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浮巴黎  第六章 爱比不爱更寂寞(1)

章节字数:3930  更新时间:10-03-21 08: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可是爱过以后才渐渐的发觉

    很明显不是我想象的结果

    爱一旦付出就没了自我

    谁会认为这是对寂寞的解

    爱比不爱更寂寞

    恨更容易让人解脱

    伤了痛了分了散了

    这并不是我要的结果

    爱比不爱更寂寞

    离开比拥有着快乐

    傻了聋了醉了醒了

    这种经历谁愿又能逃脱

    爱比不爱更寂寞

    ——《爱比不爱更寂寞》小文

    朱利安格林说过,巴黎还有一种特长,在夜晚呈现出比白天更好的自己。

    安澜现在正坐在公交车上,一手撑着下颚望着车窗外,事实证明,穆子风是正确的——夜色迷离,霓虹灯下的巴黎曼妙着独属于它的风姿,如同希腊神话中的美杜莎,招摇着它致命的魅惑,每一个来到巴黎的人都会为它沉醉。而坐在公交车上看着这样的美丽,更加的动人。

    安澜也醉了,醉在这一片的喧闹中,寂寞都似乎远了……

    下午他们俩人一直在逛香榭丽舍大道,那里简直就是巴黎的一道风景啊,大道中央车水马龙的繁华和大道两旁被浓密法国梧桐树遮盖下的悠闲,点缀着巴黎人的生活和浪漫……

    安澜对那些所谓的名牌都没有什么见猎心起的感觉,只是纯粹的好奇——这是一条多么奢侈的一条街啊,它的奢华,即便是世上最贫穷的乞丐也是晓得的。

    如果,民国时期的大上海是传说中的纸地金迷,那么在这个到处都是名店的地方就是物欲横流的金矿啊,随便拿来一样东西都是世界排的上号的大品牌,channel,CD,Kenzo,LV,数都数不清。可偏偏是如此奢华的一条街,它的名字却是古朴之极,是法语中田园乐土的意思。

    呵,果然是资本主义的乐土啊。

    看着身旁那只资本主义的沼泽潭中被彻底沦陷的穆子风,安澜有些悲摧的摸了摸自家的小荷包,内心极其纠结的对自己握拳,默念,咱是社会主义摇篮的!可双眼还是会不由欣赏着这个华丽的王国,色彩编织下的美丽线条,便是一场纯粹的视觉享受。偶尔她也会看见自己中意的,不过是多看几眼罢了,最后始终是把视线移开了。

    穆子风从来都不是小气的男人,相反,他对每一个喜欢的女人都是非常慷慨的。如果能博得佳人一笑,他又何乐而不为。可惜安澜实在是太骄傲了,这样的女人不会被物质打动,也同样说明,他,还没有打动她的心。

    在穆子风打量她的同时,安澜也在漫不经心的捕捉着身侧穆子风的神情,专注的,玩味的,带着笑意的,这个男人就像是一团谜,看似透彻,实则雾里看花,让人摸不清其中的虚实。用很中国的话的将,穆子风这厮就是一枚糖衣炮弹,完美的包装下指不定里面包的就是炸弹。安澜觉得自己实在是忒有冒险精神了,竟然把这么一个大祸害留在自己身边,而且还带出去四处招摇,果然是以前的生活过的太平淡了。

    “穆子风,带我去体验巴黎的夜生活吧。”安澜听到自己的声音如此说,既然已经不平淡了,又何妨不能再生动一些。

    “好。”穆子风对她一向是有求必应的,惯着她的脾气,任着她的性子,自己竟然也已经习惯了,“你想去哪里?”

    “带我去看埃菲尔铁塔吧。”

    “好。”依旧还是那一个好字。穆子风就没有对她说过一个不字,即使在她赶他走的时候。(作者言:乃是没有说过一个不字,乃只是死皮赖脸的缠着偶家小安澜,把她的话当成耳边风罢了。)

    公车依旧在前行,安澜的头静静枕在穆子风的肩上,前方的路还很远,幸好一路有人同行。

    穆子风小心的坐着,在安澜初靠上来的时候,肩膀不自觉的僵了一僵,看着那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串阴影,他的手渐渐拥住了她的肩膀。

    玻璃窗上,一对相拥的男女映在那里,男人的笑得那么幸福,女人的睡的那么安心。

    是谁说过,巴黎是一个充满爱情的地方,而他们该是幸福的一对吧?

