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浮巴黎  第六章 爱比不爱更寂寞(2)

章节字数:2682  更新时间:10-03-22 09: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穆子风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两点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今晚情绪太兴奋的缘故,他反而是全无睡意的。心里惦记着安澜,不由自主得就拿出了口袋里的手机,虽然已经猜到这个时候安澜大约已经睡了,可是忍不住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只是简单的一句,你睡了吗。

    短信发过去半晌,手机也是一直没有动静,穆子风自嘲的笑了笑,他居然也有像一个青涩的毛头小子一般,这么大的年纪体验了一把初恋的感觉,恐怕他当年的初恋也没有这待遇。

    这些年,遇见的女人太多,莫说是初恋的感觉,即便是初恋的年纪他也都忘了,只是隐约记得那时候还很年轻,根本不懂什么是爱的年纪。用一句很流行形容,如果当年他的初恋成功的话,孩子都不止能打酱油,还能打游击了。

    从某种程度上讲,穆子风不是一个好男人,他的骨子里有着和安澜一样的飘荡气息。唯一不同的是,他是带着翅膀飞到不同的女人身边,然后又从她们身边飞走,典型上流社会花花公子的做派。

    不过他虽风流,却不下流。他相信每一个女孩都是上帝的礼物,她们不一定值得每个男人爱,但是却都是值得尊重的。所以即便穆子风换女伴的速度恰应了女人如衣服这一句,但每次交往都只是专注在一个女人身上,一脚踏两船的行径至今还不曾有过,否则到如今,肯定早已铁索连舟了。

    不过这一次,有些东西似乎不一样了。

    安澜这个女人,凭良心说,她不是他遇见过最美的,他交往过的女人里比她漂亮多得去了,可是偏偏就只有她勾起了他的兴趣。从没遇见过别的女人似她这般任性,为了恶整他居然敢爬到塞纳河上去;也可以随性的画着属于她的画,那么无与伦比的骄傲着;偶尔矫情的感性一下,会带着孩子般的天真;即便是犯傻的时候,也是傻得那么可爱。

    曾几何时,原来自己已经记下了那么多面的她,好的,坏的,一点一滴落在心头,不知不觉,她是不是也真的走进了自己的心?

    穆子风摸着被狠狠咬过的唇角,呵呵的笑出了声,他完全可以猜想到安澜亲完他之后那恨不得一头撞死的心情,红红的脸蛋,让人就想紧紧抱在怀里独占着。

    可是这个女人不想属于他。

    虽然很不想承认,可是当他说出那句话后,安澜眼里波澜不惊中流露出的疏离之后,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安澜,做我女人吧。”穆子风没有说要安澜做他的女朋友,或者是女伴,而是女人,用的是很土匪的语气,大胆直白,其中的意思怕是连傻子也明白的。

    很显然,这是一场毫无预警的告白,甚至于穆子风而言也是一场突发奇想的作为。安澜很想将事情忽悠过去,可是穆子风脸上难得的认真却是半点都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她抓着门把,若非穆子风倚在那里,她还真有将门甩到他脸上的冲动。

    对于安澜而言,穆子风只是她旅行道路上的一个玩伴而已,他们俩于陌路相逢,在寂寞的异国他乡里给自己找了一个伴,然后一起游玩,一起发疯,在陌生的国度里做一个不一样的自己。当哪一天他倦了,或者她要转站了,他们也是时候分手了。

    从一开始,安澜就知道,穆子风这个男人是个浪子,他玩得起,也很会玩,至少安澜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感觉还是开心的。她以为,他是明白游戏规则的,他们会玩得很好,一直到他们分开。

