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浮巴黎  第十二章 只是朋友(2)

章节字数:2788  更新时间:10-04-10 0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深深吐了一口气,三分的叹息,七分的松了一口气,果然是人老了,这种风月事处理起来是越来越力不从心了。安澜刚自我调侃一番,却在抬起头的那一瞬间,笑容僵僵的凝在了那里。

    对面那扇门无声的开了起来,安澜看到了一张苍白的脸色,一贯柔婉的眼神里竟是带了三分凌厉,恍如错觉。

    叶惜就那么站在门口,与安澜摇摇对望着,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刚才原真一和安澜的对话,她在屋子里听得一清二楚,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开门将自己从黑暗中暴露出来,可是她就是不甘心。凭什么她就可以这么糟蹋别人的真心,而且还那么理所当然呢。

    “Vivian,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对真一?!”

    叶惜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明知自己这个外人根本就没有资格与安澜吵闹,可是还是止不住口中的话冲出来,温婉的菟丝花姿态不复。

    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顿批,对方还是一副她发指你的神色,安澜再迟钝也明白了,原来自己对屋的菟丝花小姐对原某人似乎颇有遐想,如今正是怀着一颗少女春心的时候,而她偏偏不巧,正好,一不小心就将她误伤了,人家情难以堪也算是应当的。

    安澜自觉今天自己已颇明事理了,放到从前,她是鲜少有这么好脾气的时候,早早就有人替她收拾了,生活果然最是锻炼人啊。但是她也没有必要白白受人家的横眉竖眼,不回击已经是她最大的容忍来了。

    所以安澜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叶惜,看得她脸上开始出现不自在的神色,才缓缓收回了目光,轻轻的道了一声“晚安”。

    关上门,她没有义务也没有心情去看此时的叶惜脸色如何,是青是白都是与她无关的,现在和她有关的正等在她眼前呢。

    安澜颓然的望着刚才还让她两眼放光,一嘴流油的美食,如今却是一桌子的残羹剩菜,犹如被人抛弃的糟糠之妻,委屈而又凌乱的散落在那里,情景真真好不凄凉。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对,竟无端触碰到她丢失好多年的良心,一下子,吃饱喝足的满足心情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一堆积食堵在那里,让人愈发难受起来。

    安澜撇撇嘴,老老实实的蹲在沙发边开始认真仔细的收拾。

    身为一个内外零件设施齐全的女性同胞,安澜堪堪只能称得上是出的厅堂,至于厨房,那就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了。年少时也曾入过厨房,好奇心的代价就是演出了一场火烧大厨房的大戏,生生被罚着饿了一顿以兹教训。

    从那时起,厨房就是她的禁地之一。

    所谓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大约形容的就是她,从小到大,她的一双手就是那么矜贵的保养着,以至到了如今,四海漂泊,身处异乡,她唯一能拿得出的也只是一个看起来似乎能吃的荷包蛋。

    秉持着女子远厨房的至理名言,安澜是很少下厨房的,大多都是吃外面的,这也练就了她一个绝佳觅食的狗鼻子,却不想今日竟然也觅到了祸事。

    会遇见陆烬衍,她始料未及。再接着是原真一的表白,更是如坠云雾,分明是他弹药太猛,她被炸得晕晕乎乎的,却到底还没有到糊涂的份上。

    半个月前,也有一个男人对她说,做我女人吧,可是说完这句话的第二天,那个男人就消失无踪了。而那场告白再想起,就让人觉得可笑了。若是当时她真的接受了,那如今便是可笑复可悲了。

    安澜当初没有接受穆子风,如今自然是更加没有理由接受原真一的。从本质上,他们于她而言,都不过是她在异国他乡认识的陌生人的一个罢了。即便纠葛再三,终只是她漂泊岁月里的一道风景。

    可以欣赏,却不会留恋。

    恰似多情,实则无情,安澜是只愿随风。不是不曾想过停留,而是她早已没了退路。这样的流浪的生活,与其说是随心所欲,倒不如说是自我放逐,用着崭新的记忆去填补过去的伤痕。这种方法也许很傻很愚蠢,可是却是安澜在最狼狈的时候的一颗救命稻草。就如溺水的人遇见浮木一般,四处漂泊已经是安澜生活中的一部分,还有她肩上不离的画架。

    她一天没有放下那个画架,那么她一天也不会停止流浪,同样的,任何男人也都别想走进她的心。残酷的据守着自己的心,安澜不止对别人残酷,对她自己也更加的残酷。

    因为她从来都没打算将自己放过!

