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浮巴黎  第五章 吃软饭的花花公子(1)

章节字数:3174  更新时间:10-03-27 22: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不穿是你失落的魂魄

    猜不透是你瞳孔的颜色

    一阵风一场梦

    爱如生命般莫测

    你的心到底被什么蛊惑

    你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淹没

    看桃花开出怎样的结果

    看着你抱着我目光似月色寂寞

    就让你在别人怀里快乐

    爱着你像心跳难触摸

    画着你画不出你的骨骼

    记着你的脸色是我等你的执着

    你是我一首唱不完的歌

    ——张靓颖《画心》

    早上醒来的时候,安澜还是有些头晕晕的,磨蹭着枕头赖在床上打算重温旧梦,可是大腿上传来的酸痛感一浪高过一浪的骚扰着中枢神经,让她不由沉吟了出声了,不仅感叹一把老骨头不中用了。很不情愿的睁开眼,看着天花板还不太熟悉的颜色,才恍然想起昨天穆子风那个孽障做的好事,不仅又是一番咬牙切齿。

    虽然比不上罗马的威尼斯广场,但是圣日耳曼广场也不小啊,为啥她都得在广场上陪着他奔捏??

    (作者言:确实有些遗憾,乃俩能私奔就好了,可是偏偏是公奔,还好事成双了。)

    现在回忆起来的时候,安澜还是觉得这个世界很玄幻,她昨天都做了些什么啊——居然站在桥梁上玩行为艺术,逼着穆子风当众丢人,然后连自己的脸面也搭进去了。OH,myladygaga!果然遇见穆子风之后她的人生就成了一场悲剧,很恶搞的悲剧。

    拖着一身的酸软,安澜很纠结的开始收拾自家略显憔悴的门面。刚洗漱完毕,门铃就忽然毫无预警的响了,安澜的第一个直觉反应,不会是对面的那朵菟丝花吧?

    嘴角抽搐了两下,虽然很想装作没听到,可是听着门外如此坚持不懈,大有一按到底的铃声,安澜觉得为了不让房东太太找自己的麻烦,还是去开门吧。

    一打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条油光发亮的法式棍,然后安澜心有灵犀的肚子很应景的在这个时候附和地叫了起来。

    安澜囧了,一早就丢人了~~~

    耳边传来的闷笑声更是在刺激着她的神经,听这个声音,变态又欠抽,她已经不用看也知道来的是什么了——

    除了穆子风这个孽障,还能有谁。

    安澜直接拿过他手上的面包就要当着他的面将门摔上,奈何力气不如人,人家一只手就将门推开了,而且还很嚣张的欺到了她这个主人身上。当安澜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穆子风把她压在门板上的样子,这姿势,这动作,怎么看都是暧昧啊。

    “亲爱的,过河拆桥是不行的,做人要知恩图报。我给你送早餐,你要送我什么呢?”穆子风很喜欢早上的安澜,有一点迷糊,有一点可爱,看起来就是很好欺负。

    “那你想怎么样?”安澜懒得和这家伙废话,她反正已经是习惯被穆子风占便宜了,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作者言:很多的堕落就是从不经意的小习惯开始的,在某人的得寸进尺之下,儿啊,你以后要怎么办啊!~~~~~)

    “要不,就给我一个早安吻吧。”这哪里是问啊,穆子风这厮完全是自动自发的当安澜已经默许了,完全忽视了她瞬间眯起的眼睛,和眼缝中散发的冷气。两颗脑袋一点点的靠近,安澜的手被穆子风的温柔而不失强势的按在门板上,手脚也被他牢牢的钳住,看来他这次是有备而来的。安澜没有那个和陌生人接吻的西方礼仪,本质上她还是一枚地道的中国人的,所以即使动不了也要挣扎,占便宜也是要有分寸的。

    可惜,挣扎无效,安澜的嘴唇躲到哪里,穆子风就追到哪里,额头不期然的撞在一起,她抵着他,他抵着她,四目相对之下,唇齿咫尺之间,暧昧散发的气息渐渐迷醉了一双男女的眼,两人都觉得有些微醺的闭上眼,不过是一刹那的功夫,气氛全没了,因为一道声音忽然很煞风景的响了起来,至少穆子风是这么认为的——

    “Vivian……你没事吧?”

    迟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安澜不知道是该夸她来的及时呢,还是为自己又丢人的事实悲愤一下。她强撑着挤出笑脸,从穆子风的怀里挣扎出来,果然是菟丝花无疑。

    “我没事。”跟着某人学的,即便是有事也不能将情绪表现在脸上,安澜很道貌岸然的对着叶惜打招呼,似乎完全忘了刚才她还被人压在门板上的窘境,“你有事吗?”