    安澜是清醒的,一直都是。

    爱流浪的女人都是天生缺乏安全感的,从小的习惯让她从来都不敢在别人面前真正的放下警惕。曾经唯一能让她入眠的就只有那个人的怀抱,强势的胸膛,沉稳的心跳,霸道的让她说不出一个不字。

    可是那个怀抱终究不是属于她……

    穆子风的怀抱很舒服,有一种被珍惜的感觉,也许是错觉。不管如何,安澜都想稍稍沉溺,只是稍稍,所以当车到达站点的时候,安澜就醒了。

    “到了?”

    车身一个晃荡,怀抱就空了,穆子风低头看了一眼左胸膛的空荡,低沉着声音应了一句,“嗯。”

    下车的时候,穆子风看了一眼手表,刚好是23点55分钟,他勾了勾唇角,“看来我们来的时间刚好啊。”

    法国有充足的、成本低廉的核能电力,对城市灯光的设计和安排独具匠心。巴黎的主要建筑物,如艾菲尔铁塔、巴黎圣母院、卢浮宫等,上面的装饰灯光至少要亮到午夜之后。从2002年开始,艾菲尔铁塔上除了装饰灯光外,每逢整点还有15分钟的银灯闪烁。

    “什么意思?”眉头一挑,安澜的眼里带着三分的好奇。

    “给我五分钟,我给你一个灿烂的烟火。”

    “啊?”

    “嗯哼。”

    “穆子风,说话要算话的哦,到时候你做不到就丢人了。”

    “那如果我做到了,你要怎么奖励我?”

    “……揍你一顿要吗?”

    “要。反正打是亲骂是爱!”穆子风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一副舍生忘死的神情,看着安澜的眼神简直就是在看**女王,而那个女王手里还拿了一根鞭子……

    “……流氓!”安澜的小宇宙再一次不和谐了。

    五分钟是很短的,短的穆子风在上一秒蒙上了她的眼睛,下一秒当她自由的时候,她的眼前就出现了一束银色的烟花,竟然是埃菲尔铁塔上的银灯亮了。

    好美……

    安澜的目光停在那里久久不停,看的眼睛都酸了也不肯移开视线。

    “穆子风,你说它像不像通往天国的阶梯啊?”安澜喃喃的问着,那语气不知是怅然还是向往,夜色朦胧中,她的表情也似乎模糊了。

    穆子风没有立刻回答她,只是陪着她一起仰望着一瞬特别的银色烟花,半晌很认真的才说了一句,“不像。天国的阶梯是要走上去的,而这里是要你爬上去了之后再从上面跳下来才能达到天国。”

    穆子风,乃的幽默真特别!

    秋天的巴黎很是冰冷,特别是夜里晚风吹来的时候,一不小心是很容易感冒的。安澜不自觉的抖索了一下,双手环上了臂膀,一件深蓝色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肩上,她回过头,正好对上了穆子风的微笑。

    “谢谢。”安澜下意识的回了他一个笑容,在这风寒的夜晚,一份平易的温暖总是让人心生感动的。

    “没关系。”

    穆子风这一次倒是很绅士,并没有趁机再占她便宜。安澜刚想要给他一个好脸色,就见穆子风的脸色变了。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才要打我啊?”

    好变态的表情,好欠揍的语气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小受+小M????

    安澜囧了,然后又怒了,最后她淡定了……

    “听说国外有很多这种爱好的,没想到你也是其中一个,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啊。穆子风,你放心,我不会歧视你的。”虽然不是同志,但是安澜还是很同志一般的拍了拍穆子风的肩膀,语重心长的,理解万岁的,

    小样,跟老娘斗?

