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浮巴黎  第十章 花开的迷途(1)

章节字数:2641  更新时间:10-03-30 08: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普罗旺斯位于法国南部,从诞生之日起,就谨慎地保守着她的秘密,直到英国人彼得•梅尔的到来,普罗旺斯许久以来独特生活风格的面纱才渐渐揭开。在梅尔的笔下“普罗旺斯”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地域名称,更代表了一种简单无忧、轻松慵懒的生活方式,一种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的闲适意境。如果旅行是为了摆脱生活的桎梏,普罗旺斯会让你忘掉一切。

    整个普罗旺斯地区因极富变化而拥有不同寻常的魅力——天气阴晴不定,暖风和煦,海风狂野,地势跌宕起伏,平原广阔,峰岭险峻,寂寞的峡谷,苍凉的古堡,蜿蜒的山脉和活泼的都会,全都在这片法国的大地上演绎万种风情。7~8月间的熏衣草迎风绽放,浓艳的色彩装饰翠绿的山谷,微微辛辣的香味混合着被晒焦的青草芬芳,交织成法国南部最令人难忘的气息。

    这股自由的色彩蛊惑着艺术家创作的灵感,包括塞尚、凡高、莫奈、毕加索、夏卡尔等人均在普罗旺斯展开艺术生命的新阶段,蔚蓝海岸的享乐主义风气,也吸引了美国作家费兹杰罗、英国作家劳伦斯、法国作家赫胥黎、尼采等人前来朝圣,当然,还囊括了《山居岁月》,将普罗旺斯推向巅峰的彼得•梅尔。普罗旺斯浪漫的色彩,没完没了的艺术也吸引着我们闻风而来。

    从看到陆安泽的那幅画开始,安澜脑子里就对那片美丽的薰衣草花田充满了憧憬,一个晚上她的梦里开满了一片又一片的薰衣草,于是第二天一早,她就毫不犹豫的踏上了去普罗旺斯的旅程。可能是她太冲动了,可是看见史密斯太太递过来的那套她传说中送洗的衣服时候,还有老太太眼里附赠的暧昧眼神时,她除了怒发冲冠之外,只能风萧萧兮奔赴普罗旺斯了。

    安澜去的时候,自然是带上了她家的宝贝画架了。那可是她的心肝,她的宝,没有它的日子里,她简直是比断臂的杨过还要伤感的。

    安澜是个行动派,往好听的方面讲,就是敢作敢为,不拖泥带水,犹豫不决。但是说的难听点就是脑筋缺根弦,完全不考虑后果。但凡是这样的人,上帝都会偶尔给些教训,让人长长记性。一次记不住,那就两次,大约总是有记住的时候。

    而事实上,安澜冲动不是一两年了,但是似乎上帝给的教训一直不是很深刻,所以这次她又挨教训了。当她赶到普罗旺斯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花季要结束的时候了。如果她再早一个月就可以见识到普罗旺斯山区的薰衣草节,不过上帝还算是厚道的,给了她一眯眯的幸运,正好赶上了花田被收割完之前,否则到时候见到的就是一片没有薰衣草的薰衣草花田。

    安澜在那里待了三天,找了当地的一间乡间农庄,脱离喧闹的城市,她狠狠的享受了高尚而简朴的地中海生活,好好地吸一口忘草香,尝一口鲜味芝士,也是人生难得的境界。

    好吃懒做,有闲又有香的生活总是过得像飞毛腿一般的,安澜很想死赖在那里不走了,但是她的计划行程不允许。而且这里的环境太沉溺了,继续住下去她真怕自己会在这里定居下来,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危险了,她冒不起这个风险。

    于是带着这样满足又微微带点惆怅的心情,安澜再次回到了巴黎。没想到刚进门不到三分钟,上帝就再一次给了她惊喜,只不过是惊大于喜罢了。

    “有事吗?”安澜站在门边,她并没有让原真一进门的打算。

    谣言这玩意是很可怕的,尤其是女人间传播的速度,她来这里不是为制造绯闻的,也没有兴趣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安澜眼里的疏离只要是个人都看得出来,看见原真一的时候表情堪堪可以媲美她在她家厨房看到蟑螂的表情,很想拍死,但是又却步不前的模样。

