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浮巴黎  第十三章 爱如空气(2)

章节字数:3089  更新时间:10-04-12 08: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也许是身体太过虚弱的缘故,安澜这一睡就睡到了傍晚,睁开眼睛的时候,开着白色的天花板,还有屋内充斥的消毒水的味道,她竟然也不再那么的深恶痛绝。习惯性得想要去揉眼睛,手还没碰到眼角,就已经被一双修长的手掌握住了。

    原来,真的有人一直在守着她。

    “你这揉眼睛可不是好习惯,容易细菌感染的。”陆烬衍无奈的将安澜的手放回到被子里,“现在感觉怎么样?”

    安澜愣愣得由着他动作作为,脑海里仍旧是一片的懵懵懂懂,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陆烬衍吗?为什么他还会在这里?

    “陆烬衍,你怎么还没走呢?”

    相当没礼貌的一句话,甚至堪称是逐客令,可是由着安澜迷迷茫茫的语调说来,带着三分天真的傻气,反而惹得陆烬衍笑了出来。

    “那我不在这里,还能在哪里啊。”

    “哦。”

    安澜无言,不是不想说什么,而是实在说不出来。从她离开那个地方开始,她就已经不敢奢望在生病难过的时候有个人陪了。记得有一次她发烧到39度,也是一个人跑去医院挂点滴,然后一回到就躲进被窝里哭了。相比那时候,现在的自己是有多幸运啊。

    “陆烬衍,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傻丫头,你现在已经睡醒了,当然没有在做梦。”陆烬衍把手覆在安澜的头上,指尖还真着一丝的冰凉,“现在感觉怎么样?”

    “恩,好像真的不是在做梦呢。”

    陆烬衍发现安澜真的很会逗笑他,而且绝大多数都属于冷笑话耶。

    “安澜,我问的是你身体现在感觉怎么样。至于你的梦,早就醒了。”

    低头,被打击了,安澜两眼看着被单,看着覆在腹部上的被单凹陷下去,才忽然想起,自己似乎已经一天没有进食了。抬起头,安澜终于肯再一次正眼看向陆烬衍了,“我感觉肚子好饿啊,有什么吃的吗?”

    “除了肚子之外,你还有没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

    “其他不重要了,没听过哪个被破腹的肚子会不痛,你还是帮我解决肚子饿的问题吧。”

    (作者言:安澜,你是饿死鬼是不?)

    “我觉得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身体别的地方吧,至于饿的问题就不要再考虑了。”

    “为什么啊?”

    “因为你根本不需要考虑。难道你有听过刚因为急性阑尾炎开了刀的病号能吃东西的吗?”

    “怎么会这样?”安澜瞬间就想激动大呼,可是奈何有心哭嚎,无力喘气,“陆烬衍,你肯定是在耍我,对不对?”

    “我很想回答你是,可惜刚才医生很不巧的告诉我,你要禁食,连白米粥都不能喝。所以你还是趁早认命,接受这个现实吧。”

    “呜呜呜,我不要,我会受不了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安澜很懒惰,能坐着就绝不站着,能躺着就绝不坐着,可是这样一个废柴般的性格,却可以为了一盘自己爱吃的意大利面而走一条街,以此,她其实一个好吃懒做的人,名副其实的,她的好吃排在了懒做之前,视为第一,坚决不可动摇。

    所以让她禁食,真的是和杀了她差不多。

    “这就是你乱吃东西的代价,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尽买那些刺激肠胃的食物,不出事才怪。”

    “拜托,急性阑尾炎和吃的东西有关?而且昨晚你不是也照样吃了一大堆!”安澜极力用眼神表达着心中的鄙视之情,可惜,很显然,效果甚微,至少陆烬衍半点都没有羞愧的感觉。

    “你还好意思提。昨晚差不多七成都是你吃的,和你相比,我正常多了,好不好!”

    额……被人抓住小辫子,再次低头,安澜的气势显然又弱了,“我也只是偶尔而已嘛。可是我要禁食几天啊?”