    老娘是谁啊?老娘是斗地主长大的,难道还斗不了你这个资本主义社会的腐败分子啊~~~

    “你这个女人……”穆子风无语了,睚眦必报简直就是为安澜量身定做的,半分亏也不肯吃,他在她眼里都成了什么啊?????

    “确实,我不是男人,所以只能委屈你了……”

    不用再劳烦苍天老人家了,穆子风已经很清安澜对他的定位了——流氓的,吃软饭的,自虐的,小受~……今晚的风确实刮得挺凉的,穆子风如此认为。然后他很人类本能的忽然将安澜抱住了。安澜下意识地挣扎,却觉腰间一紧,灼热的手掌像烙铁一样牢牢抓住了她,炽热的气息扑在她的面门上。

    穆子风俯下身,长腿逼近,低下头狠狠地压住了她的唇。起初只是唇瓣被用力地吸吮摩擦,渐渐地,对方似乎不满足了,开始向里面侵入。因为毫无心理准备,是被穆子风突然袭击的,安澜的牙关根本没有一丝防备,轻易地就被撬开,任人长驱直入。炙热的唇舌不知节制地攻城略地,反复地毫不厌倦地在她楼中肆意狂放地来回扫荡。

    随着唇舌的深入,他们几乎全身上下都紧紧地贴在一起了,可是压迫着她的人却觉得不够似的,更加紧迫地压着她。身后是冰凉的门板,而身前接触他的每一块地方却暗哨版的火热,安澜宛如置身冰山火海之中,前后夹击毫无退路。

    “唔……”

    微微喘息不过来了,本能地想要推开他一点,可是完全没有用,反而引来更加强力的压制,微微昏昏然,眩眩然,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被折断。

    他的气息仿佛通过口腔传到了四肢百骸,抽走了她全身的力气。

    不知过了多久,穆子风才意犹未尽的从战场上退开,蕴满波光的黑眸近在咫尺地凝视她,“我有你就够了。”

    刚被吻过的嘴唇微微的红肿着,安澜很淡定,极其的淡定,她能不淡定吗??

    传说中强吻她遇见了,而且还是两次,实在是很强大!!!

    大家都说她是不吃亏的,而她明显都吃了两次亏,难道还不能讨回来吗?

    能,当然能,绝对能!

    安澜一把勾住穆子风的脖子,牙齿毫不犹豫的磕上了穆子风的嘴唇,见血了,饮血了,华丽丽的,穆子风同学被反攻了!!!

    (作者言:儿啊,你注定是小受的命啊,表怪为娘的不帮你撒,偶尽力~~~~)

    “你吃老娘豆腐,偶就饮你血!”安澜很霸气的一把甩来穆子风,很帅很酷的掉头走人。

    苍天啊,大地啊,刚才那个女人一定不是她~~~~~~~~~安澜很悲情很悲摧的在前面走着,背影很立体,腰杆很挺拔,内在的小灵魂强烈的震动着,扭曲淡定中……

    穆子风摸着鼻子跟在安澜后面,嘴角是掩不住的翘起偷笑中。

    “没关系,我血气方刚,让你喝点,完全没问题。”

    血气方刚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

    安澜一脚踏出去,还没踩稳就被穆子风一句话雷得外焦里嫩了。她一手捂着小心肝,大叹:幸亏今天没有穿高跟鞋啊。

    安澜炯炯有神的回过头,很和谐很圣母的对着穆子风说道:“季先生,你真有爱心。明天我一定带你去献血。”

    她看到穆子风嘴角那个看起来很贱的笑终于……僵了,然后安澜终于圆满了……

    ——————————————————————————————————————————————————————————————————————————————

    某公子:苍天啊,我到底是写的是什么啊?????

    苍天:问乃自己!!!!

    某公子:不了,我已经混沌了……

    苍天:好,今晚吃馄饨!!!!

    某公子:表~~~~~~~偶这混沌米肉的……

    苍天:那你的肉捏????

    某公子:贡献了伟大的感冒病毒……T_T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