里可是意大利最大的广场,跑一圈是要人命的。依着安澜的小身板,八百米的都是在挑战人类极限运动,何况是威尼斯广场。权衡利弊,安澜决定做人还是要识时务一些的,就当她打算停下不跑的时候,穆子风不答应了,竟然抓着她的手就往前奔,半点不打算放开。

    安澜还没有感受到穆子风“人饥几饥,人溺己溺”的精神,就被后面其中一位黑衣大叔的呼喊声惹怒了。

    她刚才听见了什么?

    那分明是——穆子风,你站住!

    好一句声情并茂啊,喊得多有感情啊,她再这么自以为是,自作多情下去,岂不是太煞风景!

    安澜怒得拼命要甩开穆子风,她与他非亲非故的,这条池鱼做得委实了冤屈了。可偏偏穆子风那厮乱无耻的,竟想着死也要找个垫背的,一路拉着她躲躲藏藏,半点不嫌累赘,大有与她同死之心。

    安澜很悲催,十分悲催,在某人强大的无耻之下,还是选择了屈服。而事实上,她除了屈服,还是屈服,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最后人甩掉了,她也只剩半条命了。所以为了仅剩的半条命,安澜很明智的,跑了。

    可她上辈子到底放了多少场火,还是杀了多少人啊,天网恢恢,到底还是让穆子风找着了她,报应得相当爽快!

    穆子风,你这个瘟神!

    安澜一边在心里咒骂着穆子风,一边被动的被穆子风牵着,在街道上穿梭不停。绕过人群,穿过马路,身边的景物像走马灯似的在换着,都快赶上人家拍007了。

    一路狂奔之下,依着穆子风训练有素的逃跑经验,他们终于找了一个树丛躲了起来。安澜一直被他压在身下,寂静的空气中两个的喘息声尤为清晰。

    安澜半撑着身子在他身上,好几次都想开口说话,却由于喉道被风吹伤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是粗粗的喘着气,忍着心脏剧烈跳动的疼痛。

    对于安澜的体力,穆子风已经是有过一次经验了,所以很体贴的将她纳入自己的怀中,轻拍着她的背,帮她顺着气。

    大约过了五分钟以后,喘气声息了,可火气上来了,安澜淤积的小宇宙终于在第二次强迫的“私奔”后爆发了。

    “穆子风,下次你被人追杀,可不可以不要那么顺手的拉上我,我消受不起!”安澜怒了,凭什么她要为他遭受无妄之灾。

    穆子风知道这个女人讨厌麻烦,而自己显然是给她带来了麻烦,可是这个麻烦连他也无能为力,只要他的身份摆在那里,他就避免不了。但是这些他都不能说,只能继续嬉皮笑脸与安澜插科打诨。

    “亲爱的,难道你就没有听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难道你就忍心看着我被那些人追杀,然后惨死异乡吗?”

    穆子风可怜兮兮的说着,半真半假的博取着安澜的怜悯,可惜他找错女人了。安澜这个女人从小到大就不知道什么是同情心,她只知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不让自己倒下的最好办法就是将前面的敌人扳倒,踩着他们的身躯走过。这个信念一直陪着她走到今天,所以今天她才能无所顾忌的流浪着。

    “你知道烤肉的时候,最怕遇见什么吗?”

    额,这话题跳的幅度有些大。穆子风很识时务的摇了摇头。

    “当然是装熟!”嘴角一扯,安澜用的是疑问句,但是语气却是直白的陈述句,近乎感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和我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交情了?!”

    穆子风默,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翻脸和翻书一样,总是有本事打击他,而且一击即中,毫不留情。

    “好,我知道了,下次我一定把你留在那里,但是我可不保证他们会不把你抓走。”话中三分玄机,像与他撇清关系是不可能的。

    “什么意思?”安澜挑眉,直觉其中有诈。

    “意思就是,他们已经看到你和我在一起了,如果抓不到我,抓住你来要挟我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穆子风好整以暇的抚平了身上的衣服因为跑步而起的褶皱,意态悠闲间看着安澜皱起了好看的眉,一副想要发指的神情。

    瘟神!安澜已经在心中把穆子风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了,居然这么陷害她。而她居然还傻傻的让他跟在自己身边!

    “穆子风,你到底做了什么,让人家一直这么追着你?”她敢以她的人品打赌,这个男人在遇见她之前就已经在被那些人追了,否则也不可能跑路这么熟练,而且还这么擅长与那帮人兜圈子,把人耍的团团转。

    “你真想知道?”穆子风不怀好意的看着她,眼里带着一点点的引诱的色彩,他向前倾了几公分,鼻尖吐出的气息,蔓延着燥热的感觉。

    安澜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心里窜起一个可疑的念头,“该不会是你偷了人家老大的女人,然后才会派那么多人来追杀你吧?”眼前这人就是一条色中饿狼,做出这种事她是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的。安澜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否则她还真猜不到其他的。

    “小姐,在你心里,我就真的那么像色狼吗?”穆子风哭笑不得看着一脸鄙薄着他的安澜,自己在她心里的形象果然不是一般的差啊。

    “你不像。”安澜很一本正经的望着他,眼神前所未有的诚恳,“你根本就是色狼!而且我心里没有你,所以不需要那么自以为是。”

    穆子风做吐血状,就知道这个女人对他不好有什么好话,偏偏自己就是不信邪,不信这世界还有这么一个无视自己的女人。

    “好了,我知道了,下次一定不会再牵连你的。”莫说安澜厌烦,他这个被追者也早已是烦不胜烦了,看来是时候做一些事情了,否则还真以为他是好欺负的了。

    “知道就好,下次再让我遇见这种事情,咱们就不要再见面了。”事不过三,她绝对不要经历第三次。如果穆子风办不到,她不介意与他分道扬镳。

    她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任何可能伤害的机会她都将它扼杀在萌芽中。

    “果然是个无情的女人。”穆子风口中嘟囔着,可是看着安澜斜视过来的杀气,马上就见风使舵的做奴颜状,“OK,mylady。”

    安澜老实不客气的受了他的童子军礼,昂着头颇有些骄傲的意味从他身边绕过,刚一转身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似乎遇见穆子风之后,她的生活就开始变得有些不一样,除了之前两次的逃命之外,其他似乎都还是不错的。安澜抿着唇,眼神却是晶亮的,有多久她没有像现在这样的笑过了。有他在身边的日子,她或许可以有点期待。

    穆子风不知道安澜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与她并肩沿着左岸一起走着,眼角瞅着她弯起的眉眼,带着不自觉的宠溺,心里无端觉得满满的,也许是这左岸的风太温柔,也许身边这个女人的微笑,有些答案不需要那么明了,只要顺着自己的感觉走就好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