    陆烬衍摇头,实在是对安澜无奈,“你啊,就乖乖饿一天吧,差不多明天就可以吃了,如果情况一切正常的话。”

    “要一天啊~~~~”幽怨的尾音拖得老长,安澜现在的表情就像是要不到糖的孩子,“陆烬衍,我要补偿,明天一定要给我带好吃的,外面的我不要。”

    “知道了,我的大小姐。”

    不知不觉间,两人之间似乎因为这场病而忽然变得亲近了——

    她可以那么自然地在他面前耍小性子,他可以用那么宠溺的眼神看着她;

    她可以那么理所当然的对他提出要求,他可以那么理直气壮的教训她。

    恍然间,竟然已经有了那么的可以,当安澜发现的时候,彼时,烬衍两字也可以脱口而出了。这个世界真是奇妙啊,此时,她竟然又想起了那个曾经坐在床边的他了。

    今天陆烬衍没有来,安澜早在昨晚就被告知了,他公司上午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而他必须要出席。不过作为补偿,烬衍说,他会给自己一份惊喜。

    不过是不是真的有他说的那么惊喜,安澜也没有多少把握,但心里到底还是有些期待的。

    一上午,她就这样呆呆地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居然有一半是绕着陆烬衍,不得不说生病的时候,安澜不得不承认——生病的时候,寂寞最可怕,可比寂寞更可怕的是习惯。

    陆烬衍,他到底想在她生命中扮演什么角色?安澜看不透,也猜不准。

    一阵敲门声传来,适时地打断了安澜纠结的思绪。

    在医院这种地方,这个时候,一般会敲她门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护士,另一个是陆烬衍。虽然明知道后者今天会很忙,可是安澜还是直觉地认为,门外的那个人不是护士。

    门慢慢地打开了,安澜首先看到的是一双修长的手掌,再然后是一截咖啡色的长袖,蔓延伸展开,是一段文雅和煦的笑弧,这才是真正谦谦君子的笑容。

    这一刻,安澜忽然觉得自己又开始发梦了。

    “陆老师,你怎么了?”

    “我听说你生病了,所以特地来看看你。”陆安泽笑着走过来,顺手将带来的保暖瓶放在病床边,“怎么样,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不愧是父子,问的问题都是那么相似。

    “好多了,唯一不好受的就是第一天要禁食,什么东西都不能吃,那才是难过呢。”

    “呵呵呵,怪不得烬衍要说你好吃如命,看来还是有些由原的。”

    “不会吧,烬衍居然在老师面前讲我的坏话?”

    “坏话倒是说不上,只不过他今天有事,所以特地拜托我过来帮着照顾你罢了。还特地嘱咐了,给你带点吃的东西过来。”

    “真的啊?”

    “东西都带来了,我还能骗你吗。”打开保暖瓶,一阵食物香气飘飘而来,“你现在身体虚弱,肠胃不易消化,所以我特地熬了南瓜粥带给你喝。”

    “陆老师,谢谢你。”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细数过往,竟没有一个人曾经真正单纯地为她熬过粥。

    “客气什么呢,冲你一句陆老师,我这粥也熬得不算委屈。”陆安泽慢慢的从瓶子里的倒出来,盛放好。

    “那我如果再名正言顺的喊你陆老师,是不是你还会给我做更多的东西呢?”

    也许是气愤太融洽,也许是陆安泽太亲切,安澜不知不觉就将话说了出来。一说出口的时候是有些后悔,但接下来更多的期待。

    放下手中的碗,陆安泽的脸上是难得一见的严肃和认真,“你真的想好了吗?”

    明人目前不说暗话,陆安泽当然是聪明人,安澜刚才话中的意思他岂会听不懂。固然,他是欣赏安澜的,可也不是那么随随便便就答应的。

    “老师,我想好好向你学画。”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话已出口,安澜就不会半途而废。

    “学画需要定性,可是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四处流浪。这两者间的冲突,你想好了吗?”

    “老师,我无法向你保证,我会一直留在巴黎。但是我会留在巴黎一段时间,没有你的认可,短时间内我是不会离开的。”

    这已经是安澜最大的诚意,她是在拿着自己的自由做豪赌,如果输了,那么之前她所有的努力必然是前功尽弃了。

    陆安泽沉默着,他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安澜,看得她好不心忧。或许是安澜脸上的表情太过诚惶诚恐,他忽然笑了。

    “没想到探一次病,居然多了一个学生,看来这趟,收获不浅呢。”

    此话一出,分明是已经间接答应了。

    安澜兴奋得就要坐起来,身子才微微一向倾,就痛得眼睛眉毛全皱在了一起。

    “小心些,伤口再裂开了就不好了。”无奈的将安澜的身子平放回去,陆安泽忽然有些明白自家儿子昨晚苦笑的含义了。“你就别乱动了,待会我来喂你喝粥。”

    “中国拜师的习俗都是徒弟向师父敬茶,没想到今日我们竟如此别开生面,正好反了过来。”

    轻轻吹着碗中的白粥,慢慢送进安澜口中,陆安泽脸上是一片平和的温暖。

    “我记得中国还有一句古话,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做父亲的照顾女儿自然是理所当然,放在我们身上也是合情合理。”

    “是啊,有陆老师这样的父亲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