    “额……没什么,只是来和你打声招呼罢了。”叶惜笑得有些尴尬,她是以为安澜在被人强迫才会过来的,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完全不是这个样子,而且刚才抱着安澜的男人长得好帅啊,尤其是笑的样子,连她看着都要脸红。

    这家伙,又在乱放电了。安澜颇为无语的看着到处招人的穆子风,还有小脸疑似红彤彤的叶惜,手悄悄的戳了一下穆子风的腰,然后对着叶惜介绍道:“这是穆子风。”至于是她什么人,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或者他们俩就是两个比路人熟悉一点的陌生人,也就不用再具体介绍了。

    叶惜含着笑的样子莫名有一种春暖花开的感觉,“你好,我叫叶惜。和Vivian一样都是中国人。”

    你的英文名字叫Vivian?

    不行吗?安澜瞪回去,示意他还有外人在场。

    “嗯,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安澜刚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就要麻烦你以后多多照顾了。”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寒暄,但是话语中对安澜的占有却是昭然若揭的。

    穆子风,你这个孽障!老娘的清白名声都要被你败光了!

    安澜耐着脾气与叶惜说了再见,一把拖进穆子风把门关上,半晌却没有发作的痕迹,而是拿着面包去了餐桌。穆子风摸了摸鼻子,很知趣的没有再说什么,凑过去很自动自发的给安澜冲了一杯咖啡。

    “面包的最好伴侣是咖啡,法国人的早餐里除了面包之外,怎么可以缺少咖啡呢。”

    安澜不置可否,但仍旧端起了那杯咖啡喝了起来,味道还不错。

    正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安澜也不好意思一再给他摆脸色,随口问了一句,“你早餐吃了吗?”

    “恩,吃了。”穆子风也为自己冲了一杯,两人面对面坐在餐桌前,恍惚间竟然有一种家的味道。

    “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当然是来给你送早餐了。”看了一眼她手中的面包,穆子风选择别过头,给安澜留下一段舒适的空间,不松不紧,刚刚好的距离。

    安澜低下头喝着手中的咖啡,眉眼动了动,到底没有说别的。

    “你今天想去哪里,我带你去。”打破沉寂的是穆子风,他的态度一直是很自然的,仿佛刚才制造暧昧的那个人不是他。

    安澜放下咖啡,顺手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角,然后才回答道:“不用了,今天我打算去画画。”

    “居然没有开始玩你就打算画?”穆子风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他知道安澜有个习惯,每到一个地方就画一幅她对这个地方最深的印象,她的画里只有风景,从来就没有人。

    “不是。”摇了摇头,安澜站起身来,开始收拾餐桌,“我的大少爷,我玩也是需要路费的。我打算去近郊为那些游客画肖像,这一天赚下来的钱也是很不错的。”

    “你很缺钱?”穆子风瞅着她,眼里稍有探究的意味。

    看一个人的血气,要看头发。

    看一个人的心术,要看眼神。

    看一个人的身价,要看他的对手。

    看女人是否养尊处优,要看她的手。

    安澜的手很漂亮,是真正意义上的指如削葱根般的柔弱无骨,因为长年画画的关系,指甲总是被修剪的整整齐齐的,修长的五指摊开了映在阳光下有一种细腻透明的感觉。当他第一次握住她的手的时候,那一刻,他竟舍不得放开。

    有着这样一双手的女子,天生就合盖是被人用心呵护对待的,这样的安澜会缺钱吗?

    “做人要有长远眼光。”安澜放下杯子,一副受不了的样子看着穆子风,“我现在是不缺钱,但是如果我不工作,总有要花光的时候。到时候难道你给我钱吗?”

    “如果到时候你还在我身边,再穷我都养你。”说这话的穆子风忽然一下子就变得认真了,竟然半点玩笑的意思。

    “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如果,所以不要说一下你无法掌控的话。再说了,你自己都穷还要怎么养我啊,果然是不负责任的男人。”安澜洗杯子的手一顿,并没有转过身去面对穆子风,语气沉淀了几分忽然变得轻扬,“有没有好的地方推荐一些?”

    说不介意安澜的逃避那是在说谎,但是操之过急一向不是他的作风,穆子风莞尔一讪,也随着她转换了态度,认真想了一遍,道:“那协和广场吧,那里的环境不错,游人也挺多的。”

    “好。”反正她对巴黎没穆子风熟悉,听他的话总是对的,遂不作思考便答应了。

    收拾好厨房,安澜稍微整理了一下需要带出去的物品之后,两人就一起出门了。穆子风很自然的接过她背在肩上的画架,在安澜有些愕然的眼神中率先走下了楼。

    走过走道的时候,安澜又遇见了那天挡住他路的亚洲少年,她随意地点了一下头,并不去注意他投在自己和穆子风身上的视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