    可是穆子风越界了,不论因为什么原因,他都已经违反游戏规则了。

    安澜抿着嘴,半天没有说话,可是她眼中表达的意思却是再明白不过的。抛开一切的因素不谈,穆子风也不是那杯合适她的茶,因为他们之间不合适。

    一切尽在不言中,大约就是眼前这个状况了。

    穆子风脸上依旧是笑着的,只是风度的笑着,似嘲似伤,可是那笑意却是半分都没有到达眼底。“安澜,似乎从头到尾你都不曾问过我到底是什么人,哪怕是姓名也是我主动告诉你的,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既然不能逃避,就只能面对。安澜的神色变得有些冷,不是冷厉,只是一种近乎漠然的冷。穆子风这样的男人她见过太多,一出身就是含着金汤匙的二世祖,在蒙着运气好披了一层好皮相,世家子弟的精英式教育将一身皮囊填充的更加光鲜亮丽,再能说会道一些,就会有大把的女子扑上来,争相抢着。在那个圈子里,她见过太多,他们的心理隐约也了解一些。他们早已习惯了来自女人眼中爱慕的眼光,骄傲的犹如一只孔雀,忽然某一天遇见了一个稍微不一样的,就以为是稀罕了,可到最后到手以后才发现,原来不过是如此罢了。

    说到底,还是图一个新鲜,谁又会去管谁的真心呢。

    于此,穆子风也是没有例外的。

    “你我之间不过是萍水相逢的交情,我又何须问太多,正如你也不曾问过我一般,很公平。”

    明人不说暗话,但是有些话也不能说的太明,只要聪明人都能听懂就好。可是安澜似乎忽视了一件事,她凭什么就笃定穆子风对她不曾过问呢,否则他又怎么能在千万人里的异国他乡找到他呢。

    这个男人远远比她想象中要来得不简单。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言毕,穆子风竟呵呵笑出了声。走的时候他还是很有风度的和安澜道了一声晚安。

    安澜一直站在门口看着他消失在楼梯尽头,而他却不曾转过身。静静的掩上门,没有人知道在那个路灯下是否还有一个男人在守望。

    穆子风的那句明白是真的明白了——对于安澜,他只是一个过客,一个随时可以离开的过客,她不需他的停留,更不会为他停留。合则来,不合则散,想不到他一贯对待女人的态度,竟也有今日被反用上身的时候,真当是报应不爽啊。

    穆子风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桌上的那几页薄薄的纸,眼神却是极为专注的,若是仔细看,还能看出他眼中隐忍不发的怒气,尤其是在看到第二页的时候。

    没错,他在调查安澜,薄薄的几页纸,道尽的就是一个人的半身。可以说他卑鄙,但是他更想说那是对安澜的在乎和重视。这个女人太能跑了,一眨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她若是旁人,自然是不关他的事。可是他该死的就在乎那个女人,而且在乎的不可思议,即便是被拒绝了,也还是狠狠的在乎着。

    闭上眼,枕在沙发上,穆子风有些疲惫的揉着太阳穴。他庆幸着自己调查了安澜,这个谜一样的女人,将自己深深的藏在厚茧中,不让人窥伺半分,可是总还是有些蛛丝马迹存在的,最后到底是让他找到了。

    他猜想过诸多的可能,却从来不曾想过,她居然有过那样的过去。

    这一刻,他终是明白了安澜眼中的拒绝,而他被拒绝的心甘情愿。他不在乎会被拒绝多少次,只希望,有那么一天,安澜可以走出那个世界,哪怕只有一次,不再拒绝他。

    穆子风终于困了,就在意识快要接近混沌的时候,常年训练的警觉却忽然亮起了红灯。他没有动,不是不想动,而是已经来不及了。他终究察觉的太晚了。

    当穆子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原本只有他一个的房间里,忽然多了一排清一色黑色西装的男人,房间里的灯光暖暖的打在他们身上,却仍旧掩不住他们身上散发的冷意。

    “穆少,劳烦和我们走一趟吧。”

    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原来所谓的报应不爽有时候也是祸不单行的。

    白色的纸张,飘落在地上,落地无声,如同的这个空荡的房间,连带着人心也空荡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