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浮巴黎  第十四章 光明的归路(2)

章节字数:2688  更新时间:10-04-16 10: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陆烬衍下班来看安澜的时候,病房里已经没有陆安泽的身影了。

    大约是下午两点左右,陆安泽就因为还有事情要办而走了,临走的时候,还细心嘱咐了安澜一些生活避忌。安澜倒也老实,竟是一句句都听进了心里。

    原来这就是家人的感觉啊,一个下午她就一个人躺在那里,重复温习着家人的感觉——暖暖的,柔柔的,让人忍不住沉醉,无端的,嘴角的笑靥就再也收不住了。

    法国,她想,她的决定是正确的,能继续留在这里真好。

    当陆烬衍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安澜一副恬静微笑的模样。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笑,却没有一次如眼前这般带着真心。恐怕连她都不知道,她是多么适合微笑,当她笑得时候,眼睛里闪闪亮亮的,是那么的美丽。

    不只是漂亮,而是美丽。漂亮只是皮相的包装,但是美丽却是从心散发出来的,任何人都会被这种美丽的打动的。

    陆烬衍收起眼中的惊艳,一如往常的口吻,“怎么样,今天还痛吗?”

    “嗯,还多了。”安澜心情不错,看见陆烬衍,脸上还是带着笑意,“你今天的惊喜我很喜欢。”

    “你指的是哪方面?”见她气色不错,陆烬衍也是好心情的陪着她说笑,“是指粥呢,还是给你送粥的人?”

    “两者都是。”

    “总有一个比较喜欢的吧,你是更喜欢人呢,还是粥?”陆烬衍穷追猛打,非得逼着安澜说出一个所以然来不可。

    安澜笑睨了他一眼,真是打破沙锅问到底啊。“有粥喝我很惊喜,给我送粥喝的人是陆老师我更惊喜,这样你满意了吧。”

    “不满意,非常不满意。”

    “你不满意什么?”

    “没想到我父亲居然比我还受欢迎。”

    “我刚才比的是粥,你又来凑什么热闹啊?”安澜开始相信幼稚其实和你年龄无关的,这点充分在陆大神身上表现出来了。

    “之前你吃东西的时候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吃一口你都不乐意。现在我父亲来了,哪怕是他不带粥,你也是惊喜的。这差别待遇也太大了。”

    这种事都能计较??陆烬衍真有你的。

    安澜一副受不了的神情看着眼前状似唉声叹气的男人,“陆烬衍,其实你父亲还不是很了解你。”

    “什么意思?”

    他们俩的对话咋那么风马牛不相及啊。

    “你父亲说,你长大了变得和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可是我怎么觉得你还是和小孩子一样幼稚呢。”之前在言语上被陆烬衍制的那么惨,安澜终于有一种反败为胜的感觉了。

    当然,这不叫幼稚,这叫一报还一报,女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父亲到底和你说了什么?”陆烬衍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早上他说要来看安澜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妥,分明有人出卖了他什么。

    “额……让我想想,你父亲都说了什么呢。”难得陆烬衍也有这样的表情,安澜看得实在是赏心悦目啊。“他说啊,某人小时候很恐高的,因为这个原因他还被别的小孩子笑话,后来就天天往楼顶去装跳楼……还有什么呢?……哦,对了,他还说,某人小时候闻画色变,看到他父亲就巴不得躲得远远的。你说某人可不可爱啊?”

    安澜笑看着他,揭某人的老底的感觉果然是好到不行啊。看着对面陆烬衍囧囧的表情,她就想放声大笑。奈何身体零件不允许,她只得努力的憋着,都快内外皆伤了。

    与其说是被人揭底的尴尬,陆烬衍的心情倒不如是欣慰。只要能逗她开心,他是完全不介意那个笑料是自己的。但是他面上的表情还是装的相当怨念的。“才一个下午的功夫,我父亲就把我卖了。说,你到底是怎么收买他了。”

    “哼,我哪用得着收买。陆老师已经答应教我画画了,他就是我师父了。师父对徒弟亲近,难道还不应该吗?”小人得志,小人得志,她终于也有这一天啊。

    “你的意思是说,你要留在法国?”陆烬衍直接跳过她学画的事情,而是想到了另一层更加重要的事情。

    “嗯,我留在法国的时间会比较长。”

    安澜没有直接说是,而是说会在这里的时候比较长,言下之意,她总有一天还是要离开的。不知道精明如陆烬衍不知道是刻意忽略了还是真的没有注意到,反映在他脸上的神情却是一直在笑着的。

    “那你还是继续住在你之前租的公寓?”

    “是啊,不住那里,难不成我去睡大马路吗。”

    “我父亲的爱徒能睡大马路吗,说出去多丢人啊。”

    “睡大马路上的人多了去了,陆先生,你这可是人格歧视哦。”

    “不,我尊重世上所有的生物,包括动物界的和植物界的。我只觉得你睡大马路丢我们老陆家的脸而已。”陆烬衍煞有其事的说着,脸上神情兼备,可见其毒舌功力。

    “陆~~~烬衍~~~~”她现在非常有咬人的冲动,而对面那只笑得很欠揍的就是个很合适的,安澜眯着眼着看陆烬衍那副道貌岸然的嘴脸,唇边的笑分明是藏着刀子的,“原来你不学画就是因为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肯定没那天赋,怎么学也是白搭,所以免得为了丢你们老陆家的脸才不学的啊。”

    斗嘴的经验告诉大家,当你已经被人斗得七孔流血的时候,只要你能找到一个点,你就能反

    败为胜。看着陆烬衍瞬间僵硬的微笑,安澜就知道她再一次成功了。

    “我回家一定要问我父亲一个问题。”

    “啥?”

    “到底是一个新收的学生亲,还是我这个做了他快三十年的儿子亲,居然就这样把我卖了。”

    安澜感慨似得点头表示附和,颇有同情的意味眼神看着他,“其实吧,我觉得问题的关键还是你做人太失败。”

    ……

    “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吗,安澜小姐?”

    “好吧,我忘了。”安澜老实认错,至于其中到底有多少的诚意,看着她带着笑意就知道了。

    “敢情是我识人不清,竟生生折在你手里了。”

    陆烬衍佯装哀怨,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又一次逗乐了安澜。

    “你哪里学来这么一口半生不熟的京片子啊?”

    “怎么会,我朋友教我的可是地道的北京话。”

    “他们也许教的地道,可是被你这么一说就变味了。”

    “难不成你也会?”

    “我当然会,我可是……中国人。”

    “中国地方大了去,难道你是北京长大的吗?

    “不是……我小时候住在江南。”

    “江南很漂亮吗?以前学中文的时候我还看了一些诗词,里面就有一句,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真的是这样吗?”

    “嗯,江南很美。我还记得那里有小桥,小桥下流水,水中央有船,船上还有人。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东西都应该已经没了。”安澜有些遗憾地说道。

    “只要你还记得他们,那么那些美好就不会消失。”

    陆烬衍握起安澜,两个人的手交握在一起,竟是十分的和谐。

    “嗯,我会记住的。如果有一天我忘了,我的画也会提醒我的。”

    “这么多画你能永远都能带在身上吗?”为什么不试着停下来,再漂泊的小船也有靠岸的时候,而你难道就不能找一个港湾永远停下来吗?

    可惜陆烬衍的心意安澜不懂,她的心意坚定的让她忽略了太多的东西。

    “会,我会永远带着他们。我想好了,如果我以后死了,就让我所有的画为我陪葬。这样才是真正的生死不离。”因为他们都是她的回忆啊,是她曾经为自己活过的证明。

    “胡说什么,在医院说死也太不吉利了。”他不喜欢安澜说这些生死的话题,尤其是当她说到死那个字脸上的表情更是让他没来由的觉得害怕。这个女孩的身上带了太多的秘密,而他却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走进了这座迷宫。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