    桌上的吃食安澜简略收拾了一番也就草草了事了,都说她不是一个勤劳的女人,自然是不能多指望于她的。看着时间已经快十点了,琢磨着今晚她是不会有什么心情再去做别的事了,索性就早早洗洗睡了。

    也许是因为遇见的烦心事太多,这一夜安澜睡的并不安稳,几可说混乱的。她一整夜都在做梦,一个冗长而充满危险的梦,却又是那么的熟悉,恍如昨日才刚刚发生过而已——

    “你给我再说一遍,你要做什么!”

    凶悍的语气,夹带着暴风雨袭来,似乎连着天色也忽然应景的灰暗起来,却也不上车上男子脸色的阴沉。安澜就坐在副驾驶座上,脸色是苍白的,犹如她今天身上穿着的白色连衣裙。安澜的模样看起来比现在还要年轻一些,眉眼间残留着几分少女的青涩,但是神态间已然有了女子浑然天成的妩媚。

    “够了,我说分手。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给我立刻停车!”安澜硬着声喊道,倔强的强忍着眼中几乎要掉落的泪,隐约泛白的骨节紧紧的握成了捶打在男人身上。

    但是男人却没有听话,而是继续加快了速度,他的脸色也越来越的难看,仿佛只有猛踩油门才能发泄他内心的愤怒

    他们现在开车在上路上,由于安澜的挣扎,一辆保时捷开的歪七扭八,幸好路面上此时没有别的车子,否则非要出车祸不可。

    “你想分手?”男人冷哼一声,带着更多的嘲弄和不屑,天生的霸气此刻显露无疑,“你凭什么会以为,你有和我说分手的权力?!可笑!”

    “这辈子你注定是我的女人。想要离开我,简直是痴心妄想。”

    若说眼前这个是一生浑然天成的霸气,那么安澜身上更多的就是倔强和傲气,面对如此霸道的决定,这反而更加激起了她想要离开的决心。

    “你又以为你是谁?你是神吗?”安澜毫不示弱的反唇相讥,“我也告诉你,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要离开你。用走的不行我就用跑的,双腿跑不动了我就用爬,即便我连爬都不能了我就死。我即便是下地狱,我也不愿再看到你。”

    伤人的话不住的从安澜口中吐出,句句绝情,字字诛心。

    当一个女人真心想要离开一个男人的时候,她是什么话都能说得出口的。尤其是她们张开羽翼,想要保护自己的时候,是可以比刺猬还要尖锐的。

    “好,很好,你敢离开,你就试试看。你跑一尺,我追你一丈,即便是死了,我也追你到地狱。这辈子你都别想跑出我的手心。”

    两人的争执依旧不断,安澜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厉害。她必须下车,如果此时真被他带了过去,她就别想再离开了。认识了这么多年,他的心狠手辣,她比谁都清楚。可是她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男人的铁血手腕竟有一日会用到她的身上。

    眼看着车子飞过直道,只要在过了下一个转弯口就是别墅的范围了,安澜手上的动作就更加的剧烈了。她也不怕男人抓着她的力道早已将自己的手腕弄得青一块紫一块了,理智在这一刻被疯狂取代。

    她不管这样做会不会危险,她只知道,她不能再这么和这个男人走下去了,否则这辈子,毁的不止是他们两个,陪着葬送的还有更多她无法估计的东西。

    一道尖锐的撞击声就这么突如其来的在弯道上刺耳的响起,浓烟不住的升起,一滴血流了出来了,然后是一滴又一滴……

    这一刻,夕阳染红了天际,而她仿佛看见了地狱使者的到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