    原真一抿了抿唇,嘴上并没有表示什么,但是脸上的神情似乎又冷了三分,直接开门见山,一径说明来意,“明晚陆老师家里有一场PARTY,他邀请你去。”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安澜暗松了一口气,心里也不知道在紧张什么,随即又有些唾弃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面对着比自己小的小弟弟还紧张。

    安澜低下头斟酌了一下,到底还是顺从了心里的想法。“好,我会去的。明晚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明晚8点,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就这样定了。”原真一说完就转身走了,步伐匆匆,和他的到来一样。

    “有必要这么赶吗?”安澜嘟囔着关上门,都不听她会不会拒绝,果然是帝国主义的强权作风。

    转身走进屋,想着明晚要去陆安泽家里,安澜心里是开心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再见面了,也同时庆幸着她没有醉在普罗旺斯,否则就错过了。

    不过她明晚要穿什么呢?

    晚礼服之类的她可没有,从离开那个家开始,那些代表着过去她光荣历史的战袍也一并留在了历史的灰尘里。安澜蹲在行李箱旁找了半天,一副头大的样子,干脆很不淑女地坐在了地板上,两手撑着下巴,表情是既无奈又颓废。

    到底穿什么好呢?

    她行李箱里的衣服不多,大多都是牛仔裤,休闲外套之类的,穿到party里就显得太随意了,总之对于主人是有些不够尊重的。安澜咬着唇,她一烦,坏习惯就会自然而然的出来,以前某人看不顺眼她这等蹂躏的行为就会亲自过来蹂躏她。

    蹂躏?某人?

    安澜想起来了,她行李箱里似乎还有一件可以穿得出去的,那是她参加毕业典礼前老大送给她的礼物。要不是因为某人太乐衷于蹂躏她,也不至于害得她不能穿原定的那套小礼服去参加毕业典礼。幸亏她和老大俩人的身材差不多,把衣服交换穿也没不成问题。那件衣服于是作为纪念。其实安澜更认为那是她曾经丢脸的证明,被奸诈的老大扣在手里作威胁,而老大这件自然是归了她。

    现在想起来她还是觉得很丢人,不过在正是用衣之际的这时候,她也顾不了这么许多了。

    于是,一锤定音,安澜很行动派的又在箱子里开始翻腾,最后终于从行李箱里拿出的是一件PRADA斜肩真丝白底的小洋装,下摆是绿花百褶裙的样式,采用高腰的设计,精致的银链松松系在那里。

    老五当年说过,安澜这厮就是个披着羊皮的一只狐狸精,别看外表装的和纯真少女似的,但是骨子里的妖劲却是最磨人的。用那帮文艺腔的酸人的话说,十八岁的躯壳里住了一个八十的妖精,身上融合着野性与清纯,稚气和灵气的边缘错位,与prada配合的简直是天衣无缝。

    当年说的人言之凿凿,听的人一笑置之,安澜站在镜子前,身上已经换上了那件小洋装,自己这几年的身材还是一成不变,穿上去和当年也差不了分毫,除了露出的右肩上已经没了那朵活色生香的依兰。

    学画画的,谁不会一点人体彩绘,以前宿舍里也经常玩。安澜的肌肤一直被保养的很好,虽称不上是冰肌但好歹勉强还算是雪肤,白白嫩嫩的让人想咬一口。当年没少招宿舍里那几头狼的垂涎,但是她真正画过的也就那么一次,都是为了遮掩某人留在肩上的痕迹,也算是满足了一下那几头狼的欲望。

    盯着镜子,她努力想在自己身上找到老大口中所谓的妖劲,可是怎么看都已经找不到过去的自己了。

    安澜,你